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14章 这个女人是老虎!

第五百一十四章 这个女人是老虎!

坐在车里面看外面,觉得这像是一个偌大的车库。

车库里面空空荡荡,仿佛就一辆奥迪车。

络腮胡子下车了,走得杳无踪迹,陈京坐在车中四处望,四面都只能见黑森森的墙壁,其他什么都看不见。

这样的环境有些阴森可怖,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电视剧、电影里面的那些绝地!

陈京坐在车中,静静的等待,心情不由得有些焦灼。

这姓叶的故弄玄虚,明明都快到机场了,怎么却忽然转到这里来了?这里阴森森的,周围什么都没有,丢自己一个人在这个鬼地方,他是想干什么?

陈京觉得眼前的场景特别的虚幻。

他就觉得自己好像在演一场电影一般,而且不是一般的电影,是特工电影。

只有在那些电影中才出现眼前的这种阴森神秘的气氛,才会出现现在这种有些悬疑的场景!

“咔!”陈京心中吃一惊,车门打开了!

陈京看不清来人,但是鼻子下面却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不像是香水的味道,但是这种香味只有女人身上有,是个女人?

就在陈京吃惊的时候,来人已经坐了进来。

她抬手打开车内面的灯,扭头看向陈京。

灯一亮,陈京便觉得眼前一花,长时间在黑暗的状态下,骤然见到灯光,觉得很耀眼。

但是很快,当陈京看清来人,他却张大了嘴,怔怔说不出话来。

果然是个女人,女人中长发,头发很柔润、很自然的披在头上。遮住了两边的耳朵。只露出两只晶莹的小耳坠。

女人的穿着很自然,上身罩一件淡黄色的外套,里面是紫色的羊毛衫。

羊毛衫很普通。没有任何的花哨,但是却将其挺拔的胸部衬托得非常的惹眼。

下身穿着一件牛仔裤,很紧身的那种。裤子紧贴着腿部,虽然是坐着,但是依旧能让人感受到其修长双腿的魅力。

她的脸上没有脂粉的痕迹,妆上得很素淡,但是那张脸却是精巧绝伦,美艳不可方物。

唯一一点不美,那就是女人此时的脸很冷,那种如冰一样的冷。

这是……

陈京猛然想到了一个名字,这个女人不陌生。自己有一次在会所里面还和其跳过舞,当时引发了不小的轰动,这不是惟楚医院的叶海缘吗?

一个很优秀的医生。而她在楚城的艳名。比她坐医生的名气更大。

她出身名门,本身又生得绝美。再加上其事业很耀眼、很成功,在省城她是众多年轻俊杰的追求对象,是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

女人盯着陈京,脸色没有任何变化。

她似乎早就忘记了陈京这号人了,想想也容易理解,在楚城这样的地方,不知有多少男人围着她转,她又哪里能记得陈京?

而陈京也只有一个疑惑,那就是他永远也想不到,叶海缘竟然还会是国安局的人,而且是个处长,这也未免藏得太深了……

两人沉默,叶海缘微微皱了皱眉头,道:

“计划有一些变化,我们明早七点坐飞机去临海,差不多九点钟能够到香港!”

她变戏法似的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沓厚厚的卷宗,递给陈京道:“今晚你的任务是要把这些卷宗全部看完,这是我们最新最全的关于赵大林出逃前后所整理的一切资料。”

她抬手看看表,道:“你花四个小时把这些资料全要看完,然后三个小时我跟你介绍我们在港的具体做法,还有你需要掌握香港的基本法律法规……”

叶海缘说话很快,噼里啪啦的说一通,都是说陈京需要在短时间内,必须马上掌握的内容。

这些内容不容拖延,而且时间又很短,从现在到明天七点钟,满打满算也最多就六个小时可以使用,这一晚是别想睡了!

“砰!”车门关了,叶海缘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陈京又被关在了车中,四面的门都打不开,窗户也无法放下来,甚至连头顶上的灯陈京都关不了。

这个车很古怪,明明钥匙就在车上,陈京却没办法按照自己的意图来操控这辆车的电路。

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认真的读卷宗。

卷宗里面的材料很详细,看这些材料,几乎就能完全了解赵大林这个人的一切。他的履历,他的同僚,他的性格,他的家人和情人,还有他可能贪墨和受贿的财产。

另外,在赵大林外逃之前,他的一切日程,卷宗中都有详细的记录。

那段时间他见过了什么人,讲了一些什么话,尤其是私人性质的会面,卷宗中的记录更加详细。

最后,卷宗中还分析了赵大林可能会去的国家,根据优先级别不同,这些国家的名称上都标注了可能的概率。

陈京看得很仔细,本来他没有学过侦查学,也没有学过档案学,但是他现在是干监处的处长,接触这样的卷宗也很多。

当然,那些卷宗比不上现在这份卷宗这般详细,但是陈京现在读这样普通人看起来很枯燥无味的卷宗,他已经很习惯了!

“恩?”

“四月十七日下午两点,赵大林出现在三江鱼馆,有目击者见过他和陈团喝过下午茶……”

这一段文字让陈京眉头一皱,心中猛然一惊。赵大林四月十九日去港,而四月十七日应该是他从赵鞍山手中拿到处境证的日期,他在这一天见过陈团?

陈京深吸的一口气,这样的文字无法判断陈团和赵大林说过什么,但是陈团是陈京在这个卷宗中看到的仅有的几个熟悉的人,这不由得让他关注这条信息。

但是紧接着下面。

“四月十八日上午9时,赵大林和三江集团总经理廖哲瑜通电话,电话录音显示,他约廖哲瑜打保龄球,两人又约晚上一次吃饭!”

“四月十八日下午5时,赵大林下班,去了楚城第一人民医院体检,做了脊柱X光检查,主治医师冯博……”

陈京一下看到了第二个熟悉的人,这个人赫然是廖哲瑜。

廖哲瑜陈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这小子现在很低调,非常的低调,鲜少抛头露面。

而三江集团最近也是稳扎稳打,不仅收拢了投资,而且在德高的投资也变得相当的谨慎和小心。

看来邵氏兄弟的案子对三江集团的冲击还是相当大的,廖哲瑜现在应该还处在舔舐伤口的阶段……

陈京很想抽支烟,但是这样关在车中抽烟,虽然这车很通风,但是空间太小,一支烟抽完,这车里就没法待了。

而让陈京更难受的是,他要上厕所了,一泡尿憋了几个小时,他实在是忍受不住了!

他有些恼火的敲汽车窗户。

驾驶室车门忽然打开,伸进一个娇俏玲珑的脑袋冷冷的道:“敲什么敲?就看完了?”

陈京道:“要上厕所了!憋死了!”

叶海缘冷声道:“上厕所自己不会开门吗?”

陈京一拉自己这一侧车门,车门一下打开了,他走下车。

四面哪里是什么墙壁?车竟然就停在一条街道上,街道上很冷清,周围没有任何车辆和行人来往!

他愣了愣,叶海缘的声音响起,道:“别东张西望,你面前不是厕所吗?”

陈京一抬头,果然有公厕两个字,这车赫然就停在厕所旁边。

陈京有些尴尬的迈步进了厕所,解决完急事,重新进入车中,叶海缘已经在车里面了!

“你听着,从现在起,你的一切行动都要听我的,这一次我们赴港行动,我是主负责!”叶海缘冷声道。

她顿了顿,话锋一转道:“一个小时后我们去机场!到了机场,我会挽着你的手臂走,记住,那个时候你不能像现在这般板着脸,脸上一定要有笑容。

我们走贵宾通道到贵宾候机厅,到了那里你负责去买早餐,我负责冲咖啡!记住早餐我要三明治,你自己选择……”

她咽了一口唾沫,砸巴了一下嘴道:

“我们吃早餐的时候,可能会有一点点意外发生,这次意外你负责解决!?你千万要切记,我们这一次目的地是南海,到临海只是借道,我们订的酒店是南海最高档的凯宾斯基酒店。

……”

叶海缘讲话一如既往的很快,陈京听住还要记住,就显得相当的吃力了,他很想问,吃早餐的时候究竟会发生什么事?为什么要自己去处理意外?

奈何,叶海缘却根本不给他讲话的机会,只是一个劲儿的噼里啪啦的说话。

她越说越快,但是有一点,她吐字很清晰,说得再快,也很有条理。

接下来她跟陈京叮嘱了很多,例如到香港后的一些禁忌,一些说话口吻要注意的地方,还有千万不要尝试去驾车,因为香港驾车靠左行使,刚开始会不习惯,容易出问题。

最后,叶海缘郑重强调,让陈京必须要把平时讲话的那些官腔全都改掉,到香港后说话不能有任何的官腔。

陈京很想反驳,说自己从来不喜欢打官腔,但是他一瞅叶海缘的那张冷脸,他什么念头都打消了。

这个女人很厉害,这个女人很不好惹,这个女人是老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