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30章 跟着米潜!

第五百三十章 跟着米潜!

楚江省楚城抗日英雄纪念碑位置在楚城北郊。

这一带崇山峻岭,而纪念碑就坐落在一座名为“卧虎”的山上。

据说在军事上,卧虎山是楚城北方的要塞,有楚城门户之称,占据了卧虎山,就占据了楚江全城的制高点。

当年日军侵华,在楚城会战的时候,卧虎山之战打得相当惨烈,敌我双方激战四昼夜,最后卧虎山山头都被双方的炮火炸得往下挫了好几尺。

日军在这一战死伤数千人,而我方在这一战打垮了两个师,卧虎山整座山就是血流成河,那是人间炼狱,惨不忍睹!

而卧虎山抗日英雄纪念碑,这是改革开放之后才新建的,目的就是为楚城守卫战死难的抗日英雄们致敬!

米潜今天来的就是这个地方。

他手捧百合花,沿着纪念碑下的一百级台阶拾阶而上,表情凝重,一语不发!

陈京就跟在他的旁边,也保持着沉默,两人一直走到纪念碑前。

米潜规规矩矩的把花放在纪念碑前面,深深的鞠躬,陈京跟着鞠躬,两人三鞠躬后,米潜才缓缓的退开!

这里的景色很美,从这里看楚城比不上从玉山看楚城那般清楚,但是这种朦胧的感觉更强烈。

楚城的繁华被掩盖了,一切喧嚣化为宁静,如同看海市蜃楼一般,留下的唯有美。

而蜿蜒曲折的楚江,从这个位置看上去像一条深绿色的带子,贯穿整个楚城全部,一直延伸到无限的尽头。

此时正是盛春,沿江两岸山花烂漫,尤其是映山红,漫山遍野都是,景色分外的美丽、迷人!

“这束花是沈老的一片心意,我只能将这束花安放在这里!”米潜淡淡的道。

陈京不知道如何接话。他沉吟了一下,道:“我听说沈老是抗日英雄!”

米潜轻轻摇头道:“沈海是黑社会大头目,曾经是国际通缉犯,他这方面的声名。要比他抗日英雄的声名响亮很多!”

陈京道:“事实终究是事实,历史的真实性谁也改变不了,沈海对民族是有功的!”

米潜道:“功过难论!他曾经对民族有功,但是这些年来,有多少从大陆外逃的官员是通过他将这些人送到海外的?这个数字不计其数!”

米潜顿了顿,道:“所以啊,沈海是很让我们恼火的存在。他盘踞香港这么几十年,势力越来越大,我们却无可奈何!”

陈京心中一惊,他不知道沈海原来还有这个业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人就真的不明智了!

米潜回头指着那束百合花,道:“这束花是送给我父亲的!我父亲和沈海是工友,后来两人一同参军抗日!入缅作战回来。我父亲跟随陈将军起义,而沈海却流落到了海外!”

陈京沉默,他并没有因为好奇去追问米潜关于他父亲的事儿。

想来。这件事追问起来应该就是一个悲剧,十年浩劫,有多少人能够逃脱那场浩劫?恐怕米潜的父亲就是因为那场浩劫遇难的!

过了很久,米潜忽然道:

“小陈!你以后要多关注民风民俗,你是从基层上来的干部,这一块应该是强项!但是你连咱们楚人送葬扫墓的礼节都不懂,这不能不说,你对生活的观察有待提高啊!

我们党天天喊要代表群众,要保障群众的根本利益,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些话可不是空话、大话,我们有些干部喊得凶,但是做得少,这是很让人痛心的事儿!”

陈京道:“米部长批评的是,目前根据我的观察。我们有些党员干部脱离群众很厉害。不了解群众工作,不了解群众疾苦,这样的干部,职位越高越危险。

我们作为组织部门,发现了这一块的问题,就应该要往这个方向努力,要真真切切的引导我们的干部深入到群众中间去,切实了解群众的生产和生活!”

米潜笑了笑,道:“你倒是志向远大,我也正想有这么一天!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们党的事业必定会上升到新的高度!”

陈京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道:“部长,我冒昧的问一句,米老以前是画匠?”

米潜愣了愣,盯着陈京道:“你知道画匠这种工作?”

陈京点头道:“九罗十八匠,这是我们楚人对职业最传统的分类!这个我是知道的!”

米潜道:“你看过那副画?”

陈京点头道:“我看过!那幅画应该就是传统的手工艺人的作品,现在会这样手工的艺人是越来越少了!”

米潜叹了一口气,道:“不仅我父亲是画匠,沈老也是画匠!他们是师兄弟!只是我父亲被他大了十六岁,他的手艺其实是我父亲教的,所以我父亲的画,他一眼就能认出来!”

说到这里,米潜哼了一声道:“为了一个赵大林,我把父亲最得意的之作都拿出来了!真是让人着恼啊!”

陈京脸一红,道:“部长,这都是我的工作疏漏,要不然……”

米潜脸一板,道:“我最不喜欢就是事后说那些没用的话,既然你知道你犯了错,当初为什么事先就想不到?等到犯了错再承认错误,又能有什么用?”

陈京怔怔说不出话来,神色异常的尴尬。

好在米潜批评了一句,神色渐渐缓和的一些,道:

“你现在是我们的干监处长,我希望你在今后的工作中能把你的拼劲儿、虎劲儿拿出来!不要怕得罪人,也不要整天就想着去耍小心眼!我米潜得罪了一辈子人,现在照样为人民服务!

而且我的平台越来越大,路越走越快,现在还要继续为人民服务下去!”

他话锋一转,道:“自古以来,邪不胜正!这就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只要你立身正,办事正,谁能拿你怎么样?怕就怕自己经受不住考验,被别人揪住了辫子,那就是万劫不复了!”

米潜越说越激动,他又提到了庸州的事儿,他道:

“就拿庸州那件事论!他计小平胆子再大,能量再强,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要乖乖的过来跟你承认错误、赔礼道歉?你这小子,年纪不大,鬼点子不少!

自己拿不住计小平,就把我推出来,你倒是好算计!”

陈京听得直冒冷汗,脸涨得通红,他不敢抬头和米潜对视。

米潜的那双眼睛太犀利了,在他那双眼睛注视下,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瞒不过他,自己的那点小心眼,真是自以为聪明,人家早就瞧得透透的了!

米潜已经转身了,他再一次走到纪念碑前面,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洁白的百合花,脸上露出了缅怀哀伤的情绪。

过了很久,他转身吐出两个字:“走吧!这束百合虽然不是你从香港带过来的,但是和那束花没有任何差别!今天我带你来过来我们一起献上。你要时刻想到,一个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的黑道巨魁,他都尚有这份缅怀过去的情感。

我们作为党培养出的优秀干部,就更加不能忘记过去!”

……

从卧虎山回来,差不多到下班的时分了。

陈京给马步平打电话,马步平在电话中笑道:“就等你的电话,我这刚回来,到省城是举目无亲,都不知道住在哪里,你不给我安排,我就露宿街头了!”

陈京笑道:“马县,您可别寒碜我了!你们学成而归,这是全省的大事,我白天可不敢给你打电话,担心打扰了英雄!”

“你这小子,进省城别的没学会,油嘴滑舌倒是有长进了啊!”马步平笑道,他顿了顿,道:

“不过你还别说,我们今天还真受宠若惊了!今天在省委党校,沙书记竟然亲自赶过来接见了我们,这很出乎我的意料啊!”

陈京心中一惊,马上想到今天白天自己撞到沙书记,当时他身边还跟着党校常务副校长柳洪岩。

对!

一定是去党校了!

陈京心中一下豁然开朗,这次全省抽调优秀干部外派学习,这可是沙书记亲自部署的行动,现在第一批学员学成归来,这对他来说不正是一件喜事吗?

陈京心念电转,忽然又想到在米潜办公室,米潜不经意的说的那句话:“舍近求远,新加坡就一定比香港好吗?”

这话什么意思?

陈京的心怦怦的跳,米潜说这话,无意中透露的信息,似乎是他在很多问题上和沙明德的意思并不一致,这在某一个侧面,是不是反映了现在省委的某些分歧?

一想到这里,陈京心中“咯噔”一下,就有些乱了!

他在想,如果米潜和沙明德意见相左,两人不在一条线上,那自己不就处在了一个十分尴尬的位置?

现在陈京还不能算靠向沙明德的人,因为他还不够这个资格。

但是,陈京靠拢汪鸣风,陈京和汪鸣风走得如此近,这不就间接在向沙明德那一方靠拢吗?

一想到这些,陈京就觉得有些头大。

省一级层面的争斗和分歧,对他来说太过复杂了,他根本就是懵懂不知,就像今天他听到的这些,说不定也是盲人摸象,根本就不是其真实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