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35章 问题大了!!

第五百三十五章 问题大了!!

面对许明东的要求,陈京有些无奈。

撇开两人私人关系不论,陈京作为干监处一把手,接到重要的举报,理应要行动,按照正常程序,他应该要向边琦汇报。

而他之所以没汇报,陈京就是想把这事压一压,先让职能部门去查,等他们的调查有了结论,陈京再汇报边琦,看边琦的意思怎样,那个时候他可左可右,就算是立于了不败之地。

可是许明东的鼻子太灵了,这事既然被他察觉到了,他要求陈京汇报,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陈京和许明东两人综合两人掌握的情况,一起写了一份书面报告,同时向边琦和高卫两人汇报。

这个报告刚写完,组织部另一名副部长李逸风的秘书打电话过来,说李部长要见他。

李逸风陈京以前可没打过交道,李逸风在组织部可算是个实权人物,他不仅是组织部副部长,而且是省直机关工委书记,手上的权柄很盛,就连边琦也要给他几分面子。

说起来,组织部几个副部长都是厉害角色,排名最后的高卫,陈京和其打过交道,这人背景都是深不可测的,更何况是李逸风?

李逸风是正厅级副部长,在进组织部之前,他担任过下面市的市委书记,干过一把手,独挡一面执过一方牛儿的领导,又有几个人是省油的灯?

所以对李逸风,陈京一直都保持一种敬佩和恭敬的心态。

李逸风五十岁,看上去很年轻,他最大的特点就是鼻梁很高,鼻尖微微的有个小钩,是标准的鹰钩鼻。

他的眼神也很锐利,盯着人看给人很大的压力,顾盼之间,所展露出的气度就很有官威。

组织部有人开玩笑。说李逸风的面向是和司马懿如出一辙,标准的“狼顾鹰视”,这样的人一般性格坚韧,足智多谋。而且心狠手辣。

通过这一点细节可以看出,李逸风在下面的风评并不好,至少在部门内部,他的人缘远比不上其他几个副部长。

陈京到李逸风的办公室,李逸风手上夹着烟,眼睛盯着陈京。

陈京正要开口说话,李逸风却先开了口。他道:“小陈,怎么回事?我听说你在让人调查楚城文化局?”

陈京愣了一下,道:“没有啊,楚城文化局我怎么能够调查?我……”

李逸风摆摆手,打断了陈京的话,道:“我强调很多次了!我们的干部改革不要怕不成功,不要怕失败。现在楚城组织部正在尝试领导干部公选,这样的公选在小范围内进行。目前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有时候可能还表现得不是很成功。

但是对这样的情况,我们还是要以鼓励为主。不能够动辄就去调查,搞得下面神经兮兮,这是最打击积极性的!”

陈京愕然说不出话来。

他什么时候说要打压下面积极性了?他只是让边硕林去楚城市组织部干监科去了解一个情况,怎么李逸风就这么大的脾气?

陈京略微沉吟了一下,淡淡的道:“李部长说得有道理,只是我们信访工作,有时候常常会接到一些需要我们处理的上访。像楚城市文化局的问题,我们接到举报后转给了楚城干监科。

想来他们处理问题没有注意方式方法,引起了一些误会吧!”

李逸风盯着陈京,良久。他笑了笑,道:“信访工作不容易做好!有时候一些芝麻绿豆的事儿都要去忙前忙后的处理,实在是很不容易!”

他顿了顿,道:“其实啊,处理这方面工作有个大致原则,那就是要抓大放小。一些重要的、关键的举报,一定要重视,一定要认真处理。而对一些小的举报,可以往下反馈一些,可以外转一些,甚至可以放过一些,都无伤大雅!

唯有不能抓了芝麻,丢了西瓜!”

陈京连连点头,心中很凛然。

李逸风劈头盖脸就问陈京调查楚城市文化局的事儿,听起来好像是李逸风对这事颇为不满。

但实际上,这事就是个幌子,李逸风真实意图是要敲打陈京,让陈京不要“抓芝麻、丢西瓜!”

什么是芝麻?什么是西瓜?

陈京一时半会还揣摩不明白,唯有连连点头。

李逸风摆摆手道:“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他从案头拿过一份文件递给陈京,“这个东西你拿去,刚刚从信访局转给我的,举报的内容很多啊!”

陈京翻开文件,内面厚厚的全是举报材料。

有举报衡州市市长马肯受贿、乱搞男女关系的。

又有举报衡州市市委书记孙千石搞虚拟政绩工程,搞浮夸风,肆意骗取国家投资的。

除了两个主要领导外,衡州林业局、农业局相关主要领导,都有举报。

陈京拿着这一沓材料,怔怔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道:“李……李部长,这……这是怎么回事?”

李逸风是负责干部一处工作的,干部一处工作范围包括省直单位干部考察工作,还包括全省省管干部的跨区域调动,统筹协调,以及随时掌握全省省管干部的工作动态,思想动态等情况。

可以说干部一处是个权利最大的处室,李逸风作为分管领导,他手上的权柄可想而知。

“乱呐!一团糟!”李逸风瓮声道,“还有一些我没给你看,还有举报我们的党员干部和黑社会有牵连的,你说这……”

李逸风表情变得严肃,指了指墙上的地图,他一手按在地图上,道:

“衡州是个乱地方!这个地方是该到了要好好查一查的时候了。”

陈京从李逸风办公室回来,脸上的神色分外的严肃。

说句实在话,他早就想过衡州的问题,但是没料到,这个问题会这么严重。

自己还想着压一压,可首先是许明东找上门来将自己一军,然后李逸风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什么是抓西瓜、放芝麻?

在李逸风的眼中,衡州的问题恐怕就是西瓜吧,这个事情处理不好,陈京恐怕就是犯了“抓芝麻、丢西瓜”的错误了!

在办公室点了一支烟,陈京准备给自己冲一杯茶喝。

他从茶几下面翻了半天,才发现一点龙井已经被自己喝光了。

没有龙井,就只能喝从德高送来的高山茶了,他捧着一杯德高高山雨前茶,忽然他想到,伍大鸣不是在衡州干过市长吗?

当年伍大鸣从衡州铩羽而归是不错,但他肯定了解那个地方,自己是不是该找他问问,也算是探探那一摊子水的深浅?

就在陈京左右想对策的时候,省委督查室单建华亲自打电话来了。

电话一接通,单建华那粗大豪爽的嗓音又想起:“陈老弟,在忙啥呢?半天不接电话?”

陈京一听是单建华,他便叹了一口气道:“单主任,听你的声音就是中气十足,我说你呀,是不是捡到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了?这么高兴?”

单建华道:“跟你老弟打电话,我能愁眉苦脸吗?我愁眉苦脸,你还当我思想滑坡呢,回头安排我搞组织学习,那我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你这话可有问题啊,组织学习是必须要搞的,这是提升党员干部的思想素质,听你这话好像对组织学习很反感啊,是不是让我活动活动,安排你学习几天?”陈京玩笑道。

单建华佯惊道:“别介,别,老弟,我服了你了,说到上纲上线的本事,你还真比我强,不愧是组织干部!”

他顿了顿,道:“跟你说个事儿,今天我接到了一个案子,现在我们省委正在准备要重新挑选几家档次好一点的接待酒店。本来啊,这事悬念不大,欧朗那边各方面条件都不错。

可是现在,忽然有人反映说欧朗酒店涉嫌色情服务,现在我接手调查这事,你说这……”

陈京皱了皱眉头,道:“那有什么,要调查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吧!”

单建华叹口气道:“行了,别说这事了!这样吧,你我兄弟好久没喝过酒了,真想和你聚一聚!这样好不好,今天我们找一个刺激一点的地方,楚城最近新开了一家夜总会,叫‘泛江春’,这是一江春水的意思啊!

怎么样,今天我做东,我们去那边舒活舒活筋骨?”

陈京嘿嘿一笑,道:“单老哥,你我相交这么久,你应该了解我,我这人是个明白人!你老实交代,今天请我吃饭是不是受人所托啊?”

单建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就说嘛!什么都瞒不过你,没办法老弟,今天你得给我这个面子,就当是老哥我求你了!”

“行了,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放心吧,我准时到!”陈京道。

“谢谢,谢谢,那我们不见不散!”单建华兴高采烈的挂了电话。

陈京将电话放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还当高寿山有多深的城府呢,到现在这个地步,他也终于按捺不住了啊!

这家伙这次也是下血本了,竟然请动了单建华,应该是下了不少的功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