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11章 有什么对策??

第五百一十一章 有什么对策??

第二更奉上了!!】

被陈京半夜吵醒,高卫睡眼蓬松。

陈京跟他汇报了赵大林的情况,高卫眉头就皱了起来,他半晌不说话,过了很久才道:

“你……嘿!”

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你看看你这个工作做得,我看你是没当过一把手的经验!一些重要的工作都把握不住,你这是失职!”

陈京紧抿嘴唇,一语不发,现在想来,自己的确是疏忽了,没有经验。

早就应该在处里进行重新分工,一些重要的、关键性的工作应该自己亲自负责,赵鞍山这是坏了大事,现在悔之有些晚了!

“不要像个闷葫芦,事情发生了,就要勇敢面对!一定要镇定,一定要控制好情绪,这个时候犯错误才是真正的致命!”高卫道。

在这个时候,他是彻底清醒了,过了一会儿,他眼睛盯着陈京道:

“你马上回楚城,但是我明确跟你讲,这一次张溪郭伟全的案子,你既然接手了,就一定要善始善终处理好!你别想中途尥蹶子!”

陈京愣了愣,道:“高部,我现在……”

高卫抬抬手打断了陈京的话,道:

“我看你是被这个突发事情给弄迷糊了吧!现在这个事情,我们在庸州做到这一步,就已经是恰到好处了!

一个聪明的人,应该要学会利用时间,你昨天的谈话很成功,但是这个成功需要时间的发酵。慢慢的才能露出端倪来。操之过急,是不可能解决好这件事的!”

他顿了顿,道:

“还有!你想过没有。庸州不是我们的主场,我们在庸州调查,但是调查的情况怎么样,结论怎么样,我们不能在庸州来做。这件事情发生了,就不是一件小事,因为这件事情牵涉到地市班子重要领导的任命问题。

我们在省城处理问题比这里便捷很多,也有优势很多,这一点一定要清楚!”

陈京叹了一口气。不得不说高卫思虑问题非常周详,现在陈京把局已经布下了,他就不担心郭伟全、蒋平等人不急,他们比陈京更急,而且和这两人相关的一些关系可能都在急这件事。

只要他们急,就不担心他们没动作。只要他们有动作,陈京就有主动权。

“好吧!时间沉淀。就这个道理吧!我立刻动身回去,您继续调研!”陈京道。

高卫嘿嘿一笑道:“我当然还要在庸州待几天,如果我跟你一样惊慌失措的回去了。很快赵大林的这件臭事儿就包不住了,这一捅出来,对我们整个楚江的形象是极大的损害。”

他站起身来,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好自为之吧。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

省城,经历几个小时路途的颠簸,陈京到省城的时候人已经平静了!

澧河有句老话,发昏当不了死,事情既然已经造成了,任何的急躁和不冷静都是大敌,?这一点陈京脑子里面非常的清楚。

而在这个时候,过度的自责或者责备他人,都不能起到任何的正面作用,眼前的工作重心,就是要尽快处理好事情,一切责任都要待秋后算账!

陈京的车停到组织部楼下,边硕林急匆匆的跑过来帮他开车门。

他将车门一打开,却见陈京在车后座正在打盹。

他愣了愣,心想陈处还真是好本事,都到这个时候了,他还能睡着觉?

陈京惊醒了,他揉了揉眼睛,眯眼瞅见边硕林,皱眉道:“怎么?你怎么没上班?”

边硕林道:“处长,我专门在这里等你!”他吐了一口气道:“是赵叔安排的!”

陈京点点头,从车上下来,今天省城的天有些灰暗,一如现在组织部里面的气氛一般,想来发生了这样的事儿,组织部现在也在风口浪尖了吧?

没有回办公室,陈京直接去了边琦的办公室。

还只到办公室的门口,就听见里面赵鞍山道:“边部,这一次的事情是我的责任,我愿意承担全部责任,我……”

边琦的吼声想起,道:“你承担全部责任?就是把你赵鞍山枪毙了,能够挽回这件事的消极影响吗?这么重要的工作,你不请示汇报,竟然就敢私下做主,我看你赵鞍山这几年是吃了豹子胆了!

你呀,你……你是让我们整个组织部跟你一起受难!”

赵鞍山声音带了哭腔,道:“边部,我去向米部长说明情况,我把责任全担下来!”

“砰!”边琦不知砸什么东西,屋里里面地板发生很剧烈的震动。

陈京站在外面深吸了一口气,这个赵鞍山真是愚蠢。

他和边琦走得那么近,他把责任全担下来了,边琦就能脱得了干系?

相反,他赵鞍山的责任越重,边琦受到的影响就越大,作为组织部副部长,边琦最亲近的人犯严重错误,这个问题就是相当严重了。

边琦的秘书匆匆的从边琦办公室出来,压低声音道:

“陈处,边部长正在生气,您是不是稍等一下?”

陈京摇摇头道,“等一下也是生气!”

“那您进去吧!”秘书有些无奈,心中却为陈京捏一把冷汗。

陈京进入边琦的办公室,只见地上一地的玻璃渣子,显然,盛怒之下,边琦的情绪也不能够完全控制住,刚才是摔东西泄愤呢!

边琦的眼神如电,直盯陈京。

陈京神色平静的点头道:“边部长,您好!”

边琦盯着陈京的脸上足足半分多钟,神色才渐渐的缓和,他冲赵鞍山努努嘴,道:“把从纪委、公安厅还有国安局那边转过的材料给你们处长看看?”

赵鞍山早就凑到了陈京身边,手上拿着一沓材料。

陈京没有看赵鞍山的脸,但是赵鞍山一双手却是抖得厉害。

陈京很镇定的将材料看完,神色变得严肃,他再抬头看赵鞍山。

赵鞍山的头已经低了下去,他的面容非常憔悴,头发因为几天没染,已经花白得非常明显了。

而更难看的是他的一双眼睛,通红通红,像兔子一样,里面布满了血丝。

他的嘴唇有些抖,他有什么脸面见陈京?

这件事情是他一手操办的,现在酿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他的责任推无可推,逃无可逃,就算他百般狡辩,都是辩无可辩!

陈京的视线很快从他脸上移开,道:“赵处,事情发生了,要镇定!这个世上,就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你的心态先要调整好!”

赵鞍山哆嗦了一下,忙点点头,唯唯诺诺的称是。

陈京一页一页的看材料,过了很久,他抬头对边琦道:

“边部长,这件事情领导是什么意思?”

边琦脸色阴沉,道:“赵大林这个时候可能已经离开香港了,他这一走,一旦完全证实,必须上报中纪委,让让中纪委通过外交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

陈京抬头道:“不……”

他拿起手中的材料,走到边琦面前道:“边部,你看看这些材料,从纪委和国安局那边提供的资料显示,赵大林现在很可能还不知道他潜逃的事情,我们已经获悉。

而赵大林在香港有个情妇,他前天才去香港,说不定他现在人还没离开!”

边琦戴上眼睛,仔细的盯着陈京指给他的内容看,他盯着看了一会儿,摘掉眼镜,道:

“那怎么样?香港这个地方是按基本法办事的地方,现在一国两制,我们不能够在香港有任何动作,否则破坏一国两制这个罪名谁能承担?”

陈京道:“事已至此,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我们可以考虑去香港对赵大林进行劝返!”

边琦愣了愣,乐了,道:“劝返?你去负责这个工作怎么样?你觉得这个动作能有用吗?”

“再说了,赵大林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只要我们稍有动作,他立刻就可以处境,你到哪里去劝返他?”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过了很久,道:

“可是边部,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做!这件事情往小了说,对我们是严重的打击。往大了说,对我们楚江省的形象,乃至国家的形象都有相当恶劣而消极的影响。

我觉得,这事不光是我们,就是纪委、财政厅、国安局,大家都很焦急!

我们都要想对策,否则出了事情,我们束手无策,可能就更被动了!”

边琦眼睛盯着陈京,良久点点头道:

“今天米部去省委开会,应该会讨论这个事情,我会把你的意见向米部长汇报!”

他话锋一转,道:“从现在起,我们的手机必须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随时准备待命,另外,立刻停止一切领导干部处境证的审批和发放,除非有沙书记亲笔签字或者是路省长的亲笔签字,否则这个窗口完全关闭!

最后,陈京!你必须要重新梳理你们处的工作,以及重新审核以发放出境证明的情况,最近三个月内,已经发放的出境证全部作废,这个通知你要亲自去跟相关部门联系落实。

万万不可以有第二个赵大林!”

陈京郑重的点头,道:“是,我立刻着手去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