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18章 要行动了!

第五百一十八章 要行动了!

一台电脑,陈京端坐在椅子上,肆意的摆弄着鼠标看新闻。

外媒华人新闻,尤其是一些敌对媒体,都在很显眼的位置爆出了关于楚江省高管外逃的消息。

有一家叫《国人》的媒体,甚至还登出了赵大林的名字,只是把赵大林这个财政厅副厅长的官职再往上拔高了两级,写成了楚江省省委常委,秘书长。

而赵大林涉嫌犯罪的涉案金额也变成了三个亿,这样的报道虚虚实实,很有煽动性和欺骗性,不了解真相的人看了这篇报道,肯定在内心会产生相当大的消极影响。

“咳!咳!”

叶海缘咳得满脸通红,脑袋却还是往电脑前面凑,陈京吸烟,这一点让她感到难以忍受!

“唰,唰!”陈京很麻利的将网页关掉。

叶海缘瞪了他一眼,道:“还有几家媒体没看呢,怎么就关了?”

陈京没有理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又点了一支烟。

这几天陈京烟抽得很凶,一天基本上要两包烟,这一切都源于他压力很大,到香港人生地不熟,肩膀上的担子又重,他压力能不大?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形势变化很快,后续工作我不能参与了!”陈京道。

叶海缘理了理耳际的头发,道:“我刚才还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先控制周柔,让周柔给赵大林下一点药,这种药能引发心绞痛!”

一旦赵大林病发送医院。我们就可以追踪到医院,我是医生,可以对其使用手段,让其昏迷,然后将其通过我们的渠道带回大陆,这个方法也很稳妥!”

陈京微微的闭上眼睛,道:“这个方法如果没用成功。你后面的办法就不能用了,还不等于就一个办法?”

叶海缘咬了咬嘴唇,道:“可是我们现在人手太少了。我能够调动的就是这些人。而且上面有明确要求,我们不能够随便的动在港的社会关系和部队,只能够用这些隐蔽的办法将赵大林捉拿……”

“不是捉拿。是劝返!你要注意用词!”陈京皱眉道。

叶海缘脸色变了变,想发作,却终究没有发作出来。

她来之前,把陈京当成了跑龙套的角色,可是现在陈京忽然撒手不管了,她又觉得心里一下没底了!

陈京刚才跟她提供的信息展现了陈京的路子野是一方面,而一直以来,陈京所表现出的自信和淡定,能够让她觉得稳定其实也是重要的方面。

出了境做事,有太多的时候都不能说把握。

就像赵大林这个案子。他人就在半山别墅,可是知道了地方却不能够放手去抓,尤其是赵大林的子女和老婆都到外面多年,各方面的社会关系复杂,一旦弄不好。引发了意外的事故,可能这次行动就是任务没完成,到头来还惹一身骚了。

“办法你去想吧,我现在有新任务……”陈京摆摆手道。

昨天一晚没休息,今天又忙碌了一天,他实在是有些疲惫了。便下了逐客令。

叶海缘怏怏的离去,陈京躺在**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这倒好,这次来本来是有任务的,可是现在变化太快,自己的任务竟然成了学习!

半个月的短训,能够学到什么东西?

实在是难以入眠,陈京又起床开灯,他从自己包里面拿出那本一直他随身携带的《国际金融学》,一页页的翻开认真的读。

他忽然想到,马步平应该要学习归来了吧,应该就在这几天要回来,这一次回来,他的位置会有什么变化?

去新加坡学习一年渡了金,这身份自然是水涨船高了,前途也是无可限量的!

看着马步平送的书,想着马步平平常游刃有余的处理着那些纷繁芜杂的事情,陈京心中分外羡慕。

自己的心性还不到家啊,终究还是沉不住气,在关键时候,自己还不能做到心如止水……

……

香港大学和楚江省有专门的合作,这个合作就是旨在培养干部。

作为一个世界性的开放的大学,香港大学比京城的那些名校管理更加科学合理,学术气氛更加浓郁,治学也更加的严谨!

有人说共和国没有好大学,这是体制之弊,这话陈京深以为然。

大学的领导让一群官员来担任,这样的体制怎么能够有严谨的治学之风。恰恰在国内学术腐败、大学官僚的形势最严重,这是教育之弊,是亟待要解决问题!

没有费多少周折,陈京就顺利的进入了香港大学西方经济学短训班。

这个学科在港大并不热门,因为本身作为一个西方体制的地区,香港对西方经济的了解是相当深刻的,一些本地的学生都很少选择这个学科,而这个学科中,留学生占的比重很大。

当然,像陈京参加的这种短训班,为期是三个月的,并没有纳入香港大学的全日制教学。

但是饶是如此,在这个地方陈京也可以去听任何教授,任何年级的专业课。

有句古话叫既来之,则安之,陈京踏进港大,就深深的被这里浓郁的学术氛围所陶醉,而才听一天课,他本来很浮躁、躁动的心就渐渐静了下来。

他已经退掉了酒店的房间,而选择了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短租房,他是真要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学习中了。

短训班的人不少,这个短训班主要针对的对象除了陈京这类从内心进修的官员和企业家以外,还针对一些工作太忙,而本身又想学点真东西的社会人士。

一个短训班一百多号人,有些人年龄都差不多五十多岁了,但是在课堂上,他们依旧兢兢业业,而且提问很积极,这让陈京很受感染,而他也渐渐的融入到学习中了……

港大的教学,特别注重互动和讨论。

一般一天的学习,老师最多讲半个小时,其他的时间都是互动和讨论的时间。

负责短训班教学的都是很资深的教授,他们的讲课鲜少有讲稿,而是讲案例,不同国家,能够体现西方经济特点的案例,都是老师重点讲授的内容。

而讲了案例以后,就是讨论和提问,然后就是论文!

这种学习方式让陈京这个内地大学生很不适应,但是这种学习方法的优势,很快就体现出来了。

因为对于这种成人教学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教多少,而是让人明白努力的方向和目标,一个学员知道了自己的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有问题了就可以去自己努力弥补,而能够学多少,一切都要靠自身的努力!

就这样,陈京完全投入到了学习中,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过港来的初衷。

他唯一能了解情况的就是短信,几乎每天晚上,叶海缘都会过来一条短信,说她那边的情况。

叶海缘安排人一直盯了半山别墅三天,开始三天并没有发现任何关于赵大林的踪迹,她甚至怀疑陈京提供的信息是否准确。

陈京也无法给她回答,因为他了解的信息都是从沈海送给他的那个资料袋中获悉的,他也没有实地考察过。

但是第四天,叶海缘来短信,说发现了赵大林的踪迹了,其果然就藏在半山别墅!

然后第五天中午时分,她再一次来短信,这一次的短信很清晰,她要立刻采取行动,要让陈京配合他行动。

这天傍晚时分,陈京站在港大校门口,叶海缘驾驶一辆咖啡色的保时捷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停在了陈京身边。

车窗放下来,叶海缘今天改了装。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小T恤,头发扎了起来,束成了一束羊角辫,眼睛上面罩了一副很酷的墨镜。

这个形象让她看上去青春了很多,美女香车,她手扶着方向盘,就那样坐在车中,这便是港大校门口一道亮丽的风景。

这个时候,港大门口川流不息的人很多。

陈京可以明显的感受到有很多双眼睛盯着车和女人,这个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男人,恐怕都是一个德行,看到了女人,尤其是美丽的女人,总会忍不住要多看几眼。

而在香港,这里的年轻人则是更加的自由开放,有人已经吹响了口哨了。

叶海缘皱皱眉头冲陈京道:“怎么了?还不上车?”

“我想知道,你要我配合你做什么?”

“上车,上车我在告诉你!”叶海缘强硬的道。

陈京微微的蹙眉,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叶海缘冷哼一声,脚下用力踩油门,汽车风驰电掣的飞奔了出去。

叶海缘似乎把最近在陈京身上受的气,全发泄在了驾车上面。

她的车开得飞快,在这个高速不限速的地方,陈京只能感觉自己两边的景物飞速的后退,车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而驾车的人所蕴含的那股疯狂劲儿,则很有几分狂野。

陈京系上安全带,用力的靠在座位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叶海缘一直用眼睛的余光观察陈京的表情,她似乎很想从陈京的脸上找到哪怕一丝的惊慌失措,可是,陈京让他失望了,陈京的那张脸平静得如一滩死水一般,没有任何的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