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五百二十五章 京城的议论

五百二十五章 京城的议论!

京城,一场雨过后,空气难得的清新。

在方家大院子,方路平从岭南回来后这几天在家陪着老父亲,而方路坚也时常过来探望,一家人是频繁的团聚。

根据中央最新的人事调整,方路平被调整为辽东省省委书记,这一步从南到北的跨越,让方路平也完成了从省长到省委书记的华丽蜕变。

一省省委书记,就算是真正的一方诸侯了,以方路平现在这个年龄,就走到了这个位置上,其未来前途是无可限量的。

这几天,方路平在京城,隔三差五,过来祝贺他的人不少。

而今天,西北一系在楚江的头面人物,楚江省省委常委、省政府常务副省长徐自青进京了,方路平就在自家的大院子里面和徐自青见了面。

徐自青以前和方路平打交道并不太多,因为在以前,方路平还不足以代表西北一系,在西北一系中,他还没有真正的崛起。

那个时候两人的有限几次接触,都是平起平坐,双方彼此客客气气,但鲜少谈到工作。

而这一次,方路平高歌猛进掌握了一省的大权,在西北系中的地位一下拔高了,隐隐有了西北系未来魁首的姿态。

西北系现在的头面人物文卓南和古明凡又在有意的栽培方路平,这也让西北系下面各路势力迅速的向方路平靠拢,徐自青这次过来,其实也就是来拜码头的。

岭南有茶,单枞最闻名。

单枞茶最大的特点就是内蕴天然的花香,方路平煮着茶,外面的院子又花团锦簇,这样的情形,让人不自然的就仿佛超脱出了世俗之外。

而方路平和徐自青的谈话就从茶开始。

徐自青道:“方书记,这里的环境如此好,真是个修身养性的地方。老将军在这里修养。必然能够寿比南山!”

方路平淡淡的笑道:“我这茶是从岭南带过来的,我父亲戎马一生,脾气特犟,本来对老年人来说。修养圣地应该是岭南,那里的冬天暖和啊!可是我父亲却偏偏不愿去岭南,说自己是地道的西北人,到南方干什么?

我们兄弟都拗不过他啊!”

他顿了顿,问徐自青道:“徐省长是中原人,中原也是个好地方啊!”

徐自青道:“我是中原偏西北了,属于冀北人。//.//我们那里的气候和西北相差无几,不像中原了!”

方路平哈哈笑道:“那是,冀北在我的眼中就算是西北了!你我的家乡就隔了一座山而已!”

徐自青有些感动的道:“在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天堑都能变通途,一座山就不是距离了!”

两人这么几句一扯,关系就拉近了。

官场之上讲同学情、师生情、乡情,最近这些年,西北系为了自身的发展。在全国各地都吸纳了人才。但是这些人中,真正的核心还是以西北籍的为主。

方路平说徐自青是西北人,两人的关系自然就拉近了。

方路平指了指窗外道:“徐省长。你看这些花花草草,大都是我二哥亲手侍弄的,我们几兄弟,我常年奔波在外,大哥又年事以高,身体老犯毛病,真正伺候在父亲身边的就是二哥了!”

徐自青道:“京钢集团的方总大名如雷贯耳,只是我一直缘悭一面,长长深感可惜呢!”

他顿了顿,道:“这次我进京。到老将军这边拜访,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礼物,就带了两盆兰花过来!我其实不懂兰花,这两个盆子都是朋友送的,就不知道能不能入方总的法眼!”

方路平含笑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过了一会儿。一人从客厅侧门进来。

看来人相貌和方路平十分相似,不是方路坚又是谁?

方路平道:“二哥,你昨天不是一直念叨那两盆兰花吗?你道是谁送过来的?是徐省长,楚江的徐省长!”

方路坚拍手道:“徐省长太客气了,这两盆兰可都是异草,算是兰中珍品呢!”

徐自青早站起身来上前和方路坚握手,道:“方总,再珍品的兰花,放我那里都是明珠暗投了,也只有到您这种行家手中,这东西才能体现出价值来!”

“坐,坐!”方路坚客气的道。

三人又重新坐下,方路平给方路坚添了一个茶杯。

三人寒暄一阵,客厅的气氛就融洽了,方路平和方路坚两兄弟对徐自青都心生好感。

官场中,送礼有时候就是一门大学问,徐自青送兰花,不仅是投其所好,而且体现了他对方家有相当的研究。

方家现在真正的核心人物是谁?还是方老将军!

送兰花过来,既是可以让方老将军观赏得着,又迎合到了方路坚的嗜好,而且这样的礼物很有品位,不会让人觉得突兀,梅兰竹菊四君子,徐自青送兰,就有君子之交的意思。

当然,三个人再怎么论盆景,论兰花,终究都是世俗之人。

很自然,几人就扯到了楚江的事情上,一提到楚江的事情,方路平便道:“徐省长,楚江是个好地方,惟楚有才啊!但是最近我听闻,徐省长在楚江的工作开展得并不顺利,究竟是遇到了什么难处了?也不知我能不能帮得上!”

徐自青神色有些尴尬,笑了笑,有些不知从何说起。

最近的楚江,徐自青一直在争取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庸州市长的人选,他希望能够让郭伟全来担任,把握这个位置,是西北系在楚江壮大实力的大好机会。

可是最终的结果却是事与愿违。

另外一件事,徐自青希望能在楚江酒店集团的改革上面有所作为,可是现在的楚江酒店集团,问题根本就还解决不了,高寿山弄得焦头烂额,却没办法消除来自欧朗集团那边的压力,可以说是生死两难。

这两件事情做不好,西北系在楚江的发展就没办法展开,而徐自青在楚江的影响力,也因为这些原因,有些大不如前了!

关于这些问题,徐子青已经跟文卓南汇报过了,可今天被方路平问起来,他还是颇觉尴尬。

他沉吟了好大一会,才迂回的道:“方书记,方总!楚江的工作没做好,我很惭愧啊!今天来,我还有个问题想请二位给我一个意见,楚江现在新人辈出,方小姐一直都在楚江发展。

现在方小姐的男友小陈,在楚江颇受领导赏识呢,这个小陈啊,做事方式方法方面,铁腕得很,鲜少讲情面喽!

先前,我们在庸州市政府市长位子的竞争中落败,小陈是其中的关键人物。现在,我们要进行楚江酒店集团改革,他还是关键人物……”

方路平兄弟一愣,两人对望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

尤其是方路平,他最近一直没怎么关注陈京,因为陈京不是没当上县委书记吗?这样的一个小角色,压下去了,还有抬头的机会?这是他想都没想过的!

而方路坚知道陈京进了省城,而且据说是到组织部担任了处长,但是一个处长,能够有多大的能量,能够让徐自青都感到棘手?

徐自青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道:“小陈可不是一般的干部,我分析是不是上次县委书记的事儿,让他心中有了芥蒂,不然这接二连三的,这些事儿都堆一块儿了,实在是我没有想到啊!”

方路平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心中暗暗责怪徐自青办事能力不行。

陈京不过就是一个处长,一个处长能够有多大的本事,还能难倒他一个副省长?

徐自青是何等人?他迅速就感受到了方路平的情绪,他也不多解释,便将最近楚江发生的几件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从楚江酒店集团说到庸州班子调整。

他这一通话说我,方路平和方路坚就同时拧起了眉头。

他们以前只是听过陈京,对陈京根本就不了解,可现在经徐自青这样一说,一个活生生的陈京就蹦到了他们眼前了。

什么时候楚江还出现了这么一个有才华的年轻干部?观这孩子的所作所为,这哪里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分明就是久居官场的老狐狸嘛!

徐自青忽然站起身来道:“不好意思,方书记,我有个电话,我先去接一下电话!”

徐自青客气的出门,大约过了一分钟的样子,他重新回来,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方路坚先沉不住气,道:“徐省长,是什么事儿?”

徐自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嘴巴气得都有些歪。

他指了指手机道:“庸州又有事了!计小平这个蠢货,怎么就这么不小心,竟然让陈京揪住了辫子!我看他还是没吸取上次的教训!这次……”

徐自青先前还在叫小陈,可是现在却直呼其名了。

显然,陈京三番五次的揪住西北系的辫子不放,将西北系的人整得满地找牙,他心中也是动了肝火了!

可是他这一句牢骚,听在方氏兄弟的耳中,其震撼更是巨大。

陈京究竟是个什么角色?怎么就能这么厉害?

现在才一个处长,他就能整出这么多事,将来一旦成熟了,那还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