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60章 被双规的人!

第五百六十章 被双规的人!

省纪委消息,经过省纪委工作人员的严密调查,楚城市临江区区委书记于洪刚涉嫌违纪已经被组织决定双规!

这个消息一经发表,李逸风马上打电话给陈京,劈头就道:“陈京,你的工作是怎么弄的?为什么这个于洪刚在你那里就调查不出问题,现在纪委一调查立马就能出这么大的问题?你是不是要反思?”

陈京一听李逸风这么说话,他心中火气也上来了,他淡淡的道:

“李部长,纪委那边的调查,是我们转过去的材料!没有我们的信息,纪委也是调查不出什么东西来的。上次部长指示我们,让我们不要太在意功劳,只要能够把案子办好,能够把事情查清楚,究竟是谁的功劳,这都是大功一件呢!”

李逸风在电话那头听得一愣,这案子是陈京转纪委那边的?不是尚荣转的吗?

李逸风是聪明人,陈京这一点他就明白自己上了尚荣的当了。

尚荣现在刚去干监处,说话还顶不上一个屁,他能够有能力把案子转到纪委那边?

李逸风这样一想,就明白尚荣一直是在自己面前胸口碎大石,案子真正的主导一直都在陈京手上掌控着。

“小陈,谦受益,满招损,任何案子都有总结的空间。就以于洪刚的这个案子,根据我掌握的情况,在起初对这个案子你们也是有误判的嘛!”李逸风道。

他转弯很快,一改先前的咄咄逼人。而变得柔和了很多。

陈京道:“那是,李部长,您放心!我会用心反思这个案子,一定会认真反思!”

挂断李逸风的电话。

陈京脑子里面想到两个场景,第一个场景是苏华平请自己喝茶的场景。

当时陈京心中很不舒服,尤其是对李逸风不满。

李逸风的手伸得太长了,自己干监处的工作根本就不在他管辖的范围之内。他又有什么资格干预自己的工作?

那个时候陈京的内心,不自觉的就偏向了于洪刚那一边。

有几次,陈京都准备狠狠的给尚荣一点颜色看看。并且让他不得不中止对案子的调查。

但是另一个场景陈京依旧无法忘记,那就是于洪刚拎着大包礼品进自己的家,最上面明目张胆放着的就是四品叶的野生人参。

这样的送礼太贵重。同时也太肆无忌惮!

自己正在调查的干部,对方却用重礼过来,这岂不是在变相的侮辱自己?

陈京最后认真思忖过,还是觉得应该把于洪刚的相关资料转纪委,让纪委那边进一步调查,因为他觉得于洪刚有问题的可能性极大。

现在果然,于洪刚是有问题的。

如果说要总结教训,陈京觉得自己的个人好恶运用到案子的调查中是非常危险的。

如果于洪刚的这个案子,于洪刚自己不画蛇添足,他很可能现在依旧安然无恙。依旧会在临江继续干他的一把手书记。

于洪刚的问题很明显,但是组织调查为什么查不出来?

这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说明了组织调查的方法有时候太单调,往往单个的谈话,或者集体的谈话,所收集到的信息都是不准确的。以后。干监处办案做事的方法可以更多元化,可能更靠拢纪委一些,也许那样会收到一些意外的好处。

陈京召集张爱华还有尚荣等几个人通报了关于于洪刚案子的情况,最后把自己的这些总结和看法做了说明,并要求把于洪刚的案例在处里传阅,让全处人都意识到这个案子。干监处应该要吸取的经验和教训!

于洪刚突然被双规,作为发生在省委眼皮底下的事儿,这件事是相当受关注的。

省卫视、省主要媒体都做了大篇幅报道,而关于于洪刚的问题,最核心的地方就在于工程贪腐,他的涉案金额赫然高达上千万人民币!

省政府,徐自青脸色铁青,拍着桌子冲苏华平吼道:

“怎么回事?你不是拍着胸脯给我讲说这个于洪刚老实可靠,没有问题吗?现在倒好,一捅出来是天大的一只蛀虫,害群之马啊……”

徐自青盯着苏华平,道:“你自己反思反思,你和于洪刚走得有多近,是不是也是有问题的?”

苏华平一惊,连连摆手,道:“徐省长,我……我和老于之间并没有什么经济往来,我只是看此人做事果断果决,敢于拍板,很有能力,所以……”

他顿了顿,道:“徐省长,我也是被这家伙给蒙蔽了,这家伙平常穿着朴素,表现低调,和其谈话,也感受不到其有丝毫的贪腐之心,可谁曾料到,这家伙城府这么深,竟然真就是个胆子天大的家伙!”

徐自青哼了哼,道:“你呀,你!你知不知道现在这样一来,我们就相当被动了!因为一个于洪刚,搞得我们所有人都一屁股屎,你说我们现在这种状况,该如何去妥善解决?”

苏华平脸色讪讪,过了一会儿,他道:“说起来是我的工作失误啊,我让于洪刚多和陈处长走动走动,可这蠢货拎了几万块的礼物到陈处长家里去。陈处长连人带礼物把他轰了出来,然后顺便就把案子转给了纪委。

纪委对从组织部转过去的案子一向很重视,于洪刚的案子到了纪委,单从那笔礼物着手,那调查出来的都不会是小问题!”

徐自青皱皱眉头,盯着苏华平道:“华平,你是在试探陈京?”

苏华平愣了愣,徐自青已经勃然大怒道:“谁让你这样干的?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招致他的反感,最后和我们会越走越远?你想想看吧,你找他谈话,给他说了于洪刚的事情。

可现在于洪刚是这么一个货色,你让他以后怎么信任你?”

徐自青顿了顿,道:“除此之外,陈京这个人还需要你去试探吗?他的成长经历你不知道?如果因为一个于洪刚,他就把持不住了,你认为他能够混到今天这个位置?你以后做事,多用脑袋想想吧!”

苏华平脸色尴尬,不住的摇头,道:“徐省,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看看现在的组织部干监处,陈京一个处下面有四五十人,配了五个副处长,还外加两个处长助理,一个处还专门设了一个办公室,这样的配置,你可以想象陈京将来要扮演的角色。”

徐自青叹了一口气,道:“可惜啊,方家的准女婿,却和咱们西北一系不是一条心,如果这一次有陈京站在我们这一边,我敢确信,你下放衡州的计划实现是断然无问题。”

苏华平一愣,道:“徐省,我下放衡州?不是老郭过去吗?”

“计划不如变化快,老郭的资历还是太浅了一些,竞争力还不够,这一次我们必须要动用全部力量,把最大的砝码都要压在衡州!”徐自青道。

苏华平沉吟了一下,道:“那让老计过去最保险了,计小平的资历够吧!他从庸州调衡州救火,省委能够不批?”

徐自青嘿嘿一笑,道:“那你觉得计小平和伍大鸣比怎样?沙书记不调伍大鸣,这就是一个信号!那就是这次衡州班子的履新,不会从外地调党政一把手过去救火。

计小平又没犯错误,组织上没有理由平调他去衡州救火啊!”

苏华平点点头,道:“这一次衡州巴掌大一块地方,竞争的人不少啊。目前我掌握的就至少有赵千金、郭伟全,好像还有这次海龟的某个重要干部,现在再加上我……”

徐自青哼了一声道:“还远远不止这一些,如果要数,一双手的手指头还不够用,所以啊……”

徐自青眼睛盯着苏华平,道:“你要想办法迅速和陈京处理好关系,你一定要诚恳一些,不要动你所谓的小心思。现在的形势对我们来说很不利,衡州这个地方我们必须要占据一席之地,你明白?”

苏华平道:“为什么是陈京?陈京跟衡州有什么关系?”

徐自青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摇摇头道:“那就无可奉告了,你最好按我说的办,衡州的问题最终的定性肯定和陈京有关系。现在外面有一种说法,陈京一个人占了半个组织部,挤得几个副部长都没地方去了,你当陈京手上那么多人,真都是银样镴枪头?不做事的?”

陈京并不知道徐自青和苏华平之间有这样的对话。

他在于洪刚出事当天下午,已经安排去德高出差了。

陈京把视线瞄准了德高,现在组织改革的呼声已经喊出来了,而组织改革这件事米潜在会上一句话不说,只说下面各单位地市州要动这方面脑筋,需要先到干监处汇报。

米潜的这个意思很明显了,意味着干监处将要在类似这样的改革中要发挥重要的作用。

陈京可不能傻傻的去等,让别人主动来汇报具体的改革思路,他必须主动出击,去寻找关于类似改革的突破口。

在全省这么多市中间,他唯有对德高熟悉,所以他的第一站自己就选择了德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