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59章 关键的棋子!

第五百五十九章 关键的棋子!

陈京安排魏雨落和姚夏两人研究衡州,深入衡州开始调查关于衡州的若干问题,他是有深层次考量的。

魏雨落和姚夏两人初来乍到,目前处里没有他们两人的发挥空间,现在一个干监处有了五位副处长,就算宋永平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分管工作,但依旧还有四位副处长。

四个副处长,下面一共只有四个科室,每个科室还配有正副科长,这么多人被归拢到一个处,陈京还真有些眼花缭乱,一时半会没有理清具体的分管思路。

根据部里的意思,干监处被扩充,意味着在今后干监处的担子会进一步加重,但是这个担子怎么加,哪一些工作以后将需要干监处负责,在部一级层面上,还没有具体的安排。

部里的安排没有下来,单单目前干监处的工作,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人,所以陈京不得不在人员使用上面多动动脑筋。

不能够让新来的人闲置,得让大家都有相应的工作做,而且肩膀上还要有相当的压力。

关于衡州的举报很多,衡州这个地方很奇怪,一般像信访一类的举报很少,但偏偏组织举报很多。

这可能说明衡州对信访截访这一块下的功夫比较大,但同时组织举报一般都是体制内官员私下里搞的举报,组织举报多,又说明衡州派系斗争复杂,整个政坛的风气比较凌乱,大家都是你举报我,我举报你,乱象丛生。

现在站在宏观的角度来看,衡州的问题省委是必然要解决。而要解决衡州的问题,衡州的组织问题又是重中之重。

陈京判断。这些问题迟早有大部分要落到自己肩膀上。

与其等通知下来了再行动。还不如趁现在人手够,先下手为强。

尤其是魏雨落和姚夏两人都是初来乍到,那边单位的工作交接都还没有完全完成。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们去调查衡州的问题,隐蔽性很够。出其不意,必然能够收到奇效。

但是让陈京没有料到的是,就在魏雨落和姚夏进入干监处第二天。

组织部内部召开关于加强部各处室工作效率的专题会议,暨关于省委十六届八次会议精神落实会议。在会上米潜要求,以后关于组织改革的工作,要按照正确的流程实施。

下面各地市州、省直单位有关于干部任用的新思路、新办法,下一级组织部门可以尝试改变传统的选人用人思路,创新性的使用一些诸如公选、公推、甚至是公开招考等形式的选人办法方法。

但是,任何单位要尝试改革。必须要把相关的计划和要求向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处汇报备案,省委组织部干监处要完全掌控整个改革的进程。

第二,干监处要加强全省省管干部的档案管理。要逐一的弄清省管干部有直系亲属、或者是子女、配偶处境的详细情况。要建立健全相关中高级干部子女、配偶出境留学、工作的申报制度。

第三,干监处今后的工作不仅只针对个人举报。而且还要针对集体举报。有些单位、班子集体犯错的情况,干监处要特别重视这类案件,要认真、从严的查处这类集体案件,要为全省集体违纪的情况敲响警钟。

最后,米潜要求,在今后的干部选拔任用中,对副厅以上,主要关键岗位干部的任用材料中,需要有干部监督处的考察材料,干监处的相关材料,要被当成是干部考察材料的重要组成部分,干监处也要为党选拔更优秀、更德才兼备的干部作出贡献。

米潜在讲话中,可以说是重点突出的给干监处的工作给予了新指示,根据米潜的这个指示,干监处的工作性质将会完全改变。

以前干部监督部门作为一个被动的部门,是接到了相关的举报,遇到了相关的问题然后再根据问题和举报行动。

而现在,干部监督工作将会变主动为被动,对没有问题的干部也要行驶监督职权,要主动去了解干部的风评口碑,主动去调查省重要干部可能存在的问题。

在这次会议结束后,陈京在边琦办公室,两人一起商讨了两个多小时,最后做出了对干监处事实完全改革的决定。

干监处将设办公室,办公室负责综合工作,而科的配置方面,有现在的四个科增加为六个科室。

一科二科负责以前干监处相关的传统工作,三科负责各种涉及需要干监处审批审核的相关工作,四科继续负责互联网相关的工作。五科和六科作为新的科室,五科负责下面地市州主要领导的考察,而六科则负责省直单位副厅以上干部考察工作。

而五科六科的科长又称干部调查科,两个科的科长都高配,分别由魏雨落和姚夏两个人来担任科长。

而至于副处长的分工问题。

陈京安排赵鞍山分管办公室和一科二科工作,以及协助自己处理处里全面工作。

副处长付少华负责三科工作,主要责任是要为各种涉及高级干部及其家属出入境审批、审核做好严格的把关。

副处长尚荣负责四科工作,五科六科的分管则由王汝培协助自己来负责。

所有的副处长重新分工,整个处被扩充到七个科室,办公区占据了差不多整整一层楼,干监处一跃成为了组织部最大的处,同时也是权柄最显赫的处。

当然,很快也会成为全部门最忙碌的处。

尤其是三科负责出入境、包括财产申报,还包括家庭重大变动等相关的审核和备案工作,这一天的工作就是人来人往不休。至于以后副厅以上重要岗位干部需要有干监处的考察材料,这也绝对让干部调查科的工作不会轻松,工作量和担子翻倍都不止。

当然,与此同时,干监处的权利也就更加了不得了!

别说以后重要干部的考察材料需要有干监处的调查材料,哪怕只需要有干监处的负责人签字,这对陈京来说都意味着权柄大盛了。

现在组织部实施的新规,等于是让干部考核中增加了干部监督这重要的一环,把干部监督常态化,势必会让干监处像干部处一样,逐渐的走向前台,被更多的人所认识、所重视、所敬畏。

陈京召开处全体会议,对全处的工作分工进行了重新的安排,机关人事后勤处处长廖宏远过来笑眯眯的陈京道:

“陈处长,你得请客啊!你看看你现在手下的人,这还是一个处吗?整层办公楼让你一个处占了一多半,我都考虑向米部长申请,干脆把这一层都留给你们,以后这层楼就叫干监楼得了!”

陈京拍了拍廖宏远的肩膀,道:“老廖,真的是辛苦你了!现在不是在尝试着改革吗?我们干监处很荣幸,同时也是很不幸,被选中走到了最前列!改革的过程中,出现一些意外很正常。

如果是改革有成效,干监处真的作用大增,以后我觉得像干部处一样,我们一个处也会分为两个甚至更多的处,这是个必然。

当然,如果改革得不成功,这对我们来说可能也就是昙花一现了,以后你也不会再说这种话了!”

廖宏远冲陈京点头,道:“有陈处长出面主导,又有什么事情改革不成功的?我坚信一定会成功……”

这几天,陈京受到了别人太多异样的关注,就算在组织部内部,大家的眼神中有羡慕、有妒忌还有很多的风言风语到处传。只有陈京自己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了!

陈京仔细分析了米潜的讲话报告,他的所有的讲话,重点核心都放在了干监处这一块工作。而对于组织改革的宏观思路,具体方式方法,还有相关的安排,他都没有涉及到。

这意味着什么?

陈京很快想明白,米潜这是利用干监处这个点作为试点,在向沙明德表明他的态度。

沙明德不是要一力推动改革吗?米潜现在就把干部监督处的职能一下扩大,让陈京手上的权利和能动性一下都大很多倍,陈京是沙书记能够掌控的人,楚江的组织改革能出多少成果,能够做出多少成绩,这一切都看陈京怎么运用手中所掌控的资源了。

陈京很意外的发现,自己成了沙明德和米潜之间的一枚棋子,两个人都都在利用自己这枚棋子。

先前,在组织改革的问题上,在十六届八次会议他们是在利用自己妥协。

但是现在,甚至以后,陈京隐隐感觉到,他们双方是在利用自己斗争、角力了!

这一点让陈京很担心,同时也感到压力非常的巨大。

现在,干监处这样一扩充,可以说是兵强马壮,不仅是整个部门对干监处另眼相看,就连外面、社会上很多人对组织部最新的变化都表示了高度关注。

而陈京的知名度也在节节攀升,很多的聚光灯都照射在了他的身上,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现在是什么样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