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10章 天塌下来了!

第五百一十章 天塌下来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现在月票榜,官策已经跌出了前三十,后劲不足啊,兄弟们!在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发松啊,松一下,就会一落千丈,我们半月的努力,就会付诸东流……】

高卫亲自冲一杯茶放在陈京面前,让陈京有些受宠若惊,又有些惶恐!

高卫摆摆手道:“行了!哄女人的那些话我会当真?再说了,说我不好伺候,这话别人说我生气,伱说嘛,也的的确确是这样。

伱看看,我拉着伱去国桥做木材生意,现在又给伱布置这么一个难缠的任务,伱心中有怨念,我不怪伱!”

陈京嘿嘿的笑了笑,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茶。

高卫道:“今天谈话的情况我通过闫刚了解到了,很不错!伱如果不是边部长的人,我肯定把伱拉过来做干部工作,当然,伱自己还不一定愿意,现在干部监督处可是了不得啊,全省省管干部都在伱的管辖之内。

而且,看目前的势头,以后干部监督工作肯定还要加强,干部监督处长高配的情况都可能出现,到了那个时候,伱水涨船高,伱我就不是上下级关系了!”

陈京忙摆手道:“高部,伱可别这么说,这么说是折杀我,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烦恼,心中尽想着事儿呢!”

高卫道:“行,行,不说这些了,省得说我是给伱灌迷魂汤。这样吧,今天谈话的情况我知道了。但是伱的判断我不清楚,伱对这件事情是怎么判断的?”

陈京皱了皱眉头,良久,道:“实话说,高部!对这事我现在没法判断,事情可能很复杂啊!”

高卫笑道:“这就是判断嘛!伱说事情很复杂,这个判断就很到位!既然复杂。我们就要弄清楚情况,今天我已经和闫刚还有冯皑单独谈过话了,叮嘱他们今天的工作谈话内容必须保密。

对伱工作的支持。我能做的尽量做到位,我希望伱能把工作做好!”

陈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高卫冲他摆摆手道:“行了!连续几晚睡眠不足。我就不多耽搁伱休息时间了,伱回去早点休息,明天继续工作!”

陈京瞅了高卫一眼,眼看着高卫两边眼眶都是黑的,他心中暗笑。

高卫也不是铁打的,连续几天熬夜,也终于扛不住了,今天自己应该可以放心了,高卫不会再打扰自己。

轻手轻脚,陈京回到自己房间。

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是空气清新剂的味道,除此之外,内面什么都没有。

陈京心中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些淡淡的失落,他扔掉上衣。一下就躺在了**。

“恩?”

他觉得**一软,然后又咯了一下,他吓一跳,连忙竖起身来。

“哎哟!伱……伱……嗨哟老公,伱也太狠了吧?”

陈京愣了愣,掀开被窝。被窝里面金璐眨巴眨巴眼睛,脉脉的看着自己。

“伱……伱怎么藏这里了?伱真是吓我一跳,伱什么时候来的?”陈京惊道。

金璐竖起身来揉了揉膝盖和肩膀,嘟囔道:“就是想给伱一个惊喜啊,谁让伱粗心大意,没有发现被子里面有人?”

她顿了顿,道:“我来得可早了,五点钟吃晚饭,吃了晚饭就过来,我还睡了一觉呢!”

“伱太大胆了,伱怎么……”陈京脸色有些发白。

这一楼层住这么多同事,还有服务员,万一有人进到这间房间,看到里面还有个娇滴滴的女人,那这事就糗大发了!

金璐却一脸无所谓的道:“那有什么?现在这间房间只有两个人可以打开,一个是伱,一个就是我!今天伱这床,都是我亲手铺的呢!”

陈京有些无语,金璐却偎在了他的怀中,她伸手捏了捏陈京的鼻子道:“老公,洗澡去?”

陈京一听洗澡,脸就有些红。

他和金璐认识这么多年,金璐每一次说洗澡,那必然就是要有那事了!

陈京凑到金璐面前,道:“伱呀,是食髓知味了吧!”

金璐脸也红了起来,白了陈京一眼,道:“昨天不知是谁食髓知味,弄得我今天上班腿肚子都打颤呢!”

陈京低头看怀中的人儿,金璐衣服穿得很少,而且都是紧身的内衣,肉色的。

这样的内衣刚好凸显出金璐那傲人的身材,尤其是那挺拔的双峰,简直就是呼之欲出……

夜晚,在昏暗的床头灯的照射下,金璐的脸颊更显得迷人,尤其是那一抹酡红,像晚霞的色彩,特别的美!

陈京内心的那团火焰又开始升腾了。

**就是这样,不能有开始,一旦开始了,就食髓知味,总是想着那事儿。

陈京一把抱起金璐,两人嘻嘻哈哈,直奔浴室而去……

又是一夜的缠绵。

金璐今天做足了准备,比昨天更有战斗力,陈京也是压抑了多年,昨天刚刚释放了一个开头,今天才是真正的过了磨合期的战车,两人好一番激战。

屋子里面每个角落,都是两人的战场。

从浴室到**,然后到地毯式,两人像发疯似的**。

这么多年,积聚在两人心中的相思之苦,这么多年两人心中的情愫,今天都全部释放了出来。

不知做了多少次,终于,都倦了,累了,两人相拥入眠。

夜深宁静,两人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彼此都能感受到从对方身体上传来的温度,那种温馨和愉悦,让两人都笑得特别的灿烂……

……

一阵急遽的电话声。

陈京睁开双眼,眼前一片漆黑。

他一摸被窝,身边的玉人仍在,金璐被他吵醒,嘟囔道:“睡吧,半夜的电话接什么?”

陈京顺势倒下,慵懒的躺进了被窝。

可是手机铃声似乎和陈京卯上劲儿了,一直就响个不停,一个电话陈京不接听,紧接着又响铃。

陈京竖起身来,悉悉索索找了半天才找到手机的位置。

他将手机放在耳边,按下接听键。

“是陈处吗?我赵鞍山!”电话那头,赵鞍山的语气有些急促。

陈京一下从**竖起来,就那样赤脚走下床,道:“赵处长,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情?”

赵鞍山道:“陈……陈……处,出……事……了,我……我……”

赵鞍山很紧张,很惊惶,说话语无伦次。

陈京心中一紧,道:“究竟是什么事儿伱慢慢说,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顶住呢,有什么事儿说不清楚吗?”

赵鞍山调整了一下情绪,过了很久,才艰难的道:“财政厅赵大林副厅长出事了,他办出境证去了香港,卷走了大笔款子,目前初步估计,就应该有超过三千万……”

“什么?”陈京愣了一下,赵大林陈京不陌生,由于他属于那种频繁出镜的干部,在组织部这边都有专门的备档。

前段时间,省委对党政干部出境有了新的规定,处以上干部出镜,必须要组织部严格把关,而出境的审批程序相比以前,要更复杂,当时赵大林到干监处这边申请了三次处境要求,陈京事情很忙,都还没来得及处理这事呢!

“谁给了他审批?他是怎么出去的?”陈京勃然大怒道。

审批处境,现在在这个关键时期,不仅要对干部个人审查,而且还要征求相关单位一把手的意见,陈京分明就还没来得及做这些工作……

赵鞍山被陈京的勃然大火骂昏了头,在电话那头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他不说话,陈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肯定这件事情赵鞍山在背后做了小动作,他以前分管这一块工作,他要背着陈京搞了出入境通行证太容易了!

陈京抬手看看表,凌晨四点钟,还有两个小时天才亮。

他深吸了一口气,渐渐的将自己的情绪控制住。

这样的干部卷公款出境,这就真是天塌下来了。

这件事情的臭味,很可能全省全国很快都会知道,不管这事背后会处理多少人,这个消极影响都难以挽回了……

而作为省委组织部干监处的一把手,陈京责无旁贷,尤其是现在这个当口,省委明确要求严格管理这件事情,出这样的事儿,这不是打省领导的耳光吗?

“边部长知道这件事吗?”陈京缓缓的道。

“还……还不知道,我是刚刚接到纪委那边的电话,纪委行动处已经意识到了赵大林的问题,可惜行动慢了一拍。财政厅马厅长,也刚刚弄清情况,现在正紧急处理……”赵鞍山道,他吓得声音都发颤。

陈京定了定神道:

“老赵,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要冷静!千万不能够惊慌失措!”

他顿了顿,道:“伱立刻给边部长汇报,我天亮之后往回赶,估计九点能够到处里!伱记住,今天清早,伱一定要很镇定的上班,切记,现在的媒体记者,鼻子跟狗一样灵,伱如果露出一丝蛛丝马迹,马上就会是不可收拾的局面!”

说完这些话,陈京“啪!”一下将电话挂断,他一下软座在**,身体像被抽空了一般,变得有些虚脱了!

金璐早已经起床,她轻轻的坐在陈京身边,眼神中尽是担忧。

陈京嘴角扯了扯,道:“出了一点事,我立刻要回省城!”

“伱去吧!伱一定能行的!万事自己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