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67章 桃色事件原委!

第五百六十七章 桃色事件原委!

陈京知道胡悦遇到了一点麻烦,可是他没有料到事情会如此严重。

就在陈京和洪亮等人在后面喝茶聊天的时候,前面传来了消息,说胡主编那边事儿闹大了。

陈团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有意思,这个胡悦一向自诩风流,到处拈花惹草玩女人,这下真是玩儿大发了,走,我们过去看看西洋镜?”

陈团领头,洪亮紧随其后,陈京跟在最后面,几人直奔另外一处豪华包房区。

还只到外面,就听到里面噼里啪啦闹得很凶,一团的嘈杂。

几人进门,屋里人不少,有七八个的样子,胡悦坐在沙发上,用手抓着头发,脑袋放得很低。

在他的对面,站着一个五十上下的中年男人,中年人穿着天蓝色衬衫,脖子上系着浅红色领带,双手叉腰,指着胡悦骂道:“老胡,你是太肆无忌惮了!你老实反省一下你的个人作风。

说什么‘好美文,好美女’,我说这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说得不好听点,你这就是恶意的玩弄女性,作为党内重要报纸的主编,竟然是这样的品格,我都不敢想这件事情披露出去,在社会上会引起多大的反响。”

叫关林的男人很严厉,他指着端坐在沙发上的另一名富态男子道:“今天宣传部于副部长也在,今天这事在党内要给黄玲同志一个交代,同时在道义法律上也得给一个交代。”

陈京一听黄玲的名字。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游目四顾,果然瞅见在角落里面,黄玲窝在沙发上坐着,脸上写满了委屈和憔悴,陈京暗暗摇了摇头。

黄玲这个女人桃色韵事从德高能够闹到省城来,而且还牵连到了胡悦,这女人也实属有几分本事。

陈京一眼扫过房间里面所有人。大部分他不认识,但是那名富态男子他却见过面。

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于庆东,陈京在省委的时候偶尔会碰到他。因为宣传的办公楼就在组织部的后面,两个部门吃饭的食堂都是一个。

陈团挤进去,笑嘻嘻的冲于庆东笑道:“于叔。怎么回事啊?不是出来玩儿吗?怎么闹得这么不愉快?”

于庆东看见陈团,眼睛闪烁了一下,嘿嘿笑道:“小陈啊,今天还真不是来玩儿来的,是有些事情到了必须要解决的时候了,再不解决,我们党报党刊就会闹出大笑话来!”

于庆东肥硕的脑袋左右顾盼,打量着周围的人,洪亮凑去过跟他打招呼,他有些矜持的点点头。

陈京没有过去。于庆东在陈京的脸上停留了两秒钟,又挪开去。

胡悦一直低着头,在这时候他才把头抬起来四下环顾。

他一眼瞅见陈京,脸色变了变,明显。在这个场合他见到陈京,脸上有些挂不住。

他最好面子,骨子里面又有极重的文人情怀,可以说是书呆子得有些迂腐,平日高谈阔论的时候就最恨官场上的尔虞我诈。

而他本身也没什么心机,不喜欢动歪脑筋害人。也防不住别人动歪脑子害他。

今天这个所谓的聚会,对胡悦来说他就是受了一肚子气,遭了一肚子的冤,他一直忍气吞声,心中苦思对策而不得。

他早就是激愤到了顶点,现在看到陈京,他更觉得颜面扫地,终于,他忍不住了,一拍沙发扶手道:

“于庆东,你少他娘的给我扣大帽子,你当老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就是老子不小心碰了你的女人了吗?”胡悦用手指着黄玲,“就这女人,我知道她是你的禁脔。说起来你于庆东比我也高尚不了多少,我胡悦喜欢美女,那还算是有品位。

就你于庆东表面上道貌岸然,肚子里面男盗女娼,你那是龌龊,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胡悦不是吓大的……”

胡悦突如其来的发飙,而且说话措辞相当的激烈,根本就是直指于庆东,不给于庆东留丝毫颜面。

于庆东一听胡悦这席话,他脸都青了,一拍沙发扶手站起身来勃然道:“胡悦,注意你的言辞!你这是毁谤,恶意诋毁,你要为你说的话负责任!”

一旁的关林道:“胡悦,你自己犯了事儿,现在不知悔改,还胡言乱语,你真想受组织严厉处分,万劫不复吗?”

胡悦刚才这一骂,脾气也上来了,他扭头对关林道:“关林,你算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于庆东的一条狗。你知道你们楚城日报这么多年为什么越混越差吗?

就因为你们这些所谓的社长编辑都成了领导的狗了,自己没有脑子,自己没思想,尸位素餐,不学无术,都是一群庸才蠢材……”

胡悦文人出身,骂人不带脏字,但是一开骂就是口若悬河,语若连珠,而且言辞犀利,颇有诸葛骂王朗的味道。

骂到兴致高处,他干脆站起身来用手指着关林和于庆东骂,骂得两人脸成猪肝色,浑身战栗发抖,却又插不上话。

一屋子人被胡悦的狂悖给弄懵了,尤其是于庆东。

想来今天在这屋子里面他位置最高,平常他身居高位,和人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红脸的情况都少遇到,今天却被人这般臭骂一通,他哪里受得了?

他的几个陪同人员看胡悦实在是不成样子,就要驱他出去。

而胡悦也着实骂起了兴致,他用手指着几人道:“谁敢动手?他妈的要动手,我今天也是忍无可忍,斯文扫地,我也不怕你们,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胡悦一说动手,几个人就不敢围拢过来了,现在的胡悦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今天一屋子的领导,真要胡悦不管不顾要动手,这事闹了,立马就会成为楚江最大的新闻。

一群高级领导像泼妇骂街一般,而且还喊着要动手,这样的场景着实很乱,也让人啼笑皆非。

场面有些控制不住了,陈团和洪亮连忙过去打圆场,陈团身大力不亏,而洪亮又是说话圆融得体,渐渐的,在两人斡旋下,胡悦也开始平静了。

他一平静,场面就安静了!

过了很久,于庆东冷着脸道:“今天这事绝不能大事化小,一定要严肃查处!我宣布,从即刻起免去你胡悦三楚晨报主编职务,立刻停职反省,等待后续处理!

……”

“于庆东你还说!还说我……”胡悦又蹦起来跳着脚指着于庆东。

场面又有再一次陷入混乱的危险,于庆东脸色变青,却怔怔不敢往下说了。

陈京在这时才走过去,拍了拍胡悦的肩膀,嘿嘿一笑,道:“行了,老胡!骂人能解决问题吗?你还是给我安安分分的坐吧!”

胡悦这才悻悻坐下,陈京就坐在胡悦旁边。

他顿了顿,道:“怎么回事啊?说来也让我也听听?”

胡悦脸色变了变,神色尴尬难以出口。

关林不认识陈京,他瞅了瞅陈京,压低声音冲旁边的陈团道:“陈公子,这谁啊?”

陈团皮笑肉不笑的道:“你不认识?我哥们儿!”

而于庆东对陈京有些面熟,但还是不记得哪里见过,在这个场合,他在竭力的保持这他作为领导的矜持,陈京问的这个问题他自然也不好说话。

陈京忽然用手指了指黄玲,道:“你坐过来,窝在那个角落你干什么?你今天既然来了,怎么还羞于面对吗?”

黄玲瞅见陈京的那一刹那,她心就发虚了。

对陈京黄玲是真的怕,别人不知道她黄玲的底细,可是陈京却是清清楚楚的。

而且黄玲在德高的时候就见识过陈京的手段和本事,德高和陈京为敌的人,就没一个讨到便宜的,几乎个个倒霉,被陈京整得灰头灰脸还是幸运的,

几个倒霉蛋早就垮台进监狱了。

黄玲红着脸过来,她一动,一屋子人都怔怔看着陈京。

黄玲是什么角儿屋子里的人可都见识过了,在刚才陈京等三人过来之前,黄玲是大展雌威,把胡悦的“罪行”揭露得非常彻底,而且声情并茂,可是个十足的狠女人。

这屋里面胡悦发飙,也就只有这女人能够镇住他。

可是现在这女人竟然在陈京面前如此乖觉?还红着脸,低着头?

“说吧,什么事情?涉及到胡主编的事儿,那肯定都是沾点风月的,你有什么说什么,让我也听一点风月的故事?”陈京冲黄玲淡淡的道。

黄玲神情变得很不自然,过了很久,她才结结巴巴的道:“没……没什么事儿,一点误会……误……会。”

陈京皱眉道:“什么?误会?我怎么听说是胡悦猥亵了女记者?你难道就是受害人?”

黄玲不敢抬头看陈京,她是个聪明人,陈京这样问问题她就明白,陈京是站在胡悦那一边的。

今天这事,甭管外面怎么说,作为当事人的黄玲是知道这事的内幕的。

社里面对胡悦不满,领导对胡悦不满,胡悦这人太骄傲、太傲气,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这才是事情的根本原因。

至于说什么猥亵云云,黄玲这话拿出去骗骗别人可以,她能骗到陈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