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31章 意外举报!

第五百三十一章 意外举报!

马步平去新加坡之前就已经是德高市政府副市长了。

按照一般的党提拔干部的规则,马步平这次是镀金回来的,理应要再次提拔,可是究竟把马步平放到什么位置才合适呢?

马步平就这个问题和陈京交换了意见,他的意见让陈京很吃惊。

马步平道:“陈京啊,关于这次外派干部安排的问题,目前议论很多。关于这些议论,真真假假,众说纷纭,但是我就想啊,这一次我们出去培训的干部,都是处以上的干部。

人数还不少!如果说都要提拔,我们目前楚江省能不能有这么多岗位安置?”

他顿了顿,道:“即使有这么多岗位安置,按照目前我们省里的情况,我们这是第一批外派学员,马上就有第二批、第三批,如果都比照第一批学员的标准,是不是几年下来,我们的干部的新老交替就要全部完成?”

陈京皱眉道:“马县,那您的意思是?”

马步平叹了一口气道:“陈京啊,你现在在省城,虽然职位不高,但是也要做到耳听四方,眼观八面。根据我的判断,省委在干部改革问题上的意见目前并不统一。

干部改革谈何容易,并不是一个活动、一个行动能够解决问题的,这涉及到观念改变的问题,如果大家观念没有改变,改革工作的推进就会困难重重。

从这个角度来说,将我们的领导干部外派学习,这是一个好事。但是如果外派学习的干部都一律要提拔使用,后面就存在很多麻烦和弊端,所以啊,我并不看好这件事!”

马步平看问题一如既往的睿智、清晰,陈京听得暗暗点头。

其实这些问题他也想过,他更想过省委沙明德和米潜之间在改革工作上存在了一定的分歧,这些分歧很可能在某个点会得到激发。

因为。省委层面的争斗,很多时候都是妥协让步,双方直行不通都会选择绕过去。

但是,有些问题就是绕不过去的问题。

比如说这一批外派归来干部的安排问题。现在全省都在瞩目这件事,沙明德有沙明德的想法,米潜有米潜的观念,两人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共识,这就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

和马步平一顿酒喝到十点多,陈京忽然收到一条短信:“京子,有些想和你说话了!”

陈京愣了愣。看到短信,陈京脑子里面就想到在庸州酒店的那几夜的荒唐。

金璐那动情的风姿,两人缠绵时候的那股疯劲儿、野劲儿,还有两人相偎时候的那如水的温柔。

几乎是不自觉的,陈京就循着短信而去了!

今天的金璐穿着一套职业装,黑色的小西装里面是雪白的衬衫,小西装根本就裹不住她丰腴的身段,她胸脯凸起的两团。峰岚沟壑泾渭分明,特别的惹眼,特别的性感。那股子ol风情,很让人内心悸动!

看到陈京的一刹那,金璐脸先是微微的一红,然后便放弃了所有的矜持,一下扑到了陈京的怀中。

她双手环抱着陈京的腰,将脑袋使劲儿的贴着陈京的胸膛上。

陈京轻轻的抚摸她的秀发,两人都没有说话,似乎都沉浸在了这安静而旖旎的氛围之中。

“去了一趟香港!”良久,陈京淡淡的道。

金璐点点头,道:“我知道呢!还有美女为伴。不知羡煞了多少楚城的公子哥儿啊!”

陈京抿嘴笑了笑,道:“你也懂得八卦了!最难消受美人恩,我可没那个福分呢!”

金璐眉头一挑,抬头盯着陈京,道:“真的?”

陈京皱眉道:“那还能假得了?你以为叶海缘是什么人?那可是一株带刺的玫瑰,我还想好好过几年安分的日子呢!”

“骗人!”金璐眨眨眼睛道。她似嗔似怒的样子,当真是娇柔无限。

陈京用力的吻过去,两人嘴唇相触,便再也分不开来……

……

金璐像一只猫,蜷缩在**。

陈京抽了一支烟,把烟头掐灭,道:“你还真有耐心,还迟迟不放过楚江酒店集团,看来你对高寿山估计得很准啊!”

金璐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白了陈京一眼,道:“哪那么容易?高寿山就是一头狼,现在逮住了机会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等他缓过劲儿来,再想压住他,就是难上加难了!”

陈京笑笑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收手?”

金璐媚眼朦胧,格格的笑道:“那得你陈处长出面讲和,这个面子我得卖给你啊!我可是知道的,高寿山没少算计你,想让我便宜他,门儿都没有!”

陈京用手捏了捏金璐的鼻子,道:“你这丫头,跟以前是大不一样了,现在的心眼多起来了!”

陈京轻叹了一口气,楚江酒店集团的问题,可以说是迫在眉睫了,高寿山迟迟没来找自己,这个家伙还真能沉住气啊!

陈京上班,人事处廖处长过来递给陈京一份名单,他嘴角挂笑,道:“陈处,你现在是人马越来越充足了。照我说,干脆建议省委成立一个干部监督部,你当部长得了,我去给你当人事处长,如何?”廖宏远笑道,他是开玩笑,但是也是满心的羡慕陈京。

陈京的上任是找他报的到,那个时候干监处一共就二十多号人,现在有了三十多人。

马上在这个基础上人数还要翻番,增配两名副部长和两名副处级监督员,一个处六十多少人,在这整个组织部来说,真正就算是第一处了!

他递给陈京的名单就是这一次干监处新进人员建议名单,陈京扫了名单一眼,轻轻的放下,道:“行了,廖处长,你就别取笑我了!有句说得好,人怕出名猪怕壮!现在我们人数越来越多,风险和压力就会越来越大,这不是什么可喜可贺的事儿!”

“这份名单我再看看,找个时候我会把我的意见以文字形式向你汇报!”

陈京扫了一眼名单,只是瞟一眼,他就看出了这份名单后面牵扯到了很多的博弈。

两个副处长,两个副处级监督员,涉及到四个人的调动,为了这四个人的问题,现在组织部内面议论很激烈,而这其中最不和谐的议论,就是有人提到了“关系”。

这年头机关内部有一股子风气,那就是每一次人员调整,其背后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在操纵。

久而久之,大家想升官、提拔,首先想到的不是成绩,而是要找到关系,这股风气不仅在下面很多单位存在,即使是在组织部内部,也严重存在!

这无疑对干部制度改革来说,是个很棘手的问题,现在干监处担子重,需要面对的问题多,但是对陈京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处理自身的问题。

马步平说得好,工作上存在问题,有百分之八十的都是内部问题,只有百分之二十才是外面的问题,陈京现在对干监处工作的掌控,首先就是要掌控处领导班子,是处里的团结和处新进人员的能力和素养。

米潜给陈京提的那个醒很到位,作为干部监督处,监督全省省管干部,自身硬是基本条件,如果自身内部存在问题,工作怎么展开?

廖宏远走后,一科科长王汝培急匆匆的敲开陈京的门。

“处长,衡州出事了!”王汝培道。

陈京皱皱眉头,道:“什么事儿?”

“衡州的万亩油茶林火灾,烧了三座山,共计上万公顷林地……”王汝培道。

“上万公顷?怎么有这么多?这……这……”陈京一下从椅子上竖起来,道:“这事我知道,今天我从林业厅了解了情况,他们那边和衡州市委市政府不是已经着手去处理了吗?”

王汝培坐在陈京面前,压低声音道:“不是这事!处长您看……”

王汝培将手上的卷宗递给陈京,陈京抽出文件,仔细的看,眉头渐渐拧起来了。

这是一份举报材料,举报衡州市万亩油茶林涉嫌侵占耕地、引发地方矛盾,骗取国家林业、农业项目资金,等等一系列问题。

还有,万亩油茶林的拥有单位衡州自然生态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苗力涉嫌违规贩卖珍惜植物资源,涉及到、银杏、黄杨、紫薇等国家保护树种,而苗力的背后,赫然是省农业厅厅长高小树。

这份材料组织举报的最终指向是省农业厅厅长高小树?

“陈处长,这个案子我有些拿不准啊!”王汝培道“举报材料很详细,是从信访局转过来的,你说衡州的这一把火,烧出的可不是一点油茶树啊!”他拿起卷宗中的照片,道:“处长,您看,还有拍照!而且这些照片还在网上开始流传,这件事……”

陈京神色凝重的道:“汝培,这个案子你没在科里讨论吧?”

王汝培脸色一变道:“我哪敢讨论,这种重要的案子,我能讨论吗?你说我们是不是先把这个案子拆分,把涉及到林业问题的案子转林业厅?”

陈京摇摇头,道:“你先去忙吧!让我斟酌斟酌!”

高小树,这个名字可是如雷贯耳啊,马上省党政班子调整,高小树是副省长的热门人选,在这个时候出事,不能不让陈京分外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