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07章 庸州计书记!

第五百零七章 庸州计书记!

庸州市委,今天市委大院的气氛明显有些压抑。

因为今天市委书记计小平很早就上班,有人看见计书记脸色很阴沉,书记脸色阴沉,下面的人敢不战战兢兢?这一来,整个大院里面的气氛就压抑了!

很快,又有人看到组织部长关前进往书记办公室赶,久久不见出来。

组织部长向书记汇报工作,汇报的自然是组织人事问题。

现在恰好省委组织部又在庸州视察调研,这是否意味着庸州市在人事上又有新的调整?

不管是哪一级党政机关,人事问题都是相当敏感的问题,涉及到这个问题,没有一个人会淡定,也没有一个人敢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明显的情绪,正面的负面的都可能落下把柄。

在这样的时候,唯一正确的做法就是低调,就是夹着尾巴不显山露水。

关前进和计小平相对而坐,计小平好书法,但不是很精通,他的办公室挂着一幅字,上书:“廉洁自律”四个字。

这四个字是他手书的,字体来看,端庄方正,应该是临摹颜体多宝塔碑所掌握的一点风骨,但也就是一点点,格局和气象和颜体都差得有些远,所以行家看上去,总觉得有些突兀。

计小平好书法,庸州一带这方面的氛围就很浓,庸州年年都有书法大赛,连续三年都有知名书法家到庸州搞书画展,而庸州市委和市政府也把艺术当做了市里的一张名片。

计小平这几年正在制定一个大计划,那就是要在文化方面大做文章,要真正的把庸州建成中原书画之乡。

而计小平的这种奔劳,也让他得到了中国书法协会荣誉会员的尊荣。

在共和国的体制内面,荣誉这个东西总是运用很妙。

有些名人喜欢下棋,水平不高,但是影响力大,棋院便授予其荣誉段位。

还有些人,喜欢舞文弄墨,但是水平不高,也没有什么著作,作协就给个荣誉会员的称号。

计小平就是这种情况,有了这个荣誉会员的称号,在庸州一带就有人追捧他,他也似乎对这一块真的很自信,最喜欢就是到处题字。

庸州最知名的一家特色餐馆,庸澧人家,门前的招牌就是计小平提的字。

而在政府基础建设方面,庸州火车站、汽车站、庸州几所中小学,都是计小平题的字,民间有人取笑计小平,说他是题字书记。

计小平的办公桌上永远都有砚台和毛笔等文房四宝,而他思考问题,琢磨问题的时候,就拿着毛笔写字,有时候一篇字写完,他就能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而他的政敌嫉恨他,就说计小平不是写的字,写的是阴谋诡计,所以才一辈子都学字不成。

关前进进计小平房间的时候,计小平就在写字。

关前进就站在一旁静静的观看,待到一篇字写完,计小平才招呼他坐下。

秘书过来给关前进上了茶水,计小平便道:“怎么样啊,前进,昨天晚上你跟那个陈处长谈得如何?”

关前进摇摇头道:“书记,一毛不拔啊,这些老机关,滑溜得很,我才刚开口,就被他用话封死了,我一个字都不好提啊!”

计小平哼了哼,道:“这个人可不是老机关,他是伍大鸣的得意门生,当过伍大鸣的秘书,而且还在下面干过书记,别看他年纪轻,经历不少,你呀,没弄清楚对方的情况就一头撞进去,能有收获?”

关前进忙道:“这我疏忽了!我在这方面没法和书记比啊!”

计小平冷冷的笑了笑,道:“我比你强不了多少,昨天和高卫谈也是不欢而散。这个高卫啊,看上去文质彬彬,其实骨子里面狠得不得了。他来我们庸州出了洋相,看来,这一次他是真的要在咱们这里弄一点事儿出来才肯收手。”

关前进一笑,道:“他能弄什么事儿?庸州在您的掌控之下,他想弄事儿也弄不了啊!”

计小平一语不发,沉吟了一会儿,他道:“国桥那边周策华是个蠢货,你道他在干什么?他在整顿林业,严查木材违规禁运,他还以为高卫去那边是考察他们林业去的呢!”

关前进摇摇头,道:“周策华终究待在国桥的时间长了,眼睛天天就只盯自己头顶上巴掌大一块天,是时候让他动一动了!”

计小平摇头,道:“不急!高卫这个人不可轻视,他这样的人最是不按常规出牌!他心中想什么,我们根本不知道,这就是问题啊!”

“他还能想什么?他还想和您谈话,把您调走不成?他恐怕还没这么大的能量吧?”关前进笑道。

计小平没有回答关前进的话,抓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道:“是肖青吗?你过来一下!”

市委秘书长肖青一路小跑过来,他推门一看关前进在,似乎有些意外,他道:“关部长,刚才省委组织部高部长一行去党校视察,您……您没陪同?”

关前进一愣,道:“他们去党校吗?不是去海州区吗?这个高部长,还真是变化快吧!”

“坐,坐!你现在去也赶不上了,他喜欢搞突然袭击就让他搞吧,我们庸州组织工作难道还经不起考验?”计小平压压手道。

他看向肖青道:“老肖,什么情况?都去党校了吗?”

肖青道:“不是,还有三个人没去,刚才干监处陈处长通知我,说他要逐一跟我们市相关领导谈话,要对伟全同志的问题进行调查!”

“他谈话?”关前进吃惊的道:“不行,我得跟许爱国打个电话,现在伟全同志在组织考察期间……”

“打什么电话?高卫安排陈京负责这事这是明摆的事情,谈话就让他谈!我们一定要全力维护伟全同志,不能够让他在这件事上翻跟头。”计小平道。

他转头向肖青道:“你安排一下,就在我们会议室搞一个地方,布置得正规一些,严肃一些……”

“是!”肖青道。

计小平摆摆手,道:“行了,行了!都去忙吧,老肖你的工作就是要紧盯这件事情,一定要给陈京留个好印象,随时准备迎接他过来!”

计小平说完这话,又拿起了毛笔开始在桌上铺着的洁白宣纸上挥毫疾书了。

关前进和肖青两人出去,他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似乎完全沉浸在了书法的世界中。

中午吃饭的当口,计小平给肖青打电话问陈京来了没有,怎么安排的。

肖青在电话中有些急躁,道:“哪里来啊!这个陈处长,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是在搞什么鬼,你说他们不是故弄玄虚吧?”

计小平皱了皱眉头,道:“你去酒店看看,我跟你讲了,让你紧盯这件事,怎么就没搞清楚他们的动向?”

肖青在电话那头不敢做声。

他是做足了准备,可是陈京却根本没有下文,他哪里想到陈京可能还有其他的动作?

庸州国际酒店。

闫刚和冯皑两人就是陈京点的兵,他们两人留下听陈京安排,其余的人都陪同高部长去视察调研。

可是陈京等高部长一行走后,他却跟两人下了命令:“睡觉!”

这个命令让两人面面相觑,而陈京却回到房间,蒙着头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闫刚和冯皑两人待在酒店是百无聊赖,两人又不敢去将陈京叫醒,就只能是待在房间干无聊。

终于,在吃午饭的时候,陈京睡眼惺忪的出门了,闫刚和冯皑两人一听到开门声,马上跑过来,闫刚道:

“陈处长哎,你可是让我和冯处两人无聊死了!我们现在是临时调查组,肩上的担子可不轻,你说高部长他们在外面辛苦劳累,我们却窝在酒店睡大觉,高部长回来会怎么看?”

陈京道:“好你个闫主任,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陪高部跑一趟国桥试试看?两天不睡觉了,不休息好怎么工作?”

闫刚愕然,冯皑在一旁道:“闫主任,你就不要皇帝不急太监急了,你没看咱们陈处已经是胸有成竹了吗?这一次调查,陈处是领导,你我是陈处手下的兵,只听调遣就行了!”

闫刚死得快,活得也快,忙道:“哎呀,你看我这脑袋,还是冯处年轻,脑子灵活,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对,你我就唯陈处马首是瞻!”

陈京瞪了闫刚一眼,正要说话,他一眼就看见前面拐角处庸州市委秘书长肖青驾临了。

他忙伸出手来,老远便道: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肖秘书长,本来想着上午过市委,可是我这两天没休息好,实在是疲劳扛不住,就准备休息一会儿,没想到这一睡觉就睡到了中午了!”

肖青和陈京握手,道:“休息是应该的,休息是应该的,还好我过来没打扰你休息!”

他心中却嘀咕,他早听闻组织部陈京是个难缠的角色,可是这一睡觉睡到中午过,看他那睡眼蓬松的模样,还真没撒谎,这究竟是干什么事儿?

害得自己一上午干工作都挂在这事儿上,总是心里不停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