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69章 天大的任务!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天大的任务!

胡悦这事最终自然是不了了之。

不管怎么说,胡悦在楚江是有重要影响力的人物,他这样的人痴迷文学,痴迷文字,身上有点寡人之疾,这也是公开的秘密,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在这个功利的世界威胁不到任何人。

对人没有威胁,这一点让胡悦的朋友很多,像擅长文字的伍大鸣等和胡悦就关系匪浅。

而关于胡悦这次的事情,于庆东据说在背后又好搞了很多鬼。

可是很快,这件事省委有领导就注意到了,这位领导专门打电话给于庆东问是什么原因?

于庆东在事实面前,不敢胡乱汇报,便基本如实的把情况说了一下,但是最后他道:“关于胡悦同志的这次问题,我们认为不能够掉以轻心,这涉及到我们媒体形象的问题。

现在中央和省委都提出了要整肃媒体形象,要……”

他话说一半,就被对方打断,对方就一句话,道:“胡悦同志代表了楚江媒体的形象,他是享誉全国的文化名人!”

领导说完这话便将电话挂断,于庆东心中明白事不可为,最后只好借坡下驴,找个机会让胡悦重新复职,胡悦闹出的一场所谓的桃色猥亵风暴就这样偃旗息鼓了!

……

酒香浓郁,汪鸣风已经微醺醉意了。

在他的旁边伍大鸣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汪,我跟你讲,酒可不能喝太多啊,喝多了伤身!”

汪鸣风摇头道:“伍书记,你好不容易进省城一趟,今儿要喝好!说起来,你我单独喝酒的机会不多,今天我们要好好的聊聊,很多事情要向你取经呢!”

伍大鸣夹了一夹菜。抬手看看表,轻笑道:“鸣风,有话但说无妨,我看你今天心思很重。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是关于衡州的事情吗?”

汪鸣风道:“算是,也算不是!我敬您是兄长,事儿我也不瞒你!最近书记找我谈了话,意思是想把我放下去,你说这事……”

伍大鸣拍手道:“这是好事啊!鸣风你在书记身边待的时间够长了,各方面经验也积累够了,是到了下放的时候了!我估摸。这一次全省地市州班子调整,下面肯定会出好缺儿,你刚好去补上!”

伍大鸣顿了顿,忽然道:“要不这样,你干脆去我们德高算了,现在德高环境好,条件也好,容易出成绩。你去德高。我就去衡州收拾烂摊子,不就刚好?”

汪鸣风嘿嘿一笑,道:“伍书记你说这话就是寒碜我了。你别忘了我只是副厅干部,根本就没独挡一面的经验,我能顶替得了你?”

他沉吟了一下,继续道:“不过伍书记,德高我还真的想去,那里现在的环境和条件很吸引人。”

伍大鸣大手一挥道:“那就去!老覃这次调整肯定要走了,德高市长位子空着,你去补这个位置没问题吧!德高有你来管政府工作我放心!”

汪鸣风夹了一夹菜,道:“伍书记,还是扯点现实的事儿吧!书记的意思。是想把我放到衡州去……”

“衡州?”伍大鸣一惊,皱眉道:“衡州有位置?什么位置?”

汪鸣风叹了一口气,道:“谁知道?衡州的竞争激烈你是知道的,这一次瞄准衡州的人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这么多人都瞄准衡州,嘿嘿。我没有什么竞争力啊!”

伍大鸣沉吟了一下,明白汪鸣风担心什么事儿了。

这次衡州班子调整,衡州市委书记和市长就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目前眼见的一众人就有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高卫,省政府副秘书长苏华平,德高副市长马步平,庸州常务副市长郭伟全这还只是浮在面上的几个人。

在暗地里,还不知有多少人对衡州虎视眈眈,大家都盼着省委把衡州问题解决后,重新调整衡州班子的时候,都插上一脚呢!

衡州有些难啊,那个地方首先竞争激烈,另外不容易出成绩,无论是社会环境还是人文环境都很差,要把衡州带上正路,实在是很困难……

“鸣风,最近省委不是在查衡州吗?查得怎么样了?”

汪鸣风皱了皱眉头,道:“你别提这事了,衡州的问题现在非常棘手,自从徐副省长去衡州救灾回来,沙书记就做出了决议,安排了省委督查室和省纪委联合去调查衡州火灾的真实情况。

你道是什么?根本就是一毛不拔,可以说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什么都没查到,什么问题都查不出来。

问题比想象的严重,问题也比想象的棘手!”

伍大鸣皱皱眉头,轻轻的颔首,他眼睛注视着窗户外面,一语不发。

他似乎是在回忆着自己的过去,回忆着自己当年在衡州的时候的工作和处境,过了很久,他问:

“沙书记是不可能就这样放弃的,肯定会有新办法,应该要继续去安排人去查!”

汪鸣风嘿嘿的笑了笑,摇头道:“伍书记你别说了,今天我请你喝酒就是为这事,我跟你也是一样的判断,认为书记肯定会加大调查力度,会继续深入的调查此事。

可是……”

汪鸣风连连摇头,道:“伍书记,你道怎么?书记今天部署衡州的工作,安排由组织部带队去衡州调查兼考察干部,具体由陈京带队,你说陈京他是个人才不错。

可纵然他是天才,他职位就那么高,手上的资源就那么多,还能指望他能够解决得了什么问题?

衡州的问题这样解决,什么时候才能有眉目?到时候班子一调整,还是换汤不换药,大家接手的都是乱摊子。”

汪鸣风情绪有些激动,言辞之间牢骚颇多,而伍大鸣却没有附和他,而是眉头拧成一团陷入了沉思。

过了很久,伍大鸣摇头道:“陈京终究还是被卷入衡州的事儿中去了,这个苦命的小子!”

他拍了拍汪鸣风的肩膀道:“不过鸣风,这对你是个好消息!陈京在衡州肯定不会像督查室和纪委那样无所作为,你要想多了解衡州,还是多在他身上下功夫吧!”

汪鸣风一愣,盯着伍大鸣道:“伍书记,你的意思是陈京这次去衡州能行?衡州可不是其他地方,陈京对衡州根本就不熟悉……”

伍大鸣打断他的话道:“鸣风,你呀!真是事关心则乱。陈京你还不了解,这小子做事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他去衡州比督查室肯定收获要大一些。更重要的是,他去衡州,意味着沙书记和米部长同时在支持他,这能和督查室和纪委过去比吗?”

汪鸣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缓缓的点头道:“但愿如此吧!”

汪鸣风不是对陈京没有信心,更不是不明白陈京此去意味着沙明德和米潜的一次合作。

汪鸣风之所以不看好陈京,是因为这次督查室和纪委的调查组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调查组回来,汪鸣风就想到了唐剑平那张严峻的脸。

唐剑平这个人面色严肃严峻可能不是他生气,恰恰相反,唐剑平表现得越严肃,说不定他心中就越高兴。

这只老狐狸太狡猾了,汪鸣风最近是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在办公厅工作是时时都担惊受怕,如履薄冰。

他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又钻了唐剑平的套子。

在现在这个关键时刻,自己如果再出差错,沙明德可都是保不住自己的。

衡州复杂,唐剑平又还不知道在那边布下了多少陷阱,陈京过去能够应付得了?

汪鸣风对此很怀疑!

再说陈京,他上班到中午时候,方婉琦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过来,说是要让陈京陪她去看画展。

在楚城美术馆,国内著名书画收藏家亦楚先生举办收藏画展,吸引的人很多,方婉琦说她是特别想去。

陈京心中犯嘀咕,他可不知道方婉琦还有这个爱好,有些惊讶的道:“婉琦,怎么了?现在品味拔高了?竟然想去看画展了,闲情逸致不错啊!”

方婉琦道:“陈京,你不要小看人,我跟你讲,我上中学的时候,还是咱学校绘画大赛一等奖呢!说起来我就是个搞艺术的苗子,也就是你这没心没肺的人,发现不到我的优长。”

陈京抬手看看表,道:“得,得!你说地方吧,我稍后过来……”

方婉琦问道:“对了,陈京,你今天穿啥衣服啊?要不你现在过来,先在我这边换衣,然后我们一起过去?”

陈京勃然道:“看个画展还换衣?还要不要聘请化妆师来化妆啊?”

“那你可得穿戴整齐一些,不要太不修边幅了,搞得像个野人一样,那可是丢了我的人了!”方婉琦道。

陈京哈哈一笑,道:“行了,就是再不修边幅,那也只会被人认为我是艺术家,什么野人云云,在那么高雅圣神的地方会有吗?”

“油嘴滑舌!”方婉琦嗔道,立刻娇笑起来,道:

“陈京,你记住要准时哦,今天有个天大的惊喜等着你,你可万万不要让我失望哦……”

“嘟,嘟!”方婉琦将电话挂断,陈京盯着手机,嘀咕了一句:“大惊小怪……”