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65章 事儿难办啊……

第五百六十五章 事儿难办啊……

三楚晨报出事儿了。

一大早报社的人个个都像霜打的茄子一般,显得无精打采。

石英像往常一样上班,她感受到了报社氛围的异常,心中却暗暗的冷笑,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

胡悦她很不喜欢,这男人太好色,尤其是那双眼睛,盯着女人看的时候像带着钩子一样,就那样直勾勾的,**裸的,那种感觉很让人觉得恶心,石英很讨厌。

现在倒好,胡悦终于为自己的好色付出代价了,不知这家伙惹到了哪个女人,别人要告他猥亵,还要把胡悦的糗事公诸于媒体,要搞得他身败名裂。

胡悦陷入了绯闻,搞得整个三楚晨报上下都紧张兮兮的。

胡悦是个人才,这一点毋庸置疑。

他作为三楚晨报的主编,为三楚晨报的发展可以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现在三楚晨报能够成为全国最有影响力的媒体,这其中和胡悦的才华是分不开的。

胡悦才华横溢,思路开阔,眼光老道犀利,对市场的把握更是一绝。

三楚晨报作为一家平面媒体,在面对目前电视、互联网等新媒体的时候,其依旧能保持强大的影响力,这和胡悦一直坚持三楚特色是分不开的。相比于三楚晨报,楚江其他几家报纸就差了很多,而且这种差距正在被拉大。

如果胡悦过不了这次的关口,他出问题了。三楚晨报遭重创是必然,这对报纸的未来不是个好消息。

石英刚想到这一茬事儿,就接到胡悦的电话了。

在电话中,胡悦情绪有些低落,声音也有些嘶哑。

他叮嘱石英一天的工作安排,以及新一版报纸要注意的一些问题,最后他道:“石编辑。这几期报纸你要严格把好关,报纸的质量好坏就看你的本事了!

这对你来说也是个前所未有的机会,希望你牢牢把握住!”

胡悦在电话中的话难得的一本正经。

石英沉声道:“放心吧。头儿,我定然会把工作做好!你……”

石英本想说让胡悦安心去处理自己的事儿,但一开口她心里就不舒服。

她就觉得胡悦这种男人太不可理解。怎么就不安安分分的找个爱人,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偏生要处处在外面花天酒地,肆意拈花惹草,搞得声名狼藉,而且现在还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还得整个三楚晨报上下人心都不得安宁。

石英挂了电话,站起身来招呼编辑组开会,她刚把人员召集齐全,综合办赵科长过来找到她,道:“石编辑。有领导过来找胡总了,他人不在,要不你去……”

石英愣了愣,道:“人在哪里?”

赵科长领着石英,两人往报社休息室。石英一推门,整个人就愣住了!

休息室端坐着的赫然是陈京……

“陈……陈……京哥,你怎么过这里来了?”石英说话有些结巴,像是语无伦次一样,她的心不自然的就开始怦怦的跳,双颊也迅速染红。

陈京一抬头看到石英。心中也是一惊,道:“咦,你在三楚报社?你是老胡的下属?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石英嘴角扯了扯,有些尴尬的道:“我来三楚也还不足一年,你……你对我们报社很熟悉吗?”

“谈不上熟悉,但是以前会经常投些稿子过来,一直和你们胡总关系都不错!”陈京道,“怎么?今天胡主编不在?现在可是快十一点钟了啊!”

石英摇头道:“胡总今天不会上班,他应该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你有他的电话?”陈京问道。

胡悦以前的那部电话早已经关机了,估计是担心被骚扰,新电话陈京不知道,联系不上人,他怎么替胡悦想办法?

石英没有犹豫,便掏出手机把胡悦的电话翻出来报给陈京,陈京将号码记录好,忽然问道:

“怎么?你这么相信我?你不担心我对胡悦不利?”

石英愣了愣,脸一红,道:“我……我……我自然相信你,你以前都是不撒谎的……”

陈京一笑,站起身来道:“你呀,还是没多变,一说话就脸红,还像小时候一样,有些小结巴。不过你现在能进三楚上班,实在是让人羡慕。当年你京哥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想进德高日报社,可是那个梦想都无法实现。”

石英脸更红,心中却在嘀咕,她可不是小结巴呢,只是见到了陈京,不知为什么就觉得舌头不太听指挥,总不能够做到灵活自如。

陈京一说到德高日报社,他又觉得很唏嘘。

当初他在澧河的时候,努力了那么久,挖空心思,还搭上了自己工作几年攒下来的积蓄,就想调进德高日报去当一名编辑或者记者,可是阴差阳错,就是功亏一篑了。

这件事情过了有几年了,陈京记者没当成,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正处级干部了。

从成功这个角度来说,陈京现在无疑要比一名记者或者编辑成功。但是,如果当初陈京能够进到报社成为一名编辑,现在自己又会在什么地方?说不定还在德高日报社做编辑!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陈京没能实现进报社的梦想,却成就了他在仕途上的青云直上。

有时候,人的潜力往往就在无路可退的时候被激发出来的。

陈京没能进德高日报,那个时候他就是无路可退了,他很灰心、丧气甚至是绝望,他看不到自己的前途和方向,就是在那个时候,陈京开始意识到要放手一搏了。

陈京和石英聊了几句,他抬手看看表道:“行了,石英!耽误你的时间够长了,你先去忙,我也要走了!我得尽快的找到你们的胡总啊……”

“怎么这么急?你还担心他想不开寻短见?”石英忽然道,她语气之间带着一点俏皮。

陈京哈哈一笑,道:“那我倒不担心,他是永远不会寻短见的,他乐观得很!”

陈京走了,石英盯着陈京消失的方向,内心略微有些惆怅。

上次相亲的事儿过后,苏梅芳遇到了工作上的难题,陈京一句话就帮她解决了。

这让苏梅芳的心思又活分了起来,想着回过头来炒冷饭,她的这个想法也和石英沟通了。

可是,等苏梅芳回过头来找钟秀娟谈的时候,钟秀娟的表现却冷淡了。

后来,苏梅芳一打听,原来是陈京现在已经谈朋友了,苏梅芳大失所望,把这事就和石英说了。

石英当时表现很冷静,但是时候,不知为什么,她蒙在被子里面却大哭了一场,她突然想起了某著名言情小说家说过一句话。

世界上最残忍的事就是错过!

是的,错过!

在石英看来,她和陈京之间就是擦肩而过了,对陈京,石英自小就敬之。

现在长大了,陈京人品才华俱佳,尤其是才华让人倾倒,石英从内心深处,就觉得像陈京这样的男子,就是她一直苦苦追寻的白马王子。

可是,阴差阳错,因为母亲、因为家庭、因为……

各种的因素导致了错过,石英心中想着此事,常常就滴血般的疼痛……

石英并不知道,那场相亲就是天大的误会,因为那个时候,陈京早就和方婉琦好上了。石英耿耿于怀的那个错过,其实从根本上是不存在的。

石英经常会想,陈京的恋人一定很优秀,一定很了不起。

而她不自觉的就会拿自己去和人家比。她读过陈京的文章,陈京的文章流露出的是惊天的才华和才气,读陈京的文章,足以让石英从心底既感且佩,同时又自惭形秽。

“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陈京?”石英一直心中藏着这个问题,她一直都想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

跟胡悦打电话,胡悦脾气有些暴躁,冲陈京吼道:“陈京,是哪个王八蛋乱嚼舌根子?怎么,屁大一点事儿,搞得所有人都知道了?没事,没事,你了解我性格,我是风雅之人,不是那种喜欢搞霸王硬上弓的主儿,能有多大问题?”

陈京嘿嘿一笑,道:“行了,别顾忌自己面子了!真要是问题小,你连班都不上了?”

“你懂个屁,你知道我干啥?胡爷我在写情书,写一封大大的情书,要挽回对方的心……老胡我的才华你还不了解?我写的情书那绝对是通杀……”胡悦大大咧咧的道。

陈京笑得喷饭,这个胡悦,真就他娘的是个活宝。这次也不知是哪个家伙揪住他的软肋,还真有些过于小人了。

良久,陈京收拢笑容道:“那行啊,老胡,你既然这样自信满满,这事我就不管了啊!回头一切你自己搞定,我静等你好消息!”

胡悦在电话那头一听陈京要尥蹶子,他终于急了,道:

“慢,慢!陈京,今晚你无论如何得抽出时间来,今天我安排了一个聚会,算是一个茶话会。呃……那个……那个就在丽都酒店,聚会的性质嘛,那自然是解决矛盾分歧,到时候你我一起参会,我介绍你认识一下媒体的朋友!”

“什么媒体的朋友?我看是楚江日报的朋友吧!”陈京打趣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