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34章 这是个圈套?

第五百三十四章 这是个圈套?

许明东是组织部内部出了名的铁公鸡,平常只占同事们的便宜,却鲜少有人能占到他的便宜。

米部长在部委会上都开过玩笑,说许处长大名鼎鼎,组织部就需要这种铁公鸡干部,对金钱敏感嘛!这样的干部在面对诱惑的时候,脑子也是清醒的!

而许明东的口碑也的确好,下去考察干部不铺张不浪费,一般不收下面人送礼,做事原则性相当强。

许明东能够当上干部二处的处长,米潜就是欣赏他这一点,他提拔处长,是米潜钦点的,所以他在组织部,是地道的米派。

米潜铁面闻名,许明东便有“小铁面”之称。

下面的干部一般反应许明东不好说话,有时候下面市委书记的面子他都不给,十足是个难缠的人物。

陈京和许明东的关系一直相处不错,尤其是上次庸州班子调整,那个烫手的山芋,陈京出面将其处理得干干净净,算是帮许明东解决了难题,所以隔三差五,他便会给陈京打个电话,两人交流交流。

在食堂吃饭,条件自然好不了,但是许明东是经常跑食堂的人,在食堂里面存了菜。

他安排陈京坐下后,他便招呼师傅,道:“今天许处长来了啊,是稀客!许处长是半个德高人,今天我们就搞点德高特产,你去把那天我存的两只竹鸡炖了,另外,温半斤老窖,一个葱花豆腐。一个卤肚片,然后随便来点小菜吧!”

他点菜完毕,笑嘻嘻的对陈京道:“陈处长,不瞒你说,别人都瞧不起食堂,可我就喜欢食堂!外面的那些吃吃喝喝啊,一个是不卫生。不知道放了一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作料,难吃饱饭。

另外,外面的菜也不实在。说是炖鸡,内面就放一些乱七八糟的底料菜,哪有我们食堂自己做的实在?”

陈京有些好笑。道:“那是,许处精打细算,今天这顿饭肯定实在!”

许明东讪讪笑笑,道:“你可别寒碜我啊,陈处。我可不像你,年纪轻轻,父母都是双职工。我下有小,上有老,不精打细算的过日子能行吗?”

食堂上菜的动作很快,一会儿功夫。酒菜就上齐了。

许明东将半斤老窖一分为二,道:“这老窖地道,是我存这里的,一般舍不得喝!今天是中午,我们就意思意思!”

两人喝着楚城传统的老窖。吃着家常做法的野味,许明东吃得是津津有味,他指了指干锅,道:

“陈处,不客气啊,这东西现在可稀罕了!现在我们还能吃上。过几年想吃就难了。现在德高正在搞旅游区,以后动植物资源的保护肯定要加强,竹鸡这种东西一旦被保护了,再想吃就不容易喽!”

竹鸡是德高那边山林中常见的一种野鸡,一般喜欢在竹林中觅食,这种野味肉质香嫩,富含蛋白质和维生素,是地道的山中美食。

这东西对别人来说稀罕,可是对陈京来说,不算啥。

每年从德高那边送过来的野味、土特产多得很,其中风竹鸡就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当然,今天是许明东的一番好意,再说这味道也的确不错,陈京自然也就顺着他的话说。

两人喝着小酒吃着菜,就在气氛正浓的时候。

许明东忽然抬头看向陈京道:“陈处,有个事你恐怕不知道吧,省委正在酝酿新一轮的地市州班子调整,现在马上要着手调整的是衡州班子,说起来惭愧啊,对衡州这个地方,我了解不多啊!”

陈京哼了一下,笑道:“许处长,这话我就听不懂了,衡州是楚南,你不了解衡州,我更是没到过衡州,说起这个地方,我比你更不了解呢!”

许明东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今天我就是找你问个事儿。我听说最近你们接到了很多关于衡州的举报,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陈京微微蹙眉,点点头,道:“是有一些!但是每个市,包括省直单位我们接到的举报都多,你也不想想我们是什么部门,组织信访现在都归我们负责,这些举报的事儿,能少得了吗?”

许明东笑笑,凑到陈京身边,道:

“可是这个举报不一般啊,这和最近衡州发生的那场火灾有很大的关系!你说一座林场烧了,每年是五万亩的油茶基地,可是烧完才发现基地一共才两万亩。

更让人质疑的是,烧的是油茶,可是暴露出来的却是银杏、红杉还有紫薇,其中有两棵古银杏树上千年的树龄,你说这……”

“许处长的意思是……”陈京问道。

许明东摇摇头,道:“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省林业厅、农业厅等单位正在对衡州自然生态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进行调查,这样的调查,势必会牵连到我们现任衡州班子的许多人。

你说,每每到一个地方班子正预备调整的时候就出事儿,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些耐人琢磨的东西?”

陈京摇摇头道:“这一点就不清楚了!你们不是要考察干部吗?现在就可以行动了嘛!”

许明东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道:“陈处长,实话跟你讲,我们现在在这个问题上面临的压力很大。你看啊,省委要催着我们办事,但是现在相关部门又正在深入调查衡州的问题,我们在这个时候开展工作,是不是不合适?”

他顿了顿,道:“所以啊,这事我向高部长汇报,我们两人统一了一个意见,那就是这件事我们组织部内部先要有个调查!现在你们又接到了举报,你说陈处,这件事情还得你们打头阵啊!”

陈京愣了愣,勃然作色道:“许处,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干监处调查干部、调查案子,那得讲时机,怎么能够说调查就调查?再说了,衡州的局势现在如此不明朗,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对事故定性,我们调查缺少基本的支撑,这样的调查我们怎么展开工作?”

许明东忙拉着陈京坐下,道:“陈处,你别激动,你别激动啊!你刚才说的有些颠倒次序!”

许明东顿了顿,道:“首先,你们作为干监处,干部监督调查工作是你们负责。你们接到了举报,这件事就应该要有所行动,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至于说衡州班子调整在即的事儿,这个事情你们现在大可不必管。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立刻开始调查工作,你们的工作可以为我们的干部考察提供极大的支持,这对衡州班子调整是大有利的,你说是不是?”

“好啊!”陈京怒道,“许处长,宴无好宴,我说怎么今天你请我吃饭呢,合着是要给我下套啊!这事我们还要斟酌,不行,现在坚决不行!”

许明东道:“怎么就不行了?你们接到这么重要的举报,既不汇报,又不行动,这给我们的工作造成了很大的难度,你就没想过?”

陈京缓缓的闭上眼睛,脑袋枕在椅子的后靠背上。

良久,他吐了一口气,道:“许处长,你懂个屁,你知不知道这个举报牵扯到多大的问题?要不干脆你干我这个位置得了,你现在这种做派,不是逼我吗?”

陈京真发火,许明东马上软下去了,陪着笑道:

“陈处,我又有什么办法?现在我的工作也没办法开展,也是两眼一抹黑!在部里面,我又被其他人可以找,也就只有找你老兄了!”

陈京吐了一口气,沉吟了一下,道:

“那这样,我们联合打个报告上去,把目前衡州的相关情况归个总,这事还得部领导决议,你我二人这点本事,能整出个屁事儿啊!”

“好,好!”许明东鸡啄米似的点点头,道:“这个好,这个好!我们想到一块儿去了!”

他高兴得有些失态,想去拿酒,酒早就被他分完了。

陈京瞪了他一眼,道:“老许,你……你这家伙,你就不能让我安生一会儿吗?刚从庸州那边出来,现在又卷到衡州的事儿上,我想消停一下就这么难?”

许明东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忙陪着笑凑到陈京身边,道:

“陈处长,你现在不是兵强马壮吗?你说你们养这么多人,不放下去让他们锻炼锻炼,怎么能够成才?你放心,陈处,衡州不是庸州,我老许不是那么不仗义的人。

衡州这边,我们兄弟两人一起担着,同进退,绝不让你孤军奋战了!”

陈京怒道:“谁跟你同进退?你干你的,我干我的,咱们分工清楚一点。我今天才是看明白了,你这个铁公鸡了不得,跟着你我是占不到便宜的!”

“别介,别介!”许明东还要说话。

陈京一起站起身来,许明东有些惶急的道:“陈处,你这是……你看看……”

“怎么,我现在就去写报告,你不是强调效率吗?我现在写报告马上往上面汇报,有什么不妥吗?”

许明东愣了一下,道:“妥!妥!行,我们俩马上商量报告,我也不吃了,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