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41章 秘密消息?

第五百四十一章 秘密消息?

苏华平背着双手,像一头公狮子在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在走廊上踱步。

虽然徐副省长给他电话,让他过去谈话,但他依旧是不紧不慢!

在省政府,谁都知道苏华平是徐自青的心腹,而他这个副秘书长,也就只是专门服务徐副省长,连服务徐副省长的综合二处处长的位子,都是他兼任的。

徐副省长的命令由他来传达,有很多时候,他的意思也就是徐副省长的意思,他就像是站在徐自青背后或者前面的一个影子,他的身上每一个地方,都烙上的是徐自青的烙印。

到徐自青办公室门口,他迎头碰上了郭伟全,他打着哈哈笑道:

“哎呀,郭市长,怎么了?你也是应徐省长的之约过来的?”

郭伟全过来握手道:“秘书长,我来省城不拜访徐省长,那也说不过去不是?哈哈……”

郭伟全打了一个哈哈,苏华平也是大笑起来,一抬手道:“请,我们一起过去!”

在楚江省,要见徐自青一般都要先跟苏华平打招呼,但是凡事有例外,比如说郭伟全见徐自青,就不用苏华平安排。

郭伟全和徐自青之间的关系很深,两人将来甚至还会有亲戚关系,而郭伟全也是徐自青在地方上为数不多可以真正倚重的人。

徐自青戴着眼镜在批示文件,苏光华一进门,背在后面的双手早就放到前面来了,他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呵呵笑道:

“省长,在忙?”

徐自青一抬头看是他们俩,忙放下手中的文件指了指沙发道:

“坐,坐!”

他自己绕过来坐在了主座的位置,郭伟全和苏光华两人坐在了他的对面。

徐自青先道:“今天的报纸你们看了没有啊?欧朗撤诉了!效率惊人啊,高寿山还真有些无能,他干了几个月搞不定的事儿。人家一个晚上就解决了,这说起来还真是滑稽!”

徐自青嘿嘿一笑,眼睛盯着苏光华道:“苏秘书长,你对其中的详情可了解?”

苏光华摇摇头道:“这我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事应该是陈京出面解决的,如此看来,我们楚江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一旁的郭伟全有些惊讶,徐自青头转向他道:

“你去陈京家送礼去了?怎么了?没被拒之门外?”

郭伟全老实的回答道:“没有,我的礼物他收下了,并没有给我难堪!”

徐自青皱皱眉头,通过两件事。他对这个陈京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第一件事就是欧朗酒店撤诉的事儿,这事顺利得出乎人意料,他可不相信陈京真有什么了不起的能耐,一夜之间就能把这事摆平。

陈京能够做到这一点,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陈京有一个很神秘的背景。

另外,郭伟全去拜访陈京的事儿,这也是徐自青安排的。

陈京能够不理前面的那些流言蜚语,能够大大方方的把礼物收下。这说明这人很自信,外面的那些风言风语他没有放在眼里,颇有那些小丑能耐我何的气概!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干部。这样的气概因何而来?

另外,徐自青再联想到陈京进组织部的事儿,这背后就一定有一只无形的推手,这只推手究竟是谁?

徐自青对这一点实在是看不透。

本来,陈京和方婉琦的关系在那里,徐自青作为西北系在楚江的头面人物,陈京应该是要靠拢他才对。

陈京靠拢他,对陈京来说,他有一个好的依仗,而对徐自青来说。陈京这样的干才也正是他需要的。

而上次在京城,徐自青见过方氏兄弟,当时他也透露了这一方面的意思。

方路平和方路坚都没有反对徐自青的想法,毕竟,西北系在楚江的底子薄,根基浅。如果陈京真是个可造之材,是一员干将,在这样的年轻人身上花点代价是值得的。

更何况方婉琦现在是铁了心的跟着陈京,两人成了一对拆不散的鸳鸯,陈京终究会成为方家的女婿。

自家人如果能出一颗好苗子,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呢!

可是这事说是这样说,徐自青作为领导,他也不可能去主动找陈京不是?

而他对陈京的观察,又发现这个陈京职位不高,能量却挺大,在省城竟然是小有名气。

更让他迷惑的是陈京的背景,陈京好似根本就不用靠方家的力量,他在楚城做事是挥洒自如,连续和几方派系有冲突,他竟然都能把事儿干得漂漂亮亮的。

“明天去衡州的计划都拟定好了?”徐自青盯着苏华平道。

苏华平点头道:“一切都安排好了,所有随行人员名单我那里有一份,您是否要过目?”

“行了吧,具体安排你全权负责!这次衡州之行很重要,深入灾区一线了解情况,指挥救灾,这是关乎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大事,不可马虎!”徐自青叮嘱道。

他叹了一口气道:“这一把火啊,烧出了很多问题,烧得衡州是大乱啊!的的确确,衡州也是需要改变了!”

郭伟全在一旁说不上话,只是讪讪的笑。

徐自青道:“伟全啊,你从现在开始,要多了解衡州,多看关于衡州有关的资料!衡州不比庸州,庸州太穷了,可是衡州却是仅次于楚城的大市,你在庸州的经验,带到衡州是不管用的!”

郭伟全愣了一下,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道:“徐省长,我一定会谨记您的叮嘱!”

郭伟全抿了抿嘴唇,心里面忽然滋生了一股豪气,先前在庸州的失利的沮丧,此时已经消失殆尽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庸州失利,在衡州再补回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

侯林的电话来得很准时,像是掐着表打的。

陈京还没有下班,还在开会研究部里面关于加强干部监督工作的最新指示,他有些不耐烦的道:“你说个地方,我待会儿过来找你!”

“那就夜朦胧吧!你到了地方给我电话!”侯林道,他最后还补上一句:“不好意思领导,干扰了你的工作!”

陈京哼了哼,将电话挂断。

边硕林凑过来对陈京道:“处长,您下班了有事?”

“怎么?”陈京盯着边硕林,边硕林搓了搓手道:“没什么,就是想耽误一点时间,有几个事儿,要向你汇报一下!”

“明天,明天上午你过我办公室!”陈京道。

一旁的现在负责处综合事务的张爱华张大姐道:“处长,明天上午你要和我们的几个处领导的候选人谈话,恐怕……”

“那就下午!”

张爱华道:“下午也不行,下午要求临江区调研,这是半个月前就拟定了的日程!”

陈京摊摊手道:“小边,你看到了!我现在就是超级大忙人,一点儿空隙的时间都没有,要不这样,你跟张大姐打招呼,你们商量看我什么时候有时间!”

边硕林苦着脸凑到陈京耳边道:“我是真有事儿要汇报……”

陈京盯着边硕林,良久,点头道:“散会后去我办公室!”

他将手上的文件夹合拢,道:“行了,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会是开了,但是具体落实一定要到位,尤其是我们面对的都是高级干部,任何的疏忽,都有可能引发重要的问题,所以绝对不能够疏忽!”

散会后,陈京回到办公室,边硕林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了。

陈京道:“你这小子,神神秘秘的,究竟是什么事情?”

边硕林关上门,走到陈京面前道:“处长,我昨天回家老爸无意中说了一件事,他说我们部领导班子可能要调整了!”

陈京皱了皱眉头,边硕林道:“详细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但是这个消息应该是真的,因为我父亲昨天打了好几个电话,在电话中好像都提到了这件事!”

陈京一愣,摘掉了眼镜拿出眼镜布轻轻的擦拭。

这个消息有些突然,边硕林说的这事,他以前从来就没听说过。

组织部领导班子调整,这一般是要酝酿很久的,先要吹风,然后再广泛制造影响,最后省委常委会才会着手研究这件事,毕竟组织部门不像其他部门,这样部门的领导层换人,必须要做好各方面的准备工作才成。

仓促换人,只有可能引发大家的猜疑和议论,这是相当不严肃的。

但是边硕林是不会撒谎的,他没有必要撒谎,可是这又是什么道理?

矛盾!

陈京忽然想到了这两个字,如果组织部领导班子仓促调整,极有可能是因为矛盾。

也许是部里领导之间存在矛盾,也许是因为省委领导之间存在分歧,只有这两种可能才会如此隐蔽的酝酿调整组织部的领导班子。

“小边,谢了!这样的消息可是绝密,出去可不能乱说!”陈京道。

边硕林道:“放心吧处长,我就跟你一个人说!我连赵叔都没透露半点风声。”

“行吧,我知道了!不过这样的调整对我们的工作是造不成大影响的,我们的工作该抓还得抓,千万不能有丝毫的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