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64章 被女人玩儿!

第五百六十四章 被女人玩儿!

陈京本以为和米潜就只谈举报信的事儿。

可是,这事谈完了,米潜又留住他劈头就问:“小陈,你最近干劲很足嘛!部里会议刚结束,你就奔赴德高和庸州,而且颇有收获!怎么?在全省各个地市州,德高和庸州两个市是最求进步的地方?”

陈京讪讪的笑了笑,道:“部长,求进步肯定不止两个市,但是这两个市我最熟悉,他们有这样的想法,就会马上联系到我!世情如此,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陈京顿了顿,道:“这样也好,既然如此,我们就可以选择庸州和德高两个点做试点,我坚信,用不了多久,这两个点就会出成绩。到时候我们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有了现成的好的案例,我们的改革之路就看到方向和曙光了!”

米潜盯着陈京,脸上的神情古井不波,过了一会儿,他道:“你要认真把关好,一定不要忘记监督职能!像以前诸如楚城文化局的那种闹剧绝对不能够再出现了!

有改革的**这很好,但是任何的改革,初期都非常重要。

有时候,初期的一点点小进步,都会推动着大家努力积极往前行,但是,一点点小挫折,就有可能所有的一切计划都胎死腹中,实施不了。

这就是一个现实,我希望你能记着这个现实!”

陈京认真的点点头道:“谢谢部长教诲,我一定记住您的话,在工作中严格认真,争取能够首战必胜!”

米潜点点头,道:“行吧,你的这个计划我批准了!你报告就不用打了,一切好自为之吧!”

……

衡州市委对社会和媒体公布了衡州火灾的事故调查通告。

通告说明,此次衡州万亩油茶林大火灾是一次因为有机肥使用不当,钾肥堆引发自燃。从而导致了这场大火。

这场大火目前为止一共死亡十九人,受伤九十八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五千余万元,间接经济损失高达两亿元。

在这其中。衡州自然生态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要承担事故全部责任,目前公司董事长苗力已经畏罪潜逃,公安机关正在缉拿追捕中。

在通告的最后,衡州市委明确了因为这场大火,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议论和质疑。

质疑主要包括万亩油茶林实际的面积小于申报面积、衡州自然生态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涉嫌贩卖和采伐国家名贵树种和药材,其中涉及国家保护树种银杏、紫薇等。

另外,社会还广泛质疑存在于油茶林东侧的别墅区的土地性质等问题。

目前这些问题。德高市委已经组织专门的工作组在继续深入的调查,等调查结果出来,会一并向社会和公众发布。

衡州市委的这个通告,是衡州火灾事发这么久之后,官方的第一个通告和表态。

通告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围绕着火灾进行的,其中包括火灾伤亡人员的安排和抚恤问题,包括因为火灾被紧急疏散转移的居民的安置问题,以及灾后重建等一系列的问题。

配合着通告。楚江所有主要媒体都将矛头转向了灾后重建,伤亡人员安置和抚恤等一系列问题。

衡州市委组织的慈善募捐晚会,也营造衡州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感人场景。

而这些所有的场景,都充斥进了媒体的报道之中。

不得不说,衡州的公关能力很强,通过这样一闹,大家对衡州的质疑声少了,同情的声音多了。

大家对衡州的质疑,都瞄准了苗力一人,而苗力现在却外逃了,他这一逃,掩盖了很多的问题。甚至包括衡州班子内部可能存在的一系列问题。

衡州市委有了态度。相关职能部门林业厅和农业厅也紧随其后的表态。

林业局表态,衡州森林防火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省林业厅已经组织了专项整治工作,力求在整治过后,衡州的火灾控制力度能够大大提高,类似的恶性事件在将来一定会完全避免。

同时。林业局表示,在衡州自然生态资源开发公司的涉及经营国家保护树种的问题。经林业局专家调查,衡州自然生态资源开发公司的涉及的保护树种一般都是小型树,其主要意图是想实现优质树种的产业化规模化繁殖。

目前衡州自然生态资源公司已经建成了苗木基地中,就有产业化繁殖的银杏和紫薇幼苗,衡州自然生态资源公司的相关做法,并没有触及到林业法规法律,所以,不予追究其除了火灾之外的其他相关责任。

而农业厅也表态称,衡州自然生态资源开发公司又违规申报经济林实际拥有量的嫌疑。但是,公司并没有利用这种虚假的申报从事违法活动,农业厅决议对衡州自然生态公司的这一行为给予严厉警告处分,并处以罚款两千元。

衡州市委表态,紧接着省两个厅又表态,衡州的事情似乎就此尘埃落定,要拉下帷幕了!

陈京这几天在密切关注衡州,他对衡州市委能够这么快发出通告表示吃惊,这个通告的发出,也许是预示着在衡州班子内部,他们在火灾的问题上已经达成了相当的共识了。

只有在共识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形成通告,这个通告敢发布出来,其背后就是做好了准备的。

陈京紧急召见魏雨落和姚夏,两人对衡州的调查各自收集到的信息不一样。

魏雨落调查的信息显示,这次衡州火灾应该是一起纵火案,纵火案的实施者应该是当地一个叫“下南门”的黑社会组织,这种说法在衡州极多。魏雨落也觉得这些说法很可信。

因为魏雨落在市公安局有朋友,他托朋友的关系去了解过公安局关于这个案子的侦查。

衡州公安局对这个案子含糊其辞,调查得相当不清晰。

而且魏雨落还了解到,衡州市常务副市长温沈东在衡州势力极大,他的兄弟亲戚几乎是垄断了衡州的娱乐产业,而当地老百姓也传,温沈东可能涉黑,有可能是“下南门”大哥的大哥。

而姚夏带来的消息显示,现在衡州的“大理别墅区”,最早征地的时候是作为农业用地征收。

后来,农业用地被政府征收更改用途,作为商业用地,而在这块土地上开发的楼盘“大理别墅”整个手续完全合理合法,竟然不存在什么疑虑。

但是,姚夏观察发现,大理别墅的开发公司叫衡州雁归房地产开发公司。

而这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董事长赫然就是苗力。

也就是说苗力终究还是在自己的茶园子里面开了一个别墅区,只是这个别墅区竟然是合法的,这不能不让人很质疑这件事。

另外,姚夏还发现苗力和衡州市常务副市长温沈东关系非常之差。

温沈东分管城建和国土的时候,他专门对苗力进行了专项的调查,但是据说温沈东的调查最后不了了之,苗力依旧是安然无恙。

综合魏雨落和姚夏带来的信息,对衡州陈京有多了一分了解。

衡州的问题是不是就此告个段落,或者是现在还只是画了一个逗号,这一切都要看省委的决心,陈京有一种预感,沙明德的决心很大,应该不止于此!

就在陈京琢磨衡州的问题的时候,伍大鸣的电话来了。

电话一接通,伍大鸣便道:“陈京,你的老伙计、老朋友遇到麻烦了!我鞭长莫及,解决不了问题,你出面把问题妥善解决一下吧!”

“谁?什么事儿?”陈京吃惊的道。

“还能是谁?就是胡悦!这老小子,是年纪越大越胡来。这家伙,管不住裤裆里的玩意儿,这次是出事出大发了……”伍大鸣瓮声道。

陈京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怎么回事?我怎么对这事一无所知,媒体上也没有消息啊!”

“等媒体有消息,黄花菜都凉了!现在情况已经很紧急,具体的详情我也不了解,但是老胡这次遇到了大麻烦是肯定的!他出问题的那个记者是楚城日报的。

你是知道楚城日报和三楚晨报之间的关系的,这一次胡悦出这样的事儿,你想想后果吧!”

陈京呆立当场,他隐隐想明白其中可能的关窍了。

肯定是胡悦又是好女人,碰了不该碰或者是不能碰的女人了,人家揪着了他的辫子一通死缠乱打,最后说不定还要找他打官司。

现在这年头,炒作已经成了一种常态。

而借助事件炒作,尤其是吸引人的事件炒作,这更是很多人很热衷的事儿。

胡悦现在在楚江也算是名人了,让胡悦身败名裂,而成就自己的声名,这样的事儿很多女人可能都会干!

陈京这样一想,就觉得脑子发懵。

这都是一些什么狗屁事儿,胡悦这个花花太岁也有翻船的时候?

陈京很逼视这样的翻船,男人风流玩女人,那也罢了,但是男人风流被女人玩儿,那就是傻逼了!

胡悦就是这样的傻逼,不止一次的被女人玩儿,真不知道这个好美文的书呆子怎么就长上了这么一个猪脑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