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28章 合伙投资?

第五百二十八章 合伙投资?

陈京搬新家。

一家的亲戚都过来祝贺,陈京在酒店专门摆了十几桌宴席,才将所有人招待清白。

官场的信息传递之高效,有时候就是这般出人意料。

就说陈京搬家这点事儿,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摆酒的事儿,可是下面很多区县,只要和陈京有点关系的人甚至有些是点头之交,都尽是人过来送礼!

而澧河易明华、蒙虎、汤奕阳甚至还专程进了省城来祝贺。

德高那边,公安局长胡棣、德水的唐招招、王学平等也赶来祝贺。

一件陈京根本没在意的事儿,一下引到这么多人前来,这让陈京不得不感叹,这个世界上信息传播速度之快。

说到澧河的蒙虎和汤奕阳,这两人现在都提拔得比较快。

蒙虎已经在最近一次人事调整中被提拔为林业局局长,而汤奕阳也早就成为了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也算是手握大权了!

对于这一点,易明华学聪明了,他心中清楚,要和陈京缓和关系,可不仅仅是多走动,多殷勤送礼,更重要的是陈京当年在澧河的一帮铁杆,他必须要多照顾。

而他的这一手,也的确让陈京对他的看法大为改观。

说起来,当年在澧河陈京和易明华的矛盾,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沉淀,陈京对那些已经看得很淡了。

陈京看重澧河,对澧河那个地方有一种感恩之心。

没有澧河的摔打和磨砺,就不会有陈京的今天,在澧河那个地方,陈京学到了太多太多,这些东西都是他一辈子的财富!

和澧河的一帮老兄弟喝了一顿酒,接着就转战以前在德水的那一帮同事。

王学平、唐招招还有胡棣,因为他们在德高城,德高和楚城的联系毕竟紧密。他们进省城的机会也很多。

几乎每一次进城,他们和陈京至少都有电话联系,而大部分的时候都会见面聚一聚。

唐招招现在是德水区区长,王学平是副书记。两人一直都靠得比较近。

他们两人在德水是坚定走陈京路线的干部,当年陈京在德水留下的政治资源,被他们牢牢的把握在手中,而空降德水的区委书记高伯康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竟然控制不了局面。

后来还是陈京知道了这事,专门打电话给唐招招,狠狠的把唐招招说了一通。

陈京批评唐招招。说现在形势在变,发展条件和机会更是千变万化,怎么就能一直按照老路子走到底?

还有,陈京明确跟唐招招讲,说高伯康书记是极富有经验的老领导,他虽然空降德水,但是对德水的情况是非常的了解。

德水的班子应该要以高伯康为中心展开工作,班子内部要搞好团结。没有团结就没有发展,没有团结也就没有成绩!

唐招招这才在很多关键问题上做一些让步,德水的局面才迎来了新的发展。

而事实证明。高伯康不是省油的灯。

他迟迟不动,并不是被唐招招和王学平等人的手段弄得束手无策,他是在等合适的机会。高伯康这个人素来稳重,老谋深算,不动则已,一动准就是大动作。

就在陈京给唐招招打电话之前,高伯康就已经在积极筹备反击了。

后来唐招招才把局势看明白,心中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而对陈京他也更是信服。

高唐之斗,最后双方各退一步。和平收场,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是两人这一番争斗,彼此也清楚了对方的能量,算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完成了磨合。

现在德水的经济依旧在德高独占鳌头,双方也尝到了和则两利的甜头,德水的政治局面。现在也开始转为缓和了!

但是有一点,那就是陈京在德水的影响已经根植下去了,像唐招招、王学平、王清等人的背景关系,也被人贴上了陈京的标签,别人真要针对他们做点什么小动作,也就不能不顾忌到陈京的面子。

陈京自己心中清楚,他现在根基还太浅,级别也太低,一个个小小的处级干部,还没有建立自己根基的资本。

但是有些事情,不能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现在他掌握的人脉越来越宽,慢慢的形成一个自己的圈子,也基本就成了水到渠成之势了!

搬到了新家,陈京和方婉琦之间的来往就更频繁了。

基本只要方婉琦下班有空,她都会去陈京,钟秀娟两老也早就认准的方婉琦儿媳妇的身份,对方婉琦也完全没当外人,而且包括陈之华一家,还有姑姑一大家,大家现在都认识了方婉琦。

说起来这中间有还有个小故事。

方婉琦的身份可不仅只是省电视台的记者,她自己还办了那么大的楚江传媒公司,别人的不知道她这个身份,闫名在楚城混得久,对楚城的三教九流认识得多,他可是知道楚江传媒的。

而且,在一次楚城民营企业的大会上,闫名还亲眼见过方婉琦在主席台就坐。

当时方婉琦的美貌和气质吸引了很多人去关注她,闫名就是其中之一。

那个时候他脑子里面还幻想,如果自己这辈子能够征服一个这样相貌绝色,又事业有成的女人,那样的人生,夫复何求?

让他万万没料到的是,像方婉琦这般女神级的人物,赫然就成了陈京的老婆!

这让他对陈京的看法又更加深刻了一些,真是大权在握,什么样的女人不会有?

而陈灿和史建俩小夫妻这几年自己下海搞生意是越来越红火,陈京买房,他们两人竟然给陈京卡上打了十万块钱。

陈京把他们叫过来严肃的问他们这是干什么?

陈灿嘻嘻笑说道:“哥,这是你的分红,你不知道你是我们公司的股东吗?今年公司效益不错,十万块钱的分红可不算少了,你可不要不满意啊!”

陈京皱眉道:“乱弹琴!你们一下拿这么多钱出来,公司还要不要运作了?你哥再穷,买套房子还要找你们拿钱?”

史建老实实在,这小子就把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以来的财务资料给陈京搬过来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陈京吓一跳。

这一对小夫妻,还真了得,半年多的时间挣了五十多万,两人从电脑开始切入,现在已经开始营销mP3、手机这些数码一条龙产品,这几年数码产品利润高,两人硬是赚了一个盆满钵满。

史建看陈京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心中就有些忐忑,说:

“哥,这些东西可都是实打实的,我们也做不了假账。而且,我们挣的钱都是堂堂正正来的,也没钻国家的空子,都是干净钱!”

陈灿一把将陈京手中的东西抢到手中,道:“行了,史建,这不用解释,你看我陈灿这么体面的一个人儿,会干违法乱纪的事儿?再说,咱哥可是领导,我们再浑也不敢在咱哥脸上抹黑!”

陈京嘿一笑,道:“赚钱你们是够能的了,可是这么长时间,就没见你们回过家,都钻钱眼里去了吗?还有啊,灵儿现在和我可亲了,但你们家的早早呢?见了我让叫舅舅,你看那小子胆怯得,还当是见到了大灰狼了呢!”

陈京这一批,陈灿就窝在沙发上不做声了,撅着嘴耷拉着脑袋,情绪很低落。

史建有些拘谨的道:“哥,您批评得对,我和灿灿商量了,从下半年开始,公司就有灿灿一个人主要负责,我负责搞后勤,带孩子,以后早早一定会常过来玩儿的!”

陈京眉头一皱,乐了,瞪了史建一眼道:“你说什么?灿灿打理公司,你负责带孩子?你……你这搞反了吧!”

史建讪讪一笑,道:“灿灿能力比我强,我……我不行!”

陈京轻轻笑了笑,有些哭笑不得。

看陈灿这丫头的架势,在史家是当稳了家了。

当年史家对陈灿这个媳妇还不满意,钟秀娟当时生气,就说咱灿灿不愁嫁不出去,我的丫头一个顶人家十个。

当时陈京听母亲说这话,心中还有些好笑,觉得自己母亲太好强,但现在看来,知女莫如母,陈灿还真是一把好手,做事很踏实实在!

“行了!灿灿!”陈京语气放缓,他从口袋里掏出卡片递给陈灿,道:“这钱你拿着!”

陈灿从沙发上跳起来,道:“不,哥!你再……”

“你听我说!”陈京脸色一板,陈灿就不敢做声了!

陈京顿了顿,道:“这钱你拿去,你自己还投点钱,现在沿海搞mP3有现成的方案,现在投点资,搞个mP3生产线要不了多少钱,我判断啊,这是个商机……”

陈灿反应很快,道:“你要跟我合资?”

她还没等陈京回过神来,一把便把卡片抢过去,道:“那就一言为定!咱哥的眼光我相信!最近我就正在琢磨这事,只是拿不准主意而已,今天既然你也这样看,那这生意就有得做。

你放心,你十万我十万,我们一共二十万,就搞个小厂,自己不投资建厂房,就请工人,这些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