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24章 谣言四起!!

第五百二十四章 谣言四起!!

省委对庸州市班子的调整终于有了定论。

省委组织部印发人事调整通知,任命庸州市委副书记蒋平为庸州市政府副市长、代市长。

调省发改委副主任王凤飞担任庸州市委委员、常委、副书记。

庸州班子其他人员暂不做调整,继续保持原班子架构。

这个消息一经公布,在庸州社会各界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无疑,省委的这次人事调整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首先蒋郭之争,蒋平胜出,这一点很出人意料,因为根据熟悉庸州政坛的人判断,这一次郭伟全上位是得到了庸州计小平大力支持的,有计小平做后盾,省委肯定会尊重计小平的意见,所以庸州未来市长人选郭伟全的胜面较大。

除此之外,在前不久发生的张溪群体事件中,蒋平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在蒋郭之争的时候,出现这样的专门针对郭伟全的群体事件,而且这个事件对郭伟全的举报又多有不实,这背后是不是蒋平在推动?

如果不是蒋平在推动,是谁在推动?

蒋平面临这么多质疑,组织在考察干部的时候就不能不考虑,在这样的情况下,蒋平要战胜郭伟全难度是相当大了。

可是现在的结果,是蒋平顺利上位了。而郭伟全却还在原地没动,这怎么能不让人惊讶?

另外,发改委副主任王凤飞调庸州,这个任命也让很多人意外。

发改委作为政府核心部门,一个副主任的分量是很重的,有从下面地市一把手进省城担任副主任的例子。如果按照这样的例子来比较,调任王凤飞担任庸州市委副书记。是不是大材小用了?

王凤飞作为楚江最近几年新崛起的政坛新秀,其政治前途一直都是广受大家关注的,现在王凤飞被调到了庸州这样一个小市做副书记。是不是意味着省里某些领导对他有了看法?

这些议论从庸州开始,迅速蔓延到省城。

很快又有新的议论出来,有小道消息传说省委组织部这一次对庸州班子进行了全面考察后。又由干监处做了详细的审查。而这个审查工作具体由干监处处长陈京亲自抓。

陈京在对庸州班子干部审查过后,往上报的庸州市长建议人选就是蒋平,这可能是蒋平上位的关键点。

而陈京和蒋平的关系,也让人津津乐道。

有人说是蒋平给陈京送了重礼,给他赠送了一套房产,这才导致了陈京偏向蒋平,从而为蒋平的上位扫平了最大的障碍。

这些小道消息愈传愈烈,陈京似乎一下就被推到风口浪尖了!

楚江省委组织部边琦办公室,陈京情绪有些低落,他坐在沙发上。耷拉着脑袋,一语不发。

边琦皱眉道:“怎么回事?一次班子调整,怎么就会有这么大的动静?你是不是要反思一下你的工作方式?”

陈京紧抿嘴唇,良久,他道:“简直是胡说八道!我陈京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直接给省委推荐人选?这么简单的一个常识。有些人都不懂,还在以讹传讹!”

“不要有情绪!”边琦道,他神色颇为凝重,道:“外面有传言,而且传言激烈,就说明你在做工作的时候。思虑有些不周详,没有真正的把工作做实,做得让某些人对你有看法,问题就这么简单!”

陈京默然不语,边琦的话可谓说一针见血,庸州班子调整这么大的事儿,他怎么可能做得面面俱到?

不能面面俱到,就会有人说闲话,这一点不可避免。

“还是没有经验啊!”边琦道,“处理问题最常规的有两个办法,一个是以理服人,另外就是要善于把握人的心理,要以非常规的方法让人无话可说。在做事之前,这些东西你就要想到,如果想不到,就会出问题!

这就是教训啊!”

陈京猛然抬头道:“边部长,三天之内,我解决这个问题!”

“三天?”边琦眉头一挑,斜睨着陈京,似乎有些不信!

“就三天!三天我一定解决!”陈京朗声道。

边琦盯着陈京,很久,他那张严肃的脸渐渐的化开,终于点头道:“好!你是有这个能力的!有时候啊,有能力不用不是本事,因为有的人就是这么迟钝。

你不给点颜色看看,他还以为你软弱可欺呢!”

“我明白,边部长!我知道怎么做!”陈京站起身来,气呼呼的就出了边琦的办公室。

走到走廊上,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了出来。

“叮,叮!”

电话响起,陈京拿起手机接听,电话那头传来蒋平富有磁性的声音,他道:“陈处,您在忙?”

陈京连忙平定了一下情绪,道:“你好,蒋书记,恭喜你了!你这个市长实至名归!”

蒋平在电话那头笑得有些不自然,道:“谢谢陈处长……”

短短的五个字,蒋平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本来这一次对市长这个位子,他已经不抱幻想了,尤其是那天从陈京家里出来,他心中是拔凉拔凉了。

别的不说,就是陈京揪住他一条,他进省城跑关系频繁这一条,他就万劫不复,犯了大忌,他哪里还有资格当这个市长?

可是最后,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改变,陈京并没有揪住他的问题,而是本着事情的真实情况向上面做了反馈,这明显就是帮了蒋平的大忙!

这个大忙不是几条烟几瓶酒能够解决的问题。

陈京作为省委组织部干监处一把手,烟酒他见得还少?

别的不说,就单说每年各地市进省城拜年送礼,陈京现在处在这个位置,下面人能不照顾到他?

共和国是礼仪之邦,年节赠礼品这是人之常情,从上到下都是这么做的,只要不是**裸的送大额现金,这不涉及到违规违纪,陈京还会在意蒋平那天送给他的那点东西?

“陈处长,现在外面有很多胡说八道的……”蒋平道,他话说一半,陈京打断他的话,道:

“蒋书记,有个事儿拜托你去办,关于张溪的案子,我们的调查还在继续!你跟计小平汇报,让他自己过省委组织部找我汇报这件事。我给他三天时间,三天不来,这个案子我就会对外公布!”陈京瓮声道。

陈京顿了顿,道:“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你现在算是主政一方了,你是老领导,轮不到我们这些后辈给你提意见!但是有一点,那就是庸州现在很穷,庸州老百姓日子不好过!

作为一方领导,多想想老百姓,少想想自己的位子,这就是百姓之福了!”

蒋平在电话那头连连称是,他的姿态哪里像是比陈京资历老的领导?倒像是在聆听陈京的指示一般。

但是最后他道:“陈处,您放心!我这一次走上新的领导岗位,这一切都是源于组织对我的信任,也是源于组织的公平公正!我蒋平相信组织,并一定不负组织重托!”

挂掉蒋平的电话,陈京心中还是觉得很不爽。

可这个时候王凤飞来电话了,他开口就道:“领导,怎么了?抑郁了?”

陈京嘿嘿一笑,道:“老王,哦,不对,该叫你王书记了!你现在了不起啊,马上就要主政一方了,是不是辫子翘起来了?”

“别,别!”王凤飞道:“你别跟我灌迷魂汤,你现在是组织领导,我有问题不懂,不找组织还能找谁?”

他顿了顿,道:“这样好不好,今天我在三江鱼馆备了一杯薄酒,你要赏光啊!”

陈京皱眉道:“怎么了?你还在楚城?你刚刚上任庸州就擅离职守,你还想请我吃饭?这是贿赂我吧?”

“去,别给你一点颜色就开染坊!今天我进省城是交接工作来的,你以为是专程请你吃饭?”王凤飞道。

“我可不敢吃你的饭,宴无好宴,会无好会,你还记得上次吃饭的那事吗?搞得大家都尴尬,你说这是何苦?”陈京断然拒绝道。

王凤飞一听陈京油盐不进,他有些急了。

道:“陈京,陈处长!上次的事儿我给你陪不是了,今天这顿饭没外人,就你我兄弟二人,我就想找你交交心,你不会这个面子也不给我吧!”

王凤飞这么说,陈京脸上才露出笑容,道:“这还差不多!行吧!我可跟你说,今天的饭可不准签单,看我不狠宰你一顿!”

“不签单,坚决不签单,现在我远离他乡了,哪里还有那个权力?”王凤飞道。

挂掉王凤飞的电话,陈京的心情好了一些。

对王凤飞请他吃饭的目的,他心中敞亮着呢!

对庸州王凤飞可是两眼一抹黑,他现在这样一头扎进庸州,心理忐忑着呢!

王凤飞性格沉稳,从来都不打无把握之仗,现在庸州的政坛他看不清楚,他不找陈京这个在德高待了那么多年的老基层问问,他哪里甘心?

庸州和德高相邻,社会人文都有很多相似之处,王凤飞的眼睛毒辣得很。

他在省城人脉宽,又担任过省发改委领导,此去庸州,看来是要大干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