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55章 唐剑平的谋划

第五百五十五章 唐剑平的谋划 求月票

衡州市委副书记赵千金是个彪形大汉,从外形来看和“千金”两个字没有半点关联。

赵千金当年履新衡州的时候,在楚江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很多人都把赵千金的这次履新,当成了是衡州班子要动的一个信号。

赵千金这个人风评口碑一直都不错,他能力很强,敢于拍板,敢于决策,他在去衡州之前,曾经在楚城干过市委常委、西城区区委书记。

楚城西城区在他的手上,搞了很多基础设施建设,还有搞了很多惠民工程。

赵千金当年最早提出城市居民可支配收入这个概念,提出了西城区城市居民可支配收入要在原有基础上翻番的目标。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赵千金果断搞了一系列的改革,其中包括花大力气建立社区型就业指导中心,鼓励下岗职工自主择业,政府为下岗职工的再就业和再创业创造专门的资金、政策还有智力支持。

另外,由政府出面去接洽用人单位,鼓励用人单位用本地户口的居民,真正下大力气解决就业问题。

当年,整个楚江省乃至全国都笼罩在国企改革造成城镇居民大量失业的阴影之下,当时的经济局势相当的困难,社会矛盾复杂,共和国的改革正处在相当关键的当口。

而在那个时候,楚城市西城区一枝独秀,不仅所有的下岗职工都受到了妥善安置,而且整个社会风气积极向上,很多家庭都是你追我赶的去想办法挣钱、赚钱,大家的思想转变很快。

很多从企业和国营单位下岗的职工,在就业指导中心的精心指导之下,他们很快就转变了思想。由体体面面在国企上班的职工甚至是领导。摇身一变成为街头摆摊设点,甚至是蹲点的小贩和服务者,这样的思想转变。是相当的成功的。

当时西城区有句口号,叫“劳动最光荣”。

而赵千金自己也深入到下岗职工一线去帮助他们摆摊设点,甚至是帮助下岗职工去吆喝着买卖。而且不止一次,他模仿国外的政治家搞街头演讲,当时他在楚江政坛很有知名度,在群众中,对他的反应相当的正面。

赵千金入衡州以后,也的确干了很多工作,他分管党群,大力推动宣传攻势,鼓励衡州人民要奋力崛起。搞好城市建设,提出了要改变整个衡州的社会风气,要让衡州真正成为楚南重镇。成为楚江省名副其实的第二大城市。

可惜。赵千金的一些呼声并没有在衡州掀起多大的风浪,经过了几个月的炒作和热情以后。他的声音也渐渐的沉寂了,衡州还是以前的衡州,赵千金却从整个楚江最炙手可热的政坛后起之秀,逐渐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唐剑平和赵千金的见面地点是在他常去的那家羊肉馆子,每个领导都有自己的小空间、小领地,这些地方就是他们与人见面,或者是私下秘密商量事情的地方。

而对唐剑平来说,这家不太起眼的羊肉馆子,就是他的一处秘密场所。

这个地方不起眼,更重要的是离省委还偏偏很近,当然,最关键的是可靠,羊肉馆的老板和服务人员都是十分可靠的人。

唐剑平来了多少次,见过什么人,等等这些情况,是绝对的安全,不会有任何人会往外传。

赵千金高大的个子微微的弯曲,他比唐剑平整整高了一个头,但是此时他脸上的神情却是谦卑恭敬,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属于他赵书记的个性。

唐剑平很显年轻,虽然已经五十岁了,但是脸上依旧没有皱纹,还是像往常一样睿智英俊。

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外面罩着一件长风衣,神情永远都是淡定的,脸上的神色古井不波!

“秘书长,这一次省委对衡州的态度很坚决啊,我看衡州的许多问题都会要解决。尤其是地方保护主义问题,是该到了要打破枷锁的时候了,如果再不改革,衡州是不会有未来的!”赵千金轻声道。

唐剑平道:“怎么了?静极思动了?你在衡州待了三年,也算是忍耐了三年,三年不是一个短暂的时光啊,三年足够让一个天才变得平庸,你是不是觉得现在时机成熟了,可以一展才华了?”

赵千金一愣,脸上露出尴尬之色,道:“秘书长,我有几把刷子您不清楚吗?我一切都听您的指示办!”

唐剑平皱皱眉头道:“你一切听我的,你现在就不会进省城!你这个时候进省城是干什么?难不成就想瞄准衡州党政一把手的位子吗?”

赵千金脸一红,沉吟了一下,?道:“秘书长,徐省长这次去衡州,态度很坚决。而且他这次随行人员中,赫然有督查室一把手单建华!单建华的出现让某些人发慌,一些人计划的步子加快了,我担心您在衡州的计划……”

唐剑平的脸勃然变色,道:“我在衡州有什么计划?你简直是胡言乱语,乍听你这话,别人还以为我在衡州要搞反党反革命的事儿呢!衡州是共和国的衡州,是我们楚江省的衡州。

我们对衡州的态度,是希望衡州越来越好,是希望他们能够尽快的走出阴影,这才是正确的态度,你道是什么?我有鲸吞衡州的野心?”

唐剑平一发怒,赵千金的神情瞬间凝固,一时不知道如何做才好。

他暗骂自己说错话了,唐秘书长是多警觉的人?他怎么会允许落下这样的口实?说他在衡州有计划,这就是大忌,唐剑平做事的风格,就是一切都化为无形。

什么都不能乱说,也不乱做,但事情最终要被他导向到他最想要的结果,这就是唐剑平做事的风格。

赵千金被唐剑平狠批了一通,也不敢生气,只是再也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夹着菜吃菜。

终于,唐剑平说话了,他道:“老赵,三年你都能等,怎么三个月你都等不了吗?人们常说危机,危险后面是机会,而机会后面往往就是危险!遇事不要莽莽撞撞,要三思而行!

你刚才说得不错,省委对衡州的态度很坚决,但是态度坚决不意味着行动坚决!行动坚决不意味着结果坚决,不要听风就是雨,安安心心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踏踏实实的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要胡思乱想!”

赵千金唯唯诺诺,连连称是,唐剑平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

他沉吟了良久,道:“关于火灾的问题,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千金道:“这场火灾起因应该是一起因利斗殴的案件,苗力这家伙太嚣张跋扈,得罪了道上的“洪哥”,初步怀疑应该是洪哥让人一把火把他的场子给烧掉了!

但是目前没有证据,这股势力还没办法逮捕!”

赵千金顿了顿,道:“可是就因为这一把火,烧出了苗力这几年骗取国家扶植资金,私自贩运保护树种,非法征用农业用地作为其他用途等一系列的问题。

孙千石和马肯两人,现在是忙得鸡飞狗跳,疲于奔命啊!

而温沈东借这个机会又开始兴风作浪了,他整了很多材料自爆家丑,衡州的局面是越来越乱了!”

唐剑平嘴角微微的**,良久,道:“衡州不能乱!这一点你要切记!”

赵千金愣了愣,神情有些愕然。

唐剑平皱皱眉头道:“怎么了?你听不懂我这话吗?”

“听得懂,听得懂!可是温沈东这个人可不是好相与,我没有必要跟他闹别扭啊……”赵千金犹豫的道。

“谁让你跟他闹别扭了?工作就一定要是闹别扭吗?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职责,你作为副书记,是要协助书记工作,而不是协助一个常务副市长工作,你本末倒置,这工作还怎么做?”唐剑平瓮声道。

赵千金点点头,脑子里似乎明白了一些,他道:“谢谢秘书长指点,我知道怎么做了!”

唐剑平摆摆手道:“去吧,去吧!要认真努力工作,万不可辜负了组织对你的期望……”

赵千金不自然的笑了笑,心中的感觉异常的复杂。

唐剑平自己拿起酒壶斟了一杯酒,夹了一夹菜,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他缓缓的摇了摇头,内心对赵千金颇有些失望。

从西城区区委书记一直到现在衡州市市委副书记,唐剑平一直都在暗中指点赵千金,可是到现在为止,这家伙还是这般不成熟,衡州的那副担子,他能抗起来?

唐剑平对这一点是相当的没有信心。

一念及此,他心中叹了一口气,他想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够手头有几个得心应手的人可用?

一只狼领着一群羊,狼最后的结果只能是累死。

衡州啊,这个地方又是如此的关键,这个地方可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省会之外的第一大城市,仅此一点,衡州在楚江就有极其特殊的地位,现在唐剑平站在了极其有利的位置,他怎么舍得把这步棋走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