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43章 敲打震慑!

第五百四十三章 敲打震慑!

陈京是鲜少喜怒形于色的,而主动出手打人,更是从来没有过。

陈京首先是个文人,自古以来,武夫角力,文人斗笔,文人一言不合动手,大砍大杀的情况总让人觉得别扭。

另外,陈京也是领导干部,作为党的领导干部,素质和修养可是特别要强调的,平常有什么争斗,都是靠智慧,哪有一言不合动手的道理?

实际上,陈京平常温文尔雅,哪怕是动怒,他也只是藏在心中。

但今天,陈京做出了惊人的举动,竟然抡起酒瓶砸人,这显然和其平常的反差太大了,以至于一屋子人都是目瞪口呆。

陈京抡起酒瓶砸过后,他心中的那一股怒火发泄了,他脑子冷静了一些,也意识到自己有些鲁莽了。

但是他清楚一点,开弓没有回头箭,一件事情既然做了,就不能够半途而废。

陈团是什么人?他的老爸是楚江省的副省长,位高权重的人物,这样的人物真要对付自己,只要伸一只小指头,自己就吃不消了!

如果今天砸人的事情,陈京不能将陈团彻底降住,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过了今天,自己便再无安宁之日。

陈团是在楚城成长起来的地头蛇,其三教九流,以及体制内的人脉关系都不是自己能企及的,他要给自己下绊子,那分分秒秒的事儿,自己防都防不住。

就不扯太远,就说今天自己动手打人,陈团现在叫几个公安局的小喽啰,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自己带走。

自己身为党员干部,动手打人,这个事儿捅出去了,对自己的形象是严重的损害。

陈京深谙这些道理,所以他砸人以后,情绪不见丝毫的收敛。他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上,眼睛盯着陈团,道:

“陈团啊,有些事我本不想跟你说太多。但是你这人啊,蠢得像猪一样,有时候实在是忍无可忍!”

陈团眼睛泛红,盯着陈京,眼神中露出怨毒之色,陈京凑到陈团面前,轻轻的道:“怎么了?你很恨我对不对?你信不信。我现在还可以砸断你一条手臂!”

陈团愣了愣,他公子哥儿出身,平常玩阴险、背后向别人捅刀子是一把好手,但真正好勇斗狠却不在行,他今天被陈京的这一酒瓶就砸得有些懵。

陈京没有等他回话,便轻声道:“有个事你想一想,省财政厅厅长赵大林外逃之前,就在前几天见过几个人。你和他见面,是在他外逃前一天的事儿。你们在三江鱼馆见面,从下午两点一直到下午五点才散。整整聊了三个小时。

这个事儿你有印象?”

陈团愕然睁大眼睛盯着陈京,终于,他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慌乱,道:“你胡说八道,你是怀疑赵大林外逃跟我有关系?你……你有什么证据?”

陈京哼一声,道:“不是我有证据,这事是国安局的材料里面有详细记录的。现在赵大林已经在楚北省异地羁押,你要不要国安局把你叫过去和他对质一下?”

“你……你怎么知道,你知道国安局的档案?”陈团吃惊的道,语气却是软化了。

“我说你蠢得像猪。你还不信!那天我在机场,你恰恰也在机场,你知道我那天是去干什么去吗?是去香港解决赵大林的问题!你说你那个时候在机场干什么?跟我送行还是跟国安局的同志送行?”陈京喝道。

“哪一天?”陈团道,他眉头一皱,猛然抬头,道:“就……就那一天吗?你们不是去临海?”

陈京冷冷一哼。道:“谁告诉你我们去临海?再说,临海和香港距离多远你知不知道?你……”

陈京做出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陈团的脸色就白了。

陈团那天到机场是因为叶海缘,可是这个解释谁能信?

他一下想到了叶海缘,道:“可是那天就你跟海缘啊,没见到国安的人啊!”

陈京哼了哼,不再说话,端着二郎腿开始仰躺在椅子上抽烟。

侯冠中凑过来道:“我说陈班长,国安的那帮子人神神秘秘,会在那个时候让你看到?那个事儿我知道,我心中还纳闷呢,我想陈领导怎么敢跟叶海缘搞到一块儿,也不怕方记者揪耳朵,要跪搓衣板?

原来,那就是一出戏,掩人耳目的一出戏啊!今天我算是明白了。”

陈京叹一口气,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盯着陈团道:“你别怪我砸了你!那天如果不是我给你遮着,你已经被国安的人叫去喝茶了!你呀,现在还不涨记性,还在没事找事乱来。你说你……”

陈团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他无法确信陈京说的事情的真假,如果事儿真是那样,那真就是太凶险了。

陈团和赵大林见面,他自然不知道赵大林要外逃。

但是,他和赵大林见面一聊三个小时,这其中总有些秘密的事儿,有些事儿还上不了台面,如果真把这些事儿都捅出去了,他陈团倒不一定会出事,但是他作为陈之德的儿子,陈之德的对手还不揪着这个辫子死缠乱打?

说起来,陈团在楚城耀武扬威,走到哪里都有范儿,都有派头,靠的是什么?

还不是靠着父亲的手上的权柄,如果因为他让陈之德受到了牵连,这事可就闹大发了。

他是聪明人,心念电转间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一时气焰就下去了。

房间里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出声。

洪丹眼睛一愣不愣的盯着陈京,暗暗的咋舌,陈京她可不陌生,她父亲总提起这个名字。

每每提到陈京,洪亮都说看不懂,说这个人看不懂,这样让洪丹对陈京的来历有了不小的兴趣。

而刚才和陈团一起唱歌的那个小歌星则直勾勾的看着陈京,眼睛中都要滴出水来。

陈团在她心中就是了不起了,可是眼前这男人生猛的砸得陈团没一点脾气,这不正是她魂牵梦萦想勾的男人吗?

侯氏兄弟脸色也十分古怪,陈京今天的举动让他们太吃惊了,陈京的手段他们见识过,是个厉害人物,但是陈京敢如此的狠踩陈团,而且来得如此直接,这还是让他们很意外,今天,他们算是见识到陈京的另外一面了。

陈团过了很久,开口道:“陈京,你……你是国安局的,对不对?”

陈京心中一愣,旋即释然。

这家伙,开始疑神疑鬼了,自己跟国安局哪里沾得上半点关系?

但是,陈京知道,这事不好解释,他不置可否的一笑,道:“我还跟你说一个人吧!廖哲瑜你知道吧?他和你一样,也是在赵大林出逃之前和其见过面,而那天他和你又同时出现在机场,真是有些意思。”

陈京微微笑了笑,道:“你当廖哲瑜最近跑到岭南去拓宽业务是为啥?真是为了让三江集团的生意越来越宽?”

陈京一说到廖哲瑜,陈团一张脸彻底的凝固了。

他心中最后的一丝怀疑都消除了,廖哲瑜去岭南拓展业务,最近在楚城被人热议。

大家普遍都是一片的赞誉,认为廖哲瑜了不起,公司经营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成气候了。

就连陈团都觉得廖哲瑜现在不一样了,确实是发达了。

而陈团一直很疑惑的是,廖哲瑜为什么几次在陈京手上吃了亏,一直没想到要找回场子。

廖哲瑜是什么背景?他的根儿可是在京城,而且廖家比之方家来说,实力只强不弱,就算陈京真是跟着方婉琦吃软饭,有方家为他撑腰,但廖哲瑜也断然没有惧怕他的理由。

现在陈京一提到到这件事,陈团一下想明白原委了。

他心中对陈京更多了一丝忌惮。

赵大林的案子可不简单,这个案子惊动的不止是楚江省,甚至惊动了中纪委。

官员携带巨款外逃,而且级别是厅级,这样的事情对整个国家形象的损害太大了。

楚江省委将这事向上汇报以后,中央震怒,中纪委的一号人物亲自批示要严查此事。

而赵大林被劝返回国后,其直接被异地羁押,由中纪委亲自派工作组将其严密控制,这个案子已经事发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到目前为止,一直都没有走司法程序。

显然,这其中牵连到很多问题,通过一个赵大林,也许迁出的是更大的存在。

赵大林被劝返回国的那一天晚上,陈团还见老头子一个人坐在房间呆呆发愣,冷不丁的说一句:“多事之秋啊!”

当时陈团就敏锐的意识到这事儿背后问题极多。

现在连廖哲瑜那样的家世和背景,都选择了避祸,自己的虽然有个可以依仗的老爸,可是哪里又能比得上廖哲瑜?

他心中害怕,就觉得手臂都不如刚才那般疼痛了,他本来想今天要跟陈京没完,可是现在,陈京就坐在沙发上,他却没有丝毫胆量再动要和陈京对着干的念头。

“叫个人过来处理一下伤口吧!”陈京摆摆手道,他语气极端平静。

好像陈团的伤跟他没有丝毫关系似的,他突然想起一句话,澧河当地人说,要想捉猴子,最可靠的办法是踩着它的尾巴,这句话太有道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