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33章 官威!!!

第五百三十三章 官威!!!

亲家好不容易来家做客,钟秀娟两老忙内忙外,整治了一桌子好菜待客。

一大家围在一个桌子吃饭,中间却闹出了一点小插曲。

陈灿的儿子早早闹脾气,非得站在椅子上整个人扑在桌子上夹菜吃饭,活像一个小霸王。

史建很尴尬,把儿子拉下椅子,小家伙就哭闹不休。

史文明宠孙子,在旁边也不说话,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一屋子人都围着小家伙转。

陈京皱皱眉头,道:“早早,吃饭要注意礼貌,哪有站在椅子上一个人占半个桌子的?你看姐姐是不是那样吃饭的?”

小家伙盯着陈京,对这个舅舅他略微有些忌惮。

陈京面色不改,喝道:“下来!坐着吃!我看你爸妈整天就只知道挣钱去了,是怎么管教你的?不成样子!”

早早怯怯的从椅子上溜下来坐在座位上,钟秀娟端来一个小塑料碗,内面盛了饭给小家伙,陈京脸色才缓和了一些,道:“想吃什么跟舅舅说,我跟你夹菜!”

灵儿在一旁道:“舅舅,我现在都能自己吃饭了,不用人夹菜了呢!”

陈京摸了摸灵儿的脑袋,笑道:“灵儿乖!”他转头对早早道:“你也要向姐姐学习,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被一个女孩子比下去了!”

陈京这一通严厉带鼓励,小家伙终于乖巧了,一家人吃饭才安宁下来。

史文明坐在陈京旁边,他笑道:“还是京子你有办法,我这孙子啊,在家里谁的话不听,我们两老是对他无可奈何喽!也就只他妈在的时候,他还能乖巧一些!”

陈京道:“男孩子小时候一定要严厉!要不让长大成人了没什么出息。以后就是社会的公害!”

他看向史建道:“小建啊,你带孩子要注意这一点,不能够让他养成一些不好的脾气,棍棒出好人。讲不听就得动动家伙,小家伙不小了,是到了能听话的时候了!”

陈京这样一说,史文明两老脸色就是一变。

这孙子是他们两人的心头肉,别说是打,就是骂两句他们都疼到心尖儿上去了,可是这话是陈京说的。他们也不敢反驳,只能在一旁唯唯诺诺!

一旁的汪贵发两老心中却觉得陈京的话大有道理。

这次两人过来看小孙女儿,小丫头又乖巧又懂礼貌,小小年纪,像个小大人似的,爷爷奶奶来了,她忙着招呼,热情得不得了。

这让汪贵发两老心里甜滋滋的。

汪史两家和陈家都是亲家。平常史家条件好,给汪贵发两老压力很大。

而史文明这个人本来就好显摆,当了官有股子官威。说话的时候也不太注意汪贵发两老的感受。

今天史文明在陈京面前话都不敢说,汪贵发两老看在眼里,舒服在心里。

什么才是当官?史文明在政界混了一辈子,那根本就不算是当过官,看现在人家京子,年纪轻轻,往那里一坐就是官威赫赫,这才是当官呢!

一家人吃了饭,陈京和汪贵发聊天,就劝他年纪大了。少干些活儿,好好养老。

儿孙自有儿孙福,自己两老把自己照顾好就是最大的能耐了,哪里还想着儿孙后代买房子的事儿?

史文明在一旁道:“老汪啊,你就是固执!我都跟你讲了,咱们是一家人。现在灿灿和史建事业也做起来了,那边正缺人手,你过去帮忙,他们两个后辈还能亏了你不成?

你就执拗着不去,非得让人家用八抬大轿请你去吗?”

汪贵发憨憨的道:“灿灿他们搞的那是高科技,俺懂个什么?俺还是干老本行实在,踏实!”

陈京暗暗的点头,汪贵发人老实实在,但是风骨却让人敬佩,一分力气一分钱,不占人便宜,活得踏实,靠劳动换钱,不丢人!

“行了,这事就不谈了吧!汪伯老年人能够继续劳动,也算是继续发光发热,这事好事,还是要鼓励!”陈京道。

史文明连连附和,这话题就揭过了。

一家人聊了一会儿天,史文明忽然道:

“京子啊,有个事儿,我有个侄子叫史金刚在市文化局上班,今年他们局里搞公选,金刚各项条件都优秀!可是最终科长位置却旁落他人,您说公选算是我们组织改革的一大步。

可是到头来,公选还是成了一个幌子,最终提拔还得看谁的关系硬,这哪里是改革?这不是打着幌子赚吆喝吗?”

陈京一语不发从兜里掏出烟来,给史文明和汪贵发一人递一支,他自己抽一支点上,道:

“史叔啊,这个问题要多方面看,公选目前我们的确是正在推广,但是改革不能一蹴而就,有时候肯定中途会有些变故!不能一味的认为别人提拔就是靠关系,再说,你的侄子,您在线上也是那么多年,关系也不少啊?”

史文明叹了一口气,语气颇为萧瑟,道:“人走茶凉啊,到岗退休了,就得服老,柴米酱醋油盐茶,就只能管管这些事儿了!”

陈京点头道:“这事我去了解一下,看看是个什么情况!”

“那就真感谢了!赶明儿我让那孩子亲自过来谢你!”史文明道。

陈京将烟头掐灭,心中略微感到有些厌烦,自己说起来也就芝麻大个官,可是找自己办事的人却是络绎不绝。

昨天回来,老爸提到了石敬唐,说石敬唐的老婆企业改制,面临下岗,求上门来说要让陈京帮帮忙,看能不能安排一个单位。

陈之栋心地善良,跟陈京说话是语重心长,他道:

“京子啊,那次相亲的事儿,你可别放在心上。在这种情况下老石能够求上门来,那肯定是事儿很紧急,说起来我和老石也是多年的老友了,再说,你石叔这人对你也着实不错,如果能帮,在不违背纪律的情况下,你就帮帮他们家吧!”

对石敬瑭的事儿,陈京也不是不想帮忙,但一想到他老婆那天那副嘴脸,他就感到恶心。

但是这事偏偏是自己老爸跟自己提,他能推辞?

心中装了事儿,第二天陈京一上班就打电话让边硕林过来去了解一下情况。

边硕林这小子家世不一般,在楚城关系多,路子野,有些事让他去问效率极高。

果然,还没吃午饭,边硕林就过来跟陈京汇报。

关于楚城市文化局公选的事儿,这事的确争议很大,有个叫史金刚的呼声很高,公选的时候得票也很高,但是最终没能提拔。

而对于石敬瑭老婆苏梅芳的事儿,边硕林神秘兮兮的道:“这个苏梅芳是楚城酒店的财务经理,楚城酒店集团现在不是面临难局了吗?集团内部准备先砍掉一些低端业务,楚城酒店条件不行,已经落后了,集团准备把这个酒店买给私人经营。

而对于酒店内部的人员,一部分买断,另外一部分有行政编制的想办法安排。

苏梅芳的级别是副处级,可是她这种情况难找到接收单位,而降级进体制她又不愿意,这事就有些尴尬!”

边硕林汇报完毕,对陈京拍胸脯道:“处长,第一个案子,我马上成立调查组去查一查,我靠,搞得群众反响这么大,楚城内部还捂着,亏他们还打着组织改革的幌子,这不是给我们组织部门抹黑吗?”

他顿了顿,道:“第二件事也简单,我打个电话给楚城酒店集团,问问情况,把问题跟他们说说,我看解决起来也很容易!”

“行了,你别自作主张,我只是让你问问,没让你去处理!”陈京皱眉道,“你不要管这些事……”

陈京顿了顿,犹豫了一下,道:“你一件事你还是去问问吧,下面市一级文化局,我们成立不了调查组,你让下面去查吧!”

“行呢!”边硕林兴高采烈的道,他风风火火的就去办事了。

而就在这时候,陈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干部二处处长许明东在电话那头道:“陈处,现在都说你陈处是咱组织部第一处长了,怎么了?你可不能忘记咱这帮兄弟啊!”

“胡说八道一些什么,许处,不带你这么寒碜人的啊!”陈京佯怒道。

“哈哈!”许明东在电话那头大笑道,“行了,我老实点行不行!马上吃午饭了,咱人穷,请你吃不成大餐,就请你吃个便餐如何?你可别不赏光啊!”

“请我吃便餐?还不如干脆请我去食堂吃算了!”陈京道。

许明东笑道:“那也行,咱就在食堂吃,艰苦朴素嘛!这可是你主动提的,中午食堂见啊!”

陈京愣了愣,才知道自己上了当,许明东笑得有些奸,道:“行,就这样,不见不散!”

陈京抬头看墙上的挂钟,这不刚好是午餐时间吗?

他挂了电话,洗了手下楼,许明东笑嘻嘻的在楼下正等着他,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请,陈处!你是客人,走前面!”

“都说你许处是铁公鸡,看来还真是说对了!你呀……”陈京摇摇头。

“走,走!”许明东一把拉住他,“你能从铁公鸡身上拔根毛,这也是本事呢!”

陈京愕然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