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68章 就好这口儿!

第五百六十八章 就好这口儿!

老实说,黄玲的确是颇有姿色的女人。

她身材窈窕,凹凸有致,面容也姣好,皮肤很白皙,尤其是她那身小西装穿着身上,干练中透露出成熟的韵味,很有点魅力。

但是此时的黄玲却是浑身不自然,她就规规矩矩的坐在陈京对面,被陈京一席话问得哑口无言。

陈京一听黄玲说误会,他便道:“那行啊,既然是误会,怎么就整出了这么多事?还搞出猥亵的新闻来了?误会有误会的处理方式,就一定要利用自己是媒体人的身份把事情炒做得人尽皆知,大家都知道吗?”

陈京得势不饶人,他一看到黄玲,就知道什么桃色、猥亵这些事儿都是狗屁,这件事彻头彻尾就是针对胡悦的一个阴谋。

胡悦这个人,文采和才华是了不起。但是其他方面是一团糟,本身又好色,像黄玲这种有心机的美女,要设个套让胡悦去钻,简直是太容易了。

胡悦不是不偷腥的猫,现在回过头来黄玲要倒打他一耙,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憋在肚子里说不出来。

陈京和黄玲对话,关林在一旁看得有些不妙,他起身道:

“这位同志,你这是审讯是不是?胡悦的问题是证据确凿的,难不成我们还冤枉他不成?你现在针对受害人一通威逼利诱,你这是什么行为?”

关林语气咄咄逼人。

陈京瞟了关林一眼,眼睛又扫向了于庆东。

他淡淡笑了笑。拿出自己的工作证递给关林道:“我是组织部干监处的陈京,我正在调查我们刚刚收到的关于胡悦同志的有关举报。怎么了?你对我的调查有异议?

觉得我是在威逼利诱受害人?”

关林愣了愣,组织部干监处?

他脸色变了,省委组织部干监处他不清楚,但是楚城市组织部干监科他可是见识过其威风的。

干监科一个电话找人过去谈话,那不亚于是被纪委请去喝咖啡,闻者色变。

而且一般来说。被纪委请去喝咖啡,不一定都有事儿。但是被组织部干监处找上了,那是一定有事发生。

组织上在找你谈话。这本身就是个问题,这本身就是大事,其他人见到这种事。就没有私下不嘀咕的。

关林被陈京气势所夺,陈京却没想过要放他一马。

陈京一看今天的形势,胡悦这家伙闹得太大了,刚才来的时候,他是指着于庆东的鼻子臭骂,于庆东现在对他恨之入骨是必然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和于庆东直接冲突是极其被动的,毕竟于庆东是领导,陈京不想落下一个没有上下级观念的口实。

现在关林既然送过来了,陈京就得把戏份做足。做得让于庆东后面没话可说。

陈京指着黄玲道:“黄玲,这位关社长是你的领导对不对?他刚才说我对你威逼利诱,是不是这样?”

黄玲神色大囧,连连摇头道:“没……没有的事儿。”她眼睛看向关林,不住的给他使眼色。

陈京眼睛盯着关林道:“关社长。你可是听到了,威逼利诱的事儿我是绝对没有做的。倒是你的形迹很让人怀疑,是不是这个案子背后还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

关林脸一变,道:“陈处长,刚才……刚才我是一时失言,一时失言了!”

关林软下来了。陈京神色才稍微缓和一些。

他盯着黄玲道:“黄记者,既然是误会,这事就到此为止了!说起来你们都是同行,胡主编有些不良嗜好的确是有些让人讨厌,但是说到才华和能力,那绝对是响当当,顶呱呱的。

你们多交流沟通,没有必要搞得势同水火嘛!”

陈京很快的把事情收拢,一直冷眼旁观的于庆东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本来胡悦的问题已经坐实了,现在这个姓陈的过来三言两语就把事儿又给抹回去了,这是算什么事儿?

但是于庆东不是关林的城府,他看出问题的关键应该是陈京和黄玲熟悉,陈京知道黄玲的底细。

黄玲见到陈京以后,明显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这和她先前的张扬犀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屋里面很安静,每个人都各有心思。

胡悦刚刚遭受了一轮番的轰炸,现在事情峰回路转,他是喜形于色,他凑到陈京身边道:

“小陈,看来我还是有些迂腐了,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遇到了这种事儿,你投机钻研钻出来的那点权利还真管用,今儿谢谢你了!”

陈京冷冷的笑了笑,道:“你不是写情书了?你情书呢?”

胡悦愣了愣,怔怔的看着陈京,半晌道:“你要看啊!”他悉悉索索,还真从身上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陈京。

这次轮到陈京发傻了,他一看信封外面写着“黄玲小姐亲启”的字样,他有些无语,胡悦这家伙思维还不能以常人的思维来揣测,是个非正常人啊……

陈京和胡悦两人偷偷说话,一旁的陈团看着这一幕,心里滋味是忒难受。

他就不明白了,这个陈京怎么走到哪里,就能够牛到哪里,就连这些狗屁纠缠不清的事儿,他也能够随便就手到擒来。

明显,现在于庆东是有些打退堂鼓了,只是还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台阶下而已。

于庆东的确是在找台阶,但是陈京很快就把台阶给他放在脚下了,他道:

“老胡,你我私交是私交,你的问题我还是无法帮你隐瞒的。今天的事情我会如实的写个报告。”他用手指着胡悦,严厉的道:“尤其是你胡言乱语,信口开河的那些话,是要提出严肃的批评。

知识分子、文人才子,最忌讳的就是恃才傲物,没有上下级观念,不把领导当回事,你这个思想是相当危险的。

刚才于部长不是让你暂时停职反省吗?我看这个停职是必须的,不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坚决不予复职。”

陈京这样一说,也是巧妙的维护了于庆东的面子,于庆东现在摸不清情况,也只能是顺坡下驴,轻轻的哼了哼,脸色却是没刚才难看了。

事情到这样,陈京也就有了去意,他冲洪亮抬手道:

“洪总,今天真是感谢你热情款待,奈何时候不早了,明儿个还要赶早去上班,今天就……”

陈团从沙发上站起来道:“京子,就走啊!茶还没喝够呢,你这也忒不过瘾了!”

陈京笑了笑,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喝茶什么时候都可以,改天吧!有个事儿今儿我提醒一下你,做生意目的是挣钱,意气之争是大忌,投机取巧也是大忌!”

陈团愣了愣,陈京哈哈大笑,道:“开玩笑了,开玩笑!你老哥比我懂,哈哈……”

陈京最后才向于庆东告辞,他笑道:“于部长,您不认识我,我可是常看到您。宣传部于部长,廉洁亲和,经常都在食堂吃饭,我们米部长可是常常用您来教育我们干部要自律呢!”

于庆东笑了笑,道:“米部长太夸奖了,我是肠胃有问题,只能吃点干净的小菜,大鱼大肉吃不得。”

于庆东嘴上带着自嘲,脸上的笑容却浓了很多。

于庆东在宣传部最好表现,平常也喜欢下属说他廉洁亲和,说起来这人就有些虚伪。

陈京现在比照这个话来说,他是组织部的干部,虽然只是组织部的一个处长,但是能够得到陈京的奉承,而且恰好说到正痒的地方,他心中还是颇有些得意的。

而对陈京的观感比之刚才好了不知多少倍。

就在临走的时候,胡悦却一把拽住陈京连连使眼色,陈京愕然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什么?还有事?”

胡悦挤眉弄眼半天陈京还是没弄明白,他凑到陈京耳边压低声音道:“信呢?”

陈京愕然,举了举手上的信封,道:“怎么?有问题?”

胡悦老脸一红,有些尴尬的挤挤眼,又道:“信可不是写给你的,你老拿着干嘛?”

陈京豁然一惊,怔怔的看着胡悦,他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都这样了,胡悦还他娘的不忘自己情书的目标。

这真他娘的就是个活宝!

陈京把信砸在他身上,怒道:“你自己去管事儿,他妈的,你当我在邮政局上班?”

胡悦把信接在手中,有些委屈的道:“是你自己问我要的,我以为你还想当传信使者呢!”

他大大咧咧的走到黄玲面前,嘿嘿笑道:“黄记者,这是鄙人的忏悔,实在是……咳……咳……文采那个,哈哈,你自己去看吧!”

他搓了搓手,陈京已经摔门出去了。

他一急,忙拉开门一路快跑,边跑还边冲陈京嚷嚷:“陈京,你别那么急啊,等等我,等等我!我还要请你去喝茶呢!今天的事儿实在是谢谢,太谢谢了,那个于庆东是恨我入骨啊!”

他跑到陈京的身边,陈京扭头推了他一把,没好气的道:

“你离我远点,别说我们认识。跟你一起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我摆脱你能不能有点品位,找女人都这般没品!”

胡悦嘴一咧,露出一口半黑的牙齿,含糊憨傻的道:“那……我就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