官策

第506章 要梅开几度?

第五百零六章 要梅开几度?

风平浪静!

房间中只有汗水和香水交织在一起的味道,很淡,但却很清晰。

金璐像一只猫一般蜷缩在陈京的怀中,她的脸紧紧的贴着金璐的胸膛,嘴中轻轻的低语。

她在诉说这几年自己的故事,在说这几年自己的相思之苦,在说这几年她所经历的一切的一切。

陈京头枕得很高,尽情的享受着做|爱**过后那一支烟的舒坦滋味,他没有去听金璐说的那些东西。

金璐为什么姓欧,金璐经历过多少事儿,金璐拥有什么样的资源和背景,这一切的一切,他都不想去深究。

也许很多都不一样,但是现在,这一刻,偎在自己怀中的这个女人的味道,一如当年那般,这一点竟然没有丝毫的变化,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的女人!

陈京咬了咬嘴唇,他轻轻的用了一点力,将金璐搂紧了一点,他这一刻心中明白,自己怀中的人儿,就是自己的女人啊!

温存过后,两人起身到浴室。

金璐很温柔的给陈京洗身子,两人**相对,浴室里面雾气弥漫,有时候挤在一起,肌肤相亲,陈京心中又有些躁动了。

金璐脸微微发红,眼睛盯着陈京的下面,啐了一口道:“这小家伙有些坏!”

陈京笑道:“不是坏,它是馋呢!没有让它饱,它就不听话!”

金璐脸变得通红,嗔瞪了陈京一眼,道:“德行!”

陈京嘿嘿一笑,金璐却忽然抬起头来到:“你真还行?”

陈京愣了一下,金璐迅速扭过头去。

陈京眼睛盯着她耳际的那一抹嫣红,还有胸前那傲人挺拔的双峰,他身子猛然贴上去,将她抱了起来。

金璐惊呼一声,眼睛盯着陈京,似乎要滴出水来。

新的环境,新的战场,两人就地缠在了一起,经历了刚才的狂风暴雨、摧枯拉朽一边倒的战争。

这一次两人开始了持久战。

陈京是深入浅出,金璐是欲拒还迎,两人的姿势不断的变换,交互掌握战场主动。

这一次,两人是真正的沉浸在了性|爱的海洋,如痴如醉。

男女之间,相思之苦,又有什么时候比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更能释放?

“京……我……我不行了!”终于,金璐先举白旗,尖呼了一声,便是丢盔弃甲。

而陈京则喘着粗气,进行了最后一轮生猛的冲锋,终于也是一泻如注……

重新打扫战场,重新清洗干净,重新进入被窝!

金璐格格笑道:“老公,你今天真生猛,弄得我有些吃不消……”

陈京愣了愣,对金璐的这个称呼有些吃惊,金璐自己却浑然不觉,过了一会儿,她又道:“刚才你很生我的气是不是?你放心,我这次回来也算是初进楚城,是不会赶尽杀绝的,楚城酒店集团的事情我会收手!”

她抬头白了陈京一眼,娇声笑道:“我怎么敢跟我老公作对?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呢!”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一语不发,过了一会儿,他道:“璐啊,楚江不是香港,楚江也不是岭南。作为内地的省,有些规则和外面并不一样,你呀,还真以为就靠外面的那些套路,就能够解决楚江的问题?”

金璐眉头一挑,道:“这话什么意思?我洗耳恭听,你的意思是我在针对楚城酒店集团的问题上做得不对?”

陈京冷冷的哼了一声,道:“你做得对!只是你继续做下去,你欧朗在楚江的生意都得全葬送在你的手中!”

金璐吃了一惊,一下从**竖起来盯着陈京。

陈京道:“怎么了?你不信?”

陈京指了指茶几,道:“那个公文包第二层,里面有个材料,你自己去看看吧!”

金璐从**爬起来,从茶几上拿过公文包,按照陈京的指点,将一份用A4纸打印的材料拿出来,她一页页的翻开仔细看,渐渐的,脸色开始变白了……

他怔怔的看着陈京,道:“老公……你这……你这……”

陈京冷笑道:“你欧朗酒店集团勾结楚城酒店集团高管,涉嫌侵吞国有资产,这个材料一共涉及四个人,以韩强为首。你们之间所有的邮件往来,都在这个材料中,你仔细看看……”

金璐道:“你……你这是断章取义,我哪里指使过韩强贪污行贿?还有,这四个人竟然贪污了这么多钱,我……我可从来没指使过他们!”

陈京冷声道:“谁证明你没指使过他们?他们都是被你收买的人,他们趁火打劫,把国资据为己有,你自己去到法庭向法官解释,说你对这一切都不知情!你看法官他怎么判决!”

金璐一屁股坐在**,额头上的汗珠沁了出来,咬牙切齿的道:“这几个贪得无厌的家伙,他们这是坑我,他们这是要我命!”

陈京脸色一正,严肃的道:“自己做事情不到位,就把责任推在别人身上?你看看你那些做派,漏洞百出,还自以为高明洋洋得意,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欧朗大中华区总裁的!”

金璐撅嘴嘴巴,有些委屈的道:“我只是……只是没考虑到用人不当嘛!我……我其实做法……”

她顿了顿,忽然眉头一挑,道:“不对啊,老公!这事不对,既然我有那么多漏洞,那高寿山是吃素的?哎呀,你没看见高寿山那天在我面前那副求爹爹、拜奶奶的可怜样。

说句实在话,他年纪比我大那么多,我都看得有些不忍心了!

他高寿山如果真能把握住这么多信息,他还不反过手来置我于死地?”

陈京脸色变了变,竟然无言以对。

金璐立刻跳了起来,刚才的沮丧一扫而空,她格格笑道:“我就说嘛!也只有我老公才有这般本事,一下就识破了我的罩门,你看看你这下给捅出去,非得要了我的命不可。”

她钻入被窝,将文件拿在手中,狠劲的吻了吻陈京的脸颊,道:

“老公厉害,小女子甘拜下风,以后我再也不敢跟你掰腕子了,还求你高抬贵手,饶我一命!”

陈京笑了笑,这材料他弄出来也就没想过要用,只是陈京的习惯是喜欢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他才搞了这个材料。

高寿山这个人,狡猾透顶,不让这家伙吃吃苦头,陈京岂能甘心?

陈京才不想真正的动手去解决楚城酒店集团的问题呢,他已经给高寿山规定了动作,他就只需在后面拿着鞭子将高寿山往前赶,一切自然就是水到渠成。

现在既然欧朗那边是金璐当家,现在两人关系又成这样了,这个东西就更用不上了。

要不是金璐太嚣张,再加上陈京搞这些东西也的确是耗费了精力,单单是和韩强谈话,撬开这家伙的嘴,他都是绞尽脑汁,想尽了办法的,好不容易弄出的东西用不了,陈京心中也觉得不爽。

综合这些因素,陈京才把这东西让金璐看看,免得她自高自大,小视了楚江的人物,今后栽大跟头。

金璐却有些没心没肺,她翻看着材料,一会儿点头娇笑,一会儿她戳了戳陈京的额头道:“老公,你看你这招,太阴损了!你这招使出来,是让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还有啊,还有这个,你分明是混淆黑白,却是如此有理有据,这让我防不胜防啊。

如果我往前迈一步,恰恰就中了你的圈套,你乘势搂草打兔子反击,我立马就站不住脚了……”

陈京无奈的笑了笑,仰躺在**,两轮战斗的消耗,两夜的睡眠不足,此时的他已经筋疲力竭了。

身边的女人娇声说话,陈京心中觉得从未有过的放松和温馨,渐渐的困意袭来,就这样进入了梦乡……

清晨起床,身边的佳人早已芳踪杳无,唯留下淡淡的余温和余香。

床头上一张小纸片,上面字迹娟秀:

“京,你睡着的样子永远都看不够,真的很迷人、很性感!我去工作去了,今晚我还要看哦!”

转一行,又有:

“有一件事,你的未婚妻我见过了,很漂亮、很强大,老公你的眼光很毒啊,佩服!佩服!”

陈京怔怔的看着这一行字,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总觉得自己胸口被什么堵住了,那种荒诞、脸红、愧疚、无奈等等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那种感觉说不出来。

“叮,叮!”桌上的电话响起,陈京一下回过神来抓起电话。

“陈处!还没起床吧?”闫刚的声音响起。

陈京含糊的应了一声,道:“马上,马上啊!是不是今天考察有什么变动?”

闫刚嘿嘿的笑了笑,道:“没有变动,只是高部指示,说你要用人!让我们考察组的人先让你挑,挑过后剩下的就去按照日程调研,你挑中的人听你指挥!”

闫刚顿了顿,道:“所以啊,你不起床,我们也没法工作,高部都要等你的动作呢!”

陈京一下从**竖起来,心中只想骂娘。

这个高卫,给自己戴这么大一顶高帽子,还不是就想让自己给他把事儿摆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