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15章 太荒唐了!!!

第五百一十五章 太荒唐了!!!

楚江武陵机场不是很繁华,远比不上京城和沿海那些大城市的机场那样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但是作为省会的机场,楚江机场早上的人流却也不少。

虽然是走贵宾通道,但是陈京依旧浑身僵硬,因为满脸笑容挽着他手臂的是一个有些陌生的女人。

叶海缘的动作很自然,她今天依旧穿着昨天的那身衣服,一夜没有休息,陈京此时脑袋有些昏昏沉沉,但是叶海缘却精神抖擞,满面红光。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陈京总不小心的蹭到叶海缘胸前那黑色羊毛衫包裹住的两团柔软,这本来是很销魂的感觉,但是陈京却感觉是在受罪。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旁边的这个风姿卓越的女人,完完全全就是在演戏。

陈京天生就不喜欢虚假,哪怕今天的虚假是为了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是陈京还是有些反感,所以他的脸色和心情,可想而知很不好看。

此时的叶海缘,和昨天那个冷冰冰的女人完全是判若两人,也许昨晚的那个冰冷的女人,才是她真正的灵魂。

陈京左手拉着一个黑色皮箱,箱子里面就是几件衣服,当然,这都叶海缘的东西,到了南方,那边早就暖了,现在的这身行头都不能穿了,应该要穿短袖衫了。

陈京昨天走得太急,这一些都没有准备。

机场的贵宾候机厅不大,但里面环境很好,舒缓的钢琴旋律在空中回荡,候机座位都是用卡座隔开的,旁边就有士多店和餐饮店。

叶海缘欢快的一笑,松开陈京的手坐在了座位上,眯着眼睛看着陈京,道:“京子,我想吃三明治!”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一语不发,扭头去买早餐。

他刚跨一步,眼睛的余光赫然看到了一个熟人。

廖哲瑜?

他微微的皱了皱眉,不动声色。

他又走进步。走进了餐饮店,点了一份牛奶三明治,他自己点了一碗面条,端着餐盘正要回头。

他赫然又见到了一个熟人。

陈团西装笔挺,头发梳得油光可鉴,脖颈的位置系着一条鲜红的领带,正笑咪咪的往叶海缘坐的位置靠拢。

“海缘。你也去临海?这么巧?”陈团笑眯眯的道,陈京愣立当场,不知道怎么弄。

餐厅里面有座位,他可以坐下来先吃早餐,但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端着餐盘往叶海缘的位置走过去。

他走到近前,陈团才看到他,陈团的脸色很吃惊。

“京子?”

陈京冲他轻轻的点头。道:“陈大公子,久违了!”他将餐盘放在叶海缘前面,道:“吃吧!我吃面。你吃三明治!”

陈团更是吃惊,他一下站起身来,指了指陈京,又指了指叶海缘:“你们……”

陈京想死的心都有了,在这样的场合遇到陈团,而且在身后还有一双眼睛往自己这边看,那赫然就是廖哲瑜的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

自己的女友是谁?是方婉琦!

可是现在自己却跟谁在一起?叶海缘!

这个事不仅颠三倒四,而且让陈京觉得很不舒服。

对金璐,陈京和金璐在一起,心中不会有任何的抵触。但是现在,他心里面是真抵触。

“哎呀,太好了!京子你真了解我,就知道我喜欢吃牛奶三明治!”叶海缘高兴的道。按照原计划,她要冲咖啡,但是现在。桌上哪里有什么咖啡?

陈京坐下来,陈团就被挤到了一个很尴尬的位置。

叶海缘似乎对陈团不怎么感兴趣,一个劲儿的就跟陈京说话。

而陈京对叶海缘的热情却表现得很淡,虽然不至于让人觉得他很烦,但是,这种酷酷的感觉,却引得周围很多人往这边投来异样的目光。

叶海缘的气质都到哪里都是焦点,不仅是男人的焦点,也是女人的焦点。

说到叶海缘的身高,其实并不突出,也就一百六十的样子。但是这女人的一双腿却占了身高的三分之二,这样的身形,让她看上去身材非常的窈窕修长。

今天她的穿着很随意,但是就这样随意休闲的穿着,便将其衬托得艳光照人了。

这样一个形象气质绝佳的女人主动找男人搭讪,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事儿。

可是陈京那模样,酷酷的,半天才应一句话,这也太……

陈京能够感受到周围一些男性同胞看自己眼神的异样,那些眼神中分明有羡慕嫉妒恨的各种情绪交织,这样的眼神甚至包括自己旁边的陈团。

陈京心中暗暗冷笑,他对叶海缘这个女人的警惕是越来越深了。

作为一个楚江省最引人著目的女人,楚江最娇艳的一朵花,这家伙竟然是国安局的人。

陈京天生讨厌演戏,就像所谓的娱乐圈,他最讨厌,那些整天演戏的男男女女,究竟有多少的灵魂是属于自己的?

而像叶海缘这般,昨天那副冷冰冰的面孔,今天却变得如此笑靥如花,这样的虚假让陈京永远都难认同,虽然这可能是叶海缘的职业,但是对这样的职业,陈京也不喜欢!

陈京一直在有意无意的注意着廖哲瑜的动静。

他能够感觉得出来,廖哲瑜有几次都想走过来,但是好像很犹豫,都没过来!

陈京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叶海缘是不是向某些人透露了她今天的行程?

因为这个世界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儿,陈京去临海,一下就碰到了廖哲瑜和陈团两人都去临海!

这两个人是不是为了叶海缘而来?

楚江最娇艳的一朵花,这样的魅力让叶海缘如此使用,陈京心中只有冷笑。

但是陈京此时也清楚了叶海缘的意图。

昨天那个卷宗上提到了廖哲瑜和陈团两个人,这两个人在赵大林出逃的前两天都见过赵大林,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故事?

不知忍耐了多久,陈团终于按捺不住了,他问陈京,道:

“京子,怎么?你有空去临海?”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脸上露出几分无奈的神情,道:“去临海学习,学习沿海的组织改革经验啊!我先去打头阵,后续我们可能还要一批人!”

陈团皱眉道:“那不对啊,海缘!京子去学习,你们怎么会一块儿?”

叶海缘脸上的不快一闪而过,显然,陈京没有按照她安排的回答,让她很恼火。

但是她反应速度很快,道:“我怎么就不能和陈京在一块儿了?他去学习,我去玩儿不行吗?”她瞟了陈京一眼,道:

“陈京,我们可说好啊,你可得陪我玩几天,学习学习嘛,就要劳逸结合。再说在临海玩几天,那也是学习的一部分,用眼睛看,用耳朵听,这都是学习嘛!”

“玩什么玩?你是医生!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你天天就只知道玩儿,哪里能做一个合格的医生?”陈京道,语气有些不善。

叶海缘脸上一红,陈京不看她的脸,道:“走吧,开始登机了!”

叶海缘被他这句话呛得一愣,她一咬牙,脸上又露出了笑容,飞快的放下手中的东西,拎着小包上前就挽着陈京的胳膊,神情一脸的亲密,看得周围人纷纷侧目!

陈团如泥雕木塑一般呆立当场,良久,他将手上的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狠狠的砸在地板上,脸上阴沉的往后转,飞快的走贵宾通道返回了,连带着准备登机的行礼都丢了不要了。

廖哲瑜一直坐在一个很隐蔽的位置喝咖啡。

他目送着陈京和叶海缘走上登机通道,他那张本来很英俊的脸,渐渐的扭曲成一团。

他狠狠的一拳砸在桌面上,桌上的杯垫竟然被他一拳砸裂,他的手被瓷渣滓刺破,流出殷红的血迹。

陈京!

廖哲瑜使劲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用力的撕扯!

陈京是个什么东西?一个从小胡同里长大的混子、乡巴佬。

自己是什么人?是廖家新一代最有前途的新星,现在是三江集团的掌门人,手上握数亿资产,竟然比不上陈京那乡巴佬?

他的未婚妻方婉琦被陈京硬生生的抢走了,现在方婉琦成了陈京的女友,这一点整个楚城皆知。

廖哲瑜最近最看重的目标叶海缘,赫然又成了陈京的女人,看两人那亲昵的神态,叶海缘平常那一张傲慢得了不得的容颜,现在在陈京面前已经没有丝毫的矜持了!

这样的打击对廖哲瑜来说有些不堪承受。

他从小到大,锦衣玉食,周围的人都当他为天之骄子,他想要什么,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情况。

可是在情场上,接连几次,他总是不顺,而给他制造麻烦,让他无法遂心愿的人,赫然就是陈京……

陈京并没有回头看,但是登机以后,他借上洗手间的机会扫了一眼飞机上的乘客,没有发现廖哲瑜和陈团。

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事实证明了他的判断,今天这两人赫然都是为叶海缘而来,可这个女人,竟然用这样的方式将他们打发掉了。

陈京对叶海缘的做法很是不齿,他对这个女人,已经没有丝毫的好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