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66章 你手好了没有?

第五百六十六章 你手好了没有?

陈京自然不会冒冒失失的去参加胡悦组织的什么聚会。

胡悦说得含含糊糊,但是陈京却清楚,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会。

胡悦在楚城也算是知名人物了,他的个性“好美文、好美色”,楚城稍微知名一点的人儿都知道。

楚城日报是什么单位?一直以来他们都是三楚晨报的竞争对手,他们会不知道胡悦是个什么角色?

胡悦和楚城日报的记者之间惹出桃色新闻,而且胡悦还成了被告,这事不用说,一定牵扯很复杂。很有可能涉及到几家媒体内部的争斗和利益,别人敢把苗头指向胡悦,那对方肯定就不是一般的角色。

胡悦说的地点不陌生,丽都酒店陈京很熟悉,洪亮最近一直在跟陈京打电话,要邀请陈京聚一聚,陈京都推说事儿太多,把时间往后推了又推。

而今天,陈京就和洪亮联系,说晚上一起吃个饭,聚一聚。

陈京到丽都酒店很早,洪亮为了搞接待,专门在酒店后面搞了一处专门的别院,这里环境好,各种服务一应俱全,桑拿、按摩、游泳、泡脚、唱歌,后面还有健身房,棋牌室,外面有的娱乐项目,这里都有。

外面没有的某些娱乐设施,这里也有。

洪亮从澧河一路打拼过来,他能够在楚城酒店业如此复杂的形势下打造出一片天下,又岂是易于之辈?

在待人接物,长袖善舞这一块。洪亮是很突出的。

房间里略微有些吵,有人在玩骰子,有人在唱歌,洪亮带陈京进门,房间里一下就安静下来了。

陈京一眼就看到了陈团,他眉头微微的皱了皱,点头道:“哎呀。陈大公子也在啊……”

陈团略微有些不自然,在他身边的,还是那个桃花眼的小明星于莲莲。她倒是先站起身来冲陈京盈盈一笑,道:“陈处长,您好!”

她目光流转。眼睛像带了钩子似的,似乎想把陈京的魂儿都钩过去。

陈团轻轻的哼了一声,拍了于莲莲的屁股一巴掌,嘿嘿笑道:“收起你那副骚态,京子是不吃你这套的!”

于莲莲脸唰一红,往后退开。

陈团盯着于莲莲那扭动的屁股,他冷冷的笑了笑,道:“**!天生被人骑的**!”

他扭头对陈京,从桌上拿出烟来递给陈京一支,道:“坐吧。京子,最近你是越来越厉害了,我可是听说你现在是组织部半部长了,了不起啊,你比我都要小。事业却是大成了!”

陈京笑了笑,道:“大公子你就别寒碜我了,跟你们的日子比,我就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你们天天逍遥自在,有钱、有美女、有时间,我们是一天忙得不可开交。自己的私人空间是压了再压,几乎就是没空间了!”

陈京顿了顿,盯着陈团的胳膊道:“膀子好了没有?那天我有些急躁了!”

陈团脸色变了变。

说起来那天那事儿他面子丢大发了,按照他的性格来说,他和陈京是没有回旋余地,势必要反目的。

但是冷静想一想,陈团对陈京却是毫无办法,不仅是如此,陈京还能够处处压制陈团。陈团和陈京闹矛盾,他捞不到好处。

陈京一酒瓶砸破了他的手,也砸明白了他的脑子。

他和陈京翻脸,陈京立刻就可以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权衡利弊,他不敢那样做。

“好了!嘿,还真看不出来,你文弱不堪,动手打人的本事还真不含糊!”陈团有些自嘲的道。

他和陈京两人说话,一旁的洪亮听得有些迷糊,但陈团最后一句话他是听明白了,他吓了一跳。

陈京什么时候还动过手打过陈团?

陈团是什么人,在省城有多少能量,洪亮可是非常清楚的,在省城别说是一个处长,就是有些副厅长、厅长,听到陈团的名字,那多少都会给点面子。

陈京也太生猛了,竟然还敢抡起酒瓶对陈团开砸?

再说了,砸了人,现在两人还能坐在一起,洪亮察言观色,发现陈团在气势上还处于下风,这让他更是吃惊。

而陈京在他眼中也愈发神秘起来……

而在这时候,房间的门被推开了,陈林和洪丹两人相拥着进来。

陈林一看见陈京,眼睛瞪大,规规矩矩的过来冲陈京道:“京哥!刚来?”

洪丹在一旁也乖巧的喊:“京哥!”

洪亮在一旁瞪了洪丹一眼,道:“怎么叫的,京哥是你叫的?”他扭头对陈京道:“陈处长,这丫头就是我女儿,这丫头从小娘不在,我又没精力管教,现在不成样子……”

洪丹在一旁撅着嘴,陈京摆手道:“行了,行了!坐吧,坐吧!多大的事儿?你是你,你老爸是老爸,我们各交各的,互不妨碍!”

洪丹这才神色缓和一些,坐在了沙发上。

洪亮和陈团还有陈京自然就围坐在了一起,洪亮今天专门准备了茶,陈京给三人一人冲一杯茶,几人就开始闲聊。

聊的话题很自然就扯到酒店上了。

现在楚城酒店集团要改制,这对整个楚城酒店业来说是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

因为以前楚城酒店集团太霸道,对在经营上有特点,敢冒头的酒店实施种种的压制和制裁,让整个楚城的酒店业环境很恶劣。

但随着欧朗的进入,取代了楚城酒店集团的地位,楚城酒店行业却是越来越规范了,而商机也是越来越多了。

陈团深吸了一口烟,端起茶杯一口喝干,冲陈京道:

“京子,我和洪叔有个商量,准备在楚城酒店改制的问题上动动脑筋。楚城酒店改制,无非是股份制改革,另外会砍掉一些非主要、不成器的业务。如果是股份制改革需要引入民营资本,我们是完全够资格入股的。

另外,如果是后面一种方式,丽都酒店要扩张,我们也可以投一些资金抢一些比较好的资源。”

陈京点头道:“这很好啊,你们很有商业眼光,我精神上支持你们!”

洪亮一听陈京这个表态,他神情一下就放松了,哈哈笑道:“有您陈处长的精神支持,我坚信我们一定能成功,呵呵。”他笑了笑,又道:“现在在我们酒店行业,有人说是楚江垮了,欧朗来了!

欧朗的气势很猛很盛啊,短短的半年时间,他们已经在全省收购或者新建了九家酒店。

现在几乎每个市,欧朗酒店都是顶级酒店,这样的势头让我们这些同行是无能为力……”

陈京微微的皱了皱眉,他有些明白洪亮的意思了。

洪亮现在要发展丽都,肯定是直接面对欧朗。

这其中有竞争关系,彼此说不定还会有些摩擦,洪亮是吃不准自己和欧朗的关系,或者说是吃不准自己对欧朗的态度,今天就是来试探的。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道:“洪总,你这些担心是多余的。说句实在话,做生意我不如你,但是有一点我清楚,那就是不管什么时候,竞争都会存在,竞争不可避免。

对手太强了,竞争就需要多动脑筋,想办法。

办法总是有的,只要用心去想,总会有一条路可以供你选择!”

洪亮拍手道:“陈处长这话一说,我心中就有些豁然了,陈大公子,你说是不是?”

陈团笑笑道:“洪叔,京子人家是领导,说话高来高去,你可要仔细听懂他的话,要深刻领会领导意图。在酒店这一块,他也是权威,通过楚城酒店集团的案子,谁还会说陈京不懂酒店这个行业?”

陈京轻笑一声,没有说话。

他是看出来了,陈团和洪亮是一体的,丽都酒店,陈团应该是有股份的。

当然,这种股份可能是隐形的干股,如不然陈团今天不会这么卖力。

陈团凑到陈京面前,道:“京子,今天我也把话说明了,丽都要重新布局,而且丽都要成为五星级酒店,你觉得欧朗会不会容忍丽都的存在?”

陈京一笑,道:“你这话还真有意思,市场经济,优胜劣汰,大家在一个环境中公平竞争,谁又不能容忍谁?容忍不了也得容忍!”

陈京顿了顿,半开玩笑的道:“刚才大公子说我懂酒店行业,说句实在话,我还不想懂这个行业。我只希望这个行业以后不要出什么事儿,什么违法乱纪,违规的事情多了,牵扯多了,那样麻烦!

要想和国际性酒店竞争,我们首先要意识到一点,那就是正规!不要老想着钻山打洞,那样会出问题的!”

陈京这话似是玩笑,其实也是提醒,他希望洪亮不要在某些事情上鬼迷心窍犯错误。

尤其是在国企改革这一块,贪一时小便宜,以后可能会招来大祸临头。陈京和洪亮认识也有些年了,在这个时候,他不能不先提醒洪亮。

而至于酒店竞争方面,陈京总认为丽都和欧朗是可以共存的。

一个省会城市,拥有两家五星级酒店算什么?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事儿嘛!

当然,陈京最不希望的是洪亮学着搞那些阴谋诡计,如果那样的话,陈京想脱手不理这件事,估计都是难以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