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27章 智斗老狐狸!

第五百二十七章 智斗老狐狸!

【清晨第一更,兄弟们,有月票的兄弟们,千万不要吝惜月票啊,砸给官策吧!!!】

花了两天时间,方婉琦把家具和电器全部布置妥当,陈京家的新家就一切准备到位,只等搬家了!

陈京搬家的消息,不知是谁在处里传下去了。

下面几个科长就起哄让陈京请客,这是一件喜事,陈京自然是满口答应。

谁知在请客的当天早上,边硕林拿着一个信封兴冲冲的进到陈京的办公室,咧嘴道:“处长,这是咱们一点小意思,份子钱,不成敬意!”

陈京愣了愣,勃然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说好的请吃饭,还要你们份子钱?”

边硕林正色道:“处长,这钱您可得收下!这是人情往来,你可不能让大家过意不去!”

边硕林这么说,陈京也不好不收。

他打开信封,里面厚厚的一沓钱,他一数,竟然有六千多块。

边硕林道:“内面有详细的名单,您自己去看!咱出处现在快三十人了,这点钱不算多!”

陈京皱眉道:“还不多?我请你们吃饭能花掉这么多吗?”

边硕林嘿嘿一笑,道:“那就说不准了,那得看您是怎么个请法!”

陈京用手上的文件打了一下边硕林,佯怒道:“你这小子,我看你是找打吧!”

边硕林连忙告饶,收起了笑容,凑到陈京面前压低声音道:“庸州的计小平来了!这老小子,我最是不喜欢!我跟他说,处长您正在开会,我让他在会客室候着呢!

我偷偷的看了看,这家伙好像心虚得很,看来这次您是将他制住了!”

“胡闹!”陈京站起身来,“你这个做派。人家还以为我多大的谱儿呢!走,带我去见见!”

计小平今天看上去略微有些憔悴,陈京进门,他站起身来。本来浑浊的眼睛一下变得明亮起来。

陈京进门就伸出手道:“哎呀,计书记!您看您,怎么就不提前打个招呼?再说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还用您亲自过来,派个人过来不就行了吗?”

计小平淡淡的笑了笑,道:“陈处长。事关重大,我不亲自过来怎么行?张溪的这事……”

陈京摆手打断他的话道:“计书记,先喝茶,工作稍后谈!”

陈京亲自给计小平冲了一杯茶,恭恭敬敬的放到他面前。

计小平接过茶,用他那瘦古嶙峋的手捏着三才杯的盖子轻轻的捋了捋,动作不紧不慢!

他毕竟是市委书记,不管在什么时候。气度和风范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从这一点来看,蒋平跟他比就好弱了一些。

陈京盯着计小平的动作。慢慢的翻卷宗。

他将卷宗翻出来拿在手上,道:“计书记,关于张溪的案子,我要跟您汇报!根据我们的调查,这起案件是当地的巴东镇那边出了问题,巴东镇新上任的镇长从部队刚转业。

脾气有些火爆,做群众工作缺乏耐心,为了赔偿问题和群众闹了意见,就嚷嚷说不满他的工作可以告状,告到省里去他都不怕!

你说这……”

陈京摇了摇头。将卷宗递给计小平道:“计书记,详细信息都在卷宗里面,我现在把这东西交给你了!怎么处理你们市里拿意见吧!”

计小平愣了愣,将卷宗翻开一页一页的看。

卷宗里面是丁点都没提张溪事件和计小平有关系,都是调查的巴东镇的黄选镇长的问题,最终做出结论。张溪的基层工作存在的问题严重,张溪班子要深刻检讨,庸州市相关领导要高度重视。

将整个卷宗翻完,计小平终于忍不住瞅了陈京一眼。

本来今天来他是做足了准备工作的,他料定陈京会揪住张溪的事情向他发难,质问他为什么要使那些不正当的手段。

陈京如此做,就是要反击前段时间从庸州传出的那些谣言,在这个时候他不将计小平一军,还待什么时候?

可是现在这个卷宗……

计小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了出来,他用手轻轻的敲打着座椅的扶手,心情极度复杂。

陈京这一手出乎他意料,风刮得急,雷打得响,原来那些都只是虚晃一枪。

可是这个虚晃一枪就很妙,因为如果张溪的事情,真是那么简单的话,他计小平还会为这点屁事跑一趟省城?

计小平心急火燎的往省城赶,这件事的内幕就昭然若揭了!

陈京没有证据不错,他的卷宗只提有证据的事儿,那些没证据的东西他提都不提,但是不提不代表没有,真的没有的话,计小平还用得着这么心急火燎?上面的领导可不是睁眼瞎!

计小平脸上有些讪讪,他打了一辈子雁,今天真是被雁啄瞎了眼了,连续几次上了陈京的当。

他手攥着卷宗,道:“陈处长,您放心,针对张溪的事情,我一定严加调查!”

陈京点头道:“那就谢谢计书记您了!庸州的班子现在刚调整,新的班子战斗力更强了,正是出成绩的时候,计书记执政的庸州,是充满了期望啊!”

陈京顿了顿,又道:“说到庸州班子的调整问题,说起来我又想起一件事。最近楚城到处传,说我收了蒋书记的重礼,礼物是一套房子,然后我就助蒋书记上位了。

这个传言很抬举我啊,我昨天跟米书记汇报了,米书记都取笑我,说他干了这一任,把他那个位子让给我呢!”

计小平脸色变了变,很快便严肃的道:“那些传言胡说八道!最近我们庸州是有一股子歪风邪气,有人喜欢说怪话,以讹传讹,这件事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严查!”

陈京道:“计书记,您别生气,那些传言我们体制内的人一听就是不靠实的!我说这话,就是想对庸州班子问一下您的意见。

您是知道的,这一次庸州班子调整,不仅有组织部干部处的考察,而且我们处也参与到了这个工作中。最后这个调整结果出来后,根据各方反馈来看,好像下面并不满意!

我们部领导对这件事感到很恼火,米部长把我和许处长叫过去是臭骂了一通……”

陈京侃侃而谈,他越说,计小平脸色越不自然。

谁对这次庸州班子调整不满意?

这个哑谜他和陈京都知道,说到不满意,他计小平最不满意!

如果他计小平满意,能从庸州传出那些闲言碎语?现在陈京当面问他,他脸上怎能挂得住?

可是陈京的问话技巧性相当强,计小平想作态也没有着力点,只能是被陈京这样不阴不阳的奚落!

最后,陈京道:“根据米部长的意思!我们这次对庸州班子的调整可能犯了两方面错误!第一个错误,就是我们征求意见还不到位,第二个错误,可能是我们对庸州班子的调整还不彻底!”

陈京叹了一口气道:“计书记,关于第二个错误,说起来有些冤。您是庸州的老领导,你最清楚庸州,庸州班子的调整怎么能够一步到位?这一次我们调整了市长和副书记,无论是蒋平同志还是王凤飞同志,这都是很有能力、很有才华的同志。

他们去庸州能干出事业,能干出成绩,这一点肯定没问题。但是独挡一面,是不是还得再磨砺磨砺?”

计小平听陈京这话,脸色终于变了!

他是聪明人,陈京这话很隐晦,但是他也能听懂其意思。

这一次省委调王凤飞去庸州,可以说是引起了很多的议论,就连计小平心中都有些纳闷。

可是陈京现在说调王凤飞过去是要让他再磨砺磨砺,磨砺以后干什么?

计小平感觉呼吸有些急促,王凤飞有了独挡一面的能力,是不是就可以取计小平而代之?

还有,组织部领导认为庸州班子调整不彻底,言下之意是不是这一次班子调整就可以直接让王凤飞取代计小平?

短短的几句话,内面蕴含的信息太丰富了,计小平不能不胡思乱想。他越想,心中越虚,脸色越白!

他再想到庸州,现在庸州蒋平和王凤飞,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他计小平不接受现实,认真琢磨庸州的问题,却还在为班子调整的事情闹情绪,还在省城树敌,这不是犯晕犯糊涂又是什么?

计小平越想心中越觉得发麻,心中对陈京更是有了相当的忌惮!

这个陈京,根本就不像是个二十多岁的处长,这一言一行,就是个老江湖!

乍听陈京说话,好似是信口聊天,没有什么重点和主旨,可是仔细琢磨,他的话是句句不离计小平的后脑勺,越说越让计小平心中不安!

最后,陈京亲自送计小平下组织部的大楼。

临走的时候,计小平用力的和陈京握手,意味深长的道:“郭伟全同志的工作,我会认真去做!这个同志啊,最近情绪有些低落,思想有些滑坡!得让他把思想端正起来!”

他顿了顿,道:“不仅是郭伟全同志,我们班子所有的同志,我们都要团结起来,认真工作,不能够辜负组织对咱们的期望啊!”

陈京淡淡的道:“有计书记这话,我就放心了!我也期待着庸州班子用实际行动证明,我们这一次对庸州班子的调整是成功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