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52章 处内矛盾激化!

第五百五十二章 处内矛盾激化!

一大早,赵鞍山就到陈京办公室汇报工作。

这对赵鞍山来说,是很不容易的。

现在赵鞍山很低调,平常在处里他表现得非常谦让,下面人能够干的事儿,他都给下面人机会,从来不抢功,更不会还企图挑战陈京的威信。

他很清楚,他能够留在干监处,如果不是陈京保护他,他是断然没有机会的。

没有陈京签字的情况下,他私自就给赵大林的出境开了绿灯,这是严重的越权和渎职,边琦都保不住他。

最后是陈京没有揪住这件事不放,给了他一个机会,才让他能够继续保持现在的位置,但是因为这件事情,在干监处他再也没有向陈京挑衅的资本了。

他老实了,陈京也给予了他足够的尊重,陈京让他协助分管处里的全面事务,赵鞍山现在在干监处的角色,就相当是常务副处长,手上的权力比之以前,还大了不少。

赵鞍山对目前的情况是相当的满意,他对自己的定位自然也就清晰了。

“老赵,过来,过来!我正准备去找你呢!”陈京冲赵鞍山招招手,“是这样,现在我们处里的领导配置越来越全面了,我最近正在酝酿领导分工的问题,初步的意见我已经有了,就是要跟你商量一下,看看你的意思。”

陈京拿过一份材料递给赵鞍山,道:“看看吧!就这些!”

赵鞍山将材料接在手中,瞅了一眼。上面有关于干监处五个副处长的分工的部署。

赵鞍山后面赫然标上了“常务副处长”的字样。

他微微的愣了愣,心中有些激动,道:“处长,我们一个处设个常务副处长,是不是合适?”

陈京笑笑道:“老赵啊,这个东西是我私下草拟的,代表了我个人意见。边部长一直都想着要加强我们处的领导。让我想办法凝聚处领导班子。现在我们有五个副处长,而下面一共只有四个科室。

根据我们处的目前发展趋势来看,将来我们处的工作量和面临的压力挑战都会相当的大。我们需要到规范的时候了!”

陈京顿了顿,道:“我的这个方案准备送边部长那边,部里会就我们送过去的方案讨论。如果部领导批示同意,我们设常务副处长又有什么关系?一切都是为了工作方便高效,这是根本!”

赵鞍山连连点头,脸上按捺不住喜色。

现在干监处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人员暴增了近三倍,其重要性也是越来越凸显。

在这样的时候,赵鞍山能够确定第一副处长的位置,这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突破,说不定级别问题还能在这次解决呢,毕竟他的资历是到了提拔的关口了。

陈京和赵鞍山聊了一会儿。他道:“老赵,今天一大早过来,你是有事情汇报吧!”

赵鞍山犹豫了片刻,道:“处长,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现在在我们处领导中,有个别人实在是做事太出格了!”

“最近我们处有个关于临河区于洪刚的案子,我们已经组织了专门的人员去做调查,而且卷宗已经汇总了!可是有个别领导偏偏觉得卷宗有问题,把我们根据实事求是汇总的卷宗又重新打乱。

在这其中加入了很多凭主观臆断、凭社会传言所扑捉到的一些所以事实,企图以此来篡改我们已经做出的结论!这样的行为实在是让人警惕啊!”

赵鞍山话一开口。情绪就颇为激动了起来,他喝了一口水,继续道:

“昨天,我严厉批评了这种行为,却招致了个别领导激烈的反弹,说我们排外,说我们做工作胆子不够大,过不了人情关,不敢去严格的办案!你说这……”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抓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是尚处长吗?”

“你过我办公室来一下!”

只片刻功夫,尚荣一脸严肃的推门进来,他一瞅见赵鞍山,脸色变了变,点头冲陈京道:“处长,您找我?”

陈京指了指椅子道:“先坐吧,昨天你说李部长要看关于于洪刚案子的卷宗,你送过去了?”

尚荣咳了咳,道:“还没有,您还没有过目嘛!”

陈京哂笑了一下,道:“尚处长,你认识于洪刚?”

尚荣愣了愣,摇摇头,道:“不算认识,但是见过面!”

陈京又问:“那你找于洪刚谈过话没有?”

尚荣又摇摇头,陈京又问:“那你找临江区班子谈过话没有,或者是临江社会各界的人事,你是否跟他们有交流!”

尚荣脸色变了变,道:“个别同志我谈过话,但是交流还不够!”

陈京脸一板,道:“那你的所谓卷宗是根据什么整理出来的?你通过脑子想出来的,还是听风就是雨凭主观臆断做出来的?”

陈京不等尚荣开口,便喝道:“尚处长啊,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我们的卷宗是要给部领导看的,如果卷宗内容不翔实,我们的调查只是走马观花,或者是我们的意见根本就是错误的。

你是否能想象到后果?

你是一处出来的干部,一处一向都是我们组织部的标杆处室,我不相信张处长对你们的工作是这样的要求,如果是这样的要求,那我们全省的干部任用选拔,该要捅多少篓子?

这样吧,你和李部长熟悉,李部长现在要看这个案子的卷宗,这个卷宗就由你负责整理。

你记住,一定要实事求是,任何的弄虚作假,如果再让我发现,我将在全处提出通报批评……”

陈京不发火的样子很温文尔雅,可是一旦发火,却是气势汹汹。

尚荣被陈京一通训斥得面红耳赤,却不知道怎么回嘴。

他心想,自己的卷宗你看都没看过,又怎么就能下结论说自己没有实事求是的工作?

他这样一想,眼睛就瞟到了赵鞍山那边,他心中一下明白,敢情这个赵鞍山一早就跑到陈京这边来告刁状来了!

昨天尚荣把卷宗给赵鞍山,本意就只想走个过场,赵鞍山点头了,他就可以顺利把这东西往李逸风那边送。

卷宗一旦到了李逸风的手上,李逸风本来在这件事上就有自己意图的,他只需要在卷宗上批个意见,陈京就是再牛,他敢直接和李逸风顶牛?

那他应该还缺少一副好牙口。

可尚荣没料到的是,一向在处里保持低调,当好好先生的赵鞍山,昨天却突然强硬起来。

他拿着卷宗看了一遍,不分青红皂白,便对尚荣一通狠批。

尚荣本就是骄傲之人,他和赵鞍山同为副处长,两人行政级别相同,赵鞍山又有什么资格对他指手画脚?

所以,他当即就和赵鞍山争了起来,两人只差是拍桌子。

今天尚荣被陈京狠批了一顿,他很容易就联想到是赵鞍山告刁状,肯定是把昨天的事儿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然后又把自己整理的卷宗夸大其词的向陈京做了汇报,要不然陈京为什么会动这么大的肝火?

人性就是这样,尚荣现在被陈京狠批了一通,他却不怎么恨陈京,却是恨上了赵鞍山了。

而赵鞍山对尚荣的反感也是到了极点。

明明尚荣搞的东西不靠谱,明明尚荣来干监处以后处处耀武扬威,他除了对陈京有所忌惮外,对其他的人,他是完完全全就不放在眼里。

如是以前倒也罢了,赵鞍山能忍就忍了,可是现在,他刚刚看到了自己成为处常务副处长的希望。

赵鞍山一旦成为常务副处长,在处里就是仅次于陈京的人物。

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镇不住尚荣,以后尚荣还不站在自己头上拉屎拉尿?

他这样一下,就觉得内心很不爽。

陈京让尚荣负责关于于洪刚的卷宗,这明显就是任由尚荣乱来。

站在赵鞍山的立场上,尚荣的任何不规矩,对他都是极大的威胁。

所以,赵鞍山心中也已经暗下了决心,那就是绝对不能让尚荣得逞,这小子,得让他涨涨记性,不然他不知道干监处的规矩!

赵鞍山和尚荣两人各怀鬼胎,陈京心中是暗暗冷笑。

尚荣是李逸风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李逸风想利用尚荣在干监处偰钉子,干预自己的工作,陈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对尚荣的问题,陈京自己是不方便出面的。

但是自己不出面,有赵鞍山就足够了。

赵鞍山骨子里面对斗争就很狂热,最近他安分了,是因为他已经没有了和自己角力的资格了。

现在陈京给他再安排一个好对手,就让赵鞍山去治尚荣吧!

“叮,叮!”桌上的电话响起。

是连强来的电话,连强称米部长要找陈京谈话。

陈京心猛然一沉,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缓缓的将电话挂断。

“老赵,尚处长,还有一些事儿我们再分头谈。今天是不行了,米部长办公室打电话来了,让我过去汇报工作。”陈京沉声道。

赵鞍山嘿嘿笑道:“处长,米部长亲自找您,那一定是重要工作了!现在咱们干监处在您的领导下是越来越强大啊,我们组织部第一处的位置算是坐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