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58章 剑指衡州!

第五百五十八章 剑指衡州!

干监处最后的两个副处监督员的人选到位。

这一次选拔监督员,部里为了响应干部改革的要求,对这两个副处级干监处监督员实施了全省公选。

这次公选范围非常的广,包括全省所有的省直单位,副处以下包括正科级干部全部可以参与公选。

所有候选人首先参加组织部统一的考试,然后由部领导进行多轮面试,最后又再次考试,一共历经四轮选拔,选拔出四个候选人。

而这四个候选人由陈京统一跟他们谈话,最后确定两个人选。

陈京这次选的两个人一个是来自于楚江大学人事处,叫魏雨落,是个女性,年龄三十多岁,硕士学历,是个看上去很干练的年轻干部。

陈京看重这个人,主要是看中这个人农村出身,来自于楚北省西北地区的深山中,那一带可是自然环境相当恶劣的地方,这个魏科长能够在这么年轻就当上大学人事处长,其付出的艰辛和其本身的才华都绝对是相当惊人的。

另外一个副处级监督员,陈京确定的是来自楚城发改局,年纪更轻,叫姚夏,今天才28岁。

姚夏大学毕业后先在省级重点中学教书,后考进公务员队伍,他一直都是被楚城确定为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这一次姚夏参加公选中途,楚城方面就有意安排他下到下面区发改局任正职锻炼。

现在陈京选中他进省委组织部,他从正科直接升一级成为副处,这绝对算是破格提拔了。

这一次干监处确定的两个副处督察员,这个设定其实相当于这两人就是处长助理的意思。

因为现在干监处四个科,却有五个副处长在管理,还加两个副处监督员,这不是处长助理是什么?

只是处长助理这个编制肯定是没有的,只能是说副处级监督员。

陈京把这一点跟两人讲得很清楚,以后干监处的工作会很多很杂。陈京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尤其是有很多需要陈京亲自出面的案子,陈京有时候分身乏术,这个时候魏雨落和姚夏两人可能就需要出马了。

所以陈京特别强调了两人的业务能力,作为要经常深入一线调查的监督员,他们业务能力的强弱,直接就决定了整个干监处的工作能力和形象,以后干监处的很多重要的一线工作。都要压在他们身上。

……

省委第十六届八次会议结束之后,陈京有个短暂的喘息之机。

因为开会的原因,很多棘手的问题,难于解决的问题,在这个时候都被叫停。

保持团结稳定,保持社会和谐这是会议期间的基本要求,让陈京一直关注的衡州的问题,这几天都偃旗息鼓,没有人再提了。

当然,衡州市市委书记孙千石和市长马肯两人都是省委委员。而他们进省城参会也受到了各方重视,在记者采访他们。谈到衡州问题的时候,孙千石主动提到了这次衡州大火的问题。

他表示,因为这次衡州大火所引发的一切问题,衡州市委和市政府都会严密调查清楚,一定会给社会和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交代。

同时他强调了省委和省政府对衡州支持的重要性。

在衡州大火发生的当天,省委领导就专程打电话询问了情况,并对相关救灾工作做出了指示。

省林业厅、民政厅还有农业厅相关领导就组成了工作组开始对衡州的大火展开的调查和救援工作。而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徐自青同志也在随后率领省委和省政府主要领导赶往衡州指导救灾。

孙千石对一切参与衡州救灾工作的领导和干部表示了真挚的感谢。

关于衡州班子调整的问题。孙千石对媒体表示,一场大火并不会影响到衡州班子的调整。

衡州班子的调整目前省委正在酝酿,同时也在广泛的征求衡州社会各界的意见。新调整的衡州党政班子将会更加的有战斗力,将会更加的精干。

不知道为什么,陈京忽然对衡州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省委全体会议上,米潜能够一字不改的采纳陈京的讲话稿,陈京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衡州的问题一定和自己会有关系!

因为陈京想,米潜是利用自己在和沙明德寻求妥协,目前看来,米潜的做法起到了相当的效果,这次会议米潜关于组织改革的讲话成为了一大亮点。

这在某种意义上说,米潜是在声援沙明德为首的改革派。

米潜和沙明德之间有了默契,在针对衡州的问题上,两人肯定会携手合作。

一旦两人携手,要调查衡州的问题,如果由组织部来主导调查,陈京想想自己都是逃不掉的。

一想到这里,陈京又忍不住摇头。

他万万没料到,自己现在竟然成为了米潜和沙明德中间的一个微妙的平衡。

沙明德和米潜之间的妥协不是通过对话,而且通过自己,这样的感觉让陈京觉得古怪,同时又觉得如履薄冰。

米潜和沙明德这两个人一个是大名鼎鼎的米铁面,另外一个是主政楚江的一把手,这两个人的身份都足以让自己高山仰止,而自己现在所站的位置,陈京以前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位置。

再说姚夏和魏雨落两人,两人初来乍到,被同时安排认真研究衡州问题,两人心中各自都纳闷。

尤其是姚夏,他毕竟还年轻,刚刚一步跨进省委大院,他还有些不相信这事是真的。

他从下面发改局而来,以前他在发改局的时候,就觉得忒有面子,虽然只是个科长,但是手上的权柄很盛。

可是今天他一进了省委组织部,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门户深、权柄重。

他可是亲眼见到有几个楚城的副厅长在这里面处处碰壁,被组织部几个小姑娘给脸子看。

可饶是如此,他们还不敢生气,都是小心的陪着不是呢!

而姚夏对见陈京的第一印象也非常深,当时他和陈京正在聊天,就恰在那个当口,进来电话好像是向陈京汇报某个调查组在下面调查被阻挠的事儿。

当时打电话汇报的好像是个科长,他请示陈京应该怎么办,是不是要强行调查。

陈京当即怒声道:“还调查什么?全给我回来,你直接打电话给他们局长,限他二十四小时内自己过来跟我把情况解释清楚,解释不清楚,直接就转他们市组织部,让他们先把这局长给撸了,咱就把案子结案得了!”

陈京接电话的语气一下就把姚夏给镇住了。

我靠,这也太牛了吧!一个局长在下面可是威风凛凛,了不得的人物呢,可是在陈京的嘴中,那就是说撸就撸的角色,根本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姚夏马上想到了自己待的发改局,他想起发改局那个秃顶的牛局长在得知自己成为组织部干监督查员的候选人之后,他把自己叫过去,脸上那种和蔼可亲,一脸勉励的样子。

在他的言辞中,对省委组织部干监处的那种敬畏和尊崇,让姚夏记忆非常深刻。

姚夏当时还觉得老牛演得有些过了,但和陈京一接触,他才觉得老牛那真是过来人,一个发改局局长算什么?在陈京嘴巴里面那也是说撸就能撸的角色。

组织部干监处要找一个干部的问题,整一个干部的乱材料那还不容易?现在当官的,有几个能够绝对没问题的?陈京只需要随便整点问题出来,那就是吃不着要兜着走了。

说句实在话,姚夏现在待在办公室里面都觉得整个人是轻飘飘的。

昨天在局里交接工作,局长老牛为他召开了隆重的欢送会,在欢送宴会上,姚夏能够明显感受到周围人眼神的变化。

那些眼神中有妒忌、有怀疑但更多的是羡慕还有畏惧,老牛的眼神就有些畏惧,和以前的矜持完全是判若两人了!

“小姚,你在想什么呢?看上去迷迷糊糊的?”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是魏雨落过来他办公室了。

姚夏连忙收拢心思,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是魏姐,我胡乱想呢,瞎琢磨。我就琢磨怎么处长让我们两个都研究衡州,是不是要派我们到衡州去啊?”

魏雨落带着黑框的眼镜,身材窈窕且干练,一看就是做事利落之人。

她拍了拍卷宗,对姚夏道:“小姚啊,不是派我们去衡州,而是派你去衡州!刚才处长找我谈过话了,指示我们一明一暗,开始调查衡州主要干部存在的一系列问题。

你马上去处长办公室,具体工作他会给你安排!”

魏雨落拍了拍姚夏的肩膀道:“小姚啊,一切好自为之吧!这可是我们进干监处的第一个案子,我们携手合作来办这个案子,如果做不好的话,你我是无颜在这里立足啊!”

姚夏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道:“没有做不好的事儿,一定做得好!”

姚夏觉得浑身上下都很振奋,能够一过来就接到任务,这对他来说感到太振奋了!终于有了一展才华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