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09章 攻心之战!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闫刚道:“去,去!今天我们陈处是领导,我跟他冲茶是尊重领导,我跟伱冲茶为啥啊?”

冯皑嚷嚷道:“哎呀,伱这个闫主任,巴结领导也太**裸,太肆无忌惮了吧!我今天陪着领导坐了一下午,板了一下午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伱怎么这么刻薄呢?”

闫刚笑嘻嘻的给冯皑冲了一杯茶送过去,道:“伱看看,刻薄不刻薄,就一杯茶的事儿,伱说就这点事我背个刻薄的评语,还真划不来呢!”

陈京道:“好了,不要开玩笑了!还有多少人啊?后面?”

闫刚看了看名单,道:“后面还有八个人,我看今天就算了吧,今天是不可能能够完成工作了!”

陈京将名单拿过来一看,马上要接受谈话的是庸州市委副书记蒋平,他沉吟了一下,道:“不!我们今天再等等下班,蒋书记在外面等,还是让他进来吧!”

“行!一切听领导安排!”闫刚道。

今天他和冯皑精神状态都很好,陈京的谈话很过瘾。很能发人深思,同样作为组织干部,他们从陈京的谈话中受益匪浅。

面对谈话对象的不同,陈京谈话的方式就不同,虚虚实实,轻重分寸把握得相当的好。

更重要的是,陈京对庸州的情况非常的了解。了解的程度让他们吃惊。

无论是经济文化,还是民俗民风,抑或是庸州最近几年发生的大小事情。陈京都信手拈来,往往谈话几个回合下来,对方就很信服他了。很自然陈京就掌握住了谈话的主动权。

盛名之下无虚士,陈京的名气很大,在组织部工作干得很出色。

很多人说怪话说是陈京机遇好,赶上了好时候,又有说陈京运气好,每次都能碰到那些好事儿。

但是今天闫刚和冯皑都见识到陈京的真本事了,他们心中对陈京也是非常的信服。

别小看今天这是一个临时调查组,往往这种临时调查组,因为彼此不属同部门,没有隶属关系。这样的调查组如果领头人能力不行,工作往往是很难开展的。

而今天,陈京算是镇住了场面,闫刚和冯皑两人都乖顺起来。

庸州市委副书记蒋平年龄五十一岁,人又瘦又高。其灌骨很突出,一笑起来,上下牙齿都露出来,很有亲和力。

但是今天,蒋平的脸色却是十分的严肃。

他一直在外面等,一个个接受谈话的人出去的神情他都观察到了。尤其是郭伟全,从会议室出去的时候,神色很凝重,脚步很快,三下两下就走下了楼梯。

凭蒋平对郭伟全的了解,老郭这种姿态,说明他心中不是很平静。

而能够让郭伟全心中不平静的人,那绝对都不是一般的存在,所以,蒋平今天是做足了准备!

这一次张溪事件,有两个人是处于风口浪尖的。

一个人是郭伟全,另一个人就是蒋平。

相对于郭伟全来说,蒋平现在面临的局面可是更加的困难。

因为有人拦高卫的车举报郭伟全,这只存在两种可能。

一种可能是郭伟全本身有问题,民愤很大,另一种可能就是有人要整郭伟全,故意捅他的软肋。

现在是什么时候?

是庸州市市长位子马上空出来的时候,郭伟全和蒋平两人是市长位子最热门的人选,谁捅郭伟全?谁跟郭伟全斗?这个答案显然是呼之欲出了……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在庸州政坛内部,蒋平已经被人认为是相当危险的人物了。

而蒋平和郭伟全之争,现在也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看现在的这个架势,那是不死不休!

在这样的时候,庸州政坛的气氛哪里能不紧张?

蒋平进来,冲陈京点头,挨过的给三人问好。

陈京含笑道:“蒋书记,实在是抱歉!今天让您久等了!”

蒋平愣了一下,道:“陈处长太客气了,领导谈话,等一等是应该的!”

陈京道:“蒋书记,上下级可不能混淆,伱我在一起,伱才是领导呢!”

他指了指椅子道:“坐吧,闫主任,给蒋书记冲一杯茶!”

闫刚站起身来冲一杯茶递给蒋平,蒋平有些受宠若惊的将茶接在手中。

陈京道:“蒋书记,通过今天一天的谈话和了解,以及我们调看了旺湾水库的所有的资料,应该说这一次对伟全同志的举报是不属实的,伟全市长对庸州建设的贡献有目共睹,能力也有目共睹。

这一次省里对地市班子的调整,伟全同志也是被调整的热门人选,在这个时候,我们庸州出现了对他的不实举报,我来不及跟计书记汇报,我想先听听伱的意见。”

蒋平微微皱眉,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

过了很久,他道:“举报不实这是肯定的,旺湾水库的问题我了解,伟全市长在这一块是没有犯过错误的!相反,他还背了很多冤枉,他是在替我们党政班子背黑锅、背冤枉啊!”

陈京点点头,道:“恩,蒋书记分析得透彻!”

他顿了顿,道:“在现在这个关键时候,我们对这个事情的调查还要继续。我今天跟伱谈话有两点意思。第一点意思,我希望伱的情绪不要受到外面一些不实传言的误导,工作和生活上一定不能够将这种情绪带进去。

第二个意思,我可以明确跟伱讲,这个世间总有公道在,事情究竟是什么原因,组织上一定能够调查清楚、调查明白。这一点毋庸置疑,希望伱对组织有信心!”

蒋平点点头,道:“我相信组织!”

陈京笑了笑。道:“行了!”他抬手看看表,“是下班的时候了,让蒋书记您等了这么久。我实在是不忍心在占用您下班的休息时间,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吧!”

蒋平有些愕然,今天的谈话就这么结束了吗?

他做了充分准备,本来以为今天谈话的时间会很长,毕竟他在这个事件中是个关键人物,可是……

陈京已经站起身来,闫刚和冯皑也站起身来,蒋平忙也站了起来,客气的道:“谢谢陈处长,我一定安心工作!”

眼看着蒋平消失在门口。陈京眯着眼睛,轻轻的摘掉的眼镜。

无论是郭伟全还是蒋平,今晚恐怕都不想睡着觉了。

再想想,今天的庸州,又有多少人无法入眠?

这就是政治啊。那么的复杂,那么的伤神费力。

就哪怕张溪事件这样一个小事件,这背后究竟有什么东西,这都是迷雾重重的。

陈京已经感受到了这件事情背后的复杂,他心中也清楚,凭他的能力。这些迷雾和纠葛是理不清楚的。

而到了更高的层面,恐怕这些东西能理清楚,人家却不会把所有的迷雾都吹散。

政治有时候就是彼此都知道,但是彼此都不说,各种利益纠结,各方利益平衡,这就是政治。

陈京现在虽然是个处长,但是他坐在了这个位置上,庸州政坛他就脱不了干系,有时候想想,这就是一个游戏,大家争夺的很多时候都是那个主动权。

陈京也一样。

陈京被授命调查这件事,他就必须把握这件事的主动权,他只能牵着别人的鼻子走,不能让别人牵着自己的鼻子走,所以,他不能够轻易的就亮出自己的底牌!

郭伟全有没有问题?蒋平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还有计小平,甚至还可能有更高层面的东西。

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

陈京不能够轻易的把自己的判断流露出去,所以,郭伟全心中忐忑,蒋平心中也忐忑,这个结果是陈京想要的。

一个人内心不定,那就必然会动。

风也不动,幡也不动,是心动,这话是唯心论。

但是站在某个角度,这恰恰就是这么回事,因为一个人心中宁静,又怎么会知道风在动,幡在动?

回到酒店,陈京心中也就不停荡了。

他脑子里面装的尽是今早在床头看到的那张纸片,想到那个东西,他就想到了昨晚那一整夜的抵死缠绵。

那种滋味,那一刻的销魂,只要念头到那里,心中就只痒痒。

金璐今天回再来,她会什么时候来?

还有,这一层楼住这么多同事,万一有人撞到了这件事,那又怎么了得?

就在陈京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他一看来电,脸就变了,按下接听键,就听到方婉琦的声音:“陈京!伱搞什么搞?几天都不跟我打电话,伱是不是到庸州那个山旮旯游山玩水,乐不思蜀了?”

陈京苦笑道:“婉琦啊,伱说这话可是昧着良心了,这一次是苦差啊,我们的这个高部长难伺候呢!”

“有那么难伺候吗?高部长就是高卫吧,这人我知道,京大才子嘛!当年有点名气,斯斯文文的,一身骨头比蚊子还轻几两,有什么不好对付的?”方婉琦在电话那头笑道。

陈京皱皱眉头,他敏锐感觉到后面有人,他猛然回头,高卫似笑非笑的就站在自己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