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37章 撞上了美女!

第五百三十七章 撞上了美女!

在共和国的夜总会,一般因为其是舶来的东西,都喜欢取很西化的名字。

什么“凯旋会”、“夜巴黎”、“新世纪”等等,可是现在楚城偏偏出现了一家叫‘泛江春’的夜总会。

听这个名字就有中国传统的韵味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怡红院”这一类的名字。

其实,夜总会并不一定都是从事色情服务的,但是这地方既然是找乐子的地方,也不能指望这些地方都干干净净,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多少干净的地方。

有时候,打一些擦边球,搞些旖旎暧昧是必不可少的,现在就是这个时代,改革开放嘛!也不能一味的把夜总会这种东西视为糟粕,陈京对这一点看得透,所以对这类地方他并不抵触。

驾车到“泛江春”,陈京便觉得莞尔,这地方还真不是传统夜总会的样式,门口的两盏大灯笼,就让人耳目一新。

而整个夜总会房屋的结构也是纯中式的,虽然是砖瓦结构,但是外面却加出一截中国传统的木式建筑的样式,很翘的房檐,上面盖着琉璃瓦,而门口站着的迎宾清一色的旗袍,红色的。

身材高挑的女人穿旗袍,有一种别具一格的性感,陈京大步走进去,便是一阵莺莺燕燕,但是称呼都是:“先生,欢迎光临!”

陈京点点头,进入夜总会里面,一进里面,便听到有丝竹之声,然后传统楚戏的唱腔婉转悦耳,夜总会大厅里面人不少,男男女女莺莺燕燕,竟然是在看台上的楚戏。

陈京轻轻笑了笑,觉得有点意思。

他早听说这个“泛江春”的后台老板是个搞古董生意的,看来这老板品味还真别具一格。搞的娱乐场所也是这般有新意。

他私下还听人议论,说泛江春的演出**不是钢管舞或者其他什么暧昧舞蹈,而是唱的是传统“十八摸”,后面有模特跟着做动作。都是古代装扮,很有一股子复古的风味儿。

单建华在包房,陈京盯着大厅看了片刻,他便更上一层楼,走到楼梯口,他忽然听到下面有人鼓掌喝彩,然后演员谢场。他忍不住一回头。

就在这个当口,一声尖叫想起。

然后陈京便只感觉自己怀中多了一团柔软。

来势很凶猛,陈京因为是上楼梯,他顺势往后倒,同时在惊慌间,一手就抓住了楼梯的扶手。

一个女孩就这样压在了他身上,两人几乎就要往后摔倒在楼梯上。

陈京用了很大的力气,才使劲儿让自己的脚下站稳。

而与此同时。对方也用手抓住了扶手,终于站稳了。

陈京后退一步,道:“对不起。小姐!”

“没……没关系,啊……”

女孩一抬头,眼睛透过有些凌乱的头发一眼看清陈京的样子,她怔怔说不出话来。

“你……石英?”

陈京也看清了对方的样子,很是吃惊,“你怎么在这里啊?”

石英双颊微红,今天她来这个地方就有些无精打采,她脑子里总想着包里的那几篇文章。

一共四篇文章,她还只读一篇。

可是这一篇文章,就彻底的将她折服了。她特别想看看那篇《石灰墙上斑驳的岁月》写的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儿时孩提时候的事情?有没有关于少年青春的过往?

她有几次都忍不住把稿子拿出来想看一看,可是这个地方哪里是读书的地方?

对石英来说,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喝酒应酬的事儿,喧嚣的宴席上,大家各怀鬼胎。面上却笑嘻嘻的,借着喝酒打机锋,说一些隐晦但却暗藏锋芒的话。

而作为女孩子来说,在宴席上就是个时时要跟人赔笑脸的角色。

遇到了素质高的人还好,不会做过分的举动。

有时候遇到了那些素质低的人,借着酒兴作怪,还动手动脚,那种男人眼神中发出的是**裸的**光,让人看一眼都会觉得很恶心。

“我……我见个朋友!”石英支支吾吾的道。

她本来也是个大方的女孩,可是此时不知为什么,却不敢看陈京的脸。

她双颊绯红,像染上了两朵红云一般,陈京点点头,道:“那你忙吧!”

石英道:“京子哥,你来这里忙什么?”

陈京呵呵一笑,道:“我也是见一个朋友,呵呵!”

对石英,陈京并没有什么成见。

相反,石英他从小就认识,小时候这丫头就是他屁股后面的一个跟屁虫,性子像男孩似的也是那么野,在班上和男孩子发生争执,他可是敢先动手的主儿。

女大十八变,现在石英这丫头长大了倒乐得文文静静,性子也知道羞涩了,还真是水灵灵的一大美女!

“刚才不好意思啊,我被下面的掌声给弄迷糊了,没看前面呢!”陈京笑道。

“没事!是我不小心!”石英道,她基本恢复正常了,但一颗心还是忍不住扑通!扑通的跳。

陈京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轻轻的点头道:“那行吧,你去见你的朋友,我去见我的朋友,咱以后再见!”

陈京欲错身而过,往上走几步,石英忽然道:“京子哥,等一下!”

陈京回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石英道:“那天的事儿……对不起!”

陈京愣了愣,大方的一笑,道:“那算什么事儿,那本来就是一个误会!”

陈京回头过去,手伸在后面摆摆手道:“那点事你不用放在心上,你京子哥可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儿!”

陈京在说话间已经拐过了楼梯,身影消失不见了!

石英怔怔说不出话来,她本就是颇为感性的人,看着陈京的背影,不知为什么,她心中就酸酸涩涩,分外的难受……

一个小插曲,陈京找到单建华包房的门牌,轻轻的按响门铃。

“来了,来了!”单建华的大嗓门响起。

他亲自过来开门,一看陈京,脸上就露出招牌式的笑容,道:“哎呀,陈老弟你真是准时啊,我刚琢磨要不要给你打电话呢!你可是个大忙人,这我是知道的!”

陈京哂笑,道:“行了,你老单就不寒碜我了,你督查室一把手都有空,我一个小处长能没空?”

单建华拉着陈京道:“来,来,进来!进来!”

陈京进到包房,果然,高寿山在位子上。

高寿山的旁边还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高瘦男人,这不是省政府办公室苏化平副秘书长吗?

“介绍一下!”单建华哈哈笑道:“老高我就不介绍了,你们是老熟人了!”他指了指苏华平道:“苏秘书长,可是徐副省长身边的人呢!”

苏化平自陈京进门他就在打量陈京。

和所有初次见陈京的人一样,陈京实在是太年轻了,年轻得让他吃惊。

“苏秘书长好!”陈京伸出双手,苏华平没有摆秘书长的架子,也站起身来道:“陈处长,久仰大名!今天老单做东请客,我是不请自来啊!”

“欢迎,欢迎!”陈京和苏华平的手紧握,他脑子里就想到了三江鱼馆的周婷。

苏华平骨瘦如柴,已经是个半老头子了,周婷那丰满性感的胴体经常要在这么一个半老头子身下婉转承欢,那是什么滋味儿?

他心中暗叹一口气,缓缓的摇头,心想这个世道啊,还真就是很操蛋!

高寿山脸上挂着笑,陈京冲他点点头,道:“高总也在,这倒是出我意料啊,怎么?你们现在不是在忙着改制吗?”

高寿山笑容迅速凝固,立刻变得尴尬起来,沉吟了一下,道:

“陈处,很惭愧啊,目前我们的危机还没有解除……”

陈京压压手,止住了他的话头,冲几人点头道:“不好意思,我来了电话,我先接个电话!”

陈京开门出去,拿出电话接通。

电话是侯林打过来,侯林呵呵笑道:“陈哥,在哪里呢?我一直想找你喝一杯啊!”

陈京道:“你这个小猴子,怎么今天想起我来了?今天不行,改天吧!”

侯林道:“知道你日理万机,平常都不愿意打扰你!我跟你讲,我可是听说你现在和省城的几位大美女关系匪浅啊!尤其是那个叶海缘,那朵玫瑰可是娇艳得很……”

“得,得!你这小子瞎扯淡!有事说事,没功夫听你瞎扯!”

“好,好,不瞎扯!”侯林道,他顿了顿,道:“是有一点事,关于陈团的,这小子不地道,他不是一直在追叶海缘吗?可这家伙脚踩两条船,暗中又在追欧朗的老总欧念菁。

你是不知道啊,叶海缘他给追丢了,人家欧朗的老总更是正眼都不瞧他,这小子就发了狂,最近整了一大批材料,说是欧朗酒店涉及色情,放言要把欧朗搞臭、搞垮台呢!”

陈京心念电转,皱眉道:“你这是哪儿跟哪儿?这管你什么屁事?”

侯林顿了顿,道:“怎么不关我的事儿?欧朗现在马上要向德高扩张,我们和欧朗现在合资呢!”

陈京心中恍然,道:“行,行,可这管我什么事儿?你们做生意还找到我来了吗?”

“陈哥,话不能这么说,你现在不是负责楚城酒店集团吗……”

陈京打断他的话道:“行了,今天我正在忙,明天你再给我电话怎样?你可不要把我当成无所不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