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50章 苏副秘书长

第五百五十章 苏副秘书长

酒精灯上面是玻璃水壶。

水壶中的水是玉山清泉水,水壶放在一个硕大的根雕茶几上,茶几上还摆放了一套乳白色的精美瓷器。

房间不是很大,像是书房的格局,两边的墙壁上,嵌入式的书柜里面全是书,书香四溢,茶香阵阵,这样的环境分外的让人宁静。

苏华平端坐在主位,笑眯眯的道:“我早就听说陈处长是品茶的行家,今天我别无招待,就给你准备了一点好茶!”

周婷在一旁盈盈挂着笑,道:“秘书长可别夸口太甚,在陈处长这种行家面前,也不知道你的茶能不能登得上大雅之堂。”

苏华平缓缓把茶取出来,没有华丽的包装,就用带封口的塑料袋装着,里面的茶叶片片可见。

陈京扫了一眼塑料袋,笑道:“这当然是好茶,岭南的凤凰单枞,难得一见啊!”

苏华平哈哈一笑,道:“行家就是行家,一看就知道茶的好赖,这茶还得你亲自来冲,我在旁边也学习学习!”

陈京道:“秘书长太客气了,您这样要求,我就献丑了!”

陈京取过茶叶放入紫砂壶中,拎起茶壶便是一番眼花缭乱的表演,最后,一泡茶分成三份,三人一人一小杯。

周婷娇声的笑,端起杯子在鼻子前嗅了嗅,道:“嗯~真香啊!”

她殷红的嘴唇轻轻的抿了一口,点头赞道:“香味浓郁,像是天然兰花的味道,真不错!”

陈京端起茶杯喝茶,认真的品了品,道:“这是秘书长的茶好,可不是我的手艺好!”

苏华平道:“陈处长谦虚了,再好的茶也得有好手艺,就如同再好的食料。也得有懂行的人烹饪一般!”

两人闲聊,房间内的气氛渐渐的融洽。

苏华平这个人很健谈,也很有文采,两人聊文章。聊诗词,他竟然也是相当的内行。

其实陈京第一次和苏华平见面,对此人印象只是一般。

可能也是因为苏华平和周婷之间的关系的缘故,陈京总觉得苏华平这样一个半老头子,和周婷是半点都配不上,可偏偏他们的关系又是非同一般。

再加上,苏华平也的确是其貌不扬。十分的不起眼。

但是今天这一聊开,陈京对此人却是高看了一眼,的的确确,能够进省政府担任秘书长的人物,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苏华平的能力和才华,他即使没有进入政坛,也定然是这个社会的俊杰。

周婷在一旁很安静,远不如她在外面招呼客人那般泼辣。陈京和苏华平两人聊天喝茶,她就在旁边服务,俨然就是贤妻良母。

苏华平道:“陈处长。说起来我和伍大鸣书记以前也是好朋友,大鸣书记厉害啊,我就知道省委是不会让他一直沉寂的,果然,这几年省委派他去德高,他干出了大名堂了!”

苏华平用手捋了捋头发,摇摇头道:“我和他现在就不能比了,我现在完全就是混吃混喝,这一辈子到这个位置恐怕就到头了!”

苏华平的言语之间略微有些萧瑟。

他和伍大鸣一样,也是正厅级干部。在省政府的几个副秘书长中,他的资历最老,级别最高,也被认为是最有才华的。

陈京还听人说,苏华平就是因为女人所累,组织不敢用他。如不然,他的仕途是相当值得期待的。

陈京不由得瞟了一眼周婷。

的确,眼前的这个女人太漂亮,太魅惑人,是个天生的尤物,红颜祸水,这还真就是这个理儿啊!

陈京喝着茶,心中老忍不住去想一个问题。

那就是苏华平今天为什么会请自己喝茶,他所为何事?

要说两人以前也并没有什么直接交往,而且从行政级别来说,陈京比他低了很多。

作为政府的副秘书长,苏华平在楚城也算是知名的人物,陈京虽然现在在组织部小有名气,但是又怎能和苏华平比?

忽然,陈京想起了一件事,前几天,省政府常务副省长徐自青不是去衡州指挥救灾了吗?苏华平今天请自己喝茶,是不是意味着徐自青已经回来了?

一想到衡州的问题,陈京又想到了单建华。

单建华也是去了衡州的,而且他去衡州是陪同徐副省长前去的,也不知道他这次收获如何。

“苏秘书长,衡州那边的情况怎样?受灾不是很严重吧?”陈京试探的问道。

苏华平叹了一口气道:“衡州的灾情是次要的,主要第因为这场火灾,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很值得人去反思琢磨。为什么一级党委政府,在面临紧急情况的时候,就会出现如此严重的危机?

另外,危机是一方面,深层次的社会问题才是真正让人警醒的,衡州的老百姓的生活很艰苦啊!”

陈京认真的听着苏华平讲话,表面上连连点头,其实他听得是一头雾水。

秘书长就是秘书长,说话的水平高,听其说话好像谈了很多问题,其实仔细一琢磨,一个问题都没说,就只听到一些关键词,诸如“危机”、“警醒”、“艰苦”。

也许这几个关键词,就是苏华平对衡州的解读吧。

至于究竟是什么问题,哪些人有问题,这恐怕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说的。

两人谈了一会儿衡州,苏华平忽然对陈京道:

“陈处长,最近你们处是不是有个案子,是关于临江区于洪刚书记的?”

陈京愣了愣,点点头,道:“是有这个案子,有人匿名举报于书记在民主生活方面存在问题,我们也正在安排人调查!”

苏华平轻轻的笑笑,道:“这就对了!我个人希望陈处长你能认真的把握好这个案子,最好是把这个当个典型来抓。因为什么呢?现在一直在强调权利监督运行的问题,尤其是一把手权利监督运行的问题。

于洪刚这个人我了解,他做事有魄力,敢想敢干,他到了临江区干了很多别人不敢干的事儿。

如果说他有什么缺点,那就只有可能他性格方面太强了一些,这个问题如果有组织给他敲警钟,我相信他能够慢慢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这对他的成长是很有帮助的。”

陈京道:“苏秘书长,我们干监处可没这么多理论,我们接到有举报的情况,研究后认为举报内容有可信性,一般我们都会组织调查,我们的调查不敢说是完全客观的,但是作为处长,我要求做到的是尽量客观。

所以这一点您放心,我一定会实事求是的办事情。”

苏华平道:“这就好,有陈处长这个承诺,我就最放心!我就担心有些人搞打击报复,搞得没有底线,搞指鹿为马的事儿。我们党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对有问题的干部,我觉得还是要多点耐心。

一味的搞打击,一味的听风就是雨,对我们的党员干部极端的不信任,这个风气我并不赞同。

而至于有些人自己自身不正,遇到了问题不注意反省自身,反倒处处去挑别人的刺,想办法打击别人的做法,我更是反感!”

陈京微微的蹙了蹙眉,一语不发。

苏华平的话别有所指,其矛头就是指向李逸风的。

上次苏华平揪住了李逸风的辫子,对李逸风一通死缠乱打,最后搞得楚城文化局鸡飞狗跳,免了一个副局长的职务,还免去了组织部某个科长的职务,这事最后才平息。

而那次公选的干部,也重新被认为选拔有效,被组织重新任命,算是亡羊补牢,把那个问题解决了。

不过这样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却是等于把伤口撕开了再处理,等于是把文化局的内部暗箱操作都公布了出去,这不是让李逸风下不了台又是什么?

陈京这样一想,心中一下警醒了。

苏华平的言下之意是这一次调查临江区于洪刚的案子,是一次打击报复?

李逸风是不是在这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想到这里,陈京有些恼火。

他首先对苏华平比较恼火,苏华平是领导不错,但是自己处里的事儿,还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

干监处怎么做事,自有干监处的规矩,任何外人想影响或者干预处里的工作,陈京都是非常反感的。

另外,陈京对李逸风也比较恼火,他心想难怪尚荣和张爱华会有那么大的分歧,原来内面还有这个理由。

陈京的笑容淡去,对苏华平道:“秘书长,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讲!其实啊,在这个时候你找我谈这个问题是不合适的,毕竟于洪刚的这个案子还在跟进中……”

苏华平一看陈京的脸色,打了一个哈哈,拍拍脑袋道:

“哎哟,陈处长说得对,你看我这嘴,一聊到兴头上了就忘乎所以了!”

他转弯很快,忙拍着胸脯道:“陈处长,今天这事怪我!你就当我刚才说的这些话是胡说八道的,千万不要把我的这些想法带到工作中去。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也不用看谁的情面。

实事求是,严格监督嘛!这是省委沙书记的要求,你我都应该遵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