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39章 女人吃醋说!

第五百三十九章 女人吃醋说!

最后几天了,有月票的兄弟不要留了,走砸了吧!】

一顿饭吃得算是皆大欢喜。

高寿山终于把困扰了他这么久的一个大问题给甩掉了,他本来以为今天会很困难,他为了今天做了很多准备。

可是最终陈京却出乎意料的爽快,竟然就大包大揽的答应了。

不知为什么,因为这一点,陈京在他眼中显得更加神秘了!

陈京不是傻瓜,真要是什么解不开的大难题,陈京是不会大包大揽的。

可是这个问题陈京怎么能够解决?欧朗酒店的难缠,高寿山是深有体会的,他纵横了楚城这么久,也算是地头蛇,可是欧朗集团背景深不可测,而且更关键的是人家的掌舵人也是老谋深算,高寿山根本就算不过人家。

如果陈京真能轻而易举的把这个问题解决,那这个人就太不简单了,以后在楚江,对陈京就要谨慎再谨慎,千万不可得罪此人!

而和高寿山有同感的就是单建华。

单建华平常对谁都称兄道弟,大大咧咧,但是这个人是面粗心细,是非常有心机的。

他和陈京称兄道弟,两人关系如此融洽。

如果仅仅只是因为陈京曾经关于他的问题上坚持过原则,那是绝无可能的。

官场是什么地方?官场就没有感恩戴德一说,这个名利场,一切都讲利。

单建华和陈京走得近。归根到底还是他看好陈京的前途,觉得陈京值得他付出代价。

但是今天,单建华觉得自己可能还是低估陈京了。

从夜总会出来,单建华送陈京上车,他握着陈京的手笑眯眯的道:“陈老弟啊,老单我不服人,可今天是真的服了你了!”

陈京嘿嘿一笑。道:“怎么了?此话怎讲?”

单建华哈哈一笑,道:“你说你老弟,天天窝在组织部。可是眼光看到的却是整个楚江啊。就连省政府苏副秘书长的那点小秘密都让你给掌握了,佩服,佩服啊!”

陈京这下丈二摸不到头脑了。他和苏华平第一次见面,以前根本就不认识,哪里能掌握苏华平的秘密?

他掌握苏华平的秘密,也就是苏华平和周婷的那点事,可这事陈京怎么会提?单建华也没有理由知道啊!

陈京嘿嘿一笑,道:“单老哥,你是什么意思?我可听不懂啊!”

单建华盯着陈京,脸上的神色非常暧昧,良久,他凑过来道:

“咱们苏秘书长啊。有个秘密,这位领导和你们部的李副部长可是死敌啊!今天你说的那事,就是楚城文化局的那点破事啊,苏秘书长听在耳中,就记在心里了。

你放心。楚城文化局不被查得底朝天,我还真不信!”

陈京大吃一惊,他今天说那事纯粹是顺口一提,原因就是因为他今天被李逸风骂了一通,心里不舒服。

他总想着楚城文化局的那点破事,得想个办法给捅一杠子。他这话是说给单建华听的,单建华不是省委督查室的一把手吗?

省委督查室管得宽,对下面的地市和各单位来说,他们就是锦衣卫,什么狗屁事他们都可以插一杠子。

而且一旦他们插手的事儿,那没事也有事,还得罪不起。

谁得罪督查室,那就不是得罪个人的问题,那是在得罪省委,单建华牛逼的地方就在这里。

陈京含含糊糊的和单建华说着话,单建华又压低声音道:

“欧朗那边不是出事了吗?你说这事我应该怎么办?”

陈京一笑道:“行了,单主任,你是省委大员,还问我该怎么办?”

陈京又意味深长的道:“放心吧,有人要请你吃饭的,你给不给人脸,那一切都看你了!”

单建华道:“老弟,你说我这一查,不会对你的工作造成不便吧?”

陈京摇摇头,道:“不会,不会!你爱怎么地怎么地,只要你能查得出东西来。”

陈京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递给单建华一支,自己点一支,深吸了一口道:“说到这里,我还真跟单老哥建议一下,少跟那些公子哥儿打交道,这帮家伙,我的总结就是要狠狠的敲打,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要不然啊,你就不胜其烦,扯了虎皮当大旗可是他们惯用的伎俩,如果你怕了他那张虎皮,那就等着他们蹬鼻子上脸吧!”

单建华哈哈一笑,道:“你老弟精辟,总结得真精辟,我学到了,学到了!”

“行了,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要不然嫂子在家可是搓衣板候着啊!”陈京笑道。

他钻进车中发动汽车和单建华挥手致意,然后驾驶汽车一溜烟淹没在了车水马龙的大道上。

单建华眯眼瞅着陈京消失的方向,咬了咬嘴唇。

陈京深不可测啊,什么事情他心里都是门清儿的呢!

过了很久,单建华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道:“是老王啊,欧朗酒店调查的情况怎样?”

“主任,我们的调查的情况,的的确确发现他们有个桑拿中心,那里有些不干净……”

单建华吸了一口烟,道:“行了,老王!人家是外资,而且是政府重点引进的外资,有点小问题,我们给他指出来就行了,上纲上线就不必要了。有些事一上纲上线,那打的可是政府的脸,也是我们整个楚江的脸!你明白?”

“呃……明白,明白!我明天把卷宗整理出来让您签字!”

“好!”单建华道,他微微皱了皱眉头,道:“算了吧,这事不急,我们暂时拖一拖,拖一拖……”

……

灯光有些昏暗,灯下的美人愈发显得娇艳。

陈京轻轻的吻过去,金璐嘤咛一声,身子便开始发烫发热,感觉难以招架。

但是她还是竭尽全力挣脱,酸溜溜的道:“怎么了?今天知道来找我了?这么多天你都忙啥呢?”

陈京搂着怀中的玉人,讪讪的笑道:“都忙啊,组织部的工作你还不知道,那就是全省第一忙衙门!”

金璐眨眨眼睛道:“怎么?没有和你娇滴滴的未婚妻卿卿我我?”

陈京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手有些松了!

金璐一把抓紧陈京的手,道:“怎么了?生气了?对……对不起!”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用手理了理金璐耳际的秀发,道:“璐璐,你是我的女人……第一个女人……”

金璐愣一下,一头扎进了陈京的怀中,手抱得很紧很紧。

陈京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轻轻的抚摸着她那如缎子般光滑的肌肤,慢慢的上探,最终终于触到了那最为饱满了两团,那两颗小蓓蕾娇嫩得触一下就觉得能碰出水来。

金璐反应很大,“啊”的一声,身子猛然颤动。

她的眼神如水,脉脉的盯着陈京,欲拒还迎。

两人不止一次**了,早就心有灵犀,陈京深深的吻下去,心中的一团热火猛然勃发便再也不可收拾。

巫山几番云雨,粗重的呼吸,快乐的呻吟,以及肉体的**所发出的鞭挞之声,共同奏响了一曲极度销魂的乐曲……

“京子,那个陈团就是个王八蛋,你道他干什么?他现在是联合督查室,联合一切对欧朗眼红的那些家伙要挑我的刺,找我的毛病,这小子啊,还真是当我姓欧的是吓大的!”金璐头枕着陈京的手冷声说道。

陈京笑了笑道:“行了吧!你先把楚城酒店集团的案子诉撤了,陈团是玩不起什么大风浪的!”

他顿了顿,道:“哎,今天我接到侯林的电话了,怎么了?他还帮着你啊!”

金璐白了陈京一眼,忽然格格笑了起来,道:“哎哟,是吃醋了?是不是吃醋了?”

陈京干咳一声,有些尴尬,下意识的用手摸摸鼻子。

“吃醋了就说嘛!你还别说,那个侯林还好,就是个半大孩子。可是那个侯冠中啊,也有些像苍蝇,整天嗡嗡的,让人不胜其烦!”金璐道,他话锋一转,道:“放心吧,楚城酒店集团的诉我明天就让人撤了,说起来,这个诉我早就该撤,他高寿山不好受,我还不好受呢!”

“怎么了?你们内部也有问题?”陈京盯着金璐道。

金璐叹口气道:“没有哪里是铁板一块,不过很快就没问题了!这个伍勇,是该到了给他点颜色瞧瞧的时候了!”

陈京瞟了一眼金璐。

此时的金璐,又哪里还有半分娇柔的样子?

她现在的神情,俨然就是一位手握重权,杀伐决断的女强人!

他手发力,将金璐搂紧了一些,想想一个女孩子管这么大一摊子事,谈何容易?这些年,她也受了不少委屈吧!

“以后要特别注意酒店的形象,像这种桑拿中心涉色的事情,那就是大忌!”陈京道,“欧朗的金字招牌,可不能有污点!”

金璐一惊,道:“怎么?他们都查清楚了?这个伍勇,罪该万死!”

陈京拍了拍金璐,道:“你呀,永远不要小瞧人,你聪明,别人也不傻!这个世界谁是傻瓜?这一次算是我给你遮掩了一次了……”

金璐脑袋偎在陈京的怀中,心中觉得宁静又有安全感。

陈京在她的眼中就是一座山,是值得他永远依靠的一座山,也只有在陈京身边,她的内心才能真正的宁静安定,以后就让那些惶恐不安的日子见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