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23章 弄巧成拙了?

第五百二十三章 弄巧成拙了?

在这里遇到郭伟全,陈京颇觉意外。

两人寒暄几句,陈京才知道郭伟全原来也在这里买了房。

现在的趋势是城镇化,农村人进乡镇,乡镇人进县市,县市人进省城,这基本算是一种趋势了!

下面地市官员进城,已经成了一股风潮。

想想也不难理解,在省城各方面条件都比下面要强,而且,作为官员来说,他们跑关系找门路,基本都要往省城跑,而且子女的教育发展,等等这一些省城都不是下面能比的,所以官员安家新城这股风也的确是有一定道理的。

郭伟全也就是四十出头不远,而他的儿子也已经二十出头了,郭伟全自嘲说自己是少数民族,当年为结婚的事儿,家里催得紧,十八岁就定亲,二十岁就结婚了。

他的老婆看上去年龄还比他大,看得出来,他老婆是典型的糟糠之妻,站在他旁边,可谓是毫无光彩……

郭伟全的儿子叫郭杨,在省城楚江大学上大学,现在大学生谈恋爱比较普遍,这孩子也早熟,早就将女朋友带家里来了!

郭伟全在陈京面前显得有些拘谨,说了几句话后面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就一个劲儿的夸灵儿乖巧,长得和陈京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陈京知道他没弄清情况,便笑道:“郭市长眼光真准,别人都说外甥像舅舅,这话看来还真是那么回事!”

郭伟全一听陈京这么说。他心中释然了。

对陈京的底细他有所了解,他记得陈京是没结婚的,心中正纳闷灵儿的身份呢。

“郭市长进城,这以后可好,你我可是邻居了!低头不见抬头见,以后可要常见面啊!”陈京笑道。

郭伟全道:“那真是太好了,能和陈处长做邻居。我算是沾了一点组织的仙气了!”他冲郭杨道:“杨子,叫陈叔!你和小苏以后都得向陈叔学习,你看人家比你们大不了几岁。现在都是省委组织部领导了!”

郭杨神情很不自然的叫了一句:“陈叔!”

他旁边的姓苏的女孩子却很大方的道:“陈叔好!”

陈京乍被别人以长辈称呼,而且是在年龄相差并不太大的情况下,他有些不自然。

但是他和郭伟全是平辈论交。他的儿子儿媳不叫自己叔叔叫什么?

陈京索性便很大方的冲两人点头,郭伟全道:“我家这小子啊,尽给我惹事儿,在学校打架斗殴,学校打电话到我手机上来了,你说我这儿子教得,实在是不成器啊!”

陈京笑道:“行了,郭市长,孩子们太中规中矩了没什么大出息。在学校淘一点,将来说不定成就更大。年轻人有冲动就有冲劲,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郭伟全的老婆在一旁笑道:“陈处长这个道理如果能成真就好了,我就担心将来我这儿子会是个社会的蛀虫!我们老郭家祖祖辈辈都是规矩人,可不能在下一代出现社会蛀虫啊!”

郭伟全老婆不说话的时候,其貌不扬。

但是一开口说话。却能感受到这个女人很不一般,吐字清楚、语气得当,很有一股巾帼之风。

因为是一次偶遇,彼此就只是寒暄,说了几句话,陈京便提出要告辞。

郭伟全要送被陈京拦住。他也没坚持,只是目送陈京一家人远去。

他的老婆叫谢春梅,待陈京一行人走远,谢春梅道:“老郭,你说这次进省城办事,就是找这个陈处长吗?”

郭伟全点点头,道:“你别看这人年轻,工作能力是很强的,做事很有原则、有章法,不是易于之辈啊!”

谢春梅道:“那你刚才怎么不介绍小苏,也让他知道咱家未来的媳妇可是徐副省长的外甥呢!”

郭伟全皱皱眉头,道:“你懂什么?我就是和沙书记成亲家又怎么样?你也不想想,人家这么年轻就居这么关键的位置,他还会顾忌那点背景?幸亏没说,说了还适得其反!”

一旁的郭杨道:“爸,您怕什么?您行得正、坐得稳,又什么好怕的?再说计伯伯不是很信任你吗?你还用在意一个处长的态度?”

郭伟全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官场如果是那么简单就好了,计小平在庸州可以号令畅通,可是到了省城他能有多少能量?

现在根据传言,庸州班子的调整迫在眉睫,就等组织部的态度了!

而组织部这边具体负责这项工作的就是陈京,这年轻人沉得住气,根本就是不动声色,庸州班子里面的一众人,早就坐不住了,这次是扎堆的进省城呢!

“坏了,老郭!你不是给陈处长备了礼物吗?”谢春梅道,她从包里来拿出一个大红包来,“还有这个,刚才多好的机会啊,怎么就不送过去?”

郭伟全笑了笑,心情有些复杂。

进城办事送礼,这是人之常情,郭伟全这次也是做足了准备才进省城。

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碰到陈京的时候,就下意识的不敢往那边想了,送礼的事儿很多时候就是一把双刃剑,弄不好反倒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

一家人欢欢喜喜的看房,却因为无意中碰到了陈京,大家情绪都低落了起来。

……

意外见到了郭伟全,陈京回家的时候,迎头就碰上了庸州市委副书记蒋平。

不过这一次可不是偶然碰到,而是蒋平亲自登门拜访来了。

蒋平的礼物是六条中华烟,两箱五粮液酒,陈京家住三楼,这些东西都是他亲自搬上来的。

进到房间,蒋平一看陈京家的环境,心中就犯嘀咕。

这环境和他想的太不一样了,在他想来,陈京年纪轻轻,就手握重权,那肯定是有惊人背景的。

可是现在看家里这条件,然后看见陈京父母那种从骨子里面的淳朴,他就觉得有些恍惚,然后便心中忐忑,觉得自己今天可能办坏事儿了,一下送这么多礼过来,让陈处怎么看自己?

陈京散出一盒烟抽出一支来递给蒋平,道:“蒋书记,先抽烟。茶水还要稍等,我们一家子出门刚回来,还没来得及烧水呢!

“没关系,没关系,不用这么客气!我就是来拜访一下您,上次您去庸州走得太匆忙,我们都没来得及意思一下,心中实在过意不去啊!”蒋平道。

陈京含笑道:“我呀,就是劳碌命!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救火队员,什么事儿棘手,领导就安排我负责什么事儿。就像这次庸州班子调整的事儿,现在外面是谣言四起,众说纷纭,你说我担这个担子,该要承受多大的压力?”

蒋平讪讪的笑,这个问题他不好插嘴。

而陈京则一直注意蒋平的表情,昨晚他趁夜看了从干部二处转过来的庸州重要领导干部的考察材料,根据材料显示,蒋平这个人能力很强。

尤其是经济观念很新颖,改革很大胆,当初他也主政过张溪。

在张溪的时候,他对国企的改革很坚决,张溪的国企改革开了全省的先河,蒋平却因为得罪人太多,在仕途上险些翻了船。

后来幸亏中央大气候下来,他才得以保住位子,而他主政张溪的那几年,也成了他政治生涯中的一大亮点。

相对于蒋平,郭伟全能力也很强,但是在做决断、独挡一面这一块,他有些弱,现在庸州计小平主政,这个人很强势,郭伟全在很多方面不敢走出计小平的条条框框,倒显得有些平庸了!

“蒋书记,你今天既然到我家来了,我就给你说一下我的观念!首先对于张溪的那个案子,我一直都认为这个案子并不牵扯到你老蒋,干这事不是你的风格!

外面的那些传言以讹传讹,可能不足信!”

蒋平愣了愣,神情颇为激动,道:“谢谢陈处长的信任,最近说句实在话,我承受的压力很大啊!”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道:“承受的压力再大,也不能够影响工作!你老蒋这一点就有问题,自从那次事发之后,根据组织对你的观察,你是三天两天进一次省城,你这路跑得是不是勤了点?”

蒋平脸一红,额头上的冷汗就冒了出来。

陈京很犀利,说话听起来很和气,但是突然之间就能点到筋上,让蒋平一下没反应过来,尴尬到了极点。

“行了,蒋书记,你送的礼物我就收下了!我也不是迂腐之人,有些事情旁观者清,我这人就是这个性子,看到了不舒服的事儿就要说,不吐不快!可能我刚才这话有些重了,但是忠言逆耳,我希望你能听进去!”陈京道。

蒋平连连称是,从陈京家里出来,他弄得灰头灰脸,心中一片冰凉!

弄巧成拙了,真的弄巧成拙了,蒋平懊悔不及,但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

说起来他终究还是小看陈京了!陈京虽然只是个处长,但是其权柄之盛,官威之盛,不是一般处长可以匹敌的。

自己今天来根本就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以无备对有备,焉能不吞下失败的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