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20章 归案!!

第五百二十章 归案!!

【感谢盟主阿历兄豪爽万赏!现在月票咬得很紧,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上来,上来了就一定要站住啊!!!】

陈京很难相信,赵大林就是自己眼前这个干瘪的老头。

他又瘦又矮,如此单薄的身躯,恐怕一阵风吹过来都能将他刮倒。

赵大林似乎有些紧张,一双眼睛总是左顾右盼,眼神中焕发出的是惊惶的神色。

他很憔悴,蜡黄的脸,眼睛周围有深深的黑眼圈,而其嘴唇带乌黑色,并伴着微微的颤抖。

这样的一个干瘪老头,在澧河任何一座大山上,都能够找到其原型,这样的一个人是省财政厅副厅长?

“林先生,我们喝一杯酒?”陈京淡淡的道,他举起酒杯。赵大林自称姓林,叫林饶欢,想来他这个姓取自他的名字中最后的一个字。

赵大林愣了一下,木讷的举杯,道:“陈先生,我不擅饮酒!”

“随意,随意!”陈京笑道。

赵大林慢慢的喝了一口酒,眼睛看着陈京,道:“请问陈先生在哪里高就?”

陈京笑了笑,道:“我从内地来的,来港学习!”

“你是内地干部?”赵大林问道。

陈京点点头,道:“我是组织部的,省委组织部!”

“有前途,很有前途!”赵大林笑了笑,神情之间很不自然。

陈京浅浅的喝了一口酒,道:“林先生对内地很了解?”

“了解一些。了解一些!”赵大林有些含糊其词。

陈京盯着他,轻笑道:“那林先生,我们找个地方单独谈谈?”

赵大林一愣,脸上露出惊惶之色。就要起身,陈京道:“不要乱动!”

赵大林只觉得背后被一个硬硬的东西咯了一下,他脸色煞白,痴痴的保持着固定的姿势,不敢动哪怕一根手指头!

此时的周柔已经融入到了整个派对中,她举起酒杯穿梭在一群俊男靓女中,她笑声很大,有一种放浪的味道。在这边听起来很清晰!

陈京淡淡的压了压手,道:“坐吧!老赵,找到你可真不容易!”

“你是国安的人?”赵大林问道,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我就知道会出事,沈海想让我回去,就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了!”

他的人仿佛一下崩溃了,委顿在了椅子上。

“回去吧!”陈京道,他指了指正在狂欢的派对。“这个世界不属于我们,你没感觉你我在这个地方像是多余的吗?”

赵大林猛然抬头盯着陈京,有些执拗的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

陈京摇摇头,道:“我的确姓陈。和国安没有关系,我是省委组织部干监处处长陈京!”

“你就是陈京?”赵大林咧了一下嘴。脸上的神色分外复杂。

“我不回去,反正到哪里都是死路一条。我回去干什么?我回去让你们扒我的皮,抽我的筋?我为党工作了一辈子,我临老的时候,想过个安分日子竟然是这么的难?

我现在手上钱也不多,你就在这里打死我,让人打死我!”赵大林道,他神态有些疯狂,情绪很激动。

陈京面无表情,他轻轻的举起杯子,微微的晃了晃,神态不紧不慢。

叶海缘还没有出现,踪迹杳无,陈京刚才不过是在赵大林座位靠背内面放了一瓶红酒,赵大林就这样被掌控住了!

有些滑稽,陈京心中甚至觉得这就是一个荒唐的笑话。

一个副厅级的高级官员,就是这样的风骨和气度,像他现在这种明知不可为,却像三岁小孩一般耍赖的姿态,实在是更可笑。

组织改革,组织选拔干部,究竟应该以什么东西为准绳?

选出了赵大林这样的干部,让陈京感到自己身为一名组织干部很耻辱。

“落叶归根嘛!客死异乡终究不如落叶归根!”陈京道。

赵大林脸色一白,眼睛死死的盯着陈京,脑袋终于垂了下去。

叶海缘终于出现了,他身后跟着两个中年人,三个人慢慢的靠近陈京这边。

叶海缘盯着陈京,陈京点点头,冲赵大林努努嘴,道:“带赵厅长回去吧,人交给你了!”

叶海缘愣了愣,她有些吃惊的看着陈京。

劝返,劝返,这么快就搞定了?

但是事实就在眼前,由不得她不信!

她回头冲两个中年人点头,两个中年人上前,赵大林缓缓起身,眼睛最后看了陈京一眼,叹口气道:“走吧!”

没有回头,他便向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女人忽然喊道:“干什么去,林?”

周柔忽然飞奔向门口,她走到叶海缘旁边的时候,叶海缘一笑,一把拉住她,道:“周姐,咱酒还没喝呢!男人的事儿,这么认真干啥?”

周柔回头看向叶海缘,眼睛迅速落在了陈京身上。

“林干什么去了?你……你是什么人?”周柔大声喊道,她还要往前冲,陈京淡淡的道:“不要去了,来不及了!”

周柔定住身形,此时她这一吵闹,派对所有的人都围拢了过来。

陈京就那样端坐着,但他却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人物。

叶海缘此时很聪明的退开,摆出一副事情跟她毫无关系的样子。

Rose挤开人群,道:“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儿了?”

她目光流转,看向周柔,道:“林先生呢?出去了吗?怎么不辞而别了?”

周柔脸色便得有些苍白,她本颇有几分姿色,但是此时她的样子却是骇人的可怕!

“林先生走了!回内陆了!”陈京淡淡的道,“那里才是他的家!”

他眼睛盯着周柔,周柔缓缓的后退,像一只惊慌的野鹿,一直退到大厅门口,然后猛然转头飞快的往外跑……

这个女人吓到了,赵大林回去了,那就是赵大林事发了。

她作为赵大林的情妇,这件事她能脱得了干系?

她不是官员,解决她的问题很容易,只要在香港起诉她,她就没办法逃脱!

陈京站起身,周围所有人都看着他,他在别人眼中本来就很神秘,而此时,这一番动作下来,就更让人感到神秘了。

大家都看明白了,刚才赵大林是被抓捕的,那人一定是大陆犯了事儿才逃过来的。

可是这样的抓捕也太匪夷所思了,因为都没见什么动静呢!

在港人的眼中,大陆的军队和警察都是神秘的,在他们眼中这些人神通广大,个个技艺高超,他们盯住的目标,鲜少有能够逃走的。

而今天的陈京,就是实实在在的展示了“高超本领”,这怎么让人不吃惊?

陈京心中暗暗摇头,他能够感受到周围这些人眼神中的吃惊还有好奇,但是他能说什么?

虽然说香港回归好几年了,但是他也没有办法通过自己的三寸舌头就说得让周围的人都明白大陆、了解大陆的体制。

这种情况唯有沉默,唯有什么都不说。

“Rose小姐,今天实在是抱歉了!打扰了大家开派对的雅兴!我们有一个问题官员来到了香港,我们今天是请他回去!”陈京坦诚的道。

Rose还在发愣,她怔怔半晌方道:“不麻烦,不麻烦!我们都没有受到影响!”

陈京微微笑了笑,冲Rose点头,道:“谢谢Rose小姐,这是我的名片,今天的红酒很美,以后你去了大陆可以联系我,我也请你喝酒!”

陈京客气的把名片递给Rose,Rose吃惊的捂着嘴,似乎有些受宠若惊,她小心翼翼的从陈京手上接过名片,前后翻着看了一遍。用她那很生涩的普通话念道:“楚江省委组织……部,陈……京……”

“谢谢,谢谢!我一定会保存这张名片,以后我去大陆,一定联系你,让你请我喝酒!”Rose很高兴的道。

陈京含笑点头,道:“那我很荣幸,今天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我们以后再见!”

陈京潇洒的转身,慢慢的踱步往门口走去,大家都在背后向他行注目礼,不知哪个女孩冷不丁的来了一句:“中南海保镖?”

陈京听到这几个字,心猛然一跳,脸唰一下就红了。

看来香港和大陆虽然统一了,真正要加强两地了解,还有很远的路走。

这样的了解不能只是集中在香港的上层社会和官员,而应该要遍及到普通民众,只有那样,才能真正的做到大融合……

任务就这样完成了,让陈京觉得一身轻松,他走出门,外面没有车。

他便沿着盘山公路漫步,今天晚上的空气特别好,天上没有云,满天的星斗。

在这样繁华喧嚣的城市,恐怕也只有在这个角落能够欣赏到天空之美,这是大自然最好的景色!

同在一片蓝天下,香港和大陆本就是一体的,只是极弱的旧中国太无能,让这个美丽的小岛被别人侵占了这么多年。

现在即使它重归了大陆的怀抱,可依旧显得是那么的有隔阂,这让陈京感到内心颇不是滋味。

民族复兴!这是现在共和国提出最响亮的口号,我们的祖祖辈辈,贫穷了这么多年,落后的这么多年,是时候要振兴了……

可是前进的道路河其艰难?就像陈京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都觉得前路困难重重,前面路还有多么的艰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