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53章 重要任务!

第五百五十三章 重要任务!

米潜找陈京的目的,让陈京很吃惊。

米潜和陈京谈话的时候,连强在座。

他让陈京坐下后,让连强给陈京冲了一杯茶,道:“小陈,是这样!马上我们省委就要召开全体会议,这次会议组织工作是重要议题!在这次会上,我要单独发言。

作为组织部长,我在省委全体会议上发言,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不夸张的说,这可能代表着以后我们全省组织人事工作的方向和走向问题。

一直以来,在我们省委内部对组织工作的改革和干部的选拔任用的改革都存在相当大的争议,这些争议,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我们省组织工作的进步。

比如说,我们创造性的组织了大量的优秀干部出国学习镀金,还有,我们在全省推行了干部选拔提拔的新规范,提出干部提拔要务实,要以成绩说话。这一些做法,都标志着我们组织工作在往前走。”

米潜语气平稳却严肃,他那张永远没有表情的脸,说到这些的时候,都竟然饱含了感情,显然,他对全省组织工作是倾注了相当大心血的,而他对全省组织工作的未来,也是充满了期待。

他端着茶杯喝了几口茶,酝酿了一会儿,道:“但是,我们不能永远这样争论下去,我们通过了许多的尝试,经历了不止一次的失败,方向问题和方针问题是到了要确认的时候了,在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再犹豫,在这次省委全体会议上,我们就要有所决断了!”

陈京认真聆听米潜的话,他边听边点头,心中却颇为疑惑。

他不明白,米潜为什么会跟自己讲关于省委全体会议的事情。

召开省委全体会议,这是省委委员关心的事儿。和自己能够扯上多大的关系?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米潜道:“我这样说,你应该明白这次发言的重要性了吧!为了这次讲话,我已经安排办公室还有连强给我准备了几份讲话稿。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些稿子都存在问题。”

米潜冲连强点点头,连强有些尴尬的拿过来一沓材料。

陈京将材料拿在手中,米潜继续道:“这些材料都是他们弄出来的,我总觉得似是而非,总觉得没有搔到痒处,和我心中想的颇为不一样。我仔细考虑了一下。准备让你牵头给我弄个讲话稿,让连强配合你来弄。

你要记住,这个讲话稿一定要立场鲜明,同时又要实事求是,要结合到目前我们全省的组织工作现状,不能够拔得过高,太偏离实际。又不能够换汤不换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你既要保证让人耳目一新。觉得这是迈了一大步,又不能够让人觉得太突兀,太匪夷所思!

怎么样?你有没有困难?”

陈京当即就懵了!

他操刀给米潜写讲话稿?自己是干监处处长。既不是办公室秘书,又不是省委办公厅秘书处的人,自己以什么身份给米潜写讲话稿?

米潜是省委常委,省委为服务常委,专门有一个庞大的秘书处,那里面人才济济,笔杆子不计其数,自己能够跟他们比?

米潜这完完全全就是视自己身边的良玉不见,而硬要找自己这个半罐子,陈京哪里有把握?

米潜在省委全体会议上的发言稿。这可不是一般的小材料,这是大材料,可以说是全省重要的大材料,像这样的材料,至少都需要省委副秘书长把关。

有时候,甚至还是副秘书长亲自操刀弄的。自己的那两把刷子,弄这样的材料,那完全就是不自量力了。

陈京沉吟了一会儿,诚恳的道:“部长,我有一点秘书工作经验是不错,但是这样大的材料我从来没接触过,我担心弄不好啊!”

米潜眉头一皱,道:“还没开始做就说做不好,我看你的心态就有问题,有什么担心的?你做的东西好,我就采纳,如果不行,我大不了不用?”

米潜这样一说,陈京知道无法推辞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忽然觉得肩膀上压力倏然大起来了。

米部长在省委全体会议上的发言稿让自己操刀来写,自己如果能够完成这么大的材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有成为省委金牌秘书的潜质?

米潜又道:“小陈,你要放宽心态,你的能力我是不怀疑的!你的东西写得很好,你的理论文章能够在《求真》发表,就说明你肚子里还是有东西的。关于这个材料,你要大胆的去写,认真的去写。

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写好后给我送过来,然后我自己修改,或者我们一起商量着改。”

他话锋一转,眼睛盯着连强道:“阿强,在这期间,你要尽量的配合陈处长,他需要了解什么,你负责给他安排,你写的东西不行,搞后勤服务这一块总没问题吧?”

连强脸红得像猴屁股,尴尬的点头,道:“部长您放心,我一定支持陈处长,我坚信凭陈处长的才华,一定能够写出您满意的材料……”

从米潜办公室出来,陈京刚走到常委楼门口,身后就有人叫住了他。

他一回头,汪鸣风就站在电梯口冲自己招手。

他连忙凑过去,汪鸣风盯着他上下打量,过了半晌,道:“你跟我来一下,我有点事要跟你谈谈!”

陈京跟在汪鸣风屁股后面,上到三楼找了一个会客间。

汪鸣风拉陈京进去,道:“陈京,你弄的那篇文章是怎么回事?你是哪里来的灵感写了那些东西?”

陈京丈二摸不到头脑,道:“汪主任,什么灵感?我……我……”

“什么你你我我的,你知不知道这一次省委派了大批干部出国,沙书记承受了外界多大的压力?你倒好,写了一篇文章大放厥词,说什么不主张对学成归来的干部搞特殊化,不赞成对这批干部另眼相看。

我说你小子到底知不知道沙书记的意图?

现在我们楚城干部思想落后陈腐,沙书记就是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改变我们干部的体制和结构,让更多有能力、有才华,见过世面的干部走上重要的领导岗位,从而从根本上增强我们全省干部的素质。

这是个以点带面的问题,这批干部就是点,就是苗子,沙书记就是指着让这批干部去影响更多的人、教育更多的人,让全省上下所有的党员干部都明白,开拓视野,走出去的重要性。

我说你呀,舞文弄墨就算了,可是你舞到了沙书记的头上了,你想干啥?”

陈京一听汪鸣风这么说,他脸色倏然变白,怔怔半晌,道:“汪主任,这东西是我一时兴起写的,就根本没指望能够发表。可是谁知道胡悦把这东西一下推荐给了《求真》。

这东西又经过了《求真》那边的理论高手重新修改了,这不就发出来了吗?”

汪鸣风青着脸,指着陈京道:“你……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汪鸣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最近这几天,他为了陈京的这篇文章的事儿,他可是吃不好睡不好,头发都快急白了。

他本想把陈京叫过去狠狠的批了一通。

可是陈京现在这样说,他怎么批?这完全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再说了,如果说陈京专门撰文攻击沙明德,汪鸣风打死也不会信,他和陈京接触得多,知道陈京的性格,陈京还没狂妄到这种程度。

可是这事阴差阳错,就硬是造成现在的结果了,这该怎么办?

汪鸣风在房间踱步,过了一会儿,他再次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陈京道:“有个事我跟你通个气,衡州那个地方你熟不熟悉?”

陈京一听汪鸣风说到衡州,他连忙摇头。

汪鸣风皱眉道:“我先跟你打个预防针,这次衡州的问题沙书记的态度是相当坚决的。徐副省长回来后,沙书记专门做了指示,要求省委要成立专门的调查组过去调查衡州的问题。

这个调查组由省委组织部为主体,省委督查室和纪委配合。

你现在在组织部风头出尽,而且手下也是兵强马壮,我估摸啊,这事可能会落到你的头上。

你要有心理准备!”

陈京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道:“怎么可能会落到我的头上?衡州现在马上要调整班子,这跟我的工作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你别忘记现在衡州的问题很突出,如果不把这些事儿调查清楚,怎么调整班子?所以,弄清情况是第一步,班子调整是第二步,这里面是有个先后的!”汪鸣风道。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

他脑子里面又想起了伍大鸣的警告,他拍了拍脑袋道:“汪主任,这事落到我头上的可能性不大。刚刚我见过米部长,现在省委马上召开全体会议,米部长有个重要的发言稿还没完成,他指示我负责这件事。

我又不是孙悟空,又不能一个变两个,部领导不可能不考虑这个问题吧?”

“你说什么啊?”汪鸣风瞪大眼睛盯着陈京,“你来为米潜起草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