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45章 衡州的复杂!

第五百四十五章 衡州的复杂!

“舅舅,你和我一起唱好不好?”灵儿小丫头嘟着小嘴冲陈京撒娇道。

今天陈灿两口子过来了,一家人逗两个孩子,而灵儿正在表演自己在幼儿园学的新舞蹈呢!

“小兔儿乖乖,把门儿开开……”

小丫头边唱边跳,赢得大家一阵掌声,这丫头颇为得意,又还觉得不过瘾,要拉上陈京一起唱歌!

“早早,跟姐姐一起唱歌,怎么样?”陈京手摸着陈灿的儿子史梓骥和蔼的道。

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坏蛋脸涨得通红,却是不敢上前,拘谨得不行。

这小子平常天不怕、地不怕,在家里整得爷爷奶奶疲于应付,可是他偏偏怕陈京,一到外婆家陈京没在家的时候,他依旧是胡天胡地。

只要陈京一回来,他立马就变得乖觉起来,羞涩得像个小丫头。

陈京看着这孩子怕自己,就有意的和这家伙拉拢关系,可是他怎么努力,早早还是怕他,看来陈京黑面神的印象在这孩子心中是根深蒂固了。

陈京鼓励他道:“怎么了?早早,你比不过姐姐?”

早早眼睛盯着陈京,良久摇了摇头。

陈京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认输的,男子汉大丈夫,哪能轻易认输,对不对?”

小家伙使劲的点头,上前一步冲灵儿道:“姐姐,那我们唱《卖报歌》!”

灵儿也不甘示弱,道:“唱就唱,谁怕你不成?”

“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两小家伙就异口同声的开始唱起来,两个孩子都好强,也不知道比什么,就比看谁的声音大。硬是喊得脸红脖子粗。

一首歌唱完,陈京笑着道:“行了,行了!今天比赛结束,两个人都很优秀。并列第一名,待会儿舅舅给你们一人一朵大红花,你们先去玩儿好不好?”

灵儿拍手道:“好咧,走早早,我们去玩儿!”

早早瞅了陈京一眼,有些犹豫,过了一会儿。他红着脸道:

“舅舅,我刚才唱错了一句词儿……”

他这话一说,一屋子人发愣,陈京也很吃惊,忙道:“恩,早早是诚实的孩子,这也值得奖励,也值得得红花!”

陈京这一说。小家伙才笑起来,跟着姐姐一块儿玩儿去了。

陈灿在一旁看得开心,道:“哥。得了!以后让早早也住在咱妈家算了,你带孩子真有一套。你看早早在这里多听话?在家里被他爷爷奶奶带着,宠得不成样子了!”

她顿了顿,道:“我花钱雇个保姆,以后做饭洗衣服这些事儿,?妈就别做了,交给保姆做就行了,你看怎样?”

钟秀娟喜滋滋的道:“我看成啊,反正一个孩子也是带,两个孩子也是带。早早在我这里,我肯定亏待不了他!”

陈京自然也愿意,但他还是认真的道:“小灿啊,回去再跟你那边爸妈商量一下,别自作主张!你的性子大大咧咧,尤其不注意细节。可别因为孩子搞得家庭不和啊!”

陈灿道:“我知道老哥,我看你现在都成了老太婆了,这些事儿我还用你教我?那边爸妈没问题,上次史建爸还说呢,到底是领导家出来的孩子,灵儿被培养得太好了!”

陈京笑了笑,陈灿道:“哥啊,我这可是说的原话,我那个公公拍马屁一流,可不是我拍你马屁啊!”

陈灿这样一说,大家都笑,陈之栋瞪了陈灿一眼,道:“你这个丫头,哪有你这么说公公的?以后可不能乱说!”

一物降一物,陈灿和陈京最随便,说什么都随意,可是她偏偏怕陈之栋。

她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过了一会儿,她话锋一转,道:“哥,MP3厂的事情,我们方案已经买到了,样品出来测试效果很好,下月应该可以正式出货了!”

她嘻嘻一笑,道:“我这还没出货呢,订单就有了几千台,利润也可观,基本都是翻倍利润。所以,哥啊,你就等着在家数钱吧!”

陈灿和陈京聊了一会儿厂的事情。

钟秀娟忽然插话对陈京道:“京子啊,你石叔的那事儿,你给他办妥了?他今天上午两口子过来,包了一个大红包给你爸,你说咱哪里敢要?推了半天,最后我们还是没要。

可中午的时候,他又让人送来了两台空调,说看我家空调缺两台,非得要给我们装上,我和你老爸拗不过他哟……”

陈灿一听钟秀娟提到石敬瑭,她脸色就不好看了,道:

“石叔这人是不错,可是那个苏梅芳看着了就恶心,还当自己女儿是块宝呢,你看她那天神气活现的样子,真是狗眼看人低。怎么了?现在我哥能办事,她又倒贴过来了?”

钟秀娟嘿了嘿,道:“别人可没那样说啊,你爸和你石叔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以后那事咱就不提了吧!”

陈灿还真是猜中了,今天苏梅芳过来和钟秀娟聊天,一直就在刺探陈京的婚事问题,摆出的那架势,就是希望回头炒一碗冷饭,想着让石英和陈京凑对呢!

钟秀娟现在有了儿媳妇,自然不会对石英感兴趣了,拒绝得很明确。

但这一茬,她自然不会在儿女面前提起,只觉得自己养了一个好儿子,挺替她挣脸面的。

苏梅芳是多讲究、多挑剔刻薄的人?可现在人家主动上门倒贴着要把闺女嫁进自家门,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如果不是儿子有能耐,这事儿哪里敢想?

陈京没参与陈灿和母亲聊这些家长里短的事儿。

刚才和孩子们逗弄了一会儿,孩子们去玩儿了,他就沉下心来想工作的事儿。

今天边琦找他谈了话,两人聊到了衡州的事儿。

提到衡州,边琦神情很凝重,对陈京说了一句摸不着头脑的话:“衡州是我们楚江的第二大市,仅次于楚城市,但是那里比楚城复杂!”

也许边琦说的重点就在“复杂”两个字。

边琦觉得复杂的事儿,那就定然是相当复杂了,陈京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受了许明东的撺掇,让自己卷入了这事儿中……

“真是触目惊心啊,上万亩油茶基地被烧得精光……”

陈之栋忽然感叹了一句。

陈京一惊,猛然抬头看电视屏幕。

电视正在播放一个记录短片,短片的题目就是衡州特大森林火灾,衡州万亩油茶基地付之一炬。

电视屏幕上,一大片浓郁的森林火光烟雾冲天,消防队员拿着消防水管对着烈焰无计可施,而在空中,飞机灭火也同步进行,场面非常的大。

“据不完全统计,这场森林火灾已经造成了十人死亡,两人失踪,数十人受伤。

因为事故是发生在靠近在衡州的林场,这一带居民稠密,整个事故过程中转移群众六千多户,一共三万余人……”

播音员的声音很低沉,极具磁性,这更让电视上的画面很震撼,让人从内心生出一种同情和扼腕。

接下来,就是记者采访衡州市主要领导的画面,衡州市市委书记孙千石、衡州市市长马肯都一一的亮相了。

“爸,衡州你去过没有啊!”陈京问道。

陈之栋道:“去过,那一年我去衡州是单位安排旅游,当时的衡州了不起啊,工业指标直逼楚城,衡州市也是楚江名副其实的第二大城市。可现在不行了,应该是比不上衡水市了吧!”

钟秀娟道:“哎呀,衡州那个地方听说乱得很,尤其是社会治安乱,那里的火车站尽是抢劫的,上次老张不就是在衡州被人抢了三百多块钱吗?”

陈京笑了笑,道:“行了,行了!妈,你的汤炖得火候差不多了,咱们是不是可以开饭了?”

“开饭喽,开饭喽!”一听说开饭,灵儿从房间出来兴高采烈。

她的身后,早早屁颠屁颠的跟着,陈灿一下拉着早早,道:

“早早,你以后就在舅舅家住好不好?让姥姥带你,天天就可以看到舅舅呢!”

早早愣了愣,盯着陈京,一语不发,眼泪却哗啦哗啦的流。

“那……那……爷爷和奶奶怎么办?”他怔怔半晌,说道。

陈京一笑,道:“这小子有良心,爷爷奶奶没白带你,这事再商量,好好商量!”

陈京站起身来,恰在这时候,手机响起来了。

伍大鸣进省城了,电话就是他打过来的,要拉陈京出去吃饭……

钟秀娟一看陈京站在那里不动,她皱皱眉头道:“怎么了?又要出去啊,我说你啊,咋就忙成这样了?吃顿饭都没功夫吗?”

陈之栋道:“出去就让他出去呗,肯定是有事才出去,这孩子忙得,比我们年轻的时候忙多了!”

陈京换了衣服,刚走出门外,伍大鸣电话又来了,他道:

“陈京,不好意思,饭局要取消!沙书记打电话来了,让我过去他那边,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约时间!”

陈京愣了愣,伍大鸣忽然道:

“对了,有句话要提醒你,尽量不要惹到了衡州的事儿,那个地方啊……”

他说了一个半截话,话锋一转道:“算了吧,不说了,你自己去多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