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63章 沙书记的犹豫!

第五百六十三章 沙书记的犹豫!

汪鸣风认真的向沙明德汇报着工作。

尤其是最近组织部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他是重点汇报。

现在陈京在省委组织部风头出大了,他的干监处浩浩汤汤已经发展到了六十多号人了,下设七个处室,整个组织部没有哪个处能跟他的人马比。

而干监处的工作范围,也大幅扩展了。

以后,省里重要干部的筛选和提拔,都和干监处有紧密关系,干监处要对干部的群众反馈、本身存在的问题等等做详细调查,这不得不说,干监处的权利一下增大了很多。

另外,让汪鸣风很关心的是,干监处竟然还承担着组织改革的担子。

组织部内部开会,米潜要求省直单位以及下面各地市州,任何涉及到组织改革的相关动作,需先报省委干监处备案批准,然后方可按照汇报的动作,实施相关的改革。

米潜的这个安排,乍一看好像是让干监处把关改革,让改革可控,不至于偏离方向。但实际上,这明显是把改革的工作授予了干监处去处理。

米潜在省委委员会议上不是有讲话吗?

他的讲话提及到了一系列的组织改革的设想和规划。

但是这些规划和设想他不主导实施,却把一切都推到下面,然后由干监处来监督。

下面人贯彻执行米潜的指示精神,这需要看下面各单位以及各地市州的觉悟。

他们有觉悟是一方面,估计还是离不开省里的引导和鼓励。

米潜让陈京来监督把关这个工作,引导和鼓励下面踊跃尝试改革,这也顺利成章就成了陈京的工作。

汪鸣风对陈京连续去德高和庸州两地很满意,他很兴奋的对沙明德道:“陈京的反应很迅速,这次去德高和庸州收获不小,据说德高马上要酝酿调整德水区党委和政府班子。

这一次,德高在人事选拔任用上将实施改革,要引入更多的民主程序。要进一步加大人大、政协、老同志老干部等在主要干部任命上的参与意见,在党内民主方面,德高要迈出一大步了。

相对于德高的改革计划,庸州的计划更加前卫。庸州提出了要公选县长和书记的口号,这一次张溪县班子调整,据说张溪县的副书记和副县长都要通过公选的方式在全市范围内选拔……”

汪鸣风娓娓道来,沙明德听得很认真,他忽然插嘴道:“怎么?陈京对庸州也很熟悉?”

汪鸣风顿了顿,道:“那是肯定的,庸州和德高两个市毗邻。自然条件和人文环境都差不多……”

沙明德摆摆手道:“不对,不对,我说的是人!陈京对庸州班子的人很熟悉,是谁?是计小平还是蒋平?”

汪鸣风迟疑了一会儿,他心中有些吃不准。

陈京把试点选择在庸州,庸州这边的计划又这般宏大,陈京如果在庸州没有足够的人脉,这还真说不过去。

汪鸣风翻了翻记录本。他忽然看到了一个名字——王凤飞。

他道:“书记,应该是王凤飞,陈京和王凤飞认识得比较早。后来两人一直都有联系,而且联系紧密!王凤飞此去庸州志向不小,应该是他在和陈京形成默契!”

“王凤飞?”沙明德皱了皱眉头,“这个陈京倒是长袖善舞,竟然和王凤飞成了朋友,实在是出乎人意料啊!”

汪鸣风凑趣的道:“陈京出人意料的事儿还少吗?很多啦,尤其是现在,他兵强马壮,能干的事儿更多了!”

汪鸣风的言辞间有几分兴奋,又有几分羡慕。

他现在是看明白局势了。

敢情陈京现在成为了沙明德和米潜之间的一大缓冲。

两人的妥协和争斗。竟然都是通过陈京为中介完成的。

现在,沙明德和米潜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大方向来说,两人由先前的对峙,到现在已经慢慢的方向一致了。

但是具体小弯弯曲曲,两人之间的差距和分歧还是很大的。

这可能是两人不直接接触的原因。而通过陈京来完成很多工作,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两人彼此心照不宣的事儿,而外人却并不知道这一点,隐蔽性相当的强。

沙明德轻轻的摇了摇头,道:“鸣风啊,你觉不觉得我们给陈京肩膀上的担子太重了,他可堪承受这么重的压力?

汪鸣风道:“书记,我看问题不大,从陈京的表现来看,他对自己的处境应该是明白的。他这一次去德高和庸州,在另一方面,他又在暗中派人盯着衡州的事儿。

从这些种种举动来看,他脑子很清楚,很是老谋深算!”

沙明德皱眉道:“他在查衡州?”

汪鸣风点点头,道:“是的,他一直都在盯着衡州,而且已经派了人到衡州一线去了解情况。”

沙明德目光闪烁,脸色忽然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道:“鸣风,我们发现一个好苗子不容易!陈京现在做得太多了,自古就有树大招风的说法,陈京现在一个处长,二十多岁,一下就干这么多事,别人会怎么看?”

沙明德犹豫了一下,道:“所以,鸣风,有很多地方你要给予他一些指点,在必要的时候,他可以允许有一些工作上的失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沙明德叹了一口气,道:“我是担心啊……”

汪鸣风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沙明德担心的是什么他心中清楚。

沙明德主要的担心是陈京被其他派系看重然后拉拢过去。

目前陈京和王凤飞关系匪浅,而他又是西北系方家的女婿,和高卫的关系又走得近,这不得不引发人很多联想。

本来一个处干是进不了沙明德的视野的。

但是现在,陈京所处的位置太重要、太关键了,想不引起沙明德的注意都困难,在这样的情况下,沙明德能够没所顾忌?

汪鸣风觉得很汗颜,因为沙明德的爱才如命的人,汪鸣风自己掂量斤两,他很清楚自己是享受不了陈京在沙明德心中的地位的。

沙明德对陈京的期望很高,高到了难以想象的高度。

而这可能是沙明德真正不安的原因所在。

就好像一个普通人忽然得到了一个稀世珍宝一样,虽然这事还不为外人所知,但是这个人心中已经是相当不安了,他最担心的就是外人知道了这事,大家都过来跟他抢,那样的话,他就有可能丢掉稀世珍宝。

陈京在沙明德心中的位置是愈来愈高,而这一次,沙明德能够和米潜妥协,这中间陈京所起的作用是相当巨大的。

这可能是沙明德最看重陈京的原因所在,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但却能够游刃有余的处理一切事情,而且能够先知先觉,能很清楚的领会到领导的意图,这样的干部打着灯笼火把都难找啊……

……

米潜用手摸着下巴,下巴上的胡茬子冒头了,有些粗糙。

陈京端坐在米潜对面,一语不发,今天上班的第一件事,陈京就打电话给连强,告诉他自己有重要的事情要向部长汇报。

米潜一天的日程排得很紧,连强叮嘱陈京,最多给陈京一刻钟时间。

但是现在,陈京把举报信的事情向米潜汇报后,米潜就这样一语不发,就差不多耗掉了十分钟了。

连强推门进来,米潜冲他摆摆手道:“你不用催我,日程推后一点,我在和小陈谈点事!”

他盯着陈京道:“这封举报信有没有其他人看过?”

陈京摇头道:“没有,就只我看过。我星期天看过以后就锁进了办公室的抽屉里面,今天上班我就过来向您汇报了!这么重要的事儿,我肯定不会向任何人泄露……”

米潜点点头,道:“很好,你做得很对!”

米潜将举报信递给陈京,道:“这个东西你拿着,这个案子我们暂时拖一拖。你可以私下里去注意一下举报的内容……”

“部长,这牵扯到的干部级别太高了,我怕我……”陈京有些担心的道。

米潜轻轻的笑笑,道:“拿着吧,拿着吧!有你需要的时候的,你要记住,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有些材料,我们可以灵活运用,一方面我们可以用这些材料保护我们的干部。

另外,我们也可以用这些材料,来警示我们的干部,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又有说当头棒喝,醍醐灌顶的!”

陈京心中一凛,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便不在矫情,将材料拿了回来。

米潜道:“以后你要注意,这材料不能随便放,要用带‘机密’字样的文件袋装着,要规范保管,并且要建立档案!以后你们档案这一块,也要像档案室那边一样,规范管理,根据级别分类清晰,方面随时调用!”

陈京连连点头称是,手上拿着这份材料,就觉得重逾泰山……

唐剑平……

陈京一想到这个名字,心中的感觉就很异样。

这个名字是个传奇啊,整个楚江都知道这个名字,自己要去确定材料中的内容吗?真的确定要去?陈京有些犹豫不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