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42章 砸死你!

第五百四十二章 砸死你!

夜朦胧夜总会,陈京到的时候,侯林就在下面笑嘻嘻的等了!

他老远就冲着陈京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等陈京凑近,他道:“陈哥,好久没请您喝酒了,今儿个我们可得好好喝几杯!”

陈京道:“都是些什么人啊?说来我听听?”

“都熟人,熟人呢!”侯林笑眯眯的道。

侯林买了个关子,热情的拉着陈京直奔夜总会包房。

进入包房,里面非常热闹,一男一女正拿着麦克风唱歌,两人嗓音竟然不错,唱得很像那么回事。

其他几个都坐在沙发上拍手和着拍子,有男有女,气氛很不错。

唱歌的男人是陈团,他旁边的女孩陈京也有些眼熟,好像在电视上看过,不太出名,可能也就算是个三流明星一类的吧!

沙发上侯冠中看到陈京,他停下手中的动作站起身来道:“陈领导,欢迎!欢迎啊!”

他年纪比陈京要大,直呼其名又不太合适,就冠了一个领导,听起来就显得得体了。

陈京冲他点点头,在沙发另一侧,陈林怀里搂着一个女孩,两人脸都快贴到一块儿了,他扭头一看是陈京,忙松开女孩起身道:

“哎呀,京哥啊,好,好!我说今天老侯铁公鸡怎么这么大方请客呢,原来是你京哥要驾到啊!”

他拍了拍身边的女孩,道:“叫哥,知道吗?”

陈林身边的女孩模样很年轻,面容姣好,虽然有些小巧,但是身材非常的丰满。

这天儿也开始热了,女孩穿得不多,一件体恤很有个性,成V字型,故意露出胸前那有些诱人。成型的沟沟,很是大胆。

“京哥!”女孩冲陈京点头道。

她顿了顿,道:“我认识京哥呢!我老爸可常提起你!”

“你老爸?”陈京皱眉道。

陈林笑道:“她叫洪丹,老爸就是丽都酒店的洪亮……”

“哦。哦!认识认识,那你也算是半个澧河人了!”陈京道,他神色有些尴尬,现在的年轻女孩啊,一个个是穿得让人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陈京刚进来看这小女孩,还以为这丫头是什么三流明星或者歌星啥的,一半靠手艺。另一半靠脸蛋的那种。

没想到这丫头出身不简单,竟然是洪亮的女儿。

洪亮也算是楚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他能够准许自己的女儿穿成这样?

陈京坐在沙发上,包间公主过来给他端过一杯红酒,陈团的歌也唱完了。

他扭头过来看道陈京,轻轻的哼了哼,有些阴阳怪气的道:“老弟啊,官威越来越盛了啊。咱一屋子都等你呢!”

他身边的女孩比之洪丹个子高挑很多,头发高挽着,耳朵上吊着一副银色的水滴形耳环。脖颈很长很白皙,穿着带有一种知性的含蓄,至少从卖相来说,这女人是个尤物,很吸引人的眼球。

陈京的眼神没有在女人身上多停留,可是这个女人却一直注视着陈京。

这样的女人,对周围的一切细微的东西感觉都是非常敏锐的,今天的几位男士中。

陈林和侯林两人就不说了,这两人小毛头伙子,虽然长相不错。但也只能秒杀那些小妹妹,对成熟一点的女人,吸引力还是差了点。

而陈京等三人,陈京不是最帅的,要说帅还是陈团帅。

高高的个子,白皙的皮肤。高高的鼻梁,还有那迷人成熟的微笑,那风度和气质,无一不让女人心动。

而侯冠中也不差,个子虽然矮一点,但是身体匀称,脸很大,方面大耳,一看就是富贵之相。典型的成功男人。

陈京在三人中算是最低调的,不像两人浑身上下都是名牌,陈京就穿着一套普通的西装,但是很整洁。

而最亮点在陈京的那种气势,他坐在那里,端着一杯红酒,就让人觉得这间屋子,他就是中心。大家都是围着他来排座次的。

什么样的男人最有魅力?

无疑是有权力的男人魅力最大,轻轻的挥一挥手,就是一呼百应,陈京还到不到那种程度,但是陈京身上的那种内敛和含蓄,对女人来说,也是一块难以抗拒的磁石!

面对陈团的酸意,陈京轻轻的笑了笑,并不在意。

侯冠中端着杯子过来对陈京道:“陈领导,来,咱们碰一个?”

陈京举杯和他相碰,浅浅的尝了一口红酒,点头道:“酒不错嘛!这个味儿好!”

侯冠中道:“能得到领导的肯定,看来我今天的准备还没白费功夫!”

他又举起杯子走到陈团那边,道:“陈班长,来,咱兄弟喝一杯!”

陈团嘿嘿一笑,道:“冠中,你现在了不起啊,大老板了!亏你还瞧得上我们这种小老百姓,要说喝酒,也得我敬你啊!”

侯冠中干笑一声,道:“陈班长,这话怎么说?咱们兄弟之间这么多年的交情,你还跟我讲客气?”

陈团冷冷的笑了笑,端起杯子和侯冠中碰了一下,道:“行啊,冠中,发财的时候我怎么没听你叫兄弟啊,今儿个就开始叫我兄弟了?”

陈林在一旁有些尴尬,不知为什么,刚才他还敢旁若无人的和洪丹搂着肆无忌惮的搞小动作调情,可陈京一来,他却坐在椅子上规矩了!

一杯酒喝过,侯冠中道:

“班长,今天我特意把陈领导叫过来,就想让他做个见证!我侯冠中和你这么多年的兄弟,今天我真是带着诚意而来,欧朗的那点事,还得你帮帮兄弟。

这样好不好,现在我和欧朗合作的德高欧朗国际已经投资开始新建了!

建成以后,我们欧朗国际就是德高最高档的酒店,没有之一!这事算上你一份,咱们兄弟,还有什么不好说话?”

陈团放下酒杯,嘿嘿冷笑,盯着侯冠中,道:“冠中啊,你当我是没见过钱的叫花子吧!欧朗是什么牌子?那可是**色情一大堆的地方,虽然现在改革开发,但是我陈团再穷,那也不能沾上了违法乱纪的边不是。

冠中,咱俩的交情也不用藏着掖着,你今天的意思我明白,就是要替欧朗当说客嘛!不过你一平头老百姓而已,你找我是驴唇不对马嘴,我又有什么办法?”

他顿了顿,道:“所以啊,你今天请我玩儿,我尽情的玩儿,但是提欧朗的事儿,那事儿扫我的兴,你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啊!”

侯冠中一愣,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

陈团这是摆明了不给面子,这让他很难堪!

陈京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上,冷冷的旁观,这事他没想插手,就看这两公子哥儿顶牛呗!

侯冠中道:“陈班长,这事真没商量?”

陈团盯着侯冠中,嘿嘿冷笑,道:“冠中,我好言提醒你,你可别当那没玩儿过女人的凯子。欧朗姓欧的那个小**不是个什么好鸟,你别玩儿陷进去了。说起来现在侯叔也是大好前程,你可得想着家里老头子点。

搞什么不挣钱?偏偏要跟着在女人裤裆下面爬?”

“陈团,你不要太过分啊!”侯冠中青着脸道,显然,他已经动怒了!

“怎么了?侯子,你还跟我翻脸啊!这话我撂这里了,那个姓欧的女人老子整定了,你叫谁来都没用,那又怎么地?”陈团扯着脖子道,脸上露出狠戾之色!

侯冠中气势被他夺,他正要再说话,却感到一股大力把他一手扯开,他一回头,竟然是陈京出手的。

他顺势站在了一旁。

陈京脸色很难看,他本不想管这事,可是这个陈团说话太他娘的嚣张难听,金璐是他的女人,陈团出言不逊,陈京肝火一下就升腾起来,如果不是包房人多,他肯定甩过去就是一巴掌!

拉开侯冠中,陈京用力的摁灭烟头。

陈团乐了,盯着陈京道:“怎么了?老弟,你还想替侯子出头不成?”

陈京缓缓将胸中的一口浊气吐尽,尽量的让自己的情绪平稳,道:“陈团,给你一个忠告,这个事儿你立刻悬崖勒马!”

“你说啥?”陈团站起身来,哈哈大笑,他用手指着陈京:“你当你他妈是谁啊,还真当是我老弟?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

陈京抓起桌上的酒瓶,抡起就冲陈团的手臂砸过去。

“砰!”一声,酒瓶碎成玻璃渣,陈团伸出的那支手臂只听“咔嚓”一声,然后就眼见着冒血!

陈团大叫一声,一下摔到在沙发上,疼得就在沙发上打滚,陈林猛然站起身来,喝道:“你干什么?你……”

“坐下!”陈京断喝一声,他双眼通红,发出慑人的光芒,陈林和其目光对视,竟然后退一步,不敢上前,怔怔的坐在了沙发上。

陈京这一酒瓶力量不轻,但是还不到骨折的程度,最多也就是脱臼,陈团疼是疼,但那只是一点皮肉之苦。

但饶是如此,他眼睛已经变得通红,他难以置信的看着陈京,一手捂着手臂,嘴唇掀动,却因为激愤过甚,说不出一个字来。

“给你一个教训!以后别用手指着人说话!”陈京盯着陈团道,“当然,也是让你冷静一点,别想着跟我耍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