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21章 英雄凯旋!

第五百二十一章 英雄凯旋!

楚江省纪委对外公布,楚江省财政厅副厅长赵大林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

这个消息公布出来,全国震惊!

因为在这个消息公布之前,已经有赵大林潜逃国外的传闻,而且很多境外媒体还对赵大林外逃的事情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

现在,楚江省纪委这个消息一公布出来,外媒先前的那些报道全成了虚假新闻,这也是楚江省针对外媒对共和国肆意污蔑的有效反击!

在省委对外公布赵大林双规的新闻第二天,陈京在香港的报纸上就获悉了这个消息,实话说他内心是激动的,毕竟赵大林成功被劝返,他在其中是出了力的。

虽然这个力量很微薄,如果不是送了沈海老先生那幅画,恐怕这个任务根本无法完成。

因为根据叶海缘后来给陈京反馈的信息来看,赵大林已经找到了可靠的出境渠道,就在Rose开派对的第二天,他就会乘船出海,绕道马来西亚去欧洲。

而正因为如此,在抓捕赵大林的那天,突击审讯,从赵大林境外账户中发现了超过两千万人民币的存款,这些存款是已经被赵大林转移出境的存款,追回这笔款,也算是把国家的损失降到了最低。

陈京在港大又学习了十多天,才回临港,然后从临港乘班机飞抵楚城。

而在楚城机场,由闫刚率领干监处四个处长亲临机场迎接他的回归,让陈京着实享受了一把英雄般的待遇。

从贵宾通道出来,闫刚给了陈京一个熊抱,伸出大拇指道:“你牛!你知不知道,现在部里是把你当英雄培养,边部长在会上专门表扬了你,我估摸啊,你这个陈处长用不了多久,就又要青云直上了!”

陈京道:“老闫。你可别胡说八道啊!我这次去香港属于亡羊补牢,算是为自己工作的疏忽找回场子,这如果能算功劳的话,以后我们干部奖惩方面漏洞可就大了!”

一旁的边硕林道:“这怎么就不算功劳了?这些年干部劝返工作〖中〗央一级都难有成功案例。而且像这么漂亮的劝返,也是绝无仅有的,我可是听说,这次省领导都非常的高兴呢!”

“你小子懂什么?对了!我这次出差,你网络举报平台的案子压了不少吧,怎么样?现在是不是感觉有些吃力了?”陈京佯怒道。

张爱华张大姐在一旁道:“我们小边才不吃力呢!他是天天倒处转悠搞宣讲,尽都是宣讲你陈处长的英雄事迹呢!”

边硕林脸微微一红。道:“张大姐,哪有?我可是天天埋头工作啊,我到你办公室也就去过一次而已!”

一科科长王汝培道:“到我的办公室去过两次,这就是三次了,还有老赵那边你没去?”

边硕林分外尴尬,咳了咳道:“我们处长在前面一线,香港社会环境复杂,处长却能够在那边如鱼得水。而且顺利凯旋,这样的事情不值得宣讲?我四科还有负责宣传的任务呢!”

边硕林这样一说,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陈京挨过和大家握手。二科赵安一直站在旁边很平静,陈京和他握手,他只淡淡的道:“欢迎处长凯旋!”

陈京冲他点点头,道:“抽空去安慰一下赵处长,你们是老上下级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希望他能够从这件事中尽快走出来,现在的形势很紧啊,我们的工作将会越来越有压力,担子会越来越重,他还要挑大梁呢!”

赵安神色愕然的点点头。心中有些感动。

赵鞍山自打陈京来干监处以后,他的心态一直就没放平,没找准自己的位置。

为了这一点,他甚至和赵安之间都有了裂痕,而赵安为了这事也十分的苦恼,毕竟赵鞍山一直都很赏识他。现在两人关系闹僵,让他肩上背了很沉重的包袱。

官场是个利益场,但是在这个地方,却偏偏重视人品。

赵安和赵鞍山的关系搞僵,他作为下级来说很被动,赵安现在向陈京靠拢,这往小了说是势利,而往大了说就是忘恩负义。

这样的干部,以后哪个领导敢用?

现在陈京的意图是放赵鞍山一马,而这个工作他交给赵安去做,实际上就是给赵安一个和赵鞍山缓和关系的机会,这个机会对赵安来说太宝贵了,他心中怎能不激动?

回到组织部,陈京第一件事自然是向边琦做工作汇报。

边琦心情很好,他亲自给陈京冲了一杯茶,道:“小陈,我知道你是冲茶的高手,我的手艺比不上你,你就凑合的喝吧!”

陈京道:“边部,您这样说我就无地自容了!能喝您亲手冲的茶,我感到十分受宠若惊了!”

边琦摆摆手道:“你是功臣!你应该喝这杯茶!”

他顿了顿,道:“国安那边反馈的消息,赵大林这个案子,功劳在你,他们只是配合你工作,国家局邵局长在米部长面前可是狠夸了你呢!”

“平常牛哄哄,不把其他部门放在眼里的国安局,这次能够为你的事情服软,说起来这很解气啊!”

边琦喝了一口茶,哈哈一笑,道:“你是不知道,这事刚发生的时候,我们召开了一个联席会议,国安局那边一个小处长就敢指着我和纪委汪副〖书〗记的鼻子批评我们,现在你帮我把这口气出了!”

陈京连称不敢,边琦坐在椅子上,忽然抬头道:“对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还有个事,我听高部长说,庸州那边有个案子是你负责,对不对?”

陈京叹了一口气,道:“边部,那个案子理应干部二处负责,这都是高部长硬生生的把案子塞给我了!”

“这个案子要抓紧,省委已经在催我们的工作了,既然这事你接了手,高部又相信你,你就担起来又如何?”边琦道,他从案头拿过一个卷宗递给陈京“这是卷宗,是许明东送过来的。二处这次为调整庸州班子所有的考察材料都在这里面,你拿回去看!”

边琦笑道:“你呀,这一次可是从港大镀金回来的,大家都期待着你的表现呢!”

陈京道:“边部长,这可有些不地道了!我在港大学的是西方经济,跟现在的工作能挂上一点钩吗?”

“怎么不能挂钩?西方经济真正的核心是什么?真正的核心就是世界眼光和世界思维!一个人思维开拓了,工作的方方面面都会受到积极的影响。再说了,谁知道你学的是西方经济?全部门就只有我知道,米部长都不知道呢!”边琦指着陈京道,“你可别跟我露了底,现在有些同志对我们和港大的合作持怀疑态度,你现在表现好,就可以有效的消除这些怀疑,给我们的工作也减少很多阻力嘛!”

陈京无奈的从边琦办公室拿着厚厚的卷宗回自己办公室,一进门,就看见自己办公椅上高卫笑嘻嘻的坐在那边。

陈京一见他就头疼,但是人家是领导,他不能不低头打招呼。

高卫笑眯眯的道:“怎么了?我看你对我很抵触啊!这个思想可要不得啊,这次出去立了功是不错,但不能翘尾巴!”

陈京叹一口气,自认倒霉的道:“高部长,你看看!这么厚的卷宗,就别说是办案了,就是我一一把这些东西看完,那都要耗费极大的精力!”

高卫道:“陈京啊,我这个人有个习惯,就是做工作善始善终!这个案子是你接手的,接手了就要负责到底!怎么能够半途而废?”

高卫语气很严肃,旋即他神色一缓,道:“行了!我今天来不是为这个,按照部里的要求,下去考察回来必须写考察报告和心得。上次我们去庸州,其他人的报告都交了,就缺你一份,怎么样,把东西交给我吧!”

陈京脸色一变,勃然道:“高部长,你……你也不要压迫我太厉害了,我可是刚刚才回来,屁股都没坐热呢!你说我在香港哪里有时间写报告?天天……”

“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你去香港半个月,前面就算是很忙,后面在港大学习,就忙得连报告都没时间写吗?”高卫道。

陈京道:“行,行!我明天交行不行!我现在就写,马上,怎么样?”

高卫神色一缓,哈哈笑起来,过来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好了!我就是吓吓你,我可跟你讲,庸州班子的调整现在很紧急,饶市长已经确诊得了血癌,这是要长期休假了!现在全省都很关注庸州班子的改变,这个你要把好关!”

高卫顿了顿,又道:“行了!这不是我逼你去做事,而是我们现在组织改革的风越刮越急,我们也是在考验一下你干监处的工作能力!我跟你透个底,以后我们在干部选拔任用流程上都有可能要改变,现在这个工作让你来负责,就是在尝试这样的改变……”

高卫这话说得颇为郑重,陈京心中一凛,也郑重的点头。

高卫又露出了招牌笑容:“辛苦了!你好好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