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40章 问题很多啊!

第五百四十章 问题很多啊!

陈京回家,家里又有客人过来拜访。

他有些吃惊是,这次来的客人赫然是庸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郭伟全。

郭伟全拎着两大包庸州土特产,另外还有六条中华烟,而更让陈京觉得有些意外的是,郭伟全还带来了两盒极品龙井。

土特产和烟不算什么,但是这两盒龙井,陈京却知道这是价格不菲的。

“怎么了?郭市长,你把外面的那些传言当真了?你还真当我是收了蒋书记的礼,才在张溪的事情上偏向他吗?”陈京半开玩笑的对郭伟全道。

郭伟全愣了愣,连连摆手,道:“陈处长,这可是个天大的冤枉啊!我可从来没存这样的心思,张溪的事儿事实怎样,那就是怎样,蒋书记平常做事

沉稳实在,张溪的事情我也不认为他在其中有搀和。

而这一次庸州市班子调整,蒋书记能够得到组织信任,我也是心服口服,相比蒋书记,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啊!”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道:“对了,郭市长,我听说你们以政府的名义在省里搞了一个办事处,这个主意是您提出来的?”

郭伟全点头道:“这个主意是我提的,我们庸州太落后了,尤其是信息落后。在较早以前,我们准备搞驻京办,但是后来综合了各种考量,我们还是研究觉得把办事处设在楚城可能更务实啊!”

他顿了顿,道:“陈处长,您看,除了庸州以为,其他哪个地市在省城没有办事处?我们以前在这一块没有引起重视,现在我们才开始重视起来!”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

关于庸州在楚城设立办事处的事儿,陈京也是刚刚听说。

这个办事处一设立,就有人讲怪话,说庸州官员搞发展、谋发展。走的第一步是谋关系,找后门。

又讲说郭伟全这次是吸取教训了,提出要搞办事处,就是要利用办事处的力量在省城搞关系、为自己的仕途增加砝码。

不能不说这些说法有道理。在现行体制下,大家都在这么干,庸州这么干也毋庸置疑。

只是陈京因为上次那些流言蜚语,现在也卷入了这些议论中,这让他感到有些冤!

陈京和郭伟全聊天,他忽然想到了上次和许明东交换意见的时候,许明东提到衡州班子调整。很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话当时陈京没有领悟,但他一看到郭伟全,却想到了一点。

是不是郭伟全在庸州失利了,又瞄准了接下来衡州班子的调整?

关于庸州班子的调整,其实是很不彻底的,只调整到市长和副书记,其他的人员都没动,这和此前所造的舆论完全不同。这是否意味着庸州这次调整还没有结束?

这些念头在陈京脑子里面转过,他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送走了郭伟全,陈京立刻便给许明东打电话。电话一接通,他劈头盖脸的就问道:

“我说老许啊,你这是怎么搞的?关于衡州的问题,我一直强调要保密,你们干你们的,我们干我们,不要搞得好像我们是联合起来在做什么事情,现在怎么外面就开始乱传了?”

许明东被陈京的话说得一懵,他道:“陈处,这我可真没有乱传啊。现在这事在我这里还是高度机密,连几个副处长我都没通过气。你想啊,这事部里还没表态呢,我能乱传吗?”

陈京道:“那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一些个跑官要官的就登了我的门?”

“什么?有这样的事情,你说是谁。你说个名字,我马上严肃处理!”许明东道。

陈京嘿嘿一笑,道:“名字我不说了,你自己猜吧,反正有这样的人就是了!”

“是不是庸州那边的?”许明东问道。

陈京吐了一口气,他判断得果然没错,庸州班子调整不彻底,这一次衡州班子和庸州班子的调整应该是有很强联系的。

陈京给了许明东一个十分模糊的答案,然后便挂了电话。

他接着又跟王凤飞打电话,他笑道:“老王啊,我说你上次带的那个秘书啊,怎么我看着你们俩走在一起,好像他才是领导似的,我说你是故意保持低调,还是另有所图啊!”

王凤飞道:“陈京,就你会说话,尽知道乱嚼舌根子。我说你说话积点口德行不行?你不知道我现在初到庸州吗?现在我的一切行动,都在听组织的安排,这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没,没!我开个玩笑,我向你打听一个事!”陈京道,他便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和苏华平见面的情况说了一遍,他问王凤飞,关于李逸风和苏华平两人的矛盾,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凤飞笑得有些古怪,道:“你呀,你呀!没想到你也八卦起来了!这些东西你也打听?”

陈京不管王凤飞是否买关子,反正就逼着问。

没想到不问不要紧,一问就问出了大八卦。

原来起因是因为苏华平和周婷两人关系暧昧,在周婷这个女人身上,苏华平是陷进去了,这一陷进去,自然就冷落了家里的妻子。

苏华平的老婆比他小整整十岁,一直在妇联工作,后又下放到了下面某市团委任副书记。

起初,他老婆为苏华平和周婷的事儿,还大吵大闹,很是整出了一些事端。

可是苏华平是铁了心就要跟周婷好,两人成了一对拆不散的鸳鸯。

他老婆最后没办法,为了不爆家丑,影响到两人的政治前途,只要就默认了这事。

可是作为女人来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自家的男人成了别的女人的**客,她老婆又哪里忍受得了孤独和寂寞?

没多久,这女人就自己也找了情人,而这个情人,据说就是当时时任某市市委书记的李逸风。

男人都是这样,自己可以有外遇,却忍受不了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

苏华平发现了这事,勃然大怒,和老婆产生了激烈的冲突,可是李逸风他动不了啊,再说为了这种事两人怎么能够大打出手?那不是要贻笑整个楚江政坛?

所以,苏华平只能在暗中处处和李逸风为敌,两人就这样成了彼此最大的敌人了!

陈京听了这事,心里有些哭笑不得,这都是一些什么事儿?尽是一些男盗女娼,上不得台面的事儿。

通过了今天的几件事,陈京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对楚城了解得太少了,楚城诺大一个地方,各种关系、利益、矛盾盘根错节,自己不能够老是做瞎子,聋子,对这一些一无所知啊。

老是这样瞎撞,像今天这事,幸亏只是牵扯到下面市的一个文化局,否则如果问题更大一些,真要是让李逸风翻了船,这事就大发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最终还得归到自己脑袋上来,到那时候,别人会怎么看自己?

……

欧朗酒店忽然对媒体宣布,撤销对楚江酒店集团的一切起诉,两家楚城最大的酒店集团沸沸扬扬闹腾了几个月,最终就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这场闹腾!

不得不说,这个结果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毕竟,双方之间的问题和矛盾在媒体的聚焦灯下,已经被剖析得越来越透彻了,这样严重的问题和矛盾,被媒体已经渲染成不死不休之局,最后竟然就这样私下和解了?

这让媒体也是大感无趣,同时对私下和解的原因也展开了全面的调查和剖析,但是显然,没有一家媒体能够弄清情况,他们对这个结果也感到十分的意外,他们所有的推断和剖析,都只能是靠猜测。

高寿山第一个给陈京打电话表示谢意。

这一次高寿山在电话中非常客气,差点就要对陈京说以后要肝脑涂地,以死相报了。

无疑,高寿山的客气,是因为陈京在他的眼中已经是非常神秘了,他相信陈京能解决问题,可是这么的快的把问题解决的毫无后患,这还是很出乎他的意料。

欧朗集团的根基很深,高寿山这个地头蛇努力了这么久,都不能够把问题解决,陈京却一天之内就搞定了所有的事情,这怎能让他不惊讶?

第二个打电话过来的是单建华,单建华在电话中打着哈哈道:“陈老弟,效率高啊,什么叫胸有成竹,你老弟是给我上了一课了!佩服,佩服啊!”

陈京心念电转,他忽然脑子里有了一个念头,道:

“老单,你可不能寒碜我。你来电话正好,我有事情求你。有个事你知道吧,衡州火灾的事儿,省委没有派你们去调查吗?”

单建华愣了愣,道:“陈老弟,你这个思维跨越太大啊,我们刚才还在谈论楚城酒店集团和欧朗之争的事儿呢!”

陈京道:“这个事儿已经不成事儿了,过去的事儿还有什么值得谈的?现在衡州的事儿是关键,我是迫不及待的向你老兄请教呢!”

“这个事儿目前我还回答不了你,明天我会去一趟衡州,这次去衡州是徐副省长带队,我们督查室和其他主要职能部门都有人去,回头我们再谈这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