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16章 超级大人物!

第五百一十六章 超级大人物!

香港,像一颗璀璨的明珠屹立在祖国的南方。

陈京就住在东方明珠酒店,站在酒店房间里面,透过窗户,香港这座妖娆的城市尽收眼底,这座城市的美,通过这一眼就能够窥见其端倪。

陈京抽着烟,脸色很平静,一语不发。

叶海缘的情绪有些激动,她冷着脸冲陈京道:“陈处长,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做得有多失败!你要清楚,你我今天是在执行任务,不是在儿戏。你根本就没有按照我们预先约定的方式做事,而是我行我素,差一点就捅了篓子。

你知道如果我们捅了篓子,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们必然失败!这个责任你承担得了?”

陈京抽着烟,神情很恬淡,良久,他道:

“叶处长,你可能脑子烧坏了!我不是特工,你不能够按照你们的那一套来要求我,作为省委组织部干监处处长,我的工作方式已经习惯了实事求是,那些逢场做戏,演戏的事儿根本就不应该安排给我做!

实话跟你讲,我这个人天生讨厌演戏,那些演戏的戏子,我最反感!”

叶海缘愣了愣,脸色更阴沉,道:“陈京同志,你要为你说的话负责,你应该清楚,这一次行动你要完全配合我工作,我才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

陈京冷冷的道:“是吗?我没有收到这样的命令,我收到的命令是我们共同合作完成任务!”

叶海缘怒道:“可是你今天的表现是合作的表现吗?你这是拆台!”

陈京道:“不,我觉得我们今天的合作很不错,应该算是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廖哲瑜和陈团两个人都有可能涉及到赵大林的问题,我们没有让他们跟在我们屁股后面。

而且成功的扰乱的他们的情绪,这对我们在香港的工作是有利的!”

“你……”叶海缘脸都气青了。

她娇柔的脸庞上染起了红晕,呼吸很急促,因为激动,她胸部不断的起伏,那份横眉冷目的冷艳。有一种别样的气质。

但是陈京瞟了她一眼,却皱了皱眉头。

他坐下来,道:“叶处长,你首先应该要注意你的态度。我们是合作伙伴。没有隶属关系!你有你的工作方式,我有我的工作思路,我们应该要协商来解决问题。

你说呢?”

叶海缘愣了愣,乐了,道:“那行啊,我们协商解决问题很好!那你说说你的思路,我倒想听听你的思路!”

陈京淡淡的道:“现在我们初来乍到。还谈不上思路。难不成你有思路?”

“呃……”叶海缘神色一滞,道:“我……我当然有思路,不过现在我不能说,我还要亲自去确认!”

陈京摊摊手道:“那不就行了?等你有思路的时候,再来找我!”

叶海缘道:“好!我们今天晚上到铜锣湾沈海俱乐部碰头,我们在那里再谈!如果你没有什么好点子,那就得听我的!”

陈京点点头道:“那是当然!既然如此,你干杵在我的房间干嘛。还不去忙活?”

叶海缘哼了一声,扭头便走,其出门的时候种种的将门摔上。显然她心中也恼火之极。

陈京不紧不慢的将手上的烟头掐灭,慢慢的拿出米潜给他的画卷,他犹豫了一下,缓缓的将画卷展开。

画是普通的水墨画,全是黑色的线条,从格局上看又不像国画,倒有些像工笔画。

画中的内容很简单,一簇牡丹花,花开正艳,寓意是富贵吉祥之意。

在画的最右侧。龙飞凤舞写了四个字:“花开富贵!”

陈京皱了皱眉头,这幅画不像是艺术品,一般的书画店买这样的东西很容易就能买到,这能够作为礼物送人?

陈京缓缓的将卷轴卷起来,拎起自己的包,带着画卷出门。目的地就是位于中环的东方明珠大厦。

米潜送一幅画,其意不言自明。

这幅画最终的赠与者,肯定是能够帮到陈京的人,米潜看似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实际上是个哑谜,作为他那么高级别的领导,有很多事情是不能说的,只能靠下面的人去悟。

陈京也想过,像赵大林这样的存在,他有本事逃到香港,而且在香港立足,这肯定是他深思熟虑后才做出的决定。

想凭三寸不烂之舌就将其劝返,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陈京既然来了,有些事情肯定就不能太迂腐,不能够造成大的影响,但也不能够完全的循规蹈矩……

……

房间里面的布局很雅致,窗外面是个空中花园,花园不小,内面假山亭榭异常的美,很有江南风情。

但是坐在陈京面前的人,却是一个六十多岁的独眼老者,老者干瘦干瘦,一双手就像鸡爪一样,他虽然是独眼,但是眼神依旧犀利。

他已经老了,背都佝偻了,他的脸上两腮之间的肉富有规律的跳动,让人觉得有些骇人。

这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

但是这个老者现在坐在如此雅致豪华的房间里面,而他的身后分列占了六名高大健壮,西装笔挺,双手交叉放在前面的马仔,这份气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个老人不一般,绝非等闲之辈。

轻轻的展开画卷,他的独目盯着画卷一瞬不瞬,他的情绪很平静,或者说是平淡,没有丝毫的情绪上的波动和起伏。

“这画你看过?”老人盯着陈京问道。

陈京愣了愣,点头道:“我来这里之前打开看过,很喜庆的一幅画!”

听老人的口音,不是岭南这边的人,倒像是楚江以北的口音,因为他吐字很简短,陈京只能听出其应该是中原一带的人。

老人一语不发,缓缓的将画卷收起来,摆摆手。

他身后一青年男子过来将东西接在手中,老人道:“挂在我书房,把现有的那幅花开富贵换了!”

青年男子走出去,老人盯着陈京道:“我叫沈海!”

陈京愣了愣,忽然觉得尾椎骨一麻,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

沈海?

这个名字可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香港最大的地下势力“洪”的掌门人,陈京听到这个人还是一次偶然的机会。

当时他还在上大学,那个时候香港古惑仔的电影非常流行。

那个时候寝室里面有个侃爷,说什么东星、洪星啥的,都是根据沈海为原型编的故事。

沈海是什么人?是军人,是当初国民党时代最早的特种兵,参加过入缅作战,后来远征军回国,他因为身受重伤,大家都以为他死了,便留在了国外。

在国外沈海在金三角地带组建过武装干过很多轰轰烈烈的大事,而在越南的时候,因为和越南政府军冲突,他差点死在了越南。

后辗转逃到加拿大,在温哥华他又组建了“青洪”帮派,他的帮派人很少,但都是经历过战场的老兵,很快他在加拿大就杀出了一片天地。

而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他却意外的从加拿大回到了香港,而在香港他打出了“洪”的旗号,很快就称霸了香港地下世界。

陈京心中很震惊,他没料到自己竟然能够见到这么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看眼前这老人,也就是六十多的样子,而其实际年龄至少应该都过了八十岁了,甚至年龄更大!

沈海在内地被很多人津津乐道,说是南巡首长当年头提起过他。很多人都怀疑是否真有这样一个人存在,陈京今天竟然就见到了真人。

“沈老好!”陈京客气的道。

老人淡淡的笑了笑,说是笑,其实就是嘴角扯动了一下,样子分外的丑陋难看。

“说说你的来意吧!”老人淡淡的道。

陈京额头上冷汗直冒,他刚才横冲直闯,拿着一幅画连连受阻,能到见到这个人,他都觉得自己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了。

他心中还在纳闷,他还在想,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谱儿,现在回想起来,他背上冷汗直冒,他倏然意识到,这里是香港,是和内地体制完全不同的地方,沈海这样的人物,在这个地方就是绝对的大佬。

陈京简短措辞,很快的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通。

沈海皱了皱眉头,摇了摇头,道:“我都说了多少遍了,这些事情我不愿意参与,怎么就老是有人要让我破这个禁忌?”

他缓缓的站起身来,他身后马上过来两个人来扶他。

他独眼一翻,喝道:“滚!”

两个人立刻住手,他脚下踉跄了一下,借助拐棍的力量帮助他站定,他深深的看了陈京一眼,一语不发,转头就走了……

过了很久,陈京没有动,就那样一直坐着。

终于有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人过来,递给陈京一个小文件袋,冲陈京点点头道:

“海叔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而且,以后你不要再来了,你明白?”

陈京点点头,站起身来,中年人冲两个彪形大汉使眼色,两人跟着陈京,一直送他到电梯口。

帮陈京按了电梯,陈京钻进去到楼下。

他深吸一口气,正要走出门外,另外一侧的电梯下来了,一个干练美艳的中年女人叫了一声:“陈先生……”

陈京站定,中年女人手上拿着一束盛开的百合,洁白洁白。

“海叔让你把这个东西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