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36章 好女色,好美文!

第五百三十六章 好女色,好美文!

三楚晨报编辑室,作为一名新的编辑,石英每天都沉浸在忙碌的工作之中。

从大学毕业没多久,石英辗转了几份工作,最后能够进入楚江影响力最大的报社三楚晨报,她非常的珍惜这份工作。

三楚晨报国营单位,单位大、效益好、工资高,而且绝对不担心会垮台,作为一个女孩子来说,能在这里上班,稳定踏实,而且还有一条很清晰的往上提升的路,实在是很难能可贵了。

无疑,石英能进这里,在石家来说也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甚至是光荣的事儿。

在教育战线奋斗了一辈子的老爸石敬瑭,现在一提到自己的女儿,准对周围人道:“我闺女啊,现在在三楚晨报呢!编辑部,领导都信任她……”

而石英的母亲素梅芳则更加露骨一些,一遇到熟悉的好友,先就吹嘘一番石英,说石英的未来她不担心,在三楚晨报工作,有钱、有社会地位,而且还有前途,将来这孩子比她父母都要强。

对父母的骄傲,石英从内心深处感到满足,儿女不就希望父母老来无忧,快乐吗?

既然自己的工作能够让父母满足快乐,那这份工作就是有价值的,就应该认真做……

当然,人人都有难处和不愉快,对石英来说,她现在最感觉不舒服的就是三楚晨报主编胡悦的那一双色眼。

胡悦风流成性在报社是出了名的,报社里很多女孩都跟他有那种关系。

石英从进报社那一天,他就觉得胡悦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那副色迷迷的样子,让她恨不得甩过去一耳光。

不过还好,胡悦这人色是色,但是工作能力的确强。而且也不因为色而在工作上为难人,石英屡次给他冷脸子看,也不见胡悦给她穿小鞋。反倒是越来越热情了。

这正是石英担心的地方。

这世界上的男人啊,多数都是贱骨头,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现在胡悦没给石英穿小鞋,说不定是因为他还有非分之想。等哪一天他耐心没了,后面的事儿又如何才能说得准?

“哎!小石啊,怎么?今天很忙啊?”

石英一想到胡悦,胡悦竟然就冲到自己坐席来了,石英皱皱眉头,轻轻的“恩!”了一声,眼皮都没抬一样。

胡悦也不着恼。笑嘻嘻的道:“行了,小石,把手头的工作全放下吧!我先给你看几篇文章,这文章好啊,你先安排做文字审定,审定合格后选择栏目分期发表出去!”

“你放那儿吧,我待会儿安排!”石英不咸不淡的道。

胡悦皱皱眉头,道:“小石。你这态度不对啊!怎么跟领导这么说话呢?我安排给你的工作,那肯定就是重要的工作,你可不能这种态度对待工作啊!”

石英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完了。

果然,胡悦耐心没了,这是冲自己发飙呢!

她放下手中的工作,伸手从胡悦手中拿过几篇文稿。

她皱皱眉头,道:“散文?”

“对!散文!你看看吧!你不要对散文排斥,我们报纸可以刊登散文嘛,而且质量这么高的散文,难得一见,实在是读起来让人心神皆醉啊!”胡悦道,他摇头晃脑。十足像个书呆子。

石英心中一凛,她讨厌胡悦不错,但是胡悦可是地地道道的真才子。

尤其是写文章是把好手,现在他身为中国作协会员,他这个会员可不是白来的,而是出了几部小说。几本散文集,靠本事挣来的。

胡悦好女色,好美文,这是出了名的。

在报社,胡悦在文章方面可不常夸人,不仅不夸人,而且还是狂得没边。

上次编辑部聚餐,胡悦喝了一点酒,趁着酒兴就说台湾某知名作家的文章水平,也就他初中二年级时候的水平,他初三写的文章,就让那小子拍马都赶不上了!

当时一众编辑是纷纷拍马屁,石英虽然没拍马屁。

但是胡悦写的东西她看过,是的确有些水准,他的狂还是颇有资本的。

石英低头看文章,第一篇文章标题《楚江白百合》。

文章是散文,却有一定的故事性,大意是写一个远离故土的老人寄送白百合悼念战友的事儿。

文章写得别具一格,不仅用词优美,而且很精当,短短几句话,就把人带到了一副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中,那份历史的沧桑厚重感,那种对历史、人生深刻的把握,用极富有律动的话语表述出来,让人觉得很是眼前一亮。

几乎是没有停顿,石英便一口气把文章读完。

她长出一口气,的确是难得的好文章,这样的文字、这样的思想、这样的散文,太难得了!

石英正要抬头看胡悦,却猛然看见文稿最后的署名:“陈京于十八日夜。”

她心猛然一跳,惊呼了一声。

陈京?

是那个陈京吗?

那个小时候和自己一起经常玩游戏,在学校成绩优秀,尤擅作文的陈京?

“怎么了?小石,受感染了?不错吧!我跟你讲,这几篇文章,可是我下了血本才淘来的!”胡悦道。

石英抬头看向胡悦,道:“这是谁写的文章?写得真好!”

“无名小卒!”胡悦淡淡的道,“一个入了迷途的小子,这么一颗好苗子,偏偏一头扎进了官场上去争权夺利,这个世道啊,真是操蛋!”

胡悦骂骂咧咧,可他这句话,让石英的心更是一紧,道:“不会是无名之辈啊,这样的文章可是大家之作!”

胡悦嘿嘿笑道:“陈京嘛!上面不是有署名吗?以前在乡下,现在官运亨通进了省委组织部,他厮混官场,靠的就是这支笔杆子。用这样的笔杆子去当升官发财的敲门砖,真是暴殄天物啊!”

石英彻底愣住了,果然就是那个陈京。

她一想到陈京,就想到那天在自家酒楼里面,那个手牵小女孩,温文尔雅,却又风度翩翩的成熟男人。

她最忘不了陈京的那双眼睛,陈京的眼睛似乎会说话,一个眼神传递的意思就好像是千言万语。

尤其是陈京看到她的时候,那个眼神更让石英忘不了。

在陈京的眼神中有惊讶,有打量,有回忆,还有过往……

石英从陈京的眼神中,似乎就看到了当年小时候那斑驳的石灰墙,还有那用手工制作的千层底布鞋,还有那穿在身上很威风的海军蓝,那是一个美好、快乐、无忧无虑的世界……

怔怔发了一会儿愣,石英马上翻到下一篇文章。

文章标题赫然是:《石灰墙上斑驳的岁月》

她迅速的闭上眼睛,情绪一下激动了起来,她将稿纸抱在胸前,眼睛直直的看着胡悦道:

“胡总,这是原作者的手稿?”

胡悦摇摇头道:“哪有可能?现在的年轻人谁还用手写字,这是我修改过后的手稿!”

石英眼睛狡黠了一转,道:“那就好!这手稿就留给我收藏了!这字儿真漂亮!”

胡悦怔怔发愣,张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石英道:“怎么了,胡总!有什么不对?”

胡悦脸上发白,道:“没……没什么?”

胡悦肠子都悔青了,怎么自己就没先安排人打印出来?这下倒好,自己要收藏的手稿,被这小丫头给拿去了,这对好美文的胡悦来说,不亚于扯掉他一页肝。

对好文章的人来说,看原作者的手稿和看铅字完全是两回事。

因为看作者手稿,可以不仅读到文章,还能读到作者心境的变化,字里行间的那种心路历程,看手稿是最能体会到的。

胡悦只想哭,过了一会儿,他实在是忍不住,道:“那个……小石啊,你给我留一篇吧!”

石英皱眉道:“怎么了?有一篇不能发表吗?”

“不!不!不是……但是……”

“那不就得了?你放心,我会亲自校勘,这么好的文章,我一定安排好的版面!”石英打断胡悦的话道,她早将文稿放进了自己的文件夹,顺手放进了自己的手提袋,道:

“今晚要加班喽!看这样的好文章,我都不觉得苦!”

胡悦怔怔呆立当场,欲哭无泪,他有一种冲动,恨不得马上回到办公室给陈京打电话,质问他为什么搞了大半年了,才写四篇文章出来,这样的速度像是乌龟在爬啊!

“叮,叮!”石英的手机响起,石英平定了一下心绪,将手机取出来接听。

“妈,什么事儿?”石英道。

“英子啊,晚上有空吧,陪妈妈去办点事,好不好?”

“妈,晚上我要加班呢,还有几篇稿子没审定清楚!”石英忙道。

“行了,英子,稿子比老妈还重要?放一放,今晚的事儿很重要,你无论如何要陪妈一起去!”素梅芳在电话那头道,她语气平和,但是毋庸置疑。

石英叹了一口气,道:“行吧!我安排一下吧,可不能搞得太晚啊!”

石英抬手看看表,她回头四顾,周围的同事都已经到点下班了。

唯有胡悦还眼巴巴的站在那里冲自己这边瞅着,眼神中尽是沮丧和无奈,平常那双色眼竟然都不见了。

石英娇声一笑,装作没看见,马上回头出门,一出门她迅速加快脚步,生怕后面胡悦叫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