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13章 授命赴港!

第五百一十三章 授命赴港!

楚江省委组织部长米潜,在楚江有“米铁面”之称。

米潜从来不笑,据说从他大学毕业,一直参加工作到现在,别人就很少看到他笑。

而在工作上面,米潜的坚持原则是出了名的,年轻的时候,他就是有名的刺头,经常和领导顶牛,搞得很多领导都不喜欢他。

但是时间一久,别人都了解了他的性格,很多人就开始惧怕他了,而他的铁面之名开始渐渐的叫响。

后来,米潜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渐渐的受到了高层领导的赏识,组织上又安排他到中央党校学习,在楚江政坛,他便开始崭露头角了!

现在,米潜在楚江的干部中威望很高,提到米部长,很多领导干部从内心深处都感到发怵,而他“铁面”的外号也是越叫越响了。

陈京进入省委组织部以后,今天是第一次单独见米部长,近距离的和米潜接触,陈京对米潜的威严有了更深的认识。

米潜头发全白,连带眉毛末梢都是白色,那张脸永远都是黑沉沉的,坐姿也是正襟危坐,一双眼睛非常的锐利,顾盼之间就让人不敢和其对视。

边琦就坐在米潜的旁边,两人喝着咖啡,屋里里面的气氛有些沉闷。

陈京在米潜秘书连强的引领下进到房间,他先冲米潜微微鞠躬,问好。

米潜锐利的眼神在他脸上扫过,边琦道:“坐吧!就坐这边!”边琦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靠背椅子。

陈京有些拘谨的坐在椅子上,一语不发。

边琦道:“部长,陈京来了,我们的意思是不是跟他说一说?”

米潜眼睛盯着陈京,看得陈京很不自然,过了一会儿,米潜道:

“今天省委开会,省委沙书记的意思是按照两步走。第一步,我们组织人赴香港亡羊补牢,对赵大林同志进行劝返工作。另一步,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应该要向更上一级汇报,要考虑到最坏的情况。

一旦最坏的情况发生,我们就要动用外交途径想办法将赵大林逼返!”

他顿了顿,眼睛看向陈京道:“劝返的想法我听说是你提出来的,你能提出这个建议,你觉得有几分成功的把握?”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如实的道:“我觉得把握很小。毕竟现在我们不清楚赵大林是否还在香港,如果在香港,我们的把握可能要大一些,如果到其他国家,希望就更小了!”

他沉吟了一下,补充道:“但是希望小,我们也要去把握,毕竟这件事影响太大。而且造成的经济损失也太大了!”

米潜不说话,边琦脸色很阴沉,过了一会儿他道:

“现在省委的意图是这样。劝返工作要从国安局、组织部还有纪委抽调人赴港,因为考虑到这件事情不能公开进行,所以省委只决定派两个人过去。国安这边一个人是肯定的,另外还有一人需要从几个单位选一个。

陈京,从你的眼光看,你觉得哪个部门的人更合适?”

陈京皱了皱眉头,猛然抬头道:“当然是我们组织部最合适!首先赵大林的问题还没有处理,他这次出去的性质还没有定型,如果纪委过去的话,是不是太敏感了?

我们是代表组织过去的。可能更柔和一些,所以这个机会我们应当争取!”

“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们这次派人过去工作没做好,没有达到预期目的,领导会怎么看待我们的工作?”边琦道。

陈京摇摇头,道:“事已至此。局面很被动这是肯定的。因为说起来,关于赵大林出境的事情,要说最大责任首先是财政厅,然后就是我们组织部了!

如果没有这两个部门的批准,他是没有可能出境的。

而这其中,最严重的问题出现在我们部门,明明赵大林申请出境证明的条件并不成熟,资料也并不完善,可是我们却给了他出境的机会,这个责任很重大!

与其我们坐着被动,还不如有所行动!”

米潜嘿了一声,道:“小陈这么说的确就是这个理儿,是要马上行动!”

他盯着陈京,道:“小陈,实话跟你讲,这个名额我已经争过来了,我刚才和边部长商量了一下,准备派你去一趟香港,来具体负责这个工作!”

陈京心一惊,讶然抬头看向米潜。

陈京对香港可是一点都不熟悉,而且在那边他也没有什么人脉关系,就那样空脚两手过去,能够达到预期的目的?

边琦看出了陈京的疑惑,他道:

“派你过去是不得已,因为我们是不能派更高级的干部外出的,因为越那样做,风险就越大。现在境外有一些敌对势力,对我们的攻击和污蔑是不遗余力的。

尤其是这种事儿,一旦我们过去的干部级别太高,在他们的嘴中就会把这件事吹大十倍,那样就会误导更多的人,从而造成的负面影响更大!

再说了,派你过去,还考虑到你的人脉资源并不是很宽,尤其是在香港。

越这样,就越安全,毕竟香港是个按基本法办事的地方,如果人脉太宽的人,领导担心其采取劝返之外的手段,如果那样的话,引发的局面可能就会无法收拾!”

陈京手捂着额头,用力的擦拭,他感觉到压力相当的大,就这样去香港,对那边的情况一概不知,而且这类劝返工作,陈京以前就从未做过,根本谈不上什么经验,他能有把握?

但是事已至此,边琦和米潜的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这事就是必须要去做了。

再大的困难要去克服,再严重的问题要想办法解决,此去香港,必须要尽最大的努力!

“边部长,我去就我去吧!我一定努力把这个工作做好!”陈京朗声道。

边琦和米潜对望一眼,边琦道:“那好!你有这个决心就好,二十分钟后,就有车过来接你,晚上有一班飞机到临海市,大约凌晨两点钟,你们就可以到香港了!”

他顿了顿,道:“这次和你一同前去的是国安局叶处长,你一定要注意团结,千万不能够擅作主张!”

陈京郑重的点点头,心情一下就变得有些紧张了!

现在就走,明天凌晨就到香港,这样的效率之高,超出了他的想象。

就这样走了,没有任何把握,肩膀上的担子却是沉甸甸的,背着这样的包袱出去,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

屋子里很安静,三个人都没有什么话说了,都在静静的等待。

这样的等待,让人觉得时间特别的难熬,陈京将呼吸放缓,渐渐的让自己变得平静!

米潜一直盯着看,脸上的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永远都是那么严肃,永远都是那么不苟言笑。

“嘟,嘟!”

外面两声短暂的鸣笛声,边琦站起身来道:“来了!陈京,走!”

陈京站起身来,米潜忽然道:“等一下!”

陈京和边琦同时站定,米潜慢慢踱步到自己房间里面,过了一会儿,他拿出一张画轴,走到陈京面前。

“我在香港有个朋友,他最喜欢画,有时间的情况下,你把这个东西送给他!”米潜道,依旧面无表情!

陈京将卷轴接过来,感觉米潜塞给了他一张纸条,他心中明白,纸条上面应该写的是地址。

他郑重的点点头,道:“放心吧,部长,我一定不辱使命!”

他拿着卷轴,跟在边琦身后,两人出了别墅。

别墅外面停着一辆漆黑的轿车,奥迪a8,民用牌照,看到陈京两人出来,驾驶座的窗户缓缓放下。

陈京借助外面的路灯看清那人。

一脸的络腮胡子,年龄应该在四十岁的样子,戴着墨镜,穿着一身皮大衣,手上还戴着手套,看上去很酷、很炫!

边琦过去道:“黄雀在笼中!”

络腮胡子点点头,道:“您是边部长?”

边琦指了指陈京道:“我们的人就是这位,他姓陈,叫陈京!”

络腮胡子道:“上车吧!就坐前面!”

陈京过去拉开前车门,钻进车中,还没等他坐稳,络腮胡子猛然启动汽车,车像离弦的箭一般猛然向前窜出去……

车速非常快,络腮胡子一只手放在左侧的门上,就用一只手摆弄着方向盘,似乎是在炫耀他高超的驾车技能!

陈京咳了咳,感到有些不舒服,他道:“请问,您就是黄处长?”

络腮胡子扭头看向陈京,嘿嘿一笑,道:“你还是专心坐稳车吧,不要多问,需要你知道的,肯定都会告诉你!”

陈京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早就听说过国安局的人牛哄哄的,今天亲身的接触,果然所言不虚。

络腮胡子似乎一点也不在意陈京的感受,他嘴巴里面哼着小曲儿,神情相当的悠闲。

车一直沿着沿江高速飞驰,然后迅速转道机场快速干线。

就在快到机场的时候,络腮胡子忽然一转方向盘,从乍道猛然下行,车速很快,在拐弯处车尾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竟然是漂移过弯。

陈京坐在里面,脸都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