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56章 一夜疯狂!

第五百五十六章 一夜疯狂!

彻夜难眠,陈京烟都抽了两盒儿了,可是笔下还是没写出一个字来。

他不是写不出字来,而是他以前从来没有弄过这么大的材料,他总觉得自己的考量不周详,总觉得自己写的东西太浅显了,可能很难让米潜满意。

他的案头放着大量的材料,这其中有米潜近两年来的所有的讲话稿,还有针对这次会议,其他几个秘书替米潜写的讲话稿。另外,米潜对组织改革的态度、观念和其一贯的说话风格,这都是陈京需要考量的东西。

现在陈京是白天上班,晚上回来写稿子,今天晚上已经熬到了两点多,内心却依旧很犹豫。

而他越犹豫,脑子里想得越多,顾虑也就越多,也就越是迟迟不敢落笔。

一个星期交稿,这么大的材料一个星期之内完成,这压力不可谓不大。可是这是硬性任务,压力再大也得完成,陈京都想好了,干脆从明天开始请假不上班,在家里专攻搞这个材料。

陈京琢磨着材料的事儿,他脑子琢磨发胀了,便开始信马由缰,想到其他的事儿去了。

就在今天下班后,汪鸣风给他打电话,赫然是沙明德要见他。

陈京屁颠屁颠的跑到玉山别墅,他和沙明德一共谈了半个小时。

沙明德主要就是围绕着那篇文章在谈,他问了陈京很多问题。

其中有个问题他问陈京,关于干部学习方式方法的问题。

这一次省委组织了一批干部赴新加坡学习,是不是以后将来组织干部外出学习的方式可以更加多样化?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方式也可以达到预期的效果?

对于这个问题,陈京给了肯定的回答。

并且陈京还说,还有一种更加简洁的办法,那就是把内地的干部跨区域调到沿海发达地区工作,而把沿海发达地区的干部,想办法调到内地甚至边疆地区锻炼。

这种方法对中低层干部的培养非常的有用,可以形成一个长效机制。

沙明德听了陈京的这个观念。他当即点头说好,楚江是可以尝试这种办法,只是担心沿海地区干部竞争激烈,从内地过去的干部如果人数太多。他们消化不了。

另外,这种做法可能导致一些优秀的干部流失掉。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将优秀的干部外派后,他们很可能就在沿海扎根,以后可能都不会回来了!

沙明德又问陈京,写这篇文章的灵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是从这次省委外派干部学成归来而来吗?

陈京回答。说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和这一批归来学员马步平聊天后,心中忽然结合到了自身的工作范围和内容,然后仔细归纳后写了这篇文章。

他将写成这篇文章后将文章递送到胡悦那边的经过,他也向沙明德说了汇报。

陈京不能确定沙明德是不是真的因为他这篇文章很恼火。

但是沙明德能够在百忙之中会见自己这样一个无名小卒,而且谈到了文章的问题,那至少说明沙明德对这篇文章很重视,兴许他也是在思考楚江省组织改革的方向和走向等问题。

见完沙明德,汪鸣风亲自送陈京出门。

他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小陈,你这小子还真行啊!亏是沙书记没生气,如果他生气了。我看你这个处长就不用做了,准备下海做生意吧,现在的这条路你走不通了!”

他顿了顿,对陈京道:“这一次你重任在肩,回去好好写你的大材料,希望你能成功,祝你好运!”

陈京脑子里面天马行空,想着这些事,他忽然一下从椅子上竖起来。

他猛然想到,汪鸣风怎么知道自己在写大材料?

他知道自己在帮米潜写发言稿吗?

陈京这样一想。心思立刻就活分了起来。

汪鸣风知道的事儿,那省委沙书记就一定知道,沙书记知道自己现在马上要干的事儿,却在这个时候约谈自己,是不是其中有很深层的原因?

陈京这样一想,然后又回过头去想米潜。

省委秘书处人才济济。其中有那么多厉害的笔杆子米潜不用,偏偏用自己,他是不是也是考量到自己和汪鸣风之间的密切关系?

陈京知道自己这个念头毫无根据,纯属是主观臆断,但是这个臆断一出现,陈京便站起身来开始踱步。

他背着手在书房来回走动,他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这肯定就是那么个事儿。

现在省委对衡州的态度很坚决,又同时传出了沙书记和米潜矛盾激化的问题。

甚至在前段时间还传出来了,省委有意要调整组织部班子,沙明德要调整组织部班子,也明显就是他和米潜之间的矛盾激发到不可收拾,他是要来硬的了!

如果沙明德和米潜之间斗争凸显,沙明德还有能力去解决衡州的问题?

陈京脑子里面交织着各种并没有太多根据的念头,他忽然大胆的想,是不是米潜和沙明德两人之间在寻找某种平衡和妥协?

毕竟,在省一级层面上的争斗,真要是斗成你死我活的格局,这影响太大了,是谁都不愿意的。

沙明德和米潜两人都是高级干部,他们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

而且,沙明德和米潜之间的分歧,主要的原因都是因为两人都性格固执,两人都坚持自己的政治主张,不愿往后退一步。

如果是两人各自能够退一步,在一些分歧上面能够多加强沟通,两人之间的分歧是不是还会如此之大?

陈京这样一想,心思忽然激动了起来。

他点上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让浓浓的烟雾在肺里面憋很久,然后再吐出来。

他倏然觉得脑子一下就清醒了。

他重新坐在案头,拿起笔来认真的在材料纸上写下“在省委全体会议上的讲话……”等字样。

他觉得脑袋从未有过的清醒,提笔就开始写,笔一动,各种思路就源源不断而来……

两个小时,写到凌晨四点的样子,一篇数千字的稿子完稿。

陈京没有丝毫的困意,又开始认真的删减修改,一直到外面天色大亮,陈京才伸了一个懒腰走下楼去,到外面吃了一个简单的早餐,回来倒在**呼呼的大睡。

等他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老爸最近迷上的钓鱼不在家。

老妈这个点儿也应该是去接灵儿和早早两孩子去了,陈京谁都指望不上,只好自己下厨房草草的整了一点饭菜,胡乱凑合一顿,算是填饱了肚子。

“咚,咚!”

“来了,来了!谁啊!”陈京道,快步跑过去开门。

门一打开,外面站着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此人生得肥胖,大腹便便的样子,模样有些滑稽!

“请问,这是陈京陈处长的家吗?”中年人客气的道,他微微的将头前倾,他的头发稀疏,但是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蚊子想歇在上面,估计都是难以打住。

陈京反问道:“请问您是……”

“我姓于,叫于洪刚!今天特意过来拜访陈处长!”中年人笑道。

陈京点头道:“你先进来坐吧!”陈京招呼于洪刚过来,盯着他手上拎着的大礼包,里面的东西价值可是不菲啊。

陈京刚才无意中瞅到里面竟然有一支正宗长白山野生的四品叶人参,这东西看着不起眼,但是在市场上,光这一支人参价值就是好几万。

陈京收礼是不错,但是这样贵重的礼物,他岂敢乱收?

于洪刚送礼选择这个时候是有讲究的,下午这个时候将礼物送过来,一般家里可能有孩子,那样的话礼物不方便送掉。另外,收礼的人这时候不在家,家人也不好拒绝太甚。

再说了,于洪刚此前对陈京做了一些了解,了解到陈京不是迂腐之人,一般人送礼他是不会不给人面子的。

所以,今天于洪刚就大大方方的过来了,手上也带着礼物。

他将一大袋东西放在茶几上,眼睛上下打量陈京,道:“这位小兄弟,您是陈处长的……”

陈京轻轻笑了笑,道:“礼物你可就不要拎进来了,拎进来肯定也是要拎出去的。你来拜访陈京,却连陈京都不认识,这就是过来送礼的嘛!”

陈京顿了顿,道:“不管是那种方式的送礼,都是不能接受的!”

于洪刚被陈京这句话说的头一懵,他迅速反应过来,道:

“您……您就是陈处长?”

陈京点头道:“我就是陈京!关于你的案子,目前正在调查中,你说你在这个时候跑过来给我送礼,你自己觉得合不合适?把东西拎回去,仔细反思一下,准备接受组织谈话!”

于洪刚一听陈京这样说,心中就有些急躁了。

他也是正处级省管干部,在临江区也是一呼百应的人物,今天亲自过来送点礼,却遭陈京这样一通狠批,他脸上怎能挂得住?

今天这事说起来是苏秘书长指点他过来的,如果不是苏秘书长指点,他也不会干这种蠢事,可是这个陈京厉害啊,竟然根本就不顾及苏秘书长的面子,直接就对自己下逐客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