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54章 风云诡谲

第五百五十四章 风云诡谲 求月票

【第二更完成,兄弟们,月票要抓紧啊!绝对不能有丝毫的放松……】

小心翼翼,汪鸣风将一杯茶轻轻的放在沙明德的右手边。

沙明德正在批阅文件,没有抬头看汪鸣风。

汪鸣风犹豫了一下,道:“书记……”

沙明德似乎没有听见他说话,继续皱着眉头沉思,汪鸣风一咬牙,又道:“书记……”

沙明德猛然抬头看向汪鸣风:“什么事儿,鸣风?”

汪鸣风咬了咬嘴唇,他有一肚子话想跟沙明德说,可是真要开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他愣了半天,道:“没……没什么……”

沙明德皱皱眉头道:“有什么事儿就说,吞吞吐吐干什么?”

沙明德这样一说,汪鸣风定了定神,犹豫的道:

“有一件事很奇怪……”

“组织部米部长最近正在准备省委会议的发言稿,他很重视这件事,据说很多样稿他看了都不满意!您道怎么着?米部长竟然让陈京给他操刀写一篇发言稿,他是真把陈京当秘书用啊!”

沙明德眉头微蹙,一抬头道:“有这事?哈哈,看来咱们米部长也把陈京当成了宝啊,什么事儿都算上他一份,你还别说,这还有点意思啊!”

沙明德沉吟了一下,忽然问汪鸣风:“鸣风,你觉得陈京能行吗?”

汪鸣风道:“这说不准,陈京的能力是有的,但是弄这样的大材料,他是没有经验的。我估计可能够呛!但也说不准,这家伙老是能带给人意想不到的表现!”

沙明德一笑,道:“鸣风了,你可别忘记了米部长的识人之能,我们的楚江的伯乐。他能够看走眼?”

汪鸣风心一惊:“书记您的意思是……”

沙明德道:“陈京肯定能行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沙明德顿了顿,道:“今天或者明天,下班以后安排一个时间,让我和小陈谈谈话?”

汪鸣风道:“您要见陈京?”

“怎么了?我就不能见陈京?他米潜能见陈京。我就不能见吗?”沙明德反问道。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汪鸣风神色颇为尴尬,他顿了顿,道:“行吧,我马上去安排,安排好后我会通知陈京……”

汪鸣风满肚子疑惑的回到自己办公桌面前。

他忽然发觉,他对目前的局势好像有些看不懂了。

现在沙明德对衡州的态度很坚决,解决衡州问题是沙明德的既定目标。

但是衡州问题不好解决啊。这里面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关系,尤其在省委内部,大家各自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很难形成统一的意见。

如果沙明德执意的要主攻衡州,会不会激发班子内部的矛盾?

另外。在大政方针方面,撇开目前经济发展的因素不提。

沙明德高瞻远瞩,看到了目前楚江省很多深层次的问题,真正要把楚江建设好,真正要让楚江可持续发展,其中重要的是要加强干部队伍建设。要对干部组织工作实行有效的改革。

可是在这一方面,他又面临了来自米潜的阻力。

现在沙明德和米潜之间的分歧渐渐的开始从暗转明,这一次省委全体会议。也许就是两人分歧的一个大爆发点。

有这么多的问题存在,沙书记究竟怎么来操楚江这个大盘?

“叮,叮!”桌上的电话响起。

汪鸣风接听电话,他眉头皱了皱,压低声音道:“秘书长,您有什么指示?”

打电话的是省委秘书长唐剑平。

唐剑平的语气很不好。在电话中他瓮声道:“鸣风,你是怎么回事?书记的日程不是安排上午召开碰头会的吗?今天怎么没开会议?”

汪鸣风一惊。连忙从文件夹中调出书记的日程,他定了定神,道:“秘书长,日程的安排是书记下午召开常委碰头会,是下午四点……”

“谁跟你说是下午四点?明明是上午十点,你连个日程都搞不清楚吗?”唐剑平道。

汪鸣风额头上汗往外冒。

今天的常委碰头会主要是研究马上要召开的省委全体会议的相关事宜,会议非常重要,如果日程弄错了,会议开不了,那责任就大了!

汪鸣风连忙翻开他从唐剑平那里拿过来的日程表,上面分明是写着时间16:00。

他深吸了一口气,道:“秘书长,日程表上明明写着是十六点啊!”

“你仔细看看日程表?明明是十点,怎么是十六点了?你自己搞错了,还怪我搞错了吗?”唐剑平语气更加严厉,似乎是发了火了。

汪鸣风再看日程表,10:00和16:00,就是一个“0”和“6”的差别,由于唐剑平习惯用手写,所以每天日程表他都写好了让汪鸣风去拿。

而在今天日程表上,偏偏就这两个字出了一点偏差。

一个字潦草,很难分辨这个字究竟是“0”还是“6”。

汪鸣风的当时看的是一项项的日程由左而右来的,他就认为是下午四点。

可是偏偏这个日程表就很奇怪,一共分两排,第二排最上面就是这个日程,后面就没有了。

这样的排列方式,既可以让人觉得是从上而下,也可以说是从左到右。

如果是从左到右,汪鸣风的判断没问题。

但是如果从上到下……

汪鸣风这一琢磨,心一下就慌了!

唐剑平没有再跟他多说什么,已经将电话挂断了。

汪鸣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气得就想砸桌子,唐剑平这只老狐狸,竟然在这上面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这分明就是他设计好的一个套儿让自己去钻。

汪鸣风一气之下,将日程表扯得粉碎,他打电话给秘书处,那边反馈的结果是日程的确是十点。

十点钟没开会,当时负责日常工作的殷副秘书长便说是书记临时有急事,会议可能改期,当时秘书处就按照这个说法通知了其他的常委……

汪鸣风问明原委,他差点吐血,他千防备、万防备,今天还是中了唐剑平的刀了,这件事自己怎么跟沙书记解释?

为了今天的碰头会,沙书记从昨天就开始准备,准备了这么久,日程一下错了,参会的人早就排了其他日程,根本就到不了位,这个会议还怎么开?

这个会议开不了,沙明德的计划不就全部打破了吗?

关键是这个责任还要归咎到汪鸣风的头上,因为这一切都是汪鸣风的工作失误……

汪鸣风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委顿在了椅子上。

这个唐建平,他根本就和书记不是一条心,他这是要拆书记的台,将书记的所有的计划给打乱!

一想到这里,汪鸣风心中更是急躁,现在本来局面就很艰险,在这个时候各方势力终于开始动了,连老奸巨猾的唐剑平都给自己下了这么大一个绊子,其他的人呢?

沙明德来楚江这么久,一直都没换秘书长。

不是他不想换,而是唐剑平这个人太不好动了!

在楚江,唐剑平有官场不倒翁之称,这个人的仕途充满了传奇色彩。

从文化程度上来说,据说唐剑平只上过小学三年级,而他人生转折,据说是因为他辍学回家后,无意中在哪个地方找到了一本珠算书。

他勤奋好学,便苦练珠算,后来乡政府财政所需要会计,在全乡找会打算盘的人,唐剑平当时就借那个机会进入了公务员队伍。

他从一个财政局小会计,最后成长为了某国企的财务经理,后又升任这家国企的总经理。

从国企走出来后,他直接担任了某市副书记,然后一路青云直上,最后竟然成了楚江省委的大管家——秘书长。

试想一个文化程度如此薄弱的人,能够一步步走到现在这样的高位,唐剑平这个人岂是易于之辈。

这家伙的关系网遍布全省各个角落,门生故吏不计其数,而且这个人阴谋诡诈之术,独树一帜,基本是从未遇到过敌手。

汪鸣风也是小心谨慎之人,可是在和唐剑平的几次对垒中,都碰得灰头灰脸,就没占过一丁点的便宜。

汪鸣风长叹了一口气,他细数楚江的这一帮常委领导。

除了沙书记外,路省长就不用说了,借唐剑平私下跟人说的一句话。

现在整个楚江省,有两个人他琢磨不透,第一个就是沙明德,第二个就是路仲强?。

而路仲强以下,还有省委副书记?郝国民、常务副省长徐自青,组织部长米潜……

这一大串名字,又有哪个名字不是响当当的?其中又有几个是泛泛之辈?

就连常委排名靠最后的唐剑平,其能量都是深不可测,何况其他人?

像米潜这样的铁面人物,性格古怪执拗得让沙明德都拿他没办法,现在米潜掌管组织部,他就不和沙明德保持一致,处处都和沙明德顶顶牛,谁又能把他怎么地?

他米潜这两个字,在楚江省就是一张王牌,“米铁面”的名声早就扎根进了整个楚江政坛,下面的干部闻之色变,要想撼动这棵大树,即使是沙书记亲自动手,又岂能那么容易?

汪鸣风心中越想越凉,不由得为沙明德捏了一把冷汗,衡州的盖子一揭开啊,有很多事情就再无回旋余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