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48章 一篇文章惹了祸!

第五百四十八章 一篇文章惹了祸!

?“逸风啊,你是了解我的,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弄虚作假,挂着羊头卖狗肉!像什么打着组织改革的幌子,最后却还是搞暗箱操作的这种事,我一贯就主张要严查!?

这一次楚城市委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能够站出来对这类案例进行严厉的批评,我认为这是好事,大好事!”米潜认真的道。?

李逸风脸色有些难看,道:“部长,其实楚城文化局的案子,当初我们干监处也收到了举报,陈京还专门安排人查过,没查出所谓严重的问题嘛!在这个问题上,他给我做了汇报,认为这件事还是不宜搞得太过了。?

毕竟,下面有单位敢于站出来搞改革,敢于吃螃蟹,这就是好事。?

现在楚城市委这样一严查,以后谁还敢提组织改革干部公选这个事儿?所以啊,我认为陈京说得有道理……”?

米潜皱了皱眉头,道:“干监处管的都是省管干部,楚城文化局的事,他还管不上。他有思想固然不错,但是楚城文化局既然做事值得商榷,别人批评他们也是没错的。?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态度要鲜明,不能够有摇摆。”?

李逸风讪讪的笑了笑,心中的滋味有些难受。?

他总觉得楚城文化局的事情被捅出来,这事是针对他的,因为在这次公选问题上,他是向下面打了招呼的。?

他有一个朋友的儿子在楚城文化局上班,这么多年没提拔。?

本来这孩子是符合提拔条件的,但是公选却没有选上。?

下面的人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有领导就打电话给李逸风,李逸风当时指示,不管是采取什么方式选拔干部,有一个总原则,那就是组织意图不能够丢。?

下面人一听这个指示,自然在人事上就会做出调整,李逸风却没料到这件事最后会引发这么大的影响。?

现在,这个事情闹出来了,下面的一些领导干部在思想上感到压力相当大,李逸风面子上也挂不住。?

他一堂堂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在针对一个市的下属单位做了一个指示,最后却被人揪住了辫子死缠乱打,那种心里的窝囊感觉就别提多难受了!?

“逸风,今天你既然来了,有个观念我还是要跟你交流!”米潜道,他盯着李逸风,接着道:?

“组织改革在很大程度上需要的是我们的干部观念的转变,为什么一直我们嚷嚷组织改革却难有成效?就是因为我们有些干部观念没有改变。我认为啊,我们很多组织领导观念都没有改变。?

自己的观念没有到那个位置,自己的思想意识都还不行,我试问又怎么领导组织改革?”?

“这个问题我们要重视,一定要重视啊!”?

李逸风愣了愣,脸不由得一红。?

米潜话说得很委婉,但是大家都是聪明人,李逸风听明白了,部长这是在批评自己了。?

他的心猛然一沉,心中清楚,关于楚城文化局的事情,肯定是有人捅到米潜这边来了,要不然米潜怎么会知道自己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米潜没有再说什么,他把案头的《求真》杂志推到李逸风面前,道:?

“你看看这篇文章吧,我们组织部的才子写的!能在党内权威理论刊物上发文,这个陈京还真是黑瓶子装酱油,看不出来啊!”?

李逸风从米潜手中将杂志接过来,仔细的看了看,点头道:“这不错,陈京一直都有才子之称,没想到他还有这么扎实的理论功底!我就担心,这样的文章过于理论化了,没有多少实际价值!”?

米潜嘴角咧了咧,算是露出了笑容,他道:?

“你拿回去,让办公室打印若干份,全部门处以上的干部人手一份,大家要认真读,读过以后要写心得体会,统一交到我这里来!”?

李逸风脸色一变,吃了一惊。?

不就是一篇文章吗?又有什么了不得的?还要全部门处以上干部具体学习??

他脑袋有些发懵,像这样具体学习的东西,一般都是中央文件或者省委会议精神,就没见过学一篇理论文章的。?

满腹疑惑,李逸风拿着东西回到自己办公室,他开始认真读陈京这篇文章。?

他一连看了好几遍,觉得还是不过如此,他摇头笑了笑,他心想什么具体学习,这还不是米潜要捧陈京出风头??

陈京在党内权威刊物上发表的文章《关于党内干部制度改革的若干思考》,这篇文章在组织部被具体学习,全部门所有干部都被要求要写学习心得,这一下让陈京在组织部的名气空前的高涨。?

这一次陈京出的风头大,首先,学习此文这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米潜亲自要求的。?

而且所有的学习心得需要交给米潜,他会亲自批阅这些学习心得,这在组织部的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

写的东西要被部长亲自过目,这是大事儿啊,谁敢不认真对待??

而这几天,陈京办公室就被人跑成了集市,全部门十几个处,处以上干部四五十个,大部分和陈京都认识。?

这些家伙一个个都往陈京这里跑,纷纷要求陈京跟他们剖析此文,陈京硬是被弄得焦头烂额,哭笑不得!?

尤其是高卫,他身为组织部副部长,竟然屈尊到陈京办公室,找陈京探讨关于组织改革的问题。?

陈京实在忍不住,对高卫道:“高部长,您就饶了我吧!这篇文章我写的初稿是不错,但是现在发表的文章,是经过杂志社著名笔杆子大面积修改过的。别不了解我,你还不了解我??

就我那几把刷子,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来?”?

高卫笑嘻嘻的道:“行了,陈京!你基层工作经验丰富,而且理论功底竟然也这般扎实,说句实在话,以前我还真没看出来啊!今天我来了,我们就还真要聊一聊,你看看,一篇理论文章被全部门学习的事情,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你开了这个先例,我说你好谦虚什么?”?

陈京摇头苦笑,对这事他也丈二摸不到头脑,他不明白,为什么米潜会这般大张旗鼓的干这事,难不成自己的东西就这般有价值??

……?

汪鸣风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看着沙明德,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沙明德正在看的是一篇叫《关于党内干部制度改革的若干思考》的文章,这篇文章的作者是陈京。?

最近这篇文章很红,而让这篇文章红起来的不是陈京,而是组织部部长米潜。?

米潜在全部门力荐这篇文章,要求部处以上干部要人人写学习心得,这一下闹得比较大,省城皆知。?

汪鸣风也有些吃惊陈京竟然能写这么一篇文章出来,他是怀着很高兴的心情在看这篇文章,可是这一看不要紧,他的心一下就被揪住了!?

陈京这是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不是公然和省委目前的方向背道而驰吗??

沙明德花了大力气主导了全省优秀年轻干部外出学习工作,其根本意图是想让这批学习的干部学成归来后能够尽快的走上重要的岗位,从而在根本上解决楚城干部队伍的思想陈腐、观念老化等问题。?

可是陈京却在文章中对这种做法提出了公然的批评。?

他认为组织干部学习应该常态化,不应该特殊化,不能够把学习当镀金,不能够把学成归来的干部当成宝贝,更不赞成重用这些人。?

汪鸣风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米潜会下这么大的力气推荐这篇文章。?

他这是要借这个由头向沙明德叫板呢!?

现在的省委班子中,最顽固、最难对付的人就是米潜,这个老头子在楚城威望高,思想却极其守旧。?

沙明德说要改革,他就在背后扯后腿,他和沙书记的政治分歧由暗到明,由求同存异到不可调和,现在已经是相当的激化了。?

而在这个时候,偏偏在《求真》杂志上出了这篇文章,而且这文章的坐着还是陈京,这个讽刺太大了。?

陈京是什么人??

他是伍大鸣一手带出来的干部,是汪鸣风重点关照的对象,也是沙明德偰进组织部的一颗钉子!?

可是现在,陈京却写出了这么一篇文章直接针对沙明德,这不是造反是什么??

汪鸣风越想心中越害怕,他有心想打电话臭骂陈京一顿,但是却又觉得那样解决不了问题。?

人家有自己的观念,而且人家这样的观念形成文字后还能在党内权威刊物上发表,汪鸣风怎么骂人家??

仔细斟酌后,汪鸣风觉得还是得先向沙明德汇报,一切都得看沙书记是什么意思。?

心中很紧张、忐忑,汪鸣风静静的等待着沙明德说话,反正事儿就是这个事儿,文章就是短短的几千字,沙明德看过以后不管是什么情绪,汪鸣风都做好了充分准备了!?

大不了被书记臭骂一顿,然后汪鸣风再把陈京叫过来狠狠的训斥一通??

时间好像过得很慢,汪鸣风一抬头看墙上的挂钟,发现差不多已经半个小时了,沙明德就翻来覆去的看那几页纸,一直没有说话,汪鸣风手心都沁出冷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