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17章 纸包不住火!

第五百一十七章 纸包不住火!

【兄弟们,月票惨不忍睹啊!有月票的兄弟,千万别吝惜投票啊!】

百合花,洁白无瑕。

陈京小心用花瓶将花放好,他静静的盯着这一束花看,脑子里面想到了很多。

白百合,一般是送葬或者是上坟扫墓的时候用,陈京带给沈海一幅画,而沈海回赠了一束白百合,这中间似乎蕴藏了很多故事。

画很普通,陈京在基层工作过,按照农村人对工匠的分类,其中有一类人叫画匠,画匠的所画的东西和艺术无关,他们画的东西都很俗、很朴实、很简单。

而他们画的内容也很固定,都是吉祥如意,恭喜发财这一类的素材。

这样的画没有什么艺术价值,但是和老百姓对生活的憧憬息息相关,陈京今天送的这幅画,就应该是出自一个画匠之手。

但是陈京能感受得出来,沈海很喜欢这幅画,而他回赠一束白百合,似乎是要祭奠某个人。

这个人是谁?像沈海这样军人出身的人,在大陆还有谁值得他祭奠?

如果有的话,这个人肯定不一般。

“叮,叮!”

桌上的电话响了,打断了陈京的思绪。

陈京不紧不慢的抓起电话,电话那头叶海缘的声音很清楚:“陈京吗?怎么回事?你还没到沈海俱乐部吗?”

陈京道:“什么沈海俱乐部?我答应了去沈海俱乐部吗?”

叶海缘怒道:“你……”

陈京淡淡的道:“我在我们住的酒店,我们要谈事情。这里最好,其他的地方都比不上这里!”

陈京没有多说话,便挂断了电话。

酒店里面有电脑,陈京将电脑打开,很快就到网上找到了一张香港立体地图。

他用心仔细的看着地图,开始静静的思索对策!

赵大林人还在香港,这个消息是最振奋人心的。但是赵大林很狡猾。他知道在香港有很多大陆的耳目,所以他绝不抛头露面。

而他出国的路径也选得极其谨慎,按照目前他的举动来看。他应该准备选择偷渡出境。

香港作为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这里是自由的天堂,而在巨额利润的诱惑下。香港的偷渡业也是十分的发达。

很多香港的地下势力,偷渡这个生意都是他们最可靠的现金来源。

如果赵大林要偷渡出去,那绝对是防不胜防……

“咚,咚!”

敲门声很急促,陈京皱皱眉头起身开门。

门一打开,叶海缘像一只豹子一般窜进来,她用力的推了陈京一把,怒声道:“你是什么意思?你究竟是要做工作,还是就想来这边玩几天。你如此消极的态度,我甚至怀疑你和赵大林是一伙儿的!”

陈京哼了哼。嘴角露出一丝讥诮,他又坐在了电脑边继续看地图。

叶海缘坐在他身边不远处,良久,她似乎心中的气才消了一些,道:

“根据我们在香港人员传过来的消息。赵大林人绝对还在香港!这算是一个喜讯!”

陈京一语不发,过了一会儿,叶海缘又道:“但是,香港这么大,我们没办法找到他的具体位置。而且你也知道,我们在港的人很有限。这个地方,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我们的禁地……”

陈京淡淡的道:“怎么?你想找沈海的人帮忙?”

叶海缘一愣,道:“你知道沈海?”

陈京愣愣一笑,道:“沈海如果真能帮忙,我们这些年也就不会跑那么多人了!你想想吧,自香港回归以来,我们有多少人借道这里溜了出去,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还去碰那个钉子,你还自诩聪明?”

叶海缘脸一红,脸上有些挂不住,道:“你神奇什么,难道你还有什么好主意?”

陈京扭头看向叶海缘,冷冷的道:“我最不喜欢的女人就是自以为是的女人,而我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演戏。你两样都占全了……”

“陈京!你不要欺人太甚!”叶海缘勃然道。

陈京哼了一声,道:“叶海缘,是收起你那眼睛望天的脾气吧!跟我来这一套,不管用!我们来是有任务在身,你时时刻刻都要注意你的言辞,像这样动辄就发火,整天冷着一个脸,这个毛病你一定要改!”

叶海缘脸色发青,浑身都在发抖。

陈京冷冷一笑,盯着电脑屏幕,手按在屏幕上,道:

“这个位置,半山别墅1045号,赵大林就住在这里!他在香港有个情妇,叫周柔,岭南人,这个女人来香港已经五年了,一直都住在这里!”

陈京顿了顿,道:“现在离这个1045号最近的几幢别墅的图片都是这些,一个是1033号,一个是1028号,尤其是1028号,如能能进入这幢别墅,就可以监视到赵大林的一举一动!”

“还有,周柔这个女人,并没有打算和赵大林一起走。她的想法是截留赵大林的一笔钱,然后想办法让赵大林处境,她便可以坐拥一笔财产在香港过她的逍遥日子。

这个女人有个爱好,最喜欢吃中环巴黎会馆的鱼子酱,巴黎会馆有个法国料理师叫桑尼,她和这个桑尼的关系很密切,有超越友谊的关系……”

陈京侃侃而谈,将所有的情况向叶海缘一一说明。

叶海缘愣愣的盯着他,心中的震惊莫可名状!

陈京来香港这么短的时间,他怎么可能掌握如此详细的信息。

她叶海缘可是国安局的人,虽然在香港这个地方,国安局因为种种原因,隐藏的非常深,凭她叶海缘的能量,能够掌控的人非常的单薄。

但是再单薄,这些人的能量都不是一个初来乍到的香港普通人能够比的。

可是陈京……

叶海缘心中清楚,陈京说的这些十有八九假不了,因为她也了解了很多赵大林的信息,这些零散的信息和陈京说的这一番话一一印证,基本就是相差无几!

她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让自己内心平静!

她内心深处,对陈京这个人更是迷惑,当年的陈京真是下面的一个无名小卒。

可是短短的几年时间,这家伙就进了省城,而且顺利的进入的省委组织部,这样的提拔速度,让人震惊。

这一点,如果硬要解释,可以解释成是因为方婉琦的关系。

方家背后的实力雄厚,根基深,虽然方家在楚江的力量并不很强,但是要提拔一个处干,那简直就是太容易了。

可是今天,就是现在,陈京又是怎么获悉赵大林的准确的信息的?

方家有这么大的能量?即使有这么大的能量,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也不可能把这些信息摸得如此准确详细,而在整个香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也是一根手指头可以数出来。

可是这些人任何一个,都不是陈京能够接触到的……

一脑子的迷惑,叶海缘便觉得心中很憋屈,从内心深处说,她对陈京有些轻视。

她甚至不明白,这样的事情,省委怎么会让组织部参与进来,陈京陪着他到香港,完全就是一个龙套角色。

也就是跟他当当电灯泡,当当挡箭牌的角色,可是这个角色,路子如此野,她太吃惊了!

“基本情况就是这么多,具体你来负责安排,看看从什么地方突破!”陈京淡淡的道。

叶海缘定了定神,道:

“这简单,我们监视赵大林,看他走什么渠道偷渡出去,到时候我们控制那艘偷渡的船,在公海上就可以将其抓捕!”

陈京摇摇头,道:“我们不能只有一个办法,任何一个办法都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叶海缘皱皱眉头,道:“这个办法就绝对万无一失,那除此以外,你说还有什么办法?”

陈京摇了摇头,他正要说话,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接听电话,电话那头传来边琦的声音:“是陈京吗?你明天清早,去香港大学报到学习!学习的科目是西方经济,学习的时间是半个月……”

“为什么?”陈京吃惊道。

他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很急促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边琦瓮声道:“你就按照要求办!你要清楚,关于赵大林的案子,现在已经被某些外媒所掌握了!而你在香港,凭这些人的嗅觉,很容易就发现你!一旦这个信息泄露出去,你能想到后果吗?

这对你们在香港的工作极其不利,甚至有可能引发意外……”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道:“是!我明白组织安排!”

“你要记住,无论如何,你现在都要将这个案子放手,不管什么情况,十五天后你就要回来!”边琦语气严厉的道。

陈京还待再说话,电话里面“嘟!”“嘟!”尽是盲音……

陈京回转头来,身后“啊……”一声,他只觉得自己撞上了柔软的一团。

方婉琦已经被撞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

方婉琦手下意识的向胸脯摸过去,但很快她又收住了手,脸上的神情又羞又怒,陈京冷冷的道:“你干什么?你不知道我在打电话吗?”

“你……你……”

方婉琦结结巴巴说不话来,陈京叹一口气,道:“赵大林外逃的消息,已经被外面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