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38章 陈京的威风!

第五百三十八章 陈京的威风!

高寿山今天唱的是苦肉计。

酒过三巡,他就开始诉苦,说什么现在楚城酒店集团问题迟迟解决不了,股票表现疲弱,投资人缺乏信心。

又说什么现在集团现金流遇到了问题,不得不壮士断腕开始砍业务,业务砍了,就有人没事做,员工下岗、退休、养老等问题没办法解决,集团正面临崩盘的危机。

陈京一直不说话,因为这个事说起来现在跟他没关系。

他一组织部的处长,哪管得到酒店集团的经营上去?

可是苏华平的出现让他有些警觉,毕竟他和陈之德之间是有协定的,陈之德对陈京的要求,就是要求陈京能想办法把楚城酒店集团的问题给彻底解决掉,从而尽快对集团实施改制。

现在,楚城酒店集团的问题根本没解决,陈京也算是没完成任务。

这事高寿山蒙在鼓里,可是苏华平是省政府的副秘书长,他的路子宽,人脉广,保不住这个情况他就了解。

苏华平一直也很冷静,一杯一杯的喝着酒,嘴巴抿得很紧。

终于,高寿山的一出戏唱完,苏华平说话了,他道:“高总,你说话不要尽整那些没用的,你说业务砍掉后人员安置困难,有没有实际的案例啊?说话不能够空口白牙,信口胡说啊!”

高寿山一下就抓住了救民稻草,他连连点头道:“有,有。怎么没有?我刚刚来的路上都有人拦我的车,非得让我给她安排工作,你说这……”

他掏出电话便拨号码,他一个人装模做样的说了半天,大致是要什么人过来。

一会儿功夫,房间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服务员过去开门,进来了两个女人。一老一少,年纪大的女人接近五十岁的样子,穿着很朴素。面容略微有些憔悴。

而年轻的女孩,则穿着时尚,光彩照人。

陈京回头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

这不是素梅芳和石英吗?

他心中感到好笑,觉得这个世界还真的小。

石英一进门就看到了陈京,她也是惊讶莫名,一颗心就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高寿山站起身来冲两人招手,道:“快,快,苏会计!你把你的情况像我们陈处长汇报汇报,我们集团现在处于什么情况让领导摸摸底。”

苏梅芳很有修养的和大家打招呼,可当她一看清陈京的脸,一下就怔住了。怔怔说不出话来。

高寿山却没有注意到她脸色的变化,他对陈京道:

“陈处长,这个苏会计是我们楚城酒店的财务经理,现在楚城酒店我们正式卖了,留下一百多号职工没地方去!要买断我们现在没资金。而且还涉及到养老的问题。

而苏会计还是行政干部,现在干部多,不是各地方各单位都在精简机构吗?安置不下去啊……”

他顿了顿,道:“所以啊,陈处长,无论如何您得救救我们!我代表全集团八百多干部职工向你求情了!”

高寿山天生就是个擅长演戏的主儿。他这段表现是声泪俱下,让周围的人都很受感染。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道:“高总啊,在乡下啊,有一句俗语叫做别逼公牛下崽。你现在就是逼公牛下崽,你说我一组织干部,能管得了你们国企的事儿?”

高寿山苦着脸道:“这我知道,我们的分管领导是陈省长,我跟他有过汇报,他是钦点让我找你解决,你说这……”

陈京皱皱眉头,轻轻的哼了一声,脸上的笑容就淡了!

苏华平一听高寿山说话不对,陈省长就是由这个指示,高寿山在这个场合下说出来不等于是要压陈京吗?

这可是大忌!

官场上很多事就是两个口,主动永远都握在手上有牌的人手上。

现在陈京手上就有牌,而高寿山屁都没有,他这么说不是坏事吗?

陈京就是组织部的处长,陈省长脑袋发懵,让组织部一处长解决企业的问题?

再说了,陈省长是政府领导,他又有什么权利去对组织部的干部下命令?

党领导组织这是写进了党的章程的,高寿山这话就有挑拨之嫌,陈京反过手一顶大帽子回过去高寿山就吃不了兜着走。

他插言道:“小陈啊,你看看现状……”

他指了指石英道:“你看这孩子,现在正在上大学,家里就母亲一个人拿工资的,如果下岗职工这一块解决不好,楚城酒店集团将来就是天大的麻烦,职工没法生存,以后直接就会影响到酒店的改制工作啊!”

陈京嘿嘿笑笑,道:“苏秘书长,我说一个情况,说了你不要见笑啊!”

他指了指石英道:“她叫石英,说起来还是我妹子!”她指了指苏梅芳道:“这苏经理我得叫婶儿,她的丈夫是石校长,跟我家老头子是几十年的同事呢!”

陈京这一开口,一屋子人都静了下来。

苏梅芳脸上红得像猴屁股。

最近她一直在为自己的位子奔忙,她托了弟弟的关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高寿山。

她给高寿山送了重礼,就是希望她还能有机会进到集团核心层里面去,可是饶是如此,高寿山也没给她一个明确答复。

今天,她和高寿山见面,高寿山就说要见领导,让她穿得朴素点准备好,到时候要一起向领导反映情况,领导如果批示了,那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可是她哪里料到今天见到的领导赫然就是陈京?

她既羞且愧,同时又后悔。

她是听说过陈之栋的儿子在省委上班,可是在她想来,省委上班那定然就是个一辈子难出头的秘书。

陈之栋她就不怎么看得上,教了一辈子书,到头来还是一穷二白,而且这人还特穷酸,不知变通,不懂人情世故。

这样的父亲能教出什么儿子?

再说了,官场是个需要背景的地方,陈家又有什么背景?没背景想让陈京出头,那几乎就是天荒夜谈,所以,苏梅芳根本就瞧不上陈京。

可是现在,她是亲眼见到陈京的威风了。

那个平常高高在上,让她高山仰止的集团董事长高寿山,现在完全就是哭丧着脸在求他,这还是陈之栋的儿子吗?

这样的权柄人物,自己的女儿没有攀上,自己怎么就这么眼瞎?

高寿山也非常的尴尬,他干笑几声,道:“苏姐,你们认识?还是亲戚?哎呀呀,这真是误会啊!误会啊!”

苏梅芳不自然的笑了笑,轻声道:“京子……婶儿我……”

一旁的单建华拉了一把椅子道:“坐!坐!坐着说,别站着!”

石英先坐在了椅子上,她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陈京。

她脑子里想起胡悦的话,胡悦说陈京是误入了迷途的家伙,可是她一点也不觉得。

看陈京那样端坐在椅子上,一脸的严肃,他旁边的高寿山就像个谄媚的奴才,这一下就把他的形象衬托出来了。

刚刚进来之前苏梅芳还一个劲儿的叮嘱她,让她做好喝酒的准备呢!

这对她来说是极其反感的差事,可是现在,如果让她和陈京喝酒,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儿啊!

“行了,老高,你甭跟我演戏了!”陈京道,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最近我听说欧朗酒店那边又涉色的新闻,这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高寿山忙摆手道:“这事冤枉,我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陈京皱眉道。

“真……真不知道!”高寿山有些心虚的道。

他心中憋屈啊,本来是件主动的事儿,现在倒好,内外不是人,最后还得当孙子来求着陈京。

不求没办法啊,陈京早将他看透了,可他看不透陈京啊!

再说了,陈京能熬能等,可他高寿山能熬能等吗?楚城酒店集团的外部危机一日不解除,他就是内外交困不得安生。

高寿山早就摸清了陈之栋对陈京的指示,可那又怎么样?陈京就像从岩头缝儿里蹦出来的一般,以前从没听过这号人物,可突然之间就崛起了,而且风头非常强劲。

陈之德一副省长,手下有多少人可以办事的?怎么偏偏就把这事安排给风马牛不相及的陈京来办?

这究竟是陈之德在压陈京,还是在帮陈京出风头?他看不清楚啊!

“好了,老高!不就是芝麻绿豆大的一点事儿吗?看把你难得,欧朗那边我去沟通吧,你就安心的等着准备集团改制吧!”陈京一锤定音的道。

高寿山一愣,苏华平也是一愣。

陈京好大的口气啊,高寿山弄了这么久,想尽了办法,使出了浑身解数没解决的问题,现在陈京竟然说那就是芝麻绿豆的一点事儿啊?

还是单建华反应快,他打了一个哈哈道:“陈老弟,好豪气!我就知道这天下就没能难得住你的事儿!”

陈京哼了一声道:“单主任少给我戴高帽子,我跟你讲,今天一早我们李部长就批评我,臭骂我一通。你道是什么事儿?就因为最近楚城市文化局闹了一出公选的闹剧,我让人去查了查,这就挨批了!

你当我是什么人?我就是十足一救火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