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47章 一炮打响!!

第五百四十七章 一炮打响!!

楚城市委传来消息,市委专门召开常委会讨论市文化局干部公选工作问题。

在会上,楚城市委书记侯杰严厉批评了市文化局打着公选的幌子,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出现严重的差错,搞得很不严肃,造成了极其坏的社会影响。

侯杰严令市相关部门要严查文化局内部的问题,要彻底搞清文化局主导的所谓干部公选背后所牵扯到了暗箱操作等问题。

楚城市委传出的这个消息,很快就在楚城传开,一时楚城市文化局成为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组织改革最近是个热门话题,从省到市到县,这个话题都被人广为讨论,而有些市县也在做这方面的尝试,比如德高市在组织改革上面迈出的步子就比较大。

而这一次楚城市文化局搞的干部公选,当时也非常吸引人的眼球,很多人都参与到了公选中,媒体也是一片赞誉。

但是最后的结果却饱受质疑,公选的干部没有被任用,反倒又回到了实现组织意图的老路上了,所谓的公选成为了一出闹剧。

尽管外面的批评声很多,但是官方对这件事一直都采取压制的态度,努力的在强调干部改革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都是情理之中的。

可是这一次,楚城市委却发出了如此严厉的声音,不得不说,这很出人意料,也很吸引人眼球。

陈京一听到这个消息,心就往下沉。

楚城市文化局的问题,陈京还只动那个念头,就遭到了李逸风的严厉制止,现在竟然被楚城市委捅了出来,这让陈京很吃惊。

同时,陈京对苏华平这个人也有了很深的忌惮。

这个苏秘书长能力很强啊,竟然能够把事情整成这个样子。连侯杰都被惊动了,实在是很出人意料的事儿。

边硕林不知从哪里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他屁颠屁颠的跑到陈京办公室道:

“处长,不让咱查楚城文化局。可是公道自在人心,我们不查这事自有人查,现在好了,楚城市委把这事一捅出来,我们反而是被动了!”

陈京道:“行了,小边,这事儿不是你应该管的事儿。你呀,整天没事了就喜欢搞那些小八卦,这可不是个好习惯啊!”

边硕林嘿嘿笑了笑,道:“处长,话不能这样说,有些小八卦还是起点作用的,比如说这个……”

边硕林拿出一本党内理论刊物《求真》。

这一期的《求真》了不起啊,里面有您的文章呢。你看看,边硕林翻开杂志,在第十六页文章标题是《关于党内干部制度改革的若干思考》。

标题下面是:“文/楚江省组织部干部监督处处长陈京。”

陈京一惊。马上看文章内容,的的确确,这文章就是自己写的。

可是这文章标题不是叫《干部培训和干部监督在干部制度改革中的作用吗?》,陈京写这篇文章是基于他对工作的反思,还有跟很多领导,像马步平、伍大鸣之间沟通的收获,他是在这个基础上写出的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写成之后,他给了胡悦,胡悦当时大发脾气,臭骂陈京。

说陈京写这些狗屁给他干什么?他三楚晨报现在可不欢迎这类文章。

三楚晨报现在尝试搞市场化。陈京写的什么狗屁组织改革,受众群体太窄,谁喜欢看这些长篇大作?

可是怎么这篇文章出现在了《求真》刊物上?

要知道《求真》杂志可是党内重要的刊物,在这上面发表的文章一般都是优秀的理论文章,陈京的那个作品有一些新观点、新议论,但是鉴于他理论功底还不够。对这一点陈京有自知之明,他清楚像这样的文章在一般报纸上发表还可以,但是真要上权威理论刊物,还是太粗糙了一些。

他抓起电话拨通胡悦的号码,胡悦还在**睡觉,在电话里,陈京还能听到那边有女人撒娇的声音。

陈京脸色变了变,这个胡悦,都干些什么?现在可是上午十点多。

“胡总啊,上次我给你的那个稿子啊,怎么在《求真》上发表了?这可是让我一头雾水啊!”陈京道。

胡悦在电话那头先对女人道:“别吵,别吵,让我接个电话。”

他顿了顿,才对陈京道:“哦,你说那个什么狗屁组织改革的文章啊,那文章我用不着,刚好有一哥们在《求真》杂志社工作,他们现在就需要这样的文章,我就把你这文章给推荐过去了。

那小子啊,还嫌你这文章理论功底太次,还不想发。

后来我跟他讲,让他找人修改,理论功底次,修改起来很容易嘛!就把那些还能看懂的字句,全部弄成云山雾罩就行了。

他后来还真改了,发给我看,那东西云山雾罩得厉害,我一句话都难读成整句,我放在电脑里面也懒得看,就指示他爱怎样怎样吧,怎么,你看到了?”

陈京哭笑不得,道:“我当然看到了,《求真》可是党内权威刊物,这一下你可闹大发了,说起来惭愧啊,这样吧,改天我请你吃饭!”

“不吃不吃!这个东西在我眼中狗屁都不是,你呀,不要整天就投机钻营,把心思都放在当官儿上了,说句心里话,官场上投机钻营,浪费了你这棵好苗子。

我看你还是有空多写写文章吧,多写几篇好文章,将来哪怕死了,后人也还能记得你。

你说你整天就一门心思的扎到官场上,死后别人只会指着你脊梁骂,说这家伙就是个狗官……”

胡悦洋洋洒洒说了一大通,都是老生常谈的话,这些话陈京耳朵都听起茧子来了。

不得不说,胡悦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但是陈京毕竟没有胡悦那般洒脱,作为一个世俗之人,他也做不了高山隐士。

现在他身处官场,想要把这一切都丢掉,他还没到那个境界。

也许有一天他大彻大悟了,也会向胡悦靠拢,不过肯定不是现在。

……

米潜取下厚厚的老花镜,用眼睛布仔细的擦拭。

他将眼镜放下,对着卫生间的镜子理了理已经发白的头发,暗叹一口气。

岁月不饶人啊,镜子中的米潜已经十足是个老人了,尤其是两鬓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脸上的皱纹也日渐深刻,真的老了。

用水润了润脸,然后用干毛巾擦干,米潜重新戴上眼镜,觉得自己精神头儿恢复了一些。

他从盥洗间出来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又开始认真的读放在桌子上的《求真》专刊。

《关于党内干部制度改革的若干思考》。

这篇文章好啊,不仅理论功底扎实,而且文章中的很多思考很有操作性,很符合当前组织工作实际,米潜读过以后,竟然很受启发。

而让米潜吃惊的是,这篇文章的作者赫然就是楚江省委组织部内部的人员,干部监督处处长陈京。

作为一个年轻的组织干部,能够写出这样的文章,不得不说,这很出乎米潜的意料,同时又让他很欣慰。

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楚江省组织部能够出这样优秀的年轻干部,这是楚江的荣耀,也是他米潜的荣耀。

在陈京的这篇文章中,陈京就提到了关于派遣干部出国学习的案例。

根据陈京的观念,加强干部学习,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而外派干部出国学习,这更体现了在新形势下党对党员干部的新要求。

现在的领导,需要的是国际化的领导,在国外学习,不仅可以丰富知识,更重要的是开拓视野,让党员干部走出去,这是提升干部素质非常重要的工作。

但是,陈京同时又认为,不能够把党员干部外派学习当成是其外出镀金。

干部任用选拔,还是要按固有的选拔机制进行,南巡首长说过,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

不管党员干部的知识背景怎样,最关键的还是要看其工作成绩,而不能够因为其外出学习过,就在任用的时候对其另眼相看。

陈京认为,正确的处理出国学习干部的任免问题,不仅涉及到党内学习之风的问题,更涉及到以后党员干部外出学习常态化的问题。

对个别特别优秀的干部可以破格使用和提拔,但是不能够大面积的任用和提拔这些所谓喝过洋墨水的干部,如果那样做,组织会乱套,管理会乱套……

读到陈京的这些论述,米潜只觉得内心十分的舒展。

陈京的这些论述,基于的就是目前楚江存在的现状而言的啊,现在在楚江省内部,为这个问题一直都存在较大的分歧。

对解决这个分歧问题,有分歧的双方都彼此找不到解决分歧的办法和着力点,现在陈京的这篇文章竟然能解决这个问题,这不是最大的发现是什么?

“部长,您在忙?”

推门进来的是组织部副部长,省直机关工委书记李逸风。

米潜抬头看了一眼李逸风,将书本合拢,脸上的神情又恢复了其一贯的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